这一章4000字,今晚就更这一章了,明天中午有一更。

------------------------------------------------

周蜜康一直以为,让他激动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儿,可现在,他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看着站在床前的娇媚小丫头,他剧烈跳动的心脏,不自觉的柔软起来,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妻了!

第一次相遇,她象个小刺猬般,冲他横眉竖眼。

第二次相遇,她象只小狐狸般,用几个饺子换取了可以吃几十顿饺子的粮票。

第三次相遇,她表面上乖的象只小兔子,背后却露出小刺猬小狐狸的本性,拿走了他和周汉亮身上所有的粮票。

第四次相遇,她处于身体极限的边缘,让他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原来,骨子里,她是很坚韧的一个女孩子……

就这样,每见一次,她在他心里的印痕就加重一点儿,乃至于在他被家人误会和她的关系时,他竟然一点都没排斥,然后,索性将错就错,强制性的逼她嫁给自己。

那时,他实在厌烦了家人的明的暗的催逼,就想着,给她她想要的,得到他想要的,便是最完美的交易。

可这会儿,他心里的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他不仅要让她做他的妻,还要她从心底里爱上他,心里只有他!

近在咫尺的距离。因为激动,竟然他觉得他觉得好象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他终于到了她的面前。

众人的起哄声中,他拦腰抱起她。转身大跨步的迈出去。

初夏的脸涨的通红,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可以挣扎着下来,但是,就这么被他抱着,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她一直觉得,这样的抱抱,应该是属于互相爱慕着的恋人独有的权力,可她和他……,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的情绪渐渐平缓下来,有这样一个人保护着,或者,也是不错的!

相距不远的一幢宅子里,长条桌上,一对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老太太和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妻正在用早饭。

听到外面的欢笑声,几人的筷子同时滞了滞。

“哎!”老太太幽幽叹一声,索性放下筷子,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同。往远处张望。

“回来吃饭!”老爷子的声音中,含着隐隐的怒气。

“爸……”

五十多岁的女子刚一开口,便被坐在身旁的男子瞪了一眼,女子微微叹一声。也起身去了二楼。

往远处看一眼,那样的热闹,刺的她的心脏微微抽搐了一下。扶起老太太:“妈,早上风凉。去里面坐吧。”

老太太再叹一声,顺从的随女子进了屋。却是没去饭桌前坐下。

扫一眼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老太太,老爷子眉头拧的更紧了:“你这是摆脸色给我看?”

老太太有些赌气的“哼”一声:“我没有你那么铁石心肠,这种时候,我不可能不想她。”

老爷子眉头紧紧的皱着:“叶家没有那样的子孙!”

“爸……”女子哀哀的开了口,“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她终归是叶家的后代,爸给她一次机会,如果不是山穷水尽,她是不会向家里开口的。”

老爷子眼神锐利的盯着女子:“叶家差一点因她万劫不复,要不是老周念着旧情,你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

“爸,小蜜已经打开心结娶亲,她是您的亲孙女,您真的忍心让她一辈子流浪在外吗?”

女子身旁的男子唇动了动,终是什么都没说,微微的叹息在沉默的房间里,却是分外的清晰。

车子驶过门前的欢闹声渐行渐远,直至沉寂……

老爷子把碗一推,什么也没说,去了书房。

“妈……”女子看向老太太,一脸的乞求。

“灿霞,你爸的脾气你也知道……”重重叹一声,老太太视线转向窗外,“再给他点时间,会好的。”

……

自周蜜康离开后,林艳秋便每隔二三分钟,跑门口去张望张望,看得周吉萍和周祥萍一脸好笑。

“妈,哪有那么快,怎么着也要一个小时才能过来,您就安稳的坐会儿吧。”周祥萍强行拖着林艳秋坐在沙发上,递给她一杯水,“镇定镇定,别等哥哥嫂子敬茶的时候,您都给洒了。”

“我看真有可能。”二婶梁晓红笑呵呵的附和道。

周喜康上前抚抚林艳秋的后背:“妈,您好歹也经了一次阵仗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

“你和于桃结婚的时候,她可没紧张成这样……”周老太太边说边起身,“不行,转的我眼晕,我得去躺会儿。”

“妈!”林艳秋急的一把抓住周老太太胳膊,“我不走了不走了。”

“我躺会就下来,又不是不下来了。”周老太太瞥她一眼,“我也不是第一天当你婆婆,这种事我会让外人看笑话吗?”

“妈,我知道您不会,可是万一车子来了,您睡着了,把您再喊起来,您会不舒服的。”林艳秋强行把周老太太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紧紧扯着对方的一只胳膊,说什么也不松手了。

周景平也帮着妻子劝解:“妈,您就听艳秋的吧,睡着了被叫起来那滋味儿,太难受了。”

二叔周岗平忍不住笑:“从来没见大哥大嫂这么紧张过呢。”

三叔周山平也憨憨的笑,却是没多说什么,他家今天前来参加婚礼的只有他和儿子周华康,妻子刘玲美和女儿周爱萍都没来。

自上次定亲宴后,妻子和女儿便再也没来过周家。娘俩对他也是不冷不热的,甚至。妻子还隐隐透出了想要和他离婚的意思。

女婿肖玉文所在的肖家现在上升势头很猛,经了上次的事。肖玉文和周家算是撕破了脸,那么也就代表着肖家和周家彻底撕破了脸,女儿要想在肖家继续待下去,就不能和周家来往,以妻子的性格,肯定会选择对她最有利的一方,所以,他就成了那个弃子。

罢了,离就离吧。这样大喜的日子,妻子和女儿都能毫不顾忌他的想法,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幸亏儿子华康是一直向着他向着周家的,要不然,他可真就没脸面对父亲和大哥大嫂了。

“来了来了!”

侄女的吆喝声,将周山平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跟着众人迅速起身,便看到身着一套崭新中山装的儿子,和一名身着军装的年轻女孩子。随在侄子周蜜康和侄媳妇林初夏身后走进大厅。

早在新郎新娘进来之前,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和周景平林艳秋便板板正正的坐在了上位。

看着身着军装的儿子和儿媳妇,林艳秋喜的眼睛都快没了,从来没见哪个男孩子把军装穿的这么英武。也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孩子把军装穿的这么柔媚俏丽,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儿!

周景平和林艳秋的心情差不多,不过。他毕竟是男人,脸上的表情就没有林艳秋那么明显。

初夏随周蜜康站在下首。脸上看着挺平静,心脏却是跳的跟擂鼓一般。来的路上,为了缓解紧张,她一直都在和罗晓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原本已经不紧张了,可是一进了周家大门,她小心脏不受控制的就开始狂跳。

结婚啊!这可是结婚啊!!!!!!

手哆嗦着从伴娘手里接过茶水,依次敬给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周景平、林艳秋,四杯茶水敬完,她竟然胳膊酸胀酸胀的……,这还是四位长辈都不为难她,痛快的接过去喝了的情况下……

看着她战战兢兢的做这一切,周蜜康就有些心疼,索性一把将她揽在身边宣布:“一切从简,现在去饭店。”

众人:“……”有这么护着媳妇的么?

好在这个年代的婚礼,不象后世那么繁琐,一般人家,都是领了证后,双方家人聚一起,让新人念念语录表表忠心,再一起吃个饭,就算完事儿了。周家不是普通人家,又极重视周蜜康的婚事,才办的相对隆重一些。是以,虽然周蜜康的做法有些出格,倒也没引起长辈的反感来。

不过话说,长辈们敢反感么?好不容易这二犟头答应结婚了,他们敢反感么?

被周蜜康这样护着,初夏对他就有些感激,难得的主动往他身边靠了靠,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亲近,团长筒子的嘴角不自觉得就翘了起来。

第一次来周家,没见过这种阵仗的罗晓琼,一个不小心,腿抽筋了!眼见着众人忽啦啦往外走,没人注意到她,动不了的晓琼筒子急得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滚——生怕丢了初夏的脸,她不敢喊。

结果,越急腿抽的越厉害……

然后出了门上车时,初夏才发现,伴娘没了……

一直到车子开出十几分钟,罗晓琼的脸还是红的象煮熟的虾子,从来就没她这么丢人的!丢自己的人也就罢了,竟然把初夏的脸也给丢光了!她现在恨死自己了!

“紧张是正常的,你没发现我也紧张么,你给我递茶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抖。”

“……”

“别这样嘛,开心点儿,好歹是我结婚的日子。”

“……”

“晓琼,不待这样的,你这是在抗议我结婚吗?”

“……”

任初夏怎么劝,罗晓琼就是不吱声。

坐副驾驶位的周华康便回过头,冲她笑笑:“初三的时候,我参加省里的演讲比赛,为了那场比赛,我点灯熬油的备战了一个多月,原本以为,上台以后,我一定是表现最好的。

结果,站到台上后,我竟然把怎么开头,忘的一干二净,我拼了命的回想,越急就越想不起来。

按说当时我随便开个头,接下往下讲就是,可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感觉离了原本的开头,就没法往下讲了。

我在台上愣愣的站了五分钟,然后,被起哄声轰下了台,当时台下坐着的,是本市六所重点中学的学生和省、市、各学校的领导。

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果让我马上死去,再也不用面对一切,就是最幸福的,可事实上,我哪有死的勇气?

回到家后,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三天没出门,当时我就想,这辈子我再也不会踏进学校的大门,你们猜,我是怎么踏进学校大门的?”

罗晓琼已经被他的讲述吸引,便条件反射的问道:“怎么踏进大门的?”

“是被三哥提着脖领子拎到学校的,他骂我是孬种……”周华康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到学校我才发现,事情并不象我想像的那么糟糕,虽然有那么几个人会笑话我,可大多数人,是抱着理解宽容的心情看待那件事的。”

“谢谢!”罗晓琼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当即认真的向他道谢。

周华康就笑着摆手:“谢什么,我这也是为了我自己,你要是打不开心结,咱俩可是要一起丢人的。”

周蜜康难得的夸奖道:“小子,真是长大了。”

“三哥……”周华康无语的瞄着周蜜康,“我可是比三嫂还大好几岁呢。”

“那也是孩子。”

周华康:“……”

有了这个小插曲,罗晓琼心里的芥蒂便完全没了,歉意的看向初夏:“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是吧?”

初夏撇撇嘴:“谁担心你了?我是怕你继续丢我的脸。”

罗晓琼:“……”

赵玉兰和林宝河等人,早就在周汉亮的带领下,来到了光明饭店,这会儿看到女儿女婿等一行人进来,当即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十几桌的人,他们也就认识那么三五个,还不熟,看不到女儿女婿,心里实在是难以踏实下来。

同样的,初夏和罗晓琼看到那群熟悉的身影,心里也莫名的踏实了好多。

在众人的簇拥下,新郎新娘被迎到了主桌,伴郎和伴娘,则去了周家小辈们就坐的桌子。

看着明艳照人的新娘子,坐在主桌旁边的朱心琴眸中满是艳羡,忍不住恨恨的戳了一把儿子,可是,待她看到儿子眸中那难掩的失落时,又有些后悔自己的举动,遂悄悄的握起儿子的手,安慰的捏了捏。

荆哲便把视线转向她,微微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