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祥萍的性格和罗晓琼有些相似,大大咧咧的很豪爽,标准的女汉子,周吉萍则和初夏略有相似,平时话不多,但只要惹毛了她,绝对不比周祥萍好伺候。

这两种性格的人在一起,倒是很互补,绝对不会因为争话说而乱成一团,也不会因为寡言而冷场。

周吉萍和周祥萍自小在城市长大,对农村的一切很有兴趣,罗晓琼便绘声绘色的给姐妹俩讲一些农村的趣事,赶上她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而卡壳的时候,初夏便帮着补上那么几句。

“咚咚咚……”几人正聊的热乎,门口传来急促的叩门声,周祥萍赶紧起身,结果还没等她走到门口,房门便被推开,一名二十岁出头的秀气女孩儿一步闯了进来,初夏认识,就是她爹娘第一次来周家时,她在院子里遇到的那个,和周喜康周蜜康关系很亲近的女孩子,江雪。

“你怎么来了?”周祥萍说话的语气并不太好,周吉萍看向江雪的神色也是淡淡的,却是没说什么。

“我当然是来看新娘子的。”江雪没看出姐妹俩对她的不欢迎般,笑嘻嘻的凑到初夏身边,伸出手,“三嫂,恭喜恭喜!”

初夏边道谢边从身后的小箱子里抓了一把喜糖递给她。

罗晓琼则警惕的盯着江雪,往初夏身边靠了靠,周吉萍和周祥萍对初夏的善意和喜欢,她能清晰的感受到。

一般来说,办喜事这天。来者是客,周家姐妹也不是不懂礼数的。却对这女孩子表现的这么有敌意,她自动脑补了一下。觉得十有**是这女孩子对周蜜康不怀好意,那么,身为初夏的铁杆闺蜜,她自然要保护初夏的切身利益不受伤害。

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要是这个女孩子对初夏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她绝对不会对她客气了,不排除扇大嘴巴子的可能性!

感觉到罗晓琼对江雪的敌意,初夏自然明白她在想什么,便悄悄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淡定,虽说周吉萍和周祥萍对江雪的态度不怎么好,但凭她上次对江雪的观察,觉得她不应该是那种为爱而脑残的女孩子。今天这种日子,跑上门来对新娘子挑衅,应该不是她能做得出来的事儿。

“别这么小心眼儿好不好?现在嫁给廖辉的是你,我都没冲你甩脸子生气呢,你凭什么冲我甩脸子生气?”

江雪的说辞证实了初夏的猜测,也让初夏很意外。上次见面,她明显感觉到,江雪和周喜康周蜜康兄弟俩的关系很亲近,倒没想到。她和小姑子周祥萍却是情敌来着。这或者就是男人女人处事方式的差异,周吉萍对江雪,明显是排斥的。

周祥萍恨恨的盯着江雪。冷哼了一声:“今天是我三哥的大喜日子,我懒得和你说些有的没的。祝福的话说完了,你还赖在这儿干什么?”

江雪就委屈的看向周吉萍:“二姐。你好歹说句公道话嘛,我和周祥萍的事儿,您可是都清楚的,好歹我也是三哥看着长大的,他大喜的日子,我哪好不过来说句祝福的话?

结果,一进门她就冲我甩脸子,我要是不解释吧,三嫂没准还以为我对三哥有什么意思呢,您看刚才伴娘同志的表情,根本就是把我当敌人在防.......”边说还边看向罗晓琼,“对吧?”

罗晓琼面色就有些尴尬,刹那间,她就对这女孩子的印象糟透了,这种时候,她说对好还是说不对好?这不明显难为人嘛!

周吉萍冷脸看着江雪:“你和我妹妹妹夫的事儿,原本我不想多插嘴,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过份?你这么做,分明就是想让我弟妹误会我妹妹是个醋坛子,可事实上,是那么回事儿吗?

是说你在我妹妹结婚的那天,还不死心的去找我妹夫表白,还是说你在我妹妹结婚后,还跑我妹夫任职的公社,逼我妹夫请你吃饭?

再多的,我就不想说了,你真当别人都是聋子瞎子,什么事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江雪,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再让我发现你黑白颠倒这件事儿,别怪我不客气。

还有,要是再让我听说你单独去找我妹夫,我绝对会让你后悔一辈子,不信,你可以试试!”

“二姐......”江雪脸涨的通红,“看来您和祥萍对我的误会挺深的,要不是听您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您和祥萍是这么想我的。

算了,今天是三哥大喜的日子,我就先不多说了,回头,咱们坐一起,把这事儿好好说叨说叨,我,我真的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子,都是有缘由的,真的。”

周吉萍摆摆手下了逐客令:“不管真的假的,今天先到这儿吧。”

“好吧。”江雪看向初夏,“三嫂,咱们这儿的风俗,只有没结婚的女孩子,才能帮新娘子往外撵那些闹洞房的,原本,我是想来帮三哥三嫂挡一挡的,看来.......”她视线往周祥萍周吉祥脸上瞟了瞟,遗憾的叹气,“看来是不行了。”

“二姐和四妹会帮我想办法的。”初夏不咸不淡的给了她个软钉子,这江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其实,却是个心思阴沉的主,她这么说,显然是在挑拨初夏和周吉萍周祥萍的关系,这会儿,初夏倒是觉得,周喜康和周蜜康和江雪的关系还不错,或者就是因为她的这种处事方式导致的。

“三嫂,我没白向着你。”待江雪出了房间,周祥萍抱住初夏晃晃,一脸的开心。

周吉萍就瞪她:“还有脸说呢,多大点事儿,这么些年了。还没梳理清楚!”

周祥萍一脸的无所谓:“反正廖辉也不喜欢她,她爱怎么蹦达就怎么蹦达吧。只要她不在我面前蹦达,我才懒得理她呢。”

“要真是不介意。你会是那么个态度?我是你姐,初夏是你嫂子,晓琼和初夏关系那么好,也不算外人......”死死的盯了周祥萍一会儿,周吉萍继续道,“当着我们几个的面儿,说句实话,就那么难?”

沉默一会儿,周祥萍坦然的笑笑:“好吧。我承认,听到她去找廖辉的时候,我心里会不舒服,也会和廖辉闹腾,但是,让我和个泼妇一样和她理论什么,我做不到。”

“你和廖辉闹腾的时候,廖辉怎么说的?”

“他就说我多想,他说他对江雪一点意思都没有。只不过觉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她找过去了,不好拒绝。”

“如果我是你,会直接问。见她的时候,能不能先考虑一下妻子的感受?可以顾忌外人的感受,为什么不顾忌妻子的感受?”

“我......”周祥萍挠挠脑袋。“对噢,下次我就这么说。”

周吉萍:“.......”对于自家这个迷糊的妹妹。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见初夏和罗晓琼都在偷笑,周祥萍就瞪着俩:“你们可要以我为鉴。不管哪个女孩子对自己的丈夫不怀好意,都要坚决的掐死在萌芽状态!”

周吉萍白她一眼:“你还是别咒你三嫂和罗晓琼了,哪个女人愿意摊上这种事儿?大喜的日子,说点好听的,别在这说些没用的。”

“三哥三嫂甜蜜一辈子,三哥三嫂幸福一辈子,三哥三嫂早生贵子,三哥三嫂......”

“行了行了......”周吉萍赶紧打断她,“你能不能有点儿正形?你可是比你三嫂还大好几岁呢,看看你,再看看她,你好意思说自己多大吗?”

“性格不一样,没的比......”周祥萍边说边把罗晓琼拖到自己身边,“要比,我也和晓琼比。”

罗晓琼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我比你成熟多了。”

周祥萍:“......”

“哈哈哈......”周吉萍难得开心的大笑,“活该!”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林艳秋推门进来,径直坐到初夏身边,“咱家的风俗,晚饭要和闹洞房的一起吃,估计待会儿那些浑小子不能让你吃舒坦了,要不这会先吃点垫巴垫巴?”

“妈,不用了......”初夏边说边指指摆了一桌子的零食点心,“这儿有这么多吃的呢,哪能饿着我?”

“那个管什么用,我让李嫂给你炖了山药羊排,女孩子吃那个最好了......”

说话间,李嫂端着一个精致的小瓷盆进来,放在桌上,舀出一小碗放在初夏面前,笑着道:“三少夫人,这个整整炖了三个小时,全烂了,您尝尝合不合胃口?”

被称为三少夫人,初夏就有些诧异,这个年代,敢这样称呼么?不过,她也就是心里想想,嘴上却是什么都没问。顺从的拿起勺子尝一口,连连点头:“好喝,味道真好!”

“合你口味儿就行,妈还得下去招待客人,老二老四,这儿交给你们了。”林艳秋边说边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

周祥萍就撇嘴:“三嫂,你进了门,我们都要靠边站了,妈太偏心了,什么时候见她这么关心过我和二姐?”

这话听着象在吃醋,实则是在宽慰她,初夏便感激的冲周祥萍笑笑,招呼着几人一起开吃,婚宴席的菜,哪会有这个做的精致?

几人刚吃完没多会儿,闹洞房的人便抬着桌子进来了,不出林艳秋所料,以周蜜康的堂弟表妹战友和朋友组成的闹腾队伍,是绝对不会让新郎新娘吃舒服的。平时被周蜜康压的死死的,这时候,他们哪能不赚点是点儿?

可惜,周蜜康的便宜是那么容易赚的吗?尤其一进屋子,看到自家娇俏妩媚的小妻子那张忐忑的小脸儿,他就决定了,对这些人,一定要武力镇压!(未完待续。。)

ps:推文:

书号:2912687书名:重生穿越司简介:想要弥补往日的遗憾吗?想要报仇虐‘渣夫’‘狠三’吗?想要幸福一生吗?感觉生活无趣,想要重拾激情吗?来重生穿越司吧!只要你在重生或穿越时改变世界发展,便可开辟新的世界,属于你的世界!这里奖金有长生不老、有力量强大、有过目不忘、有美丽到完美无缺……你还在等什么?重生穿越司——最好的选择!你值得拥有!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