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婆婆单独和她谈的话竟是这事儿,哪怕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也立时hold不住了,小脸儿瞬时涨的通红,眼睛更是不知往哪儿看才好了。

自家老娘想教这事儿的时候,吭吭哧哧半天啥都没说出来,婆婆倒好,铺垫都没有的,就直接问了出来,要不要这么彪悍啊?

林艳秋看初夏这个模样儿,也有些后悔自己问的太唐突,这种事儿,哪有这么单刀直入的?

她也实在是被朱心琴给刺激的乱了阵脚,其实,早上儿子媳妇一下来的时候,她就发现儿媳还是处子之身了。她原本是学医的,对这种事儿,只要一眼,就能瞅出个**不离十。

原本,她是打算抽个时间,再和儿媳谈的,可是朱心琴刚才那么一通乱说,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万一到时候自家儿媳以完璧之身成为荆家的儿媳,那儿子的脸、周家的脸就都不用要了。

这会儿话都说出来了,想收回去也不可能,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初夏,妈可有是直接了点儿,你有些接受不了,但,你要理解做妈的心情,盼星星盼月亮才把你盼到这个家里来,妈可不希望空欢喜一场。”

这会儿,初夏的情绪也平复下来,遂冲她笑笑:“妈,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不是假结婚。”

“那……”林艳秋狐疑的打量着初夏,“初夏,是不是小蜜让你骗妈的?你别怪妈不信你。小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要不是假结婚。怎么会……怎么会是这么个结果?”

初夏只好道:“妈,我还差两个月才够十八周岁。”现在的法律规定的结婚年龄是男二十周岁。女十八周岁,实情没法说,她只好从这方面做解释了。

林艳秋就上下打量初夏:“是你不愿意?”

“是!”初夏索性光棍的承认,“我从没想过要这么早结婚,所以,我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林艳秋的眸中就有些失望,甚至夹杂了一丝隐隐的怒意,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初夏,女人都要有这么一天。以前的女孩子,十二三岁就结婚了呢。”

初夏只好道:“妈,对不起。”

“哎!”林艳秋幽幽的叹一声,“你不是对不起妈,你是……你是不知道你能嫁给小蜜,多少人在羡慕。”

初夏明白,林艳秋这么说是给她留面子了,真实的意思应该是,‘你不知道。你嫁给小蜜,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了’。

见初夏垂着头不说话,林艳秋只她把声音放的再温柔一些:“初夏,你告诉妈妈。嫁给老三,你委屈吗?”

初夏赶紧道:“不委屈!”

“妈也不想逼你,你大哥大嫂那边一直没动静。要是你们结了婚也没动静……”林艳秋叹一声,继续道。“大家可能明面上不说,暗地里。还不知说些什么难听的呢。

初夏你记着,这人啊,不管他到了什么身份地位,在有些事儿上,看热闹的心思绝对不会比普通老百姓差到哪里去。

咱们一家人无论有什么小矛盾小摩擦,咱们内部解决,一定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妈,我知道,以后遇到朱阿姨,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林艳秋脸上就见了笑容:“你这孩子,妈就喜欢你的灵秀,吉萍和祥萍在这方面就不如你,不管什么事儿,要是妈不明说,她们是绝对不会明白的。”

哪是不明白啊,身为女儿,她们当然可以不用动脑子去琢磨,身为儿媳的她可以吗?心里这么想着,初夏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妈,二姐和四妹可比我聪明多了。”

“你也不用给她们贴金,不过……”林艳秋话锋一转,“妈希望有一天,你也可以象她们那样在妈面前自处。”

原来,这彪悍的婆婆什么都明白,初夏也就不打马虎眼:“妈,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需要时间,一个双方互相了解的时间。”

“嗯,你这孩子倒是个实在的。”说着又叹一声,“你可能觉得妈和你朱阿姨象小孩子闹腾,说实话,妈自己也觉得挺幼稚的。

其实真说起来,要是有人欺负妈被你朱阿姨遇到了,她一定会冲过来护着妈妈,同等的道理,要是有人欺负她,妈也会去护着她。

但是,只要关乎我们两个的事情,就难免这样杠起来,几十年来,我们一直用这种方式相处,都已经习惯了。

其实妈明白,她来咱家说那一通,并不是真的想要把你抢走,当时厅里有那么多人,她只是想要别人知道,周家娶的这个儿媳妇,虽然没什么背景,但是,是个优秀的女孩子,周家也看上了呢。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明明是一番好意,偏偏就做的让我恨的牙根疼,过后这么一琢磨,虽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却并不感激她。

或者,她对妈妈也是这么一个感觉吧,初夏,妈和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以后朱阿姨要是对你好,你坦然接受就好,不要因为顾忌妈妈的感受,就不愿意搭理她。

她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为了你好,妈也希望你在这边儿,多一些人疼,唉,觉不觉得妈前后说的话有些矛盾,呵呵……”

初夏主动搂住林艳秋胳膊蹭蹭:“妈,您是真心疼我,能做您的媳妇儿,我很幸福,真的。”

林艳秋笑着摸摸她脑袋:“初夏,要习惯把这儿当成你自己的家,就像在大林村一样自在的家。”

“妈,我会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融入这个家。”

这回答很实在,林艳秋脸上的笑容更盛。看向初夏的目光,也就郁发的柔和起来。算起来,这小儿媳比自家故去的小女儿都要小好几岁呢。根本就还是个孩子,让她这么小就嫁到周家来,是难为她了,如此想着,便柔声宽慰初夏:“老三就是那么个倔性子,其实,心眼儿挺好,他认准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变。”

“妈。我知道。”初夏暗自苦笑,她好象说了好多次这句话了。

“咚咚咚……”

“肯定是老三。”林艳秋边摇头,便道,“进来。”

房门推开,走进来的果然是周蜜康。

林艳秋看着他笑:“怎么,担心我给你媳妇使绊子,这么一小会儿,就沉不住气了?”

周蜜康表情不变的上前牵起初夏,眼睛却盯着林艳秋:“妈。吃饭了,您还在这磨叽什么?”

看着儿子对儿媳那么疼爱,林艳秋是既欣慰又有些泛酸,把儿子养这么大。什么时候见他对她这么好过?

不过细想之下,当年儿子对叶美如也没这么好,嗯。或者她真的可以把心里的疑虑打消了,她那会儿就是被朱心琴给刺激的。

想自家儿子的性格。哪会屑于用假结婚来唬弄她?要是让儿子知道她这么怀疑他,肯定又要翻脸了。一时间,林艳秋就有些后悔刚才没叮嘱初夏别把这事儿告诉儿子。

客人已经走了大半,留下的,是几个和周家关系特别亲近的亲戚,曾梅丽上前把初夏从周蜜康手里夺过来:“三嫂,昨天酒席上都没能和你多说几句,今天过来的时候,你又被二姨给霸占了,这会儿我要是再不抢,又要没我的份儿了。”

“照顾好你三嫂。”周蜜康瞪她一眼,看向初夏时眼神明显柔和下来,“都是一家人,想吃什么就夹,吃完了就上去睡会儿午觉。”

小姑周月平忍不住笑:“真看不出来,老三还是个疼媳妇的。”

“小姑,你可真是后知后觉,我们早就看出来了。”周祥萍笑着接腔。

生怕初夏不好意思,林艳秋赶紧道:“你们都好好回想一下自己刚出嫁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再张嘴。”

“小姑,看到没,有了三嫂,我们的地位明显又降了一位。”周祥萍笑嘻嘻说着上前和曾梅丽一左一右拉着初夏坐到桌边,“三嫂,我们就是开开玩笑,让你放松点儿。”

初夏冲她笑笑:“我知道。”随之和一众人等一一打招呼。

坐在斜对面的江雪就冲她笑:“三嫂,我奶奶今天可是念叨一上午了,说三哥好福气,娶了个那么俊的媳妇儿。”

初夏冲一直盯着她呵呵笑的江老太太笑:“谢谢江奶奶。”

江奶奶便笑眯眯的道:“小初夏,以后去奶奶家玩,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好的,只要奶奶不嫌我烦,我就去。”初夏礼貌的应答着,心里却是纳闷的不得了,朱心琴对她好是因为荆哲说了她的不少好话,她可以理解,这位江奶奶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反正江雪有些表里不一她是感觉出来了,甚至,她能感觉到江雪对她有一丝隐隐的排斥,可是,江雪喜欢的明明是周祥萍的丈夫,为什么会对她排斥?

偏生的,江老太太又这么喜欢她,这实在是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女宾桌这边的客人对初夏都极为的热情,不过,这种热情倒是让初夏有一种作客的感觉。

好在周祥萍和曾梅丽都是真心把她当自家人,一左一右的护在她两边,对于偶尔带着刺儿的问询,不用初夏开口,俩就给挡了回去。

婆婆林艳秋的不吱声,就是一种无言的支持,至于周老太太,不管她心里对初夏满意不满意,这种时候,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外人看笑话的,因此,对于表姐妹俩对初夏的维护,也采取了无视状态。

一名身材纤细的女孩子突然吃吃笑起来,见大家都看她,看紧止了笑声,道:“我就是突然想到,三哥这么些年都没看上哪个女孩子,竟然一眼就看中三嫂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缘份?”

“这事儿有什么好笑的?”周祥萍嫌恶的盯着她,看向初夏。“她是表二爷爷家四叔的女儿,在文工团。别搭理她,整个一神经病。”

女孩子敛了脸上的笑容。看向林艳秋:“大伯娘,听王团长说,三嫂特别有艺术造诣,能不能让我们见识见识?”

林艳秋却是不给她面子:“现在吃饭,见识什么见识?”

“大伯娘,我说的是吃完饭以后,要不,等吃完饭,咱们每人表演个节目。来个小型表演会,也算是为三哥结婚庆祝,怎么样?”

“不怎么样!”周祥萍瞪着她:“李丽娜,你不就是想显摆你会弹钢琴吗?用得着拐这么多弯抹这么多角?站起来吆喝几嗓子就是了。”

“大奶奶……”被称为李丽娜的女孩子看向周老太太,“我到底哪里得罪四姐了,她总是这么针对我,您要替我作主。”

“你要是想弹,就自己去弹,不要拉这个扯那个。”周老太太眸色严厉的盯着她。“丽娜,你三嫂是我周家的媳妇,不要听外人说我对你三嫂不满意,你就总想着把我扯进去。就你那点儿小心思,趁早收起来。”

初夏意外的扫了一眼周老太太,她倒实在没想到。周老太太会这样维护她,这让她对周老太太的认知。又有了些变化。

如果说周老太太只是为了维护周家的脸面,怕她丢人。只需让李丽娜自己表演就是,根本无须说后面那一套,那分明就是在警告先前说刺话的那些表亲,她对新娶的孙媳妇是极满意的。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接下来,气氛就沉闷了许多,初夏也看出来了,来的这些表亲,是和周家极亲近的,但大多也就是想着从周家得点儿什么好处,而之前,为了所谓的好处,大多曾给周蜜康介绍过女朋友,结果嘛,现在嫁给周蜜康的是她自然就已经是结果了。

正因为这样,那些人对她就会有一种本能的敌意。

想想也是,她的出现,把人家想要因此得好处的路给堵死了,能不讨厌她吗?

那边,周蜜康虽然在陪着客人吃饭,但也一直在留意这边的动静,若不是坐在他身边的周喜康一直死死的拉着他,估计他早就过来了。

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表亲,虽然关系亲近,可他们有什么资格质疑他的小妻子?

好不容易捱到午饭结束,周蜜康一把扯过初夏就往楼上走:“去睡会儿,别在下面听她们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自己去好了。”初夏一脸不自在的推他,话说,就这么陪着她上去,让外人怎么想他们?

周蜜康却是紧扯着她的手不放松:“我送你回房间就下来。”

“我又不是不认识房间。”初夏小声嘀咕道,她可是从眼角瞄到,两个小姑子和曾梅丽正脑袋凑一起边嘀咕边笑,要是谁敢说她们不是在说她,她倒过脑袋来走路!

房间里,果然已经收拾一新,床上的床单已经被换成同款紫红色的,想到婆婆问自己的话,初夏脸不自觉的就红起来。

“妈那会找你干什么?”

偏生的,这时候周蜜康又问出了自己一直挂着的问题,这使得初夏脸就更红了。

周蜜康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她:“怎么了,你热?”边说边把手往她脑门上试试,“嗯,是有点儿热,不过,我看你这样怎么好象在害羞?”

不是好象,是事实!

被他这么一折腾,初夏的羞意消散弥尽,冲他瞪一眼:“你赶紧下去吧。”

“先告诉我,妈和你说了什么,要不,我就不下去。”‘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团长筒子除了霸道还会耍赖?

“没什么。”初夏哪好意思说实情,便挑着说,“婆婆就是担心我在这个家里不自在,让我把这儿当成大林村我自己家一样就好。”

“就说了这个?”周蜜康有些不信的盯着她,“那干嘛要鬼鬼崇崇的把你带屋里说?在外面说不是一样吗?”

“反正,大致意思就是这个,还做了一些铺垫。”初夏边说边推他,“你再不出去我和你翻脸了,我说,你到底顾忌不顾忌我的脸面?你是男的不要紧。我是女的,又是新媳妇。要是被人误会了,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在周家待?”

“好了。我这就下去了。”周蜜康皱皱眉头,冷哼一声,“才上来两分钟,你以为这是干什么,那么快就能解决。”

即使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初夏也不敢随便乱接话茬,他可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真惹出他的火来,吃亏的可是她。便笑眯眯的冲他挥爪子:“你那些表亲好象对我不满意,我这不也是不希望他们继续胡猜出去造谣嘛,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对吧?”

“你的道理是真多。”周蜜康帮她拉开被子,“衣服脱了睡,过一个小时我让小四来喊你起床,睡太多了也不舒服。”

初夏赶紧道:“我定上闹钟行了。”

“闹钟响的声音太大了,睡实了被惊起来也不舒服。”周蜜康说着弯下腰身。去解初夏的鞋带,惊的初夏赶紧住后缩脚,“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老实!”周蜜康一把将她左脚固定住。脱掉鞋子,再伸向右脚,脱掉鞋子。“我也就伺候你这几天,以后想要我伺候。我都不伺候。”

“有话就不会好好说?”初夏撇撇嘴,语气是不郁的。眸中却是满满的感动。

这男人有多骄傲,她虽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可是,从她所了解到的,却可以完全肯定,他是不会有耐心这样伺候任何一个人的。

但现在,他竟然为她做这些……

来到这个年代,除了爹娘和姥姥一家晓琼一家,团长或者会成为再增加的一个,真心待她的人。

“不用太感动,我是怕你笨手笨脚的不会解鞋带。”

别扭的扔下这么一句,团长筒子转身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叮嘱道,“别调闹钟,待会我让周祥萍来喊你起床。”

初夏笑着冲他挥爪子:“知道了。”

这个午觉,她睡的很踏实,是那种,把心完全放回去的踏实。

周祥萍把她轻轻推醒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刹那的恍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待眼睛恢复焦距,她才意识到,这是自己新婚的第一天。遂不好意思的冲周祥萍笑笑:“客人都走了吗?”

周祥萍撇撇嘴:“走了大部分,不过,又来了个好稀罕的。”

“是谁?不会也是冲着我来的吧?”初夏问这句话,纯属是没话找话,不管周祥萍待她多好,毕竟俩人不熟,她还是有必要找些客套话和对方客套客套。

哪知,周祥萍却是点点头:“没错,是冲着你的,来的是叶美如的爷爷,要是不喜欢,三嫂可以不用见他。反正他嚷嚷着要见你,被三哥给挡回去了。”

初夏就笑:“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以前的事儿也和我无关,现在我和周蜜康结婚了,他不至于要打击我一番,抬高她孙女吧?”

“那倒也不至于……”想了想,周祥萍叹一声,“其实真说起来,叶爷爷还是不错的,当年,她因为那外国男人来找叶美如的事儿,把叶美如赶出了叶家。

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一直不让叶美如回叶家,说是给周家的交待,我估计他过来想要见见三嫂,其实是想看看你和三哥间的感情。

说的再直白点儿,就是他想减轻自己的愧疚感,如果你和三哥的感情好,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让他孙女回来了。

当然,或者是我多想了,但是,我觉得我猜的应该**不离十。”

初夏就意外的瞟了一眼周祥萍,这小姑子看上去大咧咧的,其实,心细着呢,细一琢磨,可不就是她分析的这么回事儿吗?

要不然,几年不来往的两家人,怎么会在周蜜康结婚的这天,叶老爷子亲自过来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