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赵老太太对王美凤太了解了,一看她的表情,就猜了个大概,遂冷脸盯着她:“美凤,你刚才是不是去找小周团长了?”

初夏一脸惊异的看向王美凤,这个年代,女孩子不都是很矜持的么?

在赵老太太和初夏的灼灼注视下,原本就慌乱的王美凤更是眼神闪烁着不知往哪儿看好了,最后,索性垂下脑袋抠着床单扮可怜。

她这样的表现,初夏哪还能不明白赵老太太的确是猜中了,可是,周蜜康不是和赵老爷子等人在一起么……

“小周团长没和你姥爷在一块儿?”显然,赵老太太的疑惑和初夏是一样的。

“……”王美凤没吱声儿。

“我在问你话呢!”赵老太太的声音严肃起来,“要是不想让我以后都不认你这个外孙女儿,就说实话。”

王美凤迅速抬头瞄一眼赵老太太,声若蚊蝇的呐呐:“在一块儿。”

“你……你是怎么说的?”赵老太太眉头紧紧的皱起来,她知道这个外孙女一向自私,但真没想到她会没脸没皮到这个程度。

王美凤咬紧下唇,半晌没吱声,就在赵老太太要失去耐性时,她抬起了头,眸中满是倔强的盯着赵老太太:“我知道,姥姥觉得我这样做丢了初夏的脸,会让妹夫瞧不起初夏的娘家人,可是,要不是逼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走这一步……”

赵老太太打断她:“别废话!”

王美凤迅速瞄一眼初夏,道:“我……我就是和妹夫说。我想来这边当老师,多陪陪妹妹。问他能不能帮忙。”

“当着你姥爷他们的面说的?”

“嗯。”

“你……”赵老太太气的手发抖,这么做,分明就是想当着一众长辈的面给周蜜康施压,让他不好拒绝,这个外孙女,实在是让她太失望了。

随之又一想,不对呀,要是逼迫成功了,她不应该再巴巴的来求自己给初夏施压才对呀。遂问道,“小周团长拒绝了?”

“他……”王美凤再扫一眼初夏,嚅嗫道,“他说他知道了,别的没说,我怕他找初夏求证,就……就……”

赵老太太冷冷的瞄着她:,“你知道你找初夏她是不会帮你的,所以。就想着以强家的事儿引起我的心软,逼着初夏帮你?”

“是!”王美凤倒是光棍的承认了,不待赵老太太再问,索性竹筒倒了豆子。“我先前求过初夏,她连考虑都不考虑就拒绝了我,实在没办法。我只有自己去找妹夫。

小姨一家,原本住的什么屋子。可现在呢?那宽敞明亮的大瓦房,谁不羡慕?同样是女儿。我当然也希望我爹娘能过上那样的日子。”

她又唱高调了……还那么理直气壮……,初夏一头黑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为了你爹娘?”赵老太太气极反笑,“应该是从来到这儿见到小周团长、见到周家的宅子,你心里就跟猫挠一样了吧?

你也是姥姥看着长大的,什么心性,姥姥都清楚,这事儿,别说初夏没答应你,就算是答应了,我也会拦着不让她帮!”

“姥姥……”王美凤趴在床上嘤嘤哭起来,嘴里还不停嘟囔着,“我想过好日子,错了吗?要是有机会,谁不想过好日子?

我……我就不明白了,那个罗晓琼和初夏非亲非故的,她都愿意帮,我是她亲表姐,为什么就不能帮我了?

就算……就算我以前老训初夏,可那也是为了她好,她有多不懂事,姥姥又不是不知道,我要不是心疼小姨小姨父,我会训她吗?

看来……看来好人真的是不能做,做了就让人记恨,要是我一直只说好听的,这会儿,她肯定会帮我,呜呜呜……”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王美凤身子明显瑟缩了一下,她就是觉得这会儿大家都在厨房忙活,没时间上来,才打定主意豁上脸面求姥姥和表妹的,要是被别人看到……,如此想着,她迅速踢掉鞋子,扯过被子就往身上蒙,“姥姥,初夏,就说我病了。”

“你还知道要脸?”赵老太太哼一声,示意初夏去开门。

来的是罗晓琼和栾小香。

“姥姥,我们忙完了,过来陪您。”罗晓琼笑嘻嘻的窜到赵老太太身旁,见被子鼓个包,疑惑的道,“这是谁?”

“是美凤姐吧?”不待老太太回答,栾小香先回答了。

“对噢,在厨房就没看到她……”罗晓琼戳了戳被子包,“那会看你还好好的,哪里不舒服?吃药了吗?”

“是感冒了吗?”栾小香问道。

“嗯。”被子里传来一声应答,略略有些低哑。

“多盖床被子捂捂汗……”罗晓琼说着扯过另一床被子压在上面,并帮着把被角使劲儿掖了掖,并善意的提醒,“美凤姐,你最好把脑袋露出点来,要不一会儿憋的难受。”

王美凤声若蚊蝇的答道:“没事儿。”虽然已是初冬,可温度和秋天差不多,一床被子就热了,再加上一床,转眼间,她额头就汗嗒嗒的了,她这会儿只盼着大家赶紧出去,让她透透气,这么捂在里面,快要憋死了!

“我让我娘给熬点姜汤,喝上姜汤捂捂汗,明早肯定好好的。”这么“好心眼儿”的,是栾小香。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王美凤要哭了,她不吃姜啊,一点都不吃啊,至于姜汤,和姜有区别吗?关键,喝了姜汤再捂在被子里,是想要她的命吗?

她这会儿就盼着姥姥能帮她说句话,救她于水火之中,至于表妹,她压根儿就没敢指望她。

可惜,赵老太太这会儿就想着给她点教训,让她以后不敢乱来,哪里会解救她?应该巴不得她多吃点儿苦才好。

所以,她注定只能捂在被子里面继续“享受”。

接下来的时间,罗晓琼便不停的和赵老太太东拉西扯,间或的,初夏也插上一两句,时间一分分过去,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那种难受的感觉,让王美凤不时在被子里蠕动。

说话的过程中,初夏一直在悄悄留意王美凤的状态,虽然她不喜欢她,但,顾忌一下老太太的心情,还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王美凤也是赵老太太的亲外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能明白老太太的心思,也就是想着给王美凤长点儿教训,要是真出点什么事儿,哪能不心疼?

她可以不帮她,却没必要真把她折腾出毛病来。

是以,这会儿见被子蠕动的频率越来越高,便知道王美凤要受不住劲儿了,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帮王美凤掀掉条被子的时候,赵玉英进来了。

瞅一眼被子包,赵玉英眉头皱皱,看向赵老太太:“娘,美凤感冒了?”

“呵呵……”老太太以笑声代替了回答。赵玉英就明白过来,略一犹豫,一把扯开被子,“王美凤,你赶紧起来向初夏道歉!”

“娘……”

脸色赤红,头发湿哒哒的粘在脸上,衣服领子洇的透透的……,看着王美凤的惨样儿,赵玉英一下子就愣在那儿,这会,她也不确定女儿到底是感冒了还是装的了。

扫一眼外孙女,赵老太太眸中也闪过不忍,不过随之,她的神色就恢复了平静。

罗晓琼讶异的瞪大了眼睛:“初夏,要不要把美凤姐送到医院去,我怎么觉得她这样子,象是在发高烧?”

“不用了,我回房躺一会儿就好了。”王美凤边说边利索的下床,趿上鞋子就往外跑……,“啊!”迅即,她捂着腿缩了回来,一把扯过被子,又把自己蒙上了。

“怎么了?”站在门口的周蜜康疑惑的摸摸脸颊,看向初夏,“我长的……那么吓人?”

初夏笑眯眯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内心的真关想法儿是,你过来的太是时候了!!

“想过来陪姥姥聊会儿天……”周蜜康看向赵老太太解释道,“我爷爷和陈老一起过来了,姥爷和他们聊着呢。”

赵老太太就问道:“陈老太太也过来了?”

周蜜康点点头:“他们一起过来了。”

“我下去吧。”赵老太太就下床趿上鞋子,不好意思的冲周蜜康笑着,“在家里坐炕上习惯了,坐沙发上不得劲儿。”

周蜜康就笑:“姥姥下次来的时候,肯定就有炕了。”

罗晓琼附初夏耳边小声道:“看不出来嘛,周团长对你是真好。”

初夏也附她耳边:“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说呢?”罗晓琼眨巴眨巴眼睛,悄悄瞄一眼被子包,一脸的小得意。

初夏悄悄竖了竖拇指。

就这时候,栾小香小心翼翼的端着个碗走了进来,看到周蜜康,明显一愣,随之下巴往被子包点点:“她感冒了。”言外之意是,我来给她送药的。

躲在被子里的王美凤就紧紧的扯住被子角,这会儿,她宁死也不要被妹夫看到!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管再生气,这会儿也是心疼占了上风,赵玉英便上前一步:“小香,麻烦你了,把碗给我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