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蜜康闭眼靠在椅背上,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瞄他一眼,初夏悄悄撇了撇嘴,视线转向窗外。

“我会和你平等的相处的,放心吧。”

冷不丁的一声,惊的初夏一哆嗦,回过头,恰好和他狭长的眸子撞上,他的神色中,满是认真。

显然,他刚才一直在琢磨她说的话来着。

“既然让你嫁给了我,既然看中的就是你特立独行的性子,那么,对于你提出来的一些特立独行的想法,我自然也要接受。

但以后记得,有事说事,不要和我耍小脾气,让我猜你的心思,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

“嗯。”初夏那一肚子的感动因他这一句话,消失的干干净净,神色淡淡的点头应了一声,没再说别的。

周蜜康眉头就皱了皱:“你在不高兴?”

“没有。”初夏摇摇头,“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你放心吧。”

唇动了动,周蜜康终是没再吱声,他本就不是个话多的,对女孩子的心性也不是特别了解,这会儿,就觉得初夏气的有些莫名其妙,眼看着就要到家了,不想再惹得她更生气,就选择了沉默。

小王司机暗自叹气,娘啊,怎么又成这个样子了?敢情刚才那一圈儿,白转了?敢情他开这么慢,白慢了?前面可就到了周家老宅了,他是真没办法了……

初夏跟在周蜜康身后走进大厅,周祥萍热情的迎了过来,挽住她胳膊:“三嫂。累了吧?”

“不累,谢谢四妹。”初夏客气的应答一声。一一和长辈们打过招呼,才随周祥萍一起挨着林艳秋坐下来。

厅里的气氛有些微微的压抑。初夏悄悄瞄一眼时间,才刚刚六点整,周家晚饭一般在六点半左右,那应该不是因为她和周蜜康回来晚了。

仔细回想一番,她好象没做出什么让人不高兴的事儿来。

对了,周老爷子在好象是接了个电话才匆匆离开的,都没带大刚爷爷和大刚奶奶一起回来,或者是周家出了什么事儿?

她才嫁过来三天,到底是算周家人还是不算呢?是主动起身告辞还是再等等?……。正犹豫不定间,就听周老太太道:“初夏,你回屋去吧。”

“是!”初夏如释重负,起身冲大家道声别,便往楼梯走去,周蜜康起身,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她身后。

“小蜜,你留下。”周老太太道。

“什么事儿?”周蜜康一把扯住初夏,回过头。眸中有那么一丝不耐烦的看着周老太太。

“让初夏上楼休息,你留下,开个会。”周老太太再道。

“初夏是我的妻子,是周家的一员。我能参与的事儿,她就能参与。”

“这件事她不适合参与。”

“如果奶奶不喜欢,我可以和初夏搬出去住。”顿一顿。周蜜康继续道,“明天。我们就搬走。”

“你……你要搬哪里去?祖宅吗?那也是周家的宅子,不是你的!”周老太太觉得脑仁都突突的疼起来。这一天这乱七八糟的事儿,真是把她的耐心都磨完了。

“谢明月!”周老爷子喝止一声,看向周蜜康,“小蜜,让初夏上去休息,不是不把她当一家人,是不想这些烦心事儿让她跟着闹心。

毕竟你们才刚刚新婚,要不是关乎到你的前程,我们也不打算告诉你的,但现在……”重重叹一声,周老爷子和煦的冲初夏笑笑,“初夏,别和你奶奶一般见识,她心里烦燥,说出来的话当不得真。”

“爷爷,我知道。”初夏尴尬的笑笑,用力往扯被周蜜康拉住的手,“我累了,想上去休息一会儿。”

“不行!”周蜜康斩钉截铁,“不管今天这家庭会议是为什么开的,既然是周家的家庭会议,你就一定要参加!”说着看向众长辈,“这是初夏嫁过来,周家的第一次家庭会议,如果不让她参加,那我也不会参加。”

初夏头都大了,她并不想着参加啊,真的啊,既然人家不愿意让她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拖着她让她知道呢?

嫁过来这几天她也看出来了,周家人是真的没把她当外人,哪怕周老太太,虽是不怎么喜欢她,在外人面前却也是极力维护她。

既然这么坚决的提出来不让她参与,那就一定有不让她参加的道理,而且,周老爷子和周景平林艳秋也默许了周老太太的提议,那就更说明问题了!

这倔头,这时候犯的什么倔嘛……,“忽”的一下子,她就想起路上自己和他的谈话来了。

“我不喜欢你把我当成孩子,我现在是你的妻子,是要陪你走一生的人,如果你只把我当成孩子,我们之间缺少了一个平等的相处,那样的婚姻,是你想要的吗?”

“我会和你平等相处的,放心吧。”

显然,他是在给她一个平等,也是在为她争取一个平等,哎呀呀,她不是这个意思,对于周家的事儿,她没必要一定平等……

背景不同,时代不同的沟通与磨合,果然是尤为困难的一件事儿,看来以后她要牢记,有什么想法,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而不是用大道理拐弯抹角的去提醒他,他是个那么认真的人,拐了弯只会让她自作孽不可活……

初夏现在的心情真的是痛并快乐着,一面尴尬埋怨,一面又深深的感动,不管如何,他听进了她的话,虽然路上和她耍性子,不理她,但他真的把她的话听进去了,也真的在尊重她。

当着这一大家子的面这样坚持,摆明了告诉大家,在他心里,她的位置是非常重的,并不只是为了应付了事才结婚的,这等于变相的告诉大家,不重视她就是不重视他。

以他在周家的地位来说,她以后是不是可以在周家横着走了?呸!呸!呸,初夏暗自唾弃自己,将心比心,她对他有做到这点了么?

和他闹小脾气嫌他不让着自己,就觉得和他是无爱的婚姻,决定以后和他相敬如宾……

越想,她就越愧疚,正在琢磨着如何不伤他的脸面,又能给周家长辈们台阶下的退下去,就听林艳秋开口道:“妈,初夏已经是周家的媳妇,是周家的一份子,这件事儿,让她知道也好。”

周老太太便将视线转向初夏:“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你参加了周家的家庭会议,你和小蜜的婚事,就由不得你有一丁点儿的退缩了。”

她什么时候想退缩了?噢,对,周老太太哪能没看明白她没破身,想来,在周老太太的心里,她是在为自己留后路吧?

从大家的态度,她已经预感到周家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她虽算不上什么标准的正人君子,但,周蜜康待她不薄,这个时候,她又怎么会做让他脸上没光的事儿?

她抬头看向周蜜康:“我愿意和你一起参加家庭会议。”这相当于明白的告诉他,无论遇到什么事儿,我愿意和你一起承担!

周蜜康一声不吭的拉着她坐到了周景平和林艳秋的左边儿,右边坐的是周喜康和于桃,周吉萍和周祥萍在他们过来的时候,往后挪了俩位子。

他们后面坐的是周二叔一家,再后面是周三叔和周华康,与他们并排坐着的是许正鸿和周月平。

刚才在路上和周蜜康闹的不痛快,进门的时候她没仔细留意,这会儿这么一看,便知道,周家肯定是出了不小的事儿。

家里的保姆们,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退到了各自的房间,整个大厅里,便只剩了周家人,初夏的心,不自觉的揪了起来,这阵仗,还真是有点儿唬人的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