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合一起了,特别感谢一直打赏暖的“热恋”亲~

---------------------------------------------------

周中康昨天下午就回来了,晚饭的时候,还热情的和周蜜康打了招呼,祝他新婚快乐,并解释了没能参加婚礼的缘由——陪教授去外省参加重要的学术研讨会,赶上下大雨,交通中断,明知道他的话是托辞,周蜜康并没揭穿他。

接下来的时间,周中康表现的就像是不存在的透明人,哪曾想,过了一晚上,他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嘴脸!

面对周喜康愤怒的质问,周中康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讥讽的道:“和那种没文化的蛮人讲道理,你当我是傻子?”

一直在轻声劝解的梁晓红,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小中,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说的不是事实嘛?你们都怕他,难道就一定要我也怕他?”周中康冷哼一声,“就因为他被个女人甩了,就要都哄着他顺着他……”

“啪!”

周岗平重重的一耳光甩在周中康脸上:“滚!今天我就去登报和你解释父子关系,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周家发生任何事儿都和你没有关系。”

“谢谢父亲成全。”周中康淡淡一笑,抹去嘴角渗下的一丝血迹,冲周岗平鞠一躬,“至于养育之恩。我会还你的。”

“不需要!”周岗平背过身去,眸中满是痛楚。一直知道这个儿子性子清冷,却从没想到。他不是清冷,而是无情!

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看着对方毫不留恋的迈步离开,梁晓红一下子就崩溃了,紧跑两步扯住周中康:“小中……小中……小中……”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一声声的唤着。

“妈……”周中康平静的看着她,“如果想我了,你可以去看我,我就住在学校家属区。还有……”顿一顿,他道,“我也要结婚了,如果妈有空,可以去参加。”

“结婚?”梁晓红立时止了哭泣,抹一把眼泪,急急的问道,“小中,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是和哪家的姑娘?”边说还边悄悄的瞄了一眼周岗平和周景平夫妇。

“到时候妈就知道了……”周中康掰开梁晓红抓住她的手,“以后想我还是可以见面的,我还有事,要回学校了。”

“你让他走!”周岗平大吼一声。一本书砸向门口,周中康脑袋一偏躲过去,面无表情的扫一眼周岗平。头也不回的出了大门口。

“小中……”梁晓红哭着往外追,周岗平不带一丝感情的喝道。“你要是再和他拉拉扯扯,就不是我的妻子。”

梁晓红脚步不自觉的止住。回过头,悲伤的看着丈夫:“他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你的血脉,哪怕登了报,他真的就不是你的儿子了吗?血脉真的可以不承认就不是了吗?”

周岗平直直的盯着她:“是他不想做周家人,不是我不想要他做周家人,我这是成全他,你儿子巴不得我这样成全他!”

“他还是孩子,他走错了路,我们不应该拉他一把吗?”

“二十五了,还是孩子吗?”周岗平眉头皱起来,“他要结婚了,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他要娶的是谁,我们也不知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梁晓红哑口无言。

“因为他要娶的人,和我们是对头,不用他说,我就已经知道,你当他为什么巴巴的和我们断了关系?估计对方答应他入赘的条件就是要他和周家脱离关系。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利益,在关键的时候,不管家人的死活,这就是你的血脉至亲的儿子做的事儿,就算我拦着,能拦住吗?

我周家从不做强人所难的事儿,我周岗平是周家的人,当然要遵从周家的规则!”说着看向周景平林艳秋夫妇,“大哥大嫂,养而不教父之过,我代他向大哥大嫂道歉了!”

“老二,何必呢?”周景平上前一步搀住他,“孩子年纪小,有些事想不能也是正常的,放心吧,等有一天他想明白了,会回来的。”

“是啊,我们不怪他。”林艳秋也道,并走到院子里拉住梁晓红,轻叹一声,“弟妹,你也别太难过了,现在大家都在气头上,等事情过去了,就好了。”

“大嫂,这事都怪我,以前我总觉得他学习认真,性子清冷些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哪知道,竟然把他放任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大嫂,我是他的亲娘,哪怕他做的再错,我还是会挂着他……”梁晓红忍不住又抽泣起来,“你说这孩子到底是随了谁的性子?怎么就会做出这种事儿来?”说着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周岗平,“你说他要入赘,这可能吗?”

周岗平幽幽叹一声:“我不想说什么,走着瞧吧。”是的,他可以确定儿子是那样的人,可是,说一遍就够了,再说一遍,他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

周景平看一眼时间,拍拍周岗平肩膀:“咱们别自己先乱了阵脚,我到点儿了,这次的博弈到底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周岗平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大哥,你得到什么消息了?”

“没有。”周景平摇摇头,“但是,动动脑子,你就有答案了。”

一直爽的大哥做出如此高深莫测状,周岗平不是一般的不适应,直到对方消失在门外,才回过神来,好笑的摇摇头,也拿了手包去上班了。

梁晓红抹抹眼泪,看向林艳秋:“嫂子,我这样子还能见人吗?”

林艳秋打量打量她。就道:“在家休息一天吧,反正你这位置也不象他们。去不去的也没太大影响。”

这时候,周喜康已经拿着手包下楼。冲两人告个别,也去上班了。

转眼间,家里就剩了三名女眷。

林艳秋盯着墙上的挂钟,就有些神不守舍。

将近八点半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然后,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和周蜜康林初夏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打量打量几人脸色,林艳秋就觉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周老太太白她一眼,“我们都求到门上去了。他们好意思不答应吗?放心吧,就算周家遇到什么事儿,他们也会和周家站在一起的。

咱家老三媳妇,已经是他们荆家的孙女了,认亲仪式待会儿就举行,请了咱们院里的一堆老头老太太作鉴证,小蜜已经派车去接亲家了,等亲家来了,咱们就一起过去。”

初夏心里对林艳秋先前的做法还有疙瘩,是以。自进门后,只是笑着和对方打声招呼,就懒得说别的了。

“那就好,那就好……”梁晓红松一口气的同时。想到儿子的事儿,心又提起来,“爸。妈,刚才中康和他爸闹翻了……”

趁着梁晓红向大家讲述的过程。林艳秋来到初夏身旁,小声道:“初夏。妈有话和你说,能跟妈来卧室吗?”

“好。”对方毕竟是婆婆,哪怕心里再不乐意,初夏也不想现在就和对方闹掰,而且,她也想听听对方到底要和她说什么。

哪知她刚站起身,就被周蜜康一把拖住:“干嘛去?”

初夏一头黑线,心道,你看不到吗,是你妈找我去私聊,我能干嘛去?

“小蜜,我找初夏有点儿事。”林艳秋轻叹一声,“你相信妈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回头你可以问初夏妈和她说的什么,如果你觉得妈说的不对,以后你可以不搭理妈,行吗?”

周蜜康拉着初夏的手没松:“林初夏,我说过,没人能勉强你做任何事儿,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一切有我呢。”

林艳秋立时逞石化状——儿子,咱能给妈留点面子嘛?你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媳妇,不用听妈的,就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就行了……

被尊重的感觉,真好!初夏冲他笑笑:“我和妈一会出来,误不了正事的。”说完,拉起尚在愣怔状的林艳秋,“妈,走吧。”

到房间坐下后,林艳秋有些讪讪:“初夏,是不是不喜欢妈了?”

“有一点儿。”初夏诚实的承认。

听她这样回答,林艳秋脸上的讪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笑意:“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不过,我不敢确定,我婆婆问我的时候,我敢不敢如实回答。

初夏,你这样的性格,我真的很喜欢,而我之前对你的喜欢也不是装出来的,因为着急小蜜娶亲的确是一方面,但我对你,也真的是不讨厌,你做周家的儿媳妇,我是真的喜欢。

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虚伪,因为在今天早上,我突然改变了对你的态度,原本,我是不想解释,可是,看到你突然对我冷淡,我决定,还是把实情告诉你。

你可能知道,小蜜有四个姨,但事实上,林家是五个女儿,最小的,叫林艳如,可她在十八岁的时候,就自杀离开了这个世界。

艳如是我们五姐妹中长的最好看的,她多才多艺,唱歌朗诵都是长项,有她在的家里,永远充满了笑声。

在我父亲和母亲被打成右|派发配劳教的时候,我们家从天堂一下子陷入了地狱,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父母根本就没时间安排一切。

当时我们几个都已经结婚,我父母被抓的时候,只有艳如在身边,那个带头去抓我父母的红|卫|兵看中了艳如,就把她也给带走了。

然后……”林艳秋哽的说不下去,初夏却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结果,肯定是纯洁的女孩子被禽兽玷污,心里承受不了这个压力,就自杀了。

刹那间。她也明白林艳秋前后态度的差异是为什么。因为担心自己也步了林艳如的后尘,所以。她想着用那种办法把自己推到荆家。

“妈!”初夏一把搂住林艳如,愧疚的要命。“都是我误会您了,早上看您那样,我还觉得特别失望,觉得我把您当亲妈,您却只看中利益,都是我错了,妈,对不起!”

“傻孩子……”林艳秋边哭边拍她后背,“你比艳如长的更好看。妈……妈不想再经受一次那种劫难,成王败寇,有些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明白吗?”

初夏连连点头:“我明白。”

“傻孩子,你哪里会明白,那些人的残忍,哪是你能明白的?”林艳秋带着浓重的鼻音道,“如果周家真的有什么闪失。你就会成为他们案板上的肉。

吉萍祥萍已经嫁出去,他们不敢怎么样,于桃的娘家是本地的,加之好已经嫁给喜康两年多。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剩下的就只有你,傻孩子,你根本不知道如果没有倚仗你会有多危险。妈到了这把年纪,什么都不怕了。可你还是花一样的年纪。

你可能觉得,妈早上打量你。是因为看到你还没把自己交给小蜜才失望,其实,妈是担心他们看出来更疯狂,才失望,你个傻孩子……”

“妈……”一时之间,初夏不知说什么好,她没想到,林艳秋会直白的把想法全部和盘托出,这让她很不好意思。

“初夏,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互相坦诚,毕竟,你和妈还不了解,如果妈不说出来,这个事儿可能一直会是你心里的疙瘩。

妈原本是想着,让你慢慢的了解,可是……”林艳秋叹一声,“妈必须承认,看到小蜜对你的紧张程度,妈吃醋了,妈不想再这么和你冷淡下去,让小蜜对妈越来越冷淡。”

这倒也是个诚实的婆婆,如此说来,她的做法倒真的是可以理解。

以周蜜康的性子,在林艳秋和她冷战的时间段内,他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那么,只要林艳秋和自己冷战一天,就要和儿子冷战一天,和自己冷战还能接受,可是和儿子冷战……

不过,不管怎么说,林艳秋都是一个伟大的妈妈,她既会因为爱儿子而爱儿媳,又会真正的为儿媳考虑。

“对了,你们去荆家的时候,朱心琴没难为你吧?”林艳秋突然问道。

“没有。”初夏摇摇头,眸中带了笑意,她突然觉得,对这个城市也有归属感了。

看她这个表情,林艳秋哪还能不明白,欣慰的同时又有些吃味儿:“初夏,我可是小蜜的亲妈,那就代表着我未来的外孙和外孙女和我是有血缘关系的,而我外孙外孙女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这么算起来,咱娘俩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和你最亲的,除了你亲娘,就是我这个婆婆,朱心琴要排到我后面。”

“妈,我知道。”初夏努力忍着笑,婆婆和干妈可真不愧是欢喜冤家,当时朱心琴也是和她来了一通理论,不过,朱心琴的说法是,“初夏,我是你干妈,和你亲妈只差了一点点,我永远会把你的利益看得比小蜜的利益重,你婆婆就不一样了,她永远是向着她儿子,如果你和小蜜有点儿什么矛盾,她肯定把责任都怪你身上,所以,这样算起来,向着你亲你的是干妈,不是你婆婆,那么,林艳秋一定要排在我后面!”

林宝河和赵玉兰等人一大早就起来,等着女儿女婿前来带他们出去玩,结果,一直等到八点多,都没见着人影,俩就着急了。

以他们对女婿的了解,若不是遇到了走不开的事儿,是绝地不会失约的。

等待的过程中,他们心里那叫一个七下八下。

而且不止他们,除了林晓花和赵启艳,其他人也都慢慢焦燥起来,好在有大刚爷爷和陈奶奶压阵,时不时的劝导大家几句,才让众人的心里多少平静一点儿。

林晓花和赵启艳不急是因为他们没和周蜜康打过交道,对他不了解,娘俩理所当然的以为,有权的女婿在这种时候,当然要拿拿把。

昨天娘俩知道送他们回来的年轻军人就是团长,就是初夏的女婿时,惊的下巴和眼珠子差点儿一起掉了。

她们还猜人家是司机是勤务兵呢,倒没想到,还真的是团长!

那么年轻的团长!

为什么这种好事儿就让初夏摊上了呢?

晚上娘俩脱下脏衣服,泡到大浴缸里时,更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差距。

想她们昨天晚上还缩在草垛晨冒充抱窝鸡,今天就过上了皇帝般享受的生活,这更加坚定了林晓花一定要给女儿找个有权女婿的决心!

娘俩缩被窝里叽咕了一晚上,最终达成一致协议,要让初夏帮着找个有权的年轻的军官做女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如果不是被林晓花一再劝,年纪轻轻就做到团长的太难找,赵启艳还坚持想要找个团长或者副团长呢……

至于赵启艳和林初夏之间的条件是不是相当,娘俩一起选择了忽略,反正在娘俩心里就觉得,要不是先机被初夏占了,这会儿,嫁给团长筒子的,肯定是启艳筒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