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时针“嗒嗒……”的指向了九点,林宝河和赵玉兰是真坐不住了,“咱们去周家看看?”两口子几乎同时开口,又同时点头:“好。”

“呵呵呵……”原本也心焦的要命的赵玉山夫妇及胖婶林宝娟等人就被两口子齐刷刷的问答逗的笑起来。

“你们俩能记着怎么去周家?”以林宝河和赵玉兰不认路的程度来说,赵玉山表示怀疑。

夫妻俩对视一眼,颓然的叹气,赵玉兰是纯路痴,林宝河倒是比她强,可也不是那种绝对记路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出去溜达一趟就找不着门跑别人家去了。

突然,夫妻俩的视线齐齐投向了刘妈,不待他们说话,刘妈就苦笑:“先生,夫人,你们还是再等一会儿吧。

咱们去坐车要走一大段儿路,等到了老宅,说不准三少爷和三少夫人已经到了这边来。”

想想,也是那么回事儿,赵玉兰和林宝河只好坐回去,不过看夫妻俩绞在一起的双手就知道,心里绝对慌成一个团了。

都是有儿有女的,将心比心,当然明白两口子现在的心情,“就安下心等着吧,周家这样的人家,能有什么事儿?”顿一顿,赵玉山又安慰道,“咱们小门小户的没那么多规矩,想什么时候出门就什么时候出门,可周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哪能和咱们一样?”

罗刚顺迅速点头附和:“就是,俩孩子昨天刚回来待了一天,隔天再来。总得顾忌一下那边长辈的想法儿。”

“是啊是啊,就算为了初夏以后在周家的日子好过。也得一碗水端平了。”胖婶是绝对唯丈夫马首是瞻的。

李爱媛也道:“玉兰,宝河。是这么个理儿,小两口要是只顾娘家不顾婆家,周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不乐意。”

“要是和婆家人处不好,初夏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小周团长那么疼咱们家初夏,指定是想到这些,才这么做的,哥,嫂。你们别太急了。”林宝娟道。

听他这么一说,赵玉兰和林宝河的神色果然就好看了一些,昨天女儿女婿已经在这边待了一天,隔天再过来,肯定要顾忌一下周家长辈的想法儿,早上陪着长辈吃个饭,聊聊天也是应该的。

这么想着,夫妻俩就长舒一口气。“是我们俩”

“小姑小姑父……”见夫妻俩脸上有了笑模样儿,赵启艳赶紧凑过来。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儿,“我以前不懂事儿,总是欺负妹妹,我现在可后悔了。小姑小姑父,你们帮我在初夏面前说说好话,以后我肯定和她好好处……”

“噗!”罗晓琼没忍住。喷了,索性也就直说。“启艳大姐,你不会是也想找个军官吧?”

“这孩子。瞎说什么?”胖婶拍一把闺女,“你启艳大姐是你二婶的心头宝,哪能舍得把她嫁这么远?”说着还看向林晓花确定一句,“她二婶,我说的对吧?”

对于林晓花和初夏大伯娘勾结起来对付初夏一家的事儿,胖婶是耿耿与怀,这会儿,看出林晓花母女的意思,自是十分的鄙视。

可惜,对于林晓花这种人,哪怕听出了胖婶话里的意思,又哪会真的在意?对她来说,眼前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当即笑的跟朵花般:“她胖婶,我这人开通,真要有好人家,别说嫁这儿来,就是嫁的再远,我也乐意,孩子过的好,比啥都强,我再宝她,也不能一辈子护着她,还是嫁个好男人是正事儿。”

王美凤冷笑一声:“二舅妈,你就别打这种心思了,就你闺女那模样儿,还想嫁军官,给军官提鞋人家都嫌她指头粗好不好?”

“咱们哪里得罪你了?说话怎么这么恶毒?”林晓花皱着眉头看向赵玉英,“大姐,她可是你闺女,你就不管管她?”

“你别把我娘扯上,我说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关我娘什么关系?而且,你问问在坐的,哪个觉得赵启艳有资格嫁军官?”王美凤撇撇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王美凤!”赵启艳“嗷”的一声就冲王美凤扑过去,“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抢了初夏的婆家,抢了初夏的工作,你怎么有脸站在这儿?我要替初夏好好的教训你!”

王美凤是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虽然她已经和初夏打赌,将来她一定会过的比初夏好,可是,毕竟自己的婆家和初夏的婆家差了十万八千里,心里哪能一下子平衡下来?

偏生的,在她还没平衡下来的时候,赵启艳这个二等残废竟然也提出了和她昨天提的一样的要求,这让她有一种被人生生揭了疮疤的感觉。

她和赵启艳是一样的条件吗?

不足一米五高的大胖筒子,长的还那么丑,竟然也敢动嫁给军官的心思,太侮辱她了!

好吧,她是迁怒了,但她,实在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至于这样的表现会不会在大家面前丢脸,她还需要在意吗?经了昨天的事儿,她的脸已经丢到太平洋去了,也不差再多丢一点儿。

而且,她这么做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只要初夏一直和她保持联系,让她的婆家人高看她一眼,那么,最后谁输谁赢就没什么重要的了。

但关键是,她以前和初夏的关系太疏远了,现在,就需要她做一些事来修补俩人的关系。

她绝对相信,林宝河和赵玉兰是不喜欢赵启艳的这个要求的。

而林初夏,就更不可能答应赵启艳的这个要求。

综上两点,她给他们把这件事解决掉,丢了她的脸,却保住了林宝河赵玉兰和林初夏的脸。试想,那一家三口会不会和她的关系更进一步?

原本就是近亲。再加上她刻意为之,还有她娘赵玉英的关系。她相信,总有一天,小姨一家子,会和她亲近起来的。

既然来到大城市已经无望,那么,能在小地方过的风声水起,也是不错的。

这俩的脾性都不招人喜欢,是以,眼看着俩撕打在一起。小辈们没有一个上去拉架的,对于长辈的吆喝声,俩选择了无视。

赵玉英赵玉翠和李爱媛只好上前把俩人拉开,至于赵启艳的娘林晓花,在俩人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过来拉偏架了。

王美凤脸上多了几道血淋淋的抓痕。

赵启艳除了头发乱点儿,倒没什么。

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就觉得脸都丢尽了,在这儿的,除了他们赵家人。还有林家的亲戚啊!这俩到底有没有点儿lian耻心?

“你给我等着,王美凤,我要是让你好好的嫁了,我就不是赵启艳……”

对于赵启艳的威胁。王美凤是巴不得,她的婚事要是真的被赵启艳搅和黄了,林初夏能不帮她么?要知道。她可是为了帮林初夏才和赵启艳结仇的!

如此想着,王美凤就恶狠狠的回一句:“有本事你就搅和。有本事你就嫁到强家去!”

“好,这话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别哭!”

“就你那样的矮地炮,还有脸说这个……”

“你们俩都给我住嘴!”赵老太太瞪着表姐妹俩,“当着这么多的叔叔伯伯的面,你们还要不要脸面了?你们不要脸面,赵家还要!

你们那点心思,别当大家不知道,今天就当着大家伙的面儿,我跟你们透个实底儿,就算初夏愿意帮你们,我也不会答应!”

“我也不答应!”赵老爷子附和一句。

赵老太太继续道:“初夏能嫁到周家,那是她的机缘,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光你们俩,赵家其他的闺女小子,也别想着借初夏的名义去沾周家的光!”

“你们要是真当初夏是妹妹,想要她过好日子,就别再这么算计她……”赵老爷子重重叹一声,“你们想过没有,林家和周家的家境差了十万八千里,要是这一堆的穷亲戚,再巴过去,周家人还能瞧得上初夏吗?

你们是初夏的亲人,有没有想过她的难处?眼里就看到了她的风光,就想着沾她的光,要是真把她害的在周家待不下去,你们觉得自己沾的光,还能一直沾下去?”

“那是她笨。”赵启艳撇撇嘴,小声嘀咕一句。

“启艳,你说什么?”赵老爷子严厉的眼神瞪向赵启艳,“大点声,再说一遍。”

赵启艳瑟缩了瑟缩肩膀,不敢再吱声。

对于爷爷,她还是害怕的。

“老二!”赵老爷子看向赵启峰,“你是男人,媳妇和闺女都管不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爹……”赵玉峰一脸的羞愧,不知说什么好。

“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儿子?”赵老爷子说着忍不住推一把老太太,“你说,咱们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

“行了,大喜的日子,别找这些倒帐了,这些事,咱们回去慢慢解决,现在说的是初夏的事儿……”赵老太太挺直了身板,“我再说一遍,赵家的人,都给我老老实实的过自己的日子,谁要是敢给初夏添乱,别嫌我老婆子不讲情面!”

林宝娟的脸色就不自然起来。

儿子当兵的事儿是初夏女婿答应的,那算不算是给初夏添麻烦?

这么想着,她就扯了扯还在傻呵呵看热闹的儿子:“大江……”

“娘,咋了?”

栾青树已经明白了妻子的意思,便压低了声音对大江道:“跟爹出去一会儿。”

爷俩来到外面,栾大江挠挠脑袋:“爹,啥事儿?”

“大江,咱不当兵了,好不?”

“为什么?”栾大江脸瞬间涨的通红,“爹,我想当兵。”

“大江,赵家那边都不给初夏添麻烦,你说单单你……”栾青树叹一声,“爹也想你当兵,可是。听你赵奶那么一说,爹也觉得。初夏不容易,咱还是别给她添乱了。成不?”

“……”栾大江低垂着脑袋不说话,深知他脾气的栾青树知道,他不乐意,就叹一声,“大江,爹哪能不盼着你好?可是,你也没文化,就算是去了部队上,就是出力的。没两年,还是得回家里种地,不值当的!”

“爹是心疼工分!”栾大江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你这么想爹,那就当爹是心疼工分吧。”栾青树看着远处绵延的山脉,“爹年轻的时候,也想过当兵,可是,你奶不同意,就没去成。

当时。爹心里可难受了,可现在想想,爹要是去当了兵,就没有你娘没有你们了。爹觉得一家人在一块儿,挺好。”

“为什么爹当了兵,就没我们了?”栾大江还是第一次听自家老爹说这事儿。就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青林叔和青东叔,是和爹一块验上兵的。”

栾大江就说不出话来。青林叔和青东叔,一个少了胳膊。一个少了腿,俩当兵的时候,修路,被雷管炸的。

“没有文化,就只能干些苦活累活……”栾青树再叹一声,“要是不干苦活累活,就得走后门,对初夏不好,大江,听爹的,爹不会害你。”

“嗯。”栾大江就点了点头,“我和妹夫说,我不当兵了,我在家里种地。”

“好儿子。”栾青树揽住他肩膀拍拍,“爹就知道,你是个懂事儿的。”

父子俩再回到厅里的时候,林宝娟打量着父子俩,一脸的忐忑,她生怕,儿子和老公吵起来,想出去来着,又觉得一家子都躲出去不好,这一会儿功夫,她心里可是火烧火liao的。

“娘,我不当兵了。”栾大江就道。

林宝娟轻叹一声,没吱声。

她不想让儿子连累到侄女,可是,亲耳听到儿子这样说,心里又有些难受,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是真难做啊。

这会儿,赵家的争吵也已经平息,赵启艳蜷坐在林晓花身边,脸阴沉着。

就在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到极致的时候,门外传来停车声,林宝河和赵玉兰忽的站了起来,随之,就看到初夏和周蜜康进了院门。

“爹,娘,不好意思,遇到点事情。”周蜜康冲俩道了歉,又看向其他人,一一打招呼,随后才道,“真是对不住了,家里遇上点事,就来晚了。”

说话间,周汉亮走了进来。

周蜜康便指了指他,道:“我今天脱不开身,让汉亮陪着大家去逛逛,下午的时候,由他送大家回去。”

下午送大家回去?

要不是刚才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的一番厉喝,估计又会有人对此安排表示不满了,经了刚才的事情,大家哪怕心里有想法,嘴上却是什么都没说。

“姥姥,姥爷,爹,娘,我和你们商量点事儿。”周蜜康把赵老爷子赵老太太和林宝河赵玉兰拉到一边去,低声说话,其他人就一脸担心的往那边看。

大刚爷爷冲初夏招了招手:“夏,没事吧?”

“大刚爷爷,您和奶奶好好玩,没事的。”初夏说完,又冲一脸担心状望着周蜜康等人的众长辈道,“大舅,大舅妈,大姨,二姨……,放心吧,没什么事儿,就是当地规矩内的一些事儿,先前我们也不知道,就说好了今天一起出去玩。结果今早上起来听爷爷他们说起来才知道。”

“什么风俗?”林晓花尖着声音问道,“是你婆家人不想让我们在这边多待找的借口吧?”

“二舅妈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初夏淡淡瞄她一眼,拉着罗晓琼到了一边,“晓琼,具体的回头我和你说,反正今天,你多帮忙照看着点儿。”

罗晓琼点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

周汉亮载着大家离开后,祖宅就剩了赵玉兰两口子和赵老爷子赵老太太。

几人看着周蜜康和初夏,一脸的紧张。

周蜜康跟他们说的是,初夏要认一个大官做干爷爷,让他们也过去,因为初夏的爷爷奶奶不在,所以,请赵老爷子赵老太太一起去。

无缘无故的。怎么就要认什么干爷爷?任赵玉兰夫妻俩再老实,也感觉出事情不对来了。至于赵老爷子赵老太太,就更不用说了。

周汉亮歉意的冲四人笑笑:“姥姥姥爷。爹娘,周家的确是出事了,路上再和你们解释。”说着冲刘妈招招手。

“三少爷,有什么吩咐?”刘妈恭敬的问道。

“你把大家的行李都提前收拾好,院后停了一辆面包车,都搬到那上面去。”

刘妈应声是,心里却是讶异的要命,这也太不礼貌了吧?

“如果有人来强行收房子,不要和他们硬碰。让他们收就好。”

“三少爷……”刘妈的声音立时抖了起来,这样的事,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怎么……怎么还要来一次?

“就这样吧,你抓紧时间带着小晶收拾。”

小晶是一个年纪小些的保姆,话不多,一般都缩在厨房里。

“是!”刘妈应一声,便带着小晶上了楼。

“姥姥姥爷,爹。娘,咱们走吧。”周蜜康礼貌的伸伸手,示意长辈先行。

上了车,四位长辈神色紧张的坐那儿。大气都不敢出,刚才周蜜康吩咐保姆的话他们都有听到,若是还不知道周家出的事有多严重。就白活了。

“姥姥姥爷,爹。娘,这事我来说……”

待初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四位长辈沉默了半天没吱声。

“小蜜,初夏,就交给你了。”半晌,赵老太太道。

“姥姥,放心吧,就算我去坐牢,也一定会把初夏提前安顿好的。”

“姥爷相信,没看错你!”

“谢谢姥爷。”

“邪不胜正,小蜜,没事的。”

“姥姥,我知道。”

“老婆子,你总算说了句有用的。”

“我哪句说的没用?”

“……”

赵玉兰搂住女儿,一声没吭,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她相信缘份之说,或者,女儿命中注定就是这样的。

不管怎么说,女婿对女儿的真心她看到了,那么,是苦难,是享福,都是女儿该受着的,她不想劝什么,也不想干涉什么,但是,让她说好听的,她也说不出来。

林宝河和她的想法一样,大手将妻子女儿齐齐搂住,面色凝重。

周蜜康从后视镜瞄一眼几人,眸中多了暖色。

知道真相后,他们没有一句否定和质问,这辈子,他做的最对的事儿,就是选了这小yatou做妻子。

车子径直开到了荆家。

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和周景平夫妇,早就候在了荆家。

看到初夏一家进来,都热情的迎了过来。

双方又是一阵寒喧。

然后,周家荆家请来的证人也陆续到达。

时针指到十点半时,最后一位证人,万老爷子到达。

看到她,周老爷子激动的迎上去:“万兄,实在是太谢谢了!”

“客气什么?”万老爷子呵呵一笑,看向目瞪口呆的赵玉兰和林宝河,“小林,小赵,又见面了,怎么,不认识我了?”

“不不不……”赵玉兰赶紧道,“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您,前些日子我还和宝河说,什么时候见到您,要谢谢您呢。”

“谢我?”万老爷子挑挑眉毛,“谢什么?”

“谢谢您对初夏的教导,我们都不知道,您竟然教了她那么多东西……”

初夏硬着头皮站那儿,心里大声哀嚎,苍天啊,大地啊,肿么会这么巧啊,肿么就在这儿遇上了,万老爷子,不是说去了京城么?

没错,这位老爷子就是替初夏筒子背了一身债的老爷子,例如乐器,例如各种学科的知识,反正,只要她解释不出来从哪学的,都安到了万老爷子头上。

事实上,对于这位万老爷子,她也是一知半解。

但,从第一面见到这老爷子,她就知道对方不一般,只是,双方相处了不到两个月,老爷子就平反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的确是把自己的一些不要的物品送给了她。

而她和老爷子的交情,也就是那两个多月。

从罗晓琼的字里行间她可以确定,在此之前,本尊和万老爷子是泛泛之交,而她,是被对方的那一屋子书吸引讲究去的。

孤单的老爷子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同类爱好的,那段时间是和她聊了不少,也是因为那样,她才知道对方会的东西好多好多,是以,她也就毫无压力的安到了对方身上。

万老爷子哪知道自己身上背了那么些功劳,只当赵玉兰夫妇说的是初夏去他那看书的事儿,当即呵呵笑:“不能这么说,那段时间,小初夏也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说着冲初夏招手,“小初夏,不认识爷爷了?”

“万爷爷……”初夏如突然惊醒般,扑到万老爷子怀里,“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您,激动傻了,爷爷,您走的时候也没能请吃好吃的,现在,我能能力请了,回头,一定要请您吃好吃的,这可是咱们原先约定好的,您不能反悔。”

“好好,我等着小初夏请我吃好吃的。”万老爷子呵呵笑着看向荆老爷子,“老头,便宜你了,要是先前知道初夏是我认识的小初夏,哪还轮得到你?

这是个好孩子,你可真是赚大发了,不行,不能只让你一个赚,不如,咱俩一起给她做爷爷吧。”说着看向林宝河赵玉兰,“我也想认这yatou做孙女,你们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两口子赶紧道。笑话,在这儿出现的能有小咖吗?反正,送上门来的全接住就是了。

“这老头子,什么事都要和我争!”荆老爷子哼一声,看向周老爷子,“老周啊,多一个人疼小初夏也不错,那就一起认?”

“好好!”周老爷子喜的眉眼直放光,怎么也没想到,这位老爷子竟然和自家孙媳妇认识,那就太好了。

他毕竟经历了太多的事儿,这次周家和上次不同。低谷的时间不会太长,但是,周家的所有人都可以等,唯有初夏,是等不得的。

这下好了,有这尊大神罩着,肖玉文应该不敢对初夏怎么着。

在他看来,男爷们受点儿伤那不算什么,可小姑娘,是千万不能遇上事的。

朱心琴也从震惊中醒过来,上前将初夏拉到怀里,喜的直掉眼泪:“小初夏,你是个好福气的,干妈早就看出来了,现在果然验证的。

哎,这次是真的让你婆婆赚大发了,不过,你婆婆还不服气呢,我就说你嫁给小哲才是最好的,要是嫁咱们家来,哪能遇到肖玉文那种变态?”

“朱心琴!”林艳秋气得大喝一声,“别在我儿媳面前说我的坏话。”

“我说你的坏话了吗?我说的都是实话!”朱心琴撇撇嘴,“你敢说,这次的事儿,不是因为你们家连累到小初夏了?”

“我……我不和你胡说八道!”

“你是根本没理!”朱心琴得意的挺挺胸脯,拥着初夏来到赵玉兰面前,“妹子,以后我是初夏的干妈了,我会当她是亲女儿一样疼……”

“喂!”林艳秋打断她,“初夏认的是荆叔做干爷爷,和你有什么关系?”(未完待续。。)

ps:稍后找错字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