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早就被拿出来了!”赵启艳兀自不知的再补一句,她这会儿只觉得,能让不待见她的人倒霉,就是最开心的事儿。

能把周家的门封了,肖玉文就绝对是有本事的,有这样的人帮衬,她以后还有什么好愁的?她甚至已经看到了她在城里混的风声水起,以后回老家被巴结着的情形。

肖玉文阴沉着脸扫一圈众人,吩咐几名手下:“再去找,行李还给他们,车子,必须开回去。”随之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众人,“不是我为难你们,上面的规定,我也没办法,要怨,就怨周家吧。

以周家的本事,哪能不知道自家犯的事儿要被揭出来?这么急着把媳妇娶进门是为什么?动动你们的脑子吧……”

“肖玉文,事情不要做的太过份了!”

看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周汉亮,肖玉文讥讽的笑起来:“哟,刚才钻哪个耗子洞去了?这会儿怎么又舍得出来了?”

被小人羞辱当然愤怒,但为了尽早把大家送回去,周汉亮还是好声好气的道:“肖玉文,你好歹也是周家的女婿,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的名声着想,也不能做的太绝了,对吧?”

“我肖家人一向公私分明,我不能因为娶了周家的女儿,就无原则的为周家开绿灯,周汉亮,你可以送大家走,但是车子必须留下,要不然,我也不好交待,你不希望这事查下来,把你也给连累进去吧?”

“我的行李呢?”赵启艳上前一步,盯着周汉亮问道。

看着这张恬不知耻的大圆脸,周汉亮真想一拳头抡上去砸个稀巴烂!

他和周蜜康的关系,肖玉文当然清楚。他避开,就是不想给对方刺激,哪想到,就被这女人全给搅和了!

肖家和周家虽是姻亲,在政见上却是死敌,得了机会,能不极尽所能的打压周家吗?

肖玉文更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上次在周家丢那么大的脸的缘由就是林初夏,这会儿,又哪会让林家人舒服了?况且。能在林家人面前把周家人的脸丢光光,应该是他最乐意做的事儿了!

被周汉亮这么盯着,赵启艳就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我……我的换洗的衣服都在行李里面。”

到了这一步,立场已经没法更改,林晓花也附和女儿:“周指导。谁都想过好日子,林初夏要不是为了过好日子。也不能嫁到周家。那么,我们娘俩想过好日子,也不能说我们错,我们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您总不能让我们就这么留在这边儿。”

“小周指导,我们去坐火车离开也是一样的。”赵老爷子看出周汉亮的为难。便道,至于二儿媳妇和孙女,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种为了个人利益,可以把一家人架火上烤的。他要是再让他们进赵家的门,他就不姓赵!

若二儿子舍不下她们,就让二儿子随她们一起走吧,反正,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们。

“好,一会我陪你们去买票。”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这样了,要是一直在这儿理论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周汉亮便带带头往停车方向走去,“大家跟我去拿行李吧。”

车子不是他周汉亮个人的,如果他强行开走,遭殃的只会是周家和许正鸿,退一步,海阔天空,所以,他退了。

这也正是这么些年他能和周蜜康搭裆的原因,刚柔并济,所向无敌。

“周汉亮,我要是你,就找个地洞钻进去,周蜜康应该是让你把他们送回去的吧?你呢,先是自己躲起来,现在又这么没种,啧啧啧……”

对于肖玉文的嘲讽,周汉亮完全装作听不到。

如果初夏在,肯定会纳闷,为什么面对肖玉文这样的言语刺激,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说白了,还是年代后遗症,哪怕象张小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个时候也知道,忍一时,风平浪静。

实则,大家的心里,都快气炸了,可是,又能怎么办?他们要是真敢言语冲撞或者动手,倒正好如了对方的意了,把他们也一起抓进去,自顾不暇的周家人再去为他们操心,那他们可真就是来添乱的了。

当然,部分人心里也在生周家的气,既然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一天,为什么一定要把初夏拉进火坑呢?

他们怕以后娶不上媳妇了,就这样骗人,太不厚道了!

在肖玉文的单方面极尽所能的讽刺中,众人来到了停在叶家屋后的大面包前,周蜜康打开车门,大家便上车取东西。

肖玉文站在车下,一脸的得意。

能让周蜜康在岳家面前出这种大丑,他真真是太开心了,哼,敢欺负他,他会让他一点点的尝到,被欺负到死的感觉!

“怎么回事儿?”叶老爷子开门走了出来,看到这闹哄哄的一片,便皱着眉头问道。

肖玉文回头看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叶爷爷,您好,您老身体好啊?”

“我挺好,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叶老爷子皱眉指着一众人等问道。

“叶爷爷,您好。”周汉亮走了过来,苦笑,“我要送大家回老家,肖玉文来收车,没办法,我带大家去坐火车。”

叶老爷子就看向肖玉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这话听说过吧?”

肖玉文嘿嘿笑着:“老爷子,您说的是,您教训的是,可是,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上头的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您就别难为我了。”

“汉亮,你带大家在这等会儿,我去打个电话。”叶老爷子冲肖玉文冷哼一声,“车,你先别开走,我来沟通。”

“哟,老爷子,您可真是好心胸,周蜜康的岳家,您也要帮,真是让人佩服。”肖玉文怪声怪调的道。

叶老爷子嫌恶的瞄他一眼,道:“你倒真是老肖家的种。”

“那是,我必须是老肖家的种,我们家可没有通敌叛国的。”肖玉文说着沉了脸,吩咐手下的几个人,“看他们把东西拿下来了,就赶紧走。”

叶老爷子回过头冷冷的扫他一眼,转身进了院子。

肖玉文就撇撇嘴:“当自己是老太爷呢?我呸!”

“大哥,我们坐哪辆车?”赵启艳背着她的绿书包走了过来,看着大家手提包袱肩背包,一个个象逃荒的从车上下来,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肖玉文就道:“随便,三辆车,你愿意坐哪辆坐哪辆。”

“我能跟大哥坐一辆车吗?”

肖玉文眉头微微一皱,刚想拒绝,就见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不远处,车上最先下来的,竟然是林初夏,他脸上立时挂上了笑容,眸色温润的看向赵启艳:“好,想坐哪辆坐哪辆。”

“谢谢大哥!”赵启艳羞的小脸通红通红的。

人说十八无丑女,这话真的是有一定道理的。

赵启艳长的是真不怎么样,个矮,五官平庸,但是年纪摆这儿,露出这副羞态的时候,竟也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不,跟在肖玉文身旁的一名男子,就看呆了眼。

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迎面走过来的女孩儿时,就更呆了。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过来的,当然是初夏。

而陪她一起来的,则是荆老爷子和万老爷子以及荆哲,现在缀在她身后的,就是荆哲。

为了不给周家不给初夏带来麻烦,赵玉兰和林宝河一直是随在大家伙中间,肖玉文让干嘛就干嘛,现在看到女儿,俩人心里齐齐涌上恐惧。

他们已经看出来,这个带头的男人,应该是在针对他们女儿,否则,不可能这样对他们,更不可能如此拉拢赵启艳母女。

他是在用这种办法羞辱初夏,羞辱周家,让周家对初夏心生厌恶!

毕竟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这个时代的某些烙印性的东西,并没有概念,是以,初夏看到肖玉文得意的站那儿的时候,丁点儿忐忑都没有。

当然,这和她身后跟着的两名重量级的老爷子也有一定的关系,别看荆老爷子平时跟个老顽童似的,这会儿,气场却是强大的不得了,一点儿都不比万老爷子逊色。

“爹,娘,姥姥,姥爷……”初夏看也没看肖玉文,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去,上前对着长辈们一一打着招呼,而荆老爷子则冲周汉亮招招手,“小周,这次就劳烦你了,把大家平平安安的送回去,等你返回来,爷爷给你接风。”

“是,荆爷爷!”周汉亮哪能不明白荆老爷子的意思,眸中立时添了喜色,他不认识万老爷子,但却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绝对不会低了,而且,还是和荆老爷子一样,是肖家不能制衡的人物,否则,他这会儿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他在心里长长舒一口气,老大果然是老大,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却还是一一安排好了。

“荆爷爷,您这样不太好吧?”肖玉文见荆老爷子一过来,就做了这样的决定,哪能乐意了,肖家是不能动荆家,但,对方也没资格这样下肖家的面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