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果子哥,我家是穷,可我不想用这种方式改变命运,这样做,对他的妻子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

“果子哥,你知道每天对着不喜欢的人装笑的感觉吗?我常常会自己把自己恶心的想吐!”

“果子哥,我不是不想反抗,可我不敢,我爸要是坐了牢,我们那个家,就要散了。”

“果子哥……”

回到病房后,成果耳边总是回荡着李小如先前和他说过的话,还有她黯然垂下脑袋去的场景,如放电影般,一遍遍的在他眼前闪现。

她失望了……

她对他失望了……

是啊,不管她妈是不是和肖兵起有不正当的来往,都和她没有关系,她的眼神告诉他,她没有骗他!

扫一眼低头忙碌的荆哲,成果握了握拳头,不能用这种事儿烦老师,他还是用他唯一能做到的办法吧!

小如不错的。而且,他是说过,要娶她的。已经辜负了她一次,不能再眼睁睁的看她羊入虎口了!

坐在对面的吴静波一直在观察成果,见他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狠攥拳头的,再联想到他先前的表现,眉头就微微皱起来。

想了想,她冲他招招手,转身往外走去。

成果起身,轻手轻脚的跟了出去。

俩人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荆哲,不过。他却误会成了俩小年轻在眉来眼去,便笑着摇摇头。继续忙自己的。

“喂,你不会是傻到要去揍那男的吧?”一出了门。吴静波便压低声音道。

“我没那么傻,要是揍了他,我完了,老师也要受牵连,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不会连累老师的,你放心吧。”

“什么办法?”吴静波追问道。

“我要和她结婚,只要她结婚了,肖玉文就不能打她主意了。”

沉默一会儿。吴静波点头:“算起来,这好象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了,不过,你想过没有,要是她的领导不批准她结婚,你们怎么办?”

成果苦恼的挠了挠脑袋:“暂时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先试试看再说了。”

“不是我泼你冷水,要是她领导有意让她和他儿子在一起,她现在打结婚报告。根本就是自己送上门去。”

成果脸一下子黑了,可不是么,结婚报告一打,不正好逼得肖家父子加快脚步生米煮成熟饭吗?要真是那样。小如就只能嫁给肖玉文了。

“他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吧?”成果有些侥幸的道。

吴静波没吱声,不过看她神色就知道,她在笑话成果这想法过于白痴了。

“小师妹。你有好办法吗?”成果讨好的笑着,“看小师妹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有办法的。对吧?”

“看在你对你家青梅竹马有情有义的份上,她的结婚报告,我让我叔叔帮忙吧,你先去找她商量这事儿,要是定下来了,就把她工作单位和详细资料给我。”略一顿,吴静波补充一句,“今晚是我表妹生日,我正好要过去。”

以这些日子的观察,成果知道吴静波不是随便乱承诺的人,她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能办到,但,他不能因为自己,而自私的让旁人遭到报复。

“师妹,你这么帮忙,我特别感谢,但是,我得先和你说说小如惹到的那人是谁……”

成果详细的把肖兵起和肖玉文父子介绍了一遍,着重突出了父子俩的无节操和睚眦必报。

“师兄……”吴静波唇角绽出一丝笑意,“你是个好人。”

她一向都是清冷的,此时却温暖浓烈如一朵开的炽烈的向阳花,那么的光彩照人……

“师兄……,成师兄……”

被唤过神来的成果一脸不好意思,嗑嗑巴巴的道:“对不起,我……我失态了,师妹,你笑起来……太好看了。”

吴静波眸中笑意就更深了起来:“不怕让你家青梅竹马听到生气?”

成果就不好意思的挠脑袋。

“师兄,说实话,你爱她吗?”犹豫一下,吴静波问道。

“不知道。”成果摇摇头,“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小孩儿都喜欢跟在我后面玩,后来大一些,有了男女之防的意识,就不会再象小时候一样天天混在一起,但几家大人时常聚一起吃饭,我们便也常常跟着相聚。

过了那一段特别别扭的日子,大家又常常在一起玩,不过不再象小时候那样疯闹,而是一起看看书,聊一些自我感觉象大人的话题。

再后来,我爸妈出事儿,我们一家被迫搬离了那儿,以后就再也没见了,今天见到小如,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只是,我没想到,我们一见面,就要面临这样的问题,但是我要不这么做,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心安的。”

“那我问你,你有对女孩子心动过吗?”吴静波问道。

成果的脑中,猛然就浮现刚才的感觉,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说出来,便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只要你没有心动的女孩子,不管你对你家青梅竹马是不是动心,只要经常在一起,感觉就可以培养起来,再说了,你们有从小一起玩大的感情基础,朋友情,兄妹情,化为夫妻情,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好了,赶紧去找你的小青梅吧,我先回办公室了。”

目送着吴静波的身影消失,敛去眸中那一丝失落,成果往肖玉文住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轻叩两声,“请进!”熟悉的声音响起,他的心里就是一紧,推开房门,冲笑吟吟向门口张望的李小如招招手,便退了出去。

李小如强忍着心中的惊慌,冲一脸疑问看着她的肖玉文笑笑:“肖哥,是我哥,我出去一下。”

肖玉文就道:“是大舅哥啊,那我得好好表现。”说着就要下床,李小如赶紧拦住他,“我哥挺老实的,可能找我有事,你这样出去,会吓着他的。”

“你哥是当医生的?”肖玉文眉头拧起来,“没听你说过啊。”

“我哥是在医院打杂的,只是穿了个白大褂。”李小如说着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听话,乖乖在床上躺着,我一会就回来。”

“那你快点儿。”肖玉文说完又一把拉住她手,“亲我一下,亲我一下就让你去,要不不准去。”

李小如脸憋的通红,她知道,成果就在门口站着,透过门缝,可以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让她当着自己意中人的面做这事儿,她实在做不出!

正纠结间,房门猛的被拉开,成果一张不耐烦的脸闪进来:“小如,快点儿。”

肖玉文眉头一皱,随之又换上笑脸儿:“大舅哥,有事进来说吧,我也不是外人。”

生怕成果说出实情,李小如急的一个劲儿的冲他使眼色,嘴里则柔声道:“肖哥,您先自己待会儿,我哥打小脾气不好,让他气着您就不合适了。”

肖玉文半信半疑的打量着成果:“小如,他真是你哥?怎么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而且和你爸你妈也不像。”

“哥哥哪有乱认的?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肖哥又不是不知道。”李小如小声嗔道。

肖玉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吧,快去快回。”

李小如帮他倒一杯水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才转身出了门。

“哥,你找我什么事儿?”

听着李小如远远传来的声音,肖玉文拧着的眉才算松开,却仍是有些不放心,就下了床,来到门口伸出半个脑袋往外瞄,却见李小如跟在那个男人身后拐下了楼梯,犹豫一下,他追了过去。

吴静波回办公室后,荆哲抬头看她一眼,问道:“成果呢?”

“他去看朋友了,一会就回来。”

“什么朋友?”荆哲放下笔,“这一天,光忙活着见朋友了,他什么时候朋友这么多了?”

“是他的青梅竹马,俩人好几年没见了,又遇上了,那女孩遇上了点困难,他想帮她。”

“噢。”荆哲点了点头,对于这种**的事情,他没兴趣,问,只是尽职责,毕竟他是成果的导师,总不能对徒弟的去向不闻不问吧?

“我去宋主任那儿一趟,要是有事,你就拨她房间的分机找我。”说话间,荆哲已经到了门口。

吴静波恭敬的应一声,视线凝在身影消失的门口好长时间,才转过头,轻叹一声,脑袋搁在书上,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钢笔。

少女的心思,谁能懂?

宋主任在一楼办公,荆哲走到楼梯口,和猛然拐过来的一个身影差点儿撞在一起,他赶紧后退一步,待看清对方,脸立时拉了下去。

肖玉文看到他,也吓得打了个哆嗦,并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巴。

“胆挺肥嘛……”荆哲玩味的看着他,“你不怕等你把牙镶上,我再给你打没了?”

“荆哲,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要是敢再撒泼,我不会饶了你的。”肖玉文色厉内荏的说完,拔腿就往病房跑,那感觉生怕慢了一步,就会再次被荆哲把牙给砸没了——临时牙也是牙~(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