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家。

肖兵起推一把还在恋恋不舍盯着儿子卧室发愣的妻子:“行了,快走吧,妈还在家等着你呢。”

“老肖,我想看看玉文再走,好几天没见到他了,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就让我看他一眼,好不好?”卢玉娥一脸的可怜巴巴,丈夫不告诉她儿子住在哪家医院,更不准她打听,原本在这儿住着也就罢了,现在要离开,她心里是真不是滋味儿。

“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他这件事牵涉的比较敏感,家人不能探望,连爱萍都不能去,你添的什么乱?”肖兵起不耐烦的摆摆手,“我还忙着呢,别磨蹭了。”

一辈子顺从丈夫的卢玉娥便不敢再说,低垂着脑袋往外走两步,又回头住住刘玲美:“妹子,这边就麻烦你了,他们父子俩都拜托给你和爱萍了。”

刘玲美抓住她手拍拍:“嫂子你放心,反正我暂时也没什么事儿,等你回来,我再搬出去,这段时间,就交给我了。”

看到肖兵起眉头皱了起来,卢玉娥吓得赶紧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回头冲刘玲美感激的笑笑:“谢谢妹子了。”

“应该的应该的。”刘玲美道。

周爱萍听着她妈这话,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她妈怎么就应该了?照顾女婿和女婿的老爹,怎么就应该了?

“快走吧!”肖兵起推了卢玉娥一把,“以前没你在这边,我们也过的挺好。你把爹娘照顾好比什么都强。”

“老肖,我会照顾好爹娘的。你放心吧!”卢玉娥如领了命战士般郑重表态道。

肖兵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上车。

待车子徐徐离去。刘玲美一下子就觉得轻松起来,笑着看向肖兵起:“主任,中午在家吃饭吧?”

“好。”肖兵起应一声,带头进了家门。

吃过饭后,他一句话没说,便去了书房。

看出他心情不好,刘玲美只当他是因为卢玉娥离去的原因,就有些微微的吃醋,和女儿周爱萍说话也有些心不在蔫。

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周爱萍就站起身来:“妈,你困了就去睡会儿吧,我约了方晴一起去理发,玉文再过个两三天就能回来了,我今天剪了长两天还能好看点儿。”

“去吧。”刘玲美巴不得女儿赶紧离开,就伤势再打个哈欠,“别剪的太短,不好看。”

“我知道。”周爱萍抓起包出了门。

刘玲美吩咐保姆:“你也去休息会儿吧,这儿有我呢。”

“是。”保姆是很赶眼色的。顺从的去了自己卧室。

所有障碍都扫清,刘玲美便大摇大摆的走到书房外,轻叩房门:“肖哥,是我。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

“肖哥……”见肖兵起的脸色有些憔悴,刘玲美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有些酸溜溜的道。“嫂子回去您舍不得是吧?要不,让嫂子回去。来帮忙照顾肖阿姨?”

“不是。”肖兵起摆摆手,“你误会了。是工作上的事儿。”

“唉!”刘玲美就叹一声,“肖哥,你也不是铁打的,哪能那么拼命?”说着自动转到肖兵起身后帮他按揉,“瞧您这肩膀硬的,这能舒服了吗?”

肖兵起手往上探,fu在刘玲美的手上拍拍:“还是你了解我,哪像卢玉娥,只知道傻八唧的干活,一句关心的话都不会说。”

“呵呵……”刘玲美娇笑起来,“听肖哥这么说,我是又开心又不好意思,哪能拿我和嫂子比呢?”

“她是什么嫂子。”肖兵起一把将她扯到身前,直视着她,“小美,咱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不想和你打哑谜,我喜欢你,你呢?喜欢我吗?”

虽是一直打的这个谱,可是被肖兵起这么**裸的问出来,刘玲美还是红了脸,眼神闪烁一会儿,终是点点头:“嗯。”

“那还等什么?”肖兵起站起身把她推到了书房的小床上,眼神灼灼的看着她,“你这么好的女人,要有男人疼才对。”

咬了咬唇,刘玲美问道:“肖哥,你能娶我吗?”

“能是能,只是,我们要是在一起,俩孩子怎么办?”

刘玲美轻叹一声:“肖哥是不是觉得我自私到连女儿的幸福都不管不顾?其实啊,我是早就知道了玉文不喜欢爱萍,这两年,更是经常一两个月不碰爱萍,再这么耽搁下去,爱萍这辈子,就完了。”

“你想让他们离婚?”

“肖哥有更好的办法吗?”刘玲美直直盯着肖兵起,“卢玉娥相信玉文住院家属不能探望,我可不信,爱萍是明知道不敢问,肖哥,玉文身边有别的女孩子照顾他,对不对?”

“果然什么都骗不过你……”肖兵起轻笑着开始解刘玲美的衣衫,都是四十几岁的人,对这种事儿,哪会像谈恋爱的年轻男女那样推推拒拒,俩人早就有些心照不宣,这会儿得了机会,哪还舍得浪费时间。

**过后,刘玲美一脸满足的闭着眼睛:“肖哥,这辈子,你可要对我好,我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跟着你,要是你不娶我,我可就没法儿活了……”

听着刘玲美的唠唠叨叨,肖兵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这几天,他没盼来满有把握的绝对性胜利,反而盼来了风雨欲来的感觉,万一……,他这么急着把卢玉娥打发回去,把刘玲美搞到手,就是想要给周岗平戴绿帽子,要周家人脸上没光!娶她?做梦吧!

可惜周蜜康的那个小媳妇被万老头给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了,要不然,他还真想让自家儿子也过过瘾,那样,可就真是两全其美了!

“咚咚咚……”

书房门突然被重重敲响,并伴着含糊不清的喊“爸”声。

肖兵起思绪猛的被拉回,赶紧起身去插门销,刘玲美也慌了,虽说这事儿计划了好久,想了好久,可是肖玉文毕竟是她女婿,被撞上,脸往哪儿放?

肖兵起的裤子原本就褪了一条腿儿,这会一急,“咚”的一下子就把自己给绊倒了,刘玲美也顾不上拉他,急忙慌的往身上套衣服,结果,刚把毛衣套到一半,就听到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

“一……一门……”

看着屋子里半**的俩人,肖玉文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嘴里的牙又没了,还没来得及装,说起话来就含混的要命。

“关上门!”肖兵起喝斥一声,赶紧返回床边穿衣服,这会儿功夫,刘玲美已经穿戴整齐,脸红的像块大红布,伫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你出去吧。”肖兵起道。

刘玲美如蒙大赦,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出了书房。

“你这是又怎么了?”看着儿子又肿成了猪头的模样儿,肖兵起眉头紧紧皱起来,“这次是谁下的手?”

“惊蜇。”

“到底怎么回事儿?”肖兵起说着挥挥手,“算了,你先去把牙装上。”

十分钟后,肖玉文再次返回来,质问道:“爸,你怎么和我岳母搞到一起了,您这可真是荤素不忌了!”

“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肖兵起瞪一眼儿子,“你老子做事还不需要你来教训,赶紧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小如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叫成果,是荆哲的徒弟,荆哲带着俩徒弟去给她找场子,正好……”顿一顿,肖玉文道,“正好我也想做爸刚才做的事儿,被抓了个正着,他就把我给揍成这样了,关键……”肖玉文苦着脸指了指自己的裆部,“他那个女徒弟,把我这儿给踩了,现在疼的要死,我怕再不治,爸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那你还跑回来干什么?”肖兵起急的拉起他就往外走。

“荆哲不让我在401,去别的医院,没爸安排我怎么去?”

“你们……”见肖家父子急匆匆的往外走,刘玲美赶紧追上来,“你们要去哪儿?”

“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了。”肖东起扫她一眼,“我回来的时候,你必须从这间屋子里消失。”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肖玉文出了门。

“你……你提上裤子不认帐?”刘玲美气的脸都白了,她这正幻想着要做肖家的女主人呢,可倒好,竟然要把她扫地出门了?

敢情,这些日子对她好就是为了这一次?

她是那么好惹的吗?她偏就不走,看他能怎么着她!

保姆扫一眼气哼哼的刘玲美:“需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

“滚!”刘玲美瞪她一眼,“这儿什么时候轮着你说话了?”

“先生让你赶紧走,对不起,我不能留你在这儿。”保姆说着一把拉起她,“赶紧去收拾东西,要不然,我就这样把你赶出去了。”

“你……”刘玲美指着她手直抖,“你再说一遍试试?”

保姆无畏的盯着她:“赶紧收拾东西走,要不然,我就这样把你赶出去。”

“反了反了……”想到肖兵起刚才的态度,刘玲美略略软了语气,“不管怎么说,我女儿是肖家的媳妇,你只是肖家的保姆,你不希望,失去这份工作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