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的人物排序有点差错,暖已经修改了,亲们可以回头再看一看。

--------------------------------------------------------------

“要不是你勾引肖玉文,七妹能和你翻脸吗?”周楠萍一脸不屑的盯着初夏,“当着大家的面勾引肖玉文,你不是傻瓜是什么?”

是非黑白颠倒到这个程度,还真是让她开了眼界了!“周爱萍和你说的?说我当着大家的面勾引肖玉文?”初夏瞪大眼睛盯着周楠萍问道。

“七妹和三婶都这么说的……”周楠萍撇撇嘴,“三哥是咱们家最有出息的孩子,长辈们对他当然就偏心多一些。

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把你的错掩住,把三婶和七妹赶出周家,反正,我就是看不惯,看不惯他们总是以利益做为衡量的标准!”

“你果然是傻子。”初夏郑重其事的下结论,“周楠萍,我现在非常肯定以及确定,你真的真的是傻子!还是超级超级傻却自以为聪明的那种.”

“你……”周楠萍挑挑眉头,“再傻也没你傻。”

“在你心里,肖玉文是不是比周蜜康强?”初夏问道。

“当然。”周楠萍肯定的点头,“现在的一切不正说明了这个吗,这还需要问吗?”

“二姐,和这种傻子,没法沟通。”初夏可怜巴巴的看向周吉萍。“奶奶到底想让我和这个二傻子说什么,你直接告诉我吧。”

“你……你说谁是二傻子?”周楠萍眸中满是愤怒的盯着初夏。“不要以为你是我嫂子,就可以欺负我!”

“二姐。我下去了,这二傻子,还是留给你吧。”初夏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关门前,还没忘了回头冲周楠萍做个鬼脸。

“她……”周楠萍指着门口,气得浑身打哆嗦,“你就任由她这么作践我也不管?”

“楠楠……”周吉萍叹一声,拉住了周楠萍的手,“奶奶是什么意思。你明白吧?”

“我……”顿一会儿,周楠萍点点头,“我承认,她不像七妹说的那种女孩子,我也知道,有些事七妹可能加了个人情绪,但是,她们家配不上咱们家,是事实。她们家沾了咱们家的光也是事实,肖家对付咱们家有她的原因,也是事实。”

“以前,林家可能是配不上周家。但是,现在呢?初夏是万老爷子和荆老爷子的干孙女,哪点配不上?”

“周家。难道就这么……”后面的俩字,周楠萍怎么也说不出来。她小的时候,被寄养在农户家。对此,她一直是心生怨言的,凭什么哥哥比她大可以生活在城市,而她,却要被送去农村?

哥哥是大学生,而她,却是个连初中都没上的半文盲,要不是因为这个,她又怎么会赌气嫁到方家?

方家是书香门第她就是想让大家看看,她没有文化,照样可以嫁有文化的人家。

她选择方家的时候,方家还戴着臭老九的帽子,为此,父母都反对,她就觉得特别好笑,把她扔到农村不管,她嫁人反倒要管?

以为她不知道么,他们是想着用她来缔结政治利益的纽带,她偏生就不让他们如意,因此,最终,她以死相逼嫁到了方家……

……

初夏嘟着嘴走下楼梯,径直坐到周老太太身旁:“奶奶,我和周楠萍玩不到一起。”

“玩不到一起就玩不到一起吧……”周老太太宠溺的摸摸她脑袋,“楠楠给你受委屈了?”

“反正她不喜欢我,而且……”初夏扫一眼梁晓红,住了嘴,当着人家妈的面靠小状,是不地道的。

梁晓红赶紧道:“初夏,你说吧,我不介意。”

犹豫一下,初夏就道:“好吧,我照实说,没有任何针对性,二婶,您可不能因为我说了就生我的气。”

“你二婶不是那样的人,说吧。”周老太太道。

“周楠萍对周家的了解好像有些欠缺,她竟然觉得肖家比周家厉害,肖玉文比周蜜康厉害。

咱们家小蜜,虽然脾气大点儿,但能力和人品,那绝对是杠杠的,拿肖玉文做比较,太侮辱咱们家小蜜了!”

周老太太呵呵笑着点头:“嗯,初夏说的对,这样比较,的确是侮辱了咱们家小蜜。”

林艳秋和周月平、梁晓嘴角就直犯抽抽,听某人说“咱们家小蜜”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周华康笑嘻嘻的看向初夏:“三嫂,见到三哥后,你能不能把今天说的话跟他学一遍?”

“你以为我不敢喊他小蜜?”初夏挑挑眉,一脸得意的小模样儿,“我还真不敢当着他的面喊。”

“噗!”周华康忍不住就喷了,“三嫂,你不敢喊,怎么还那么得意?”

“背着他敢喊,我就是勇敢的!”初夏挑眉看着周华康,“你敢吗?”

想到周蜜康的大力无敌,周华康缩了缩脖子:“不敢!”随之一拍脑门,“对了,有件事我忘记说了,周中康前天结婚了,娶的是梅一桐的妹妹梅小凤。”

“随他去吧。”周老太太叹一声,“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随他去吧。”

梁晓红眼圈就有些红,周家三兄弟的孩子,大哥家的四个都还算省心,老三那边,爱萍不省心,华康却是个省心的,只有她这边,没一个是省心的。

当年她和丈夫被下放,顾不了孩子,只能把一儿一女交给娘家人扶养,她是偏心了一些,把儿子留在了城里的弟弟家,女儿留在了乡下的父母家,原本以为,儿子能出息些,结果,出息倒是出息了,性子却清冷无情到了极致。

现在想来,儿子早先就和梅家有瓜葛了,却一直瞒着他们,看来他和家里翻脸,也是早有计划的,否则,这样敏感的时期,他如何娶梅家的女儿?

“我想要不和你们说来着,可是这事儿,瞒着你们,好像也不太好。”感觉到气氛的压抑,周华康就忐忑的解释道。

“你做的对。”周老太太冲他点点头,“你不说,从别人嘴里知道,周家的脸还真就没地方搁了。”

“听说梅家不怎么同意俩人结婚,梅小凤从家里提着行李出来,住到了五哥的宿舍,晚上,请同学吃了顿饭,就算是结婚了。”周华康打量打量梁晓红的神色,道,“我也去了,看得出,五哥还是挺开心的。”

周老太太看向梁晓红:“晓红,明天去看看中康,那孩子小时候吃了太多苦,才会变成这么个性子,不能只怪孩子。”

梁晓红惊喜的看向周老太太:“妈,我真的可以去?”

“当然!”周老太太叹一声,看向一脸迷糊状的初夏,“你也是周家的一份子了,有些事,也没必要背讳你。

咱们家,当年遇过一次事儿,不只是你爸妈你二叔三叔他们,包括我和你爷爷也都被散到各地去改造,家里的孩子们,就根本照顾不到。

你婆婆的娘家,没受到冲击,家境也不错,喜康他们四个,就一直待在林家生活,直到你公公婆婆回来才接回自己家。

这四个孩子,被他们的姥姥姥爷教导的非常好,所以,是最省心的四个,你二叔家,自然是把孩子放到了你二婶的娘家。

你二婶的娘家在乡下,家里有个弟弟考上大学分配在了城市里,你二婶就把中康放在了弟弟家,把楠萍放在了乡下的娘家。

你三叔那边,爱萍和华康都被放到了刘家,不过,一个是跟着小姨,一个是跟着小姑。”

周老太太这么一说,初夏脑子里那一团浆糊总算是散开了,难怪周家的第二代性格都不错,第三代,却是性格迥异到极致,原来,是各自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受不同的人影响,才造成了这种后果。同时,她也明白了周老太太对小辈们宽容的缘由,只是,这是独属于那个时代的一个特殊情况,能怨谁呢?

虽然有些事情她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但,基本也明白个差不多了,寄养的孩子,自然会敏感一些,不过,她可不是来做冤大头的,她从二十一世纪的小康之家一下子被发送到二十世纪的贫困户,她还敏感着呢!

得了周老太太的特许,梁晓红便回房收拾东西去了,明天见新媳妇,她还是很激动的。

上去没一会儿,她又跑了下来,吭吭哧哧的问林艳秋,能不能陪她一起去会会儿子和儿媳。

林艳秋就看向周老太太。

周老太太径直看向梁晓红:“除了你,别人都不能去,这个时候,周家的情况太敏感了。”

“妈,我知道了。”梁晓红歉意的冲林艳秋笑笑,蔫蔫的上了楼,一个人去看儿媳妇,她好没底气的说。

这会儿功夫,周老爷子已经给俩儿子一个孙子一个女婿开完小会,看几人的脸色,都比进去的时候轻松了许多。

“有什么好事儿?”周老太太就问道。

“我决定了,为周家争一条活路。”周老爷子如释重负的呼一口气,“决定真下了,担子也就一下子卸下来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