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你应该知道他想怎么对付我吧?”

初夏这句话落下,赵启艳眼神不自然的闪闪,随之心虚的梗起脖子:“他怎么对你,我哪知道?我只负责带你来这儿,其他的,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初夏淡淡应一声,“他答应了你什么条件?”

肖玉文上前一步,阴沉的脸上挂着一丝扭曲的笑意:“这个我来告诉你,只要她肯把你骗出来,她和她母亲,就可以得到一份工作,一份服务员的工作,而不是洗衣工和厕所工。”

“就为了这个,你出卖我?”初夏定定看着赵启艳,“或者,你天生就是冷血的,不管怎么说,我和你也是有着血亲关系的表姐妹,这么做,你就一点儿亏心的感觉都没有?”

“我有什么好亏心的?你嫁到好人家,却一点都不想帮我的时候,有觉得亏心吗?”赵启艳冷哼一声,“你不这么说我还不生气,林初夏,你落得今天是活该倒霉!”

“你倒还真的是为了攀高枝什么都可以不要。”初夏无语的撇撇嘴,就见站在门口的俩人,开始收拾挡板,肖玉文看向她的目光,也越来越让她难以接受……,她的视线再次转向赵启艳,就见对方正有些幸灾乐祸的盯着她,视线瑟她对接时,得意的挑眉笑了笑。

很好!初夏唇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她终于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了。

“肖玉文,你把大门关上干什么?”伴随着问询声。梅一桐一脸不悦的走了进来,“害得我转到后面才走进来。”

看到梅一桐。肖玉文脸色明显变了变,想到对方的背景。又挤上一丝笑意,“梅公子,您怎么来这儿了?”

“正好走到这边,想要过来拿点吃的,结果,就发现关门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就赶紧从后面转了过来。”梅一桐说着指了指初夏,“她怎么在这儿?”

“梅公子也认识她?”

“当然。周蜜康的新媳妇嘛,我怎么会不认识?”梅一桐说着一屁股坐在柜台上,冲肖玉文笑笑,“怎么,你想吃独食?”

“没有,梅公子误会了。”肖玉文讨好的笑着,“本来,我是想把她控制了,再通知梅公子的。没想到,就赶巧了。”

梅一桐挑挑眉头:“真的吗?”

“当然真的!”肖玉文举手做发誓状,“我要是撒谎,让我不得好死。”

梅一桐就摆摆手:“咱们。不信那些个,玉文,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你过来一下。”

肖玉文就赶紧上前。

梅一桐再冲他招招手。示意他离的再近一些。

肖玉文看看俩人的距离,只好把脑袋往梅一桐的方向凑了凑。“哎哟!”下一秒钟。他便疼的尖叫起来。

“嘘……”梅一桐揪着他的耳朵,把他脑袋拉到自己面前,压低了声音道,“如果我不来,你打算怎么做,说来听听。”

“梅公子……”肖玉文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他家的背景和梅家的确是没法儿比,但是,他爹现在也是首长面前的红人,他怎么可以这样待他?两家是共乘一船的渡客,他凭什么就做出一副子高人一等的姿态?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后到底是肖家占上风还是梅家占上风,谁说的准的事儿?哼,如果有一天,这一桶煤落到自己手里,定也让他尝尝现在的这种滋味儿!

肖玉文心里诽腹着,嘴上却在一个劲儿的讨饶:“梅公子,您轻点,您轻点,我耳朵疼。”

“回答我的问题。”梅一桐揪在他耳朵上的手更用力了一些。

“我想把她送给梅公子,羞辱羞辱周蜜康。”肖玉文说完再强调一遍,“我说的是真的,我刚才说的就是真的,我绝对不敢骗公子您。”

“是让我羞辱还是你羞辱?”梅一桐另一只手在他腮颊上用力拍拍,“我梅一桐什么时候做过你说的那等事儿?你自己龌龊却想把我拖下水,你安的什么心?

肖玉文,你知道我梅一桐平生最恨的是什么吗?就是你现在做的这些,自己没本事找周蜜康算帐,拿他的女人出气,你他妈是男人吗?”说着看向门口蠢蠢欲动的俩男人,“你们是不是想过来对付我?来吧,有本事你们就来,到时候,你们就会明白,到底是梅家能在a市吃的开,还是肖家能在a市吃的开!”

“不是不是,梅公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是啊是啊,梅公子,我们听您的,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其实,我们之前只是敢怒不敢言。”

“是这么回事儿,我们也看不惯他用这种办法欺负一个弱女子,可是,我们没办法啊,要是我们不听他的,他就要让我们一家子没工作,哎,一家老小都要吃饭,我们能怎么办?”

“梅公子,您是最通情理的了,我们就一直盼着您能及时出现呢,想不到,您就出现了。”

“……”

听着俩人嘴上抹了油般为息开脱把他拉进坑里,肖玉文的脸都气黑了,这俩人,平时可是口口声声说这辈子只听他的,他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原来,就是这么个听法儿!

“好了,念在你们知错就改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们一次,不过,你们必须将功赎罪,能做到吗?”

“能!能!能!”俩人忙不迭的点头。

“我……我也能将功赎罪。”赵启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领导同志,我更是身不由已啊,我和我娘,都被肖玉文给骗了……”

“住嘴!”梅一桐喝斥声一落,赵启艳的哭声便立即止住了,瞪着一双蓄满泪水的小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梅一桐。

梅一桐瞪她一眼:“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我真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准上前一步!”

“是!”赵启艳应一声,身子蜷成一团,那模样儿看上去要多娇弱有多娇弱。

几人的接连背叛,使得肖玉文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气的。

“现在,轮到你了。”梅一桐再次拍打拍打肖玉文的脸颊,“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现在就算是杀了你,也不过替天行道,你这种混蛋,活着就是浪费粮食的。”说着看向初夏,“这仇,你自己报吧,我答应了你哥要帮你,自然就帮到低,过来吧,我会抓住他的,你想怎么收拾他,只管告诉我,我今天做你的免费打手。

“梅一桐,我和你才是同一战线的战友,你神经病啊,竟然帮周蜜康,别忘了,当年你的女朋友,可就是被周蜜康抢走的,你不会那么熊,就这么认了吧……”回了神的肖玉文开始边挣扎边狂喊。

“本来你不提我火还不大……”梅一桐一巴掌扇他脸上,“我最恨你这种挑拨事非的混蛋!你再挑拨一句试试!

肖玉文的力气和梅一桐,那根本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是以,被梅一桐一吓唬,立时萎了。

初夏到了近前,先笑眯眯的向梅一桐道声谢,视线转到肖玉文身上时,脸一下子拉了下去:“梅大哥,麻烦你让他躺下。”

“好。”梅一桐应一声,一把就将肖玉文推倒在地,然后,脚踩住他的胸口,示意初夏,动手吧。

“你这双眼睛,我早就想剜出来了……”初夏举了举手里的一根针管子,“但是,剜眼睛这么残忍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可是,想到你这双眼睛看人时的样子我就难受,所以,我只好折衷一下。”说着,举起针管,邪气的笑着,一针打在肖玉文的屁股上,“为了让你以后不胡思乱想,我只好浪费了这一管珍贵的药了。”说完,还肉疼的吸了吸气。

肖玉文身子被制住,说话并不妨碍,他抖着声音问道:“你给我注射的,是什么东西?骚娘们,你要是敢做伤害我的事情,我爸一定会替我报仇的,这辈子,我都不会饶了……唔……”

梅一桐脚踩在他头上碾了碾:“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朋友的妹妹,也是你可以骂的?”

可怜肖玉文的那张嘴,在经历了两次砸牙事件后,又一次被人给碾的血呼拉的了。

“这药什么功效,你以后会体验到的,啧啧,这针打在你身上,其实还算值……”说话间,一管子药已经推进肖玉文体内,拔出针头后,初夏还觉得有些不解恨,瞄一眼趴地上瑟瑟发抖的赵启艳,冲她招招手,“不是说他害你吗,要不要过来踩几脚?”

赵启艳犹豫一下,就爬起来,艰难的挪到肖玉文身边,抬起脚,在他腿上踩一下,再踩一下,然后,可怜巴巴的看向初夏:“夏,我腿软。”

“你还会腿软?”初夏讥讽的笑着,“那会儿要对付我的时候,你可是一点都不腿软,敢情,你就会针对我?”

“不是,不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赵启艳径直跳到肖玉文身上,开始来回踩。

“啧啧,肖主任好享受,这按摩服务,花钱买不到的。”初夏啧啧两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早就写好的口供递给梅一桐,“让他按手印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