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一桐你tm的就是个废物,周蜜康抢了你的女人,你还龟孙子一样护着他的女人,我明明是帮你出气,你tm好赖不分对我下手,有种你给周蜜康戴顶绿帽子……”被梅一桐强制在口供上按了手印,肖玉文真是气疯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梅一桐的对手,便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起来。

“看来你牙还是不怎么喜欢这口牙,那我就成全你!”梅一桐把口供递给初夏,阴沉着脸揪起肖玉文,抢圆了胳脸便冲肖玉文招呼上去,“嗷!……啊!嗷!……”杀猪般的嚎叫声中,牙齿混着血水落了一地。

赵启艳早吓晕过去了。初夏心里也很不舒服,可是想到肖玉文要对她做的事情,心立时就硬了起来,她逼自己站在那儿,真实的面对眼前的场景……

就算没有吴静波发现了肖玉文,就算没有荆哲识破肖玉文的打算,她也不会随赵启艳外出。但是,防不胜防,对方对她有那么龌龊的心思,就该死!

如果她曾招惹过他,或者,对他有过什么不当的举动,也就罢了

第一次见面,就对妻弟的未婚妻不怀好意,目光猥琐,被揍,绝对是自找的!

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小肚鸡肠的只想着报复,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人渣中的人渣,对他仁慈,就是对已残忍!

荆哲找她出去谈,就是不想引起林晓花和赵启艳的警惕。

他根据吴静波的描述,大致便猜到了肖玉文要做的事情,但。也不敢十分的确定,让她答应送林晓花母女去火车站。也不过是在试探。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肖玉文没有任何动作。那就权当他误会了,至于林氏母女,或者,真的是在外面吃足了苦头,想要回到老家安稳的过日子也说不定。

虽说这母女俩做的事儿很不地道,但,看在亲人的份上,给她们一个台阶,还二舅一家人团圆。也算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可惜,她们终究是让她失望了,她们在十分清楚肖玉文要对她做什么的情况下,配合了对方的行动,实在是无可饶恕!

妒忌,是人之常情。就算有着血缘亲情的亲姐妹间,可能也会存在妒忌这个情绪,但是,凡事总要有个度。

因为妒忌。就抛却亲情,恶毒到如此地步,根本就是畜牲不如!

这样的人,她不会再留一丝情面。这次的事情,她会照实写信告诉姥姥姥爷和二舅,他们还要不要承认她们是赵家人。她无权干涉,但是。她永远不会再承认她们的身份!

对于肖玉文这个人渣中的人渣,她就更没什么可同情的了。她不动手,是知道自己动手也对他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那么,她就用另一种方式对付他!

报仇的最好方式,不是让对方死,而是让对方生不如死!肖玉文不是对她打那种主意吗?那她就让他以后对谁都打不成那种主意!

当然,这种做法要是不确定对方绝无翻身的机会的前提,是不能用的,否则,以后总被这种恶心人的小人惦着,不被害死也要被烦死!

她已经知道荆哲把肖兵起的一些见不了人的证据递了上去,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上面还在博弈,但胜势在哪边,已经初现端倪。

也正是确定可能不会有后患,荆哲才给了她那种特配的药物。

而她,比荆哲更确定,因为,以后的局势,她比谁都清楚,所以,她今天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对付肖玉文,她坚信,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针对她!

她也问过自己,要是不知道以后的局势,周家前途未卜的情况下,她会坚定的站在周蜜康身边吗?

答安是,yes!

这就是她的性格,虽然有些小懒,有些小散漫,不太愿意吃苦,少点儿韧性,但是,真正面对选择的时候,就会如打了鸡血般,给自己扛起一杆正义的旗帜!

或者,这正是她那个年代她那个年龄的年轻人的一种普遍现象,平实看着有点冷漠,但骨子里正义感超强,遇事后,好像不讲点义气就对不起全人类一般,窘囧~

直到把肖玉文揍成一个他妈都认不出来的血人,梅一桐才意犹未尽的收了手,两只手对一起捏的“嘎巴嗄巴”响,再踢一脚躺地上装尸体的肖玉文:“你喜欢动嘴,哥最喜欢动手,怂蛋,有本事你继续!”

“我倒是想继续呢,可是你把老子的牙都整没了,老子怎么继续!”肖玉文躺地上怨念,他这会儿是一动也不敢动了,至于出声?别说条件不允许,就算是条件允许,他也不敢了。

娘的,这梅一桐揍起人来太阴了,哪儿疼往哪儿踢,他现在全身都疼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断骨头的地方,要是有一天他落他手里,一定要让他尝尝今天这滋味儿!——如虾米般蜷在地上,肖玉文也没忘了在心里发狠。

初夏也上前踢他一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挤进来,你说你这人,是不是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

你说吧,要是第一次把牙打掉了以后,你肯安安份份的做人,会有第二次吗?结果呢,有了第二次还不长记性,非得来个第三次!

唉,你要是不想明白了,这辈子肯定还得有第四第五次,保不齐哪次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整丢了,也就我这人心眼好才和你说这些,要不然啊,你有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着看向梅一桐,“梅大哥,我爹娘应该差不多过来了。”

梅一桐冲她摆摆手:“行,你去吧,这里有我呢。”

“谢谢您了。”初夏真心的冲他笑笑,“等周蜜康出来了,我让他向您道谢。”

“好,这事我记下了,到时候,一定要让他亲口向我道谢。”梅一桐挑挑眉头,“喂,要不你也认我做哥吧。”

“呃……”初夏无语的瞄着他,“就为了让周蜜康也喊你哥?”

“也不是,我这是为你撑场面呢,娘家人越有实力,你在婆家的腰杆就越直,对不对?当然,你可能不在意,但是你爹娘呢?他们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估计是挺介意你们家不如周家的家境的。”

“谢谢您这么为我想哈,不过,我没有见人就认哥哥的习惯,再见。”初夏急走两步,又回头扫了一眼赵启艳,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着脚步声消失,赵启艳眼睛睁开,缓缓的爬起来,可怜巴巴的看向梅一桐:“梅大哥,谢谢您,那个什么,林初夏不愿意认您做哥哥,我愿意,要不,您收我做妹妹吧,我真的愿意。”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梅一桐冷脸看着她,“要不是看在你是女孩子的份儿上,这绝对要把你抓起来,关上个半年一年的,算了,你走吧,至于要走到哪里去,随便。”

赵启艳赶紧道:“梅大哥,你关我半年一年的,我不介意。”

“你tm的有没有廉耻心?”梅一桐暴虐的瞪着她,“滚,马上滚,要不然我真把你抓监狱去,那里面的生活,应该挺适合你的。”说完,提起肖玉文,拖着往后门走,赵启艳往前跟两步,被对方回头的一个冷刀子吓住,定定的站那儿不敢动了。

这时候,一直守在门口装稻草人的俩男人终于活了过来,对视一眼,上前一左一右把赵启艳夹在了中间,“妹子,看来你是真来不及了,哥哥成全你。”其中一个道,另一个也腆脸笑着,“咱们兄弟就不嫌你丑了,走吧,跟着咱们兄弟,保准让你快乐似神仙!”

“你……你们想干什么?”赵启艳吓得缩着脖子往后腿,她的无下限是针对有权有钱能给她带来好生活的男人,要是被这俩男人给糟蹋了,她这辈子还怎么嫁好男人,过好日子?

“我们想干你想干的事儿。”高个男人斜着眼睛,嘿嘿笑着,“哥哥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种女人,嗯,只要不娶回家,玩玩还是不错的。”

矮个男人迅速接话:“是这么个理儿,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当媳妇是不成的,玩玩嘛,无所谓啦,回去把老刘也叫上,老刘一直挺稀罕她的,咱哥们不能不讲义气。”

“那得先让我上。”

“你和老刘商量,反正我是无所谓。”

“……”

听着俩人旁若无人的谈论,她嚎破了嗓子都没人进来,心中一阵绝望,一股热流顺着裤腿流了下去。

俩男人便齐齐嫌弃的推开她,“太恶心了,算了吧,这种又矮又丑的女人,算了吧。”矮个男人道,高个男人犹豫一下,点了点头,“走吧。”

俩男人离开后,三个售货员才从后门进来,厌恶的看一眼赵启艳,年长的那个道:“你赶紧走吧,别在这儿待着了,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上赶着让男人x,还真是让人长见识!”

“你们刚才,为什么不讲来?”赵启艳看到三人进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愤恨。

“为了成全你。”年长的女人冷冷的看她一眼,拿个笤帚把尘土往她身上扫,“快滚,别在这儿恶心我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