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了改错字,重新传一遍。

-------------------------

“周蜜康,叶美如不适合你。”

“滚!”

“我和你是铁哥们,不会害你的,听我的,开心点,她真的不适合你,她和你在一起,会毁了你的。”

“你是我兄弟?”

“正因为是你的兄弟,我才说这种别人不能说也不愿意说的话!良药苦口,你醒醒吧!”

“是你也喜欢她吧?”

“周蜜康,我们不再是朋友,我tm要是再见你,就不是人!”

“……”

这是八年前,他和王杰的对话,在此这前,他们是最好的兄弟。

之后的两年,王杰真的不再联系他,直到他和叶美如彻底分手的消息传开。那时候的他,敏感的要死,王杰好心来安慰他,却被他赶了出去。

他是那种死倔的性子,哪怕意识到自己错怪了兄弟,却仍是开不了口向对方认错,偏生,他戳中了对方的软肋,对方也坚决不再搭理他,僵持,便一直到了现在。

王杰的父亲,要他眼里,是个可亲而又正直的老人,他尊敬他,甚至,崇拜他,可是现在,这个老人也把这一切,亲手打碎了。

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既后悔,没有在此这前和王杰冰释前嫌,又愤怒老人家多年来的欺骗。还懊恼自己曾经的固执。同时又疑惑,自己的判断,是否真的正确。

细想之下。老人家今天的所说所做,更像是为了缓解他们父子的关系。其实,他现在对父亲已经不再有恨。尤其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以后,他对父亲当年的选择虽然还是不赞同,但,也多了一些理解。

但他自己又清楚,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已经真实的证明,王杰的父亲,的确是在关键的时候抛弃了周家!

正在他各种情绪交织,难受得无法自拔的时候。又有人来找他了。看着“咣”的一声推门进来,表情扭屈的肖兵起,他嘴角不屑的撇了撇。

负责看守的中年男子,有些为难的劝肖兵起:“肖主任,暂时是不能探望的,您别难为我们了,行吗?”

“出去!”肖兵起回头瞪他一眼,“不要逼我动粗。”

“肖主任,没有批条。我们真的不能放您进来。”中年男子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真论起来,他和肖玉文也是平级的,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

“你们。是死人吗?”肖兵起冲后面喝一声,五名壮实的男子,便犹犹豫豫的凑了过来。想伸手把看守的两名拉走,又有些忐忑着不敢伸手。

“出了事情。我担着!”肖兵起看着几人,“要不要升职申请一直睡大觉。你们自己决定。”

肖主任,现在是如日中天。

虽然他们只是小喽罗,可是也能感觉到,接下来肖主任的发展是怎样的,既然肖主任说出了事他担着,那他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现官不如现管,形势逼得他们不得不赌这一把,来了,想不赌也不行,所以,几人对视一眼,牙一咬,便把两名负责看守的男子给控制住了,并给两人嘴里塞上了白布。

肖兵起哼一声,吩咐道:“你,你,看着他们,你们三个,去把里面那个给我铐在桌子上。”

三人就瑟缩了瑟缩。

“去还是不去?”肖兵起眼睛眯起来,“你们不想做,有的事想要做这事儿的。”

“做,做,我们做。”三名壮实男子长呼一口气,便直冲冲的冲向了周蜜康,可惜,没几分钟,三个人便哎哟着躺在了地上。

肖兵起气的脸都青了:“窝囊废!”

周蜜康闲闲的冲他招呼:“来吧,你不是窝囊废你过来。”

“你给我等着!”肖兵起看向几名随从,“你们也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就回来。”又冲里面躺着的三个吩咐,“你们,赶紧出来!”

“是。”

三人一听,如蒙大赦,急急的爬起来跑出来关上房门,并从外面落了锁,好像不这样做,周蜜康会出来揍他们一般。

十分钟后,肖兵起带着十几名壮年男子气势汹汹的回来了。

这一次,打斗仍是很激烈,不过最终,倒是很顺利的把周蜜康给制住了。

“你不想要前途了?”被摁住腿和胳膊的周蜜康,语气仍是那么轻松,看向肖兵起的眼神,则满是揶谕,“好不容易爬到今天的位置,舍得吗?”

“我还有什么不舍得的?”肖兵起猛的从腰上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眸中满是狠厉的盯着周蜜康,“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但是,我会让你这辈子,生不如死!”

“你确信?”周蜜康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看你现在这样子,不会是要断子绝孙了吧?”

“你支使的?是你支使的!”肖兵起脸颊扭曲,唇哆嗦着,一步步的靠近周蜜康,刀子在那个敏感的部位比划了比划,邪恶的狂笑,“我现在要让你也尝尝断子绝孙的滋味儿!”

说话间,他挥舞起匕首,狠狠的扎向周蜜康腿中间的位置,脑海中,涌现着周蜜康被他扎中,从此与他儿子为伍的画面,他的表情更加的扭曲起来。

按着周蜜康的几人,眸中也闪现出激动。

这样的场面,太刺激了!对待敌人,就应该这样!——他们,都是肖兵起的死忠。

眼看着刀子要落下的刹那,就见周蜜康脚一蹬,稳稳的踢在了肖兵起的手腕上,那原本向着周蜜康某个部位扎来的匕首,便掉转方向,直直的刺入了肖兵起的某个部位……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大家都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肖兵起如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肖兵起状若癫狂的喊着。

回过神来的众喽罗们,赶紧扑向已经脱离了钳制的周蜜康,结果,原本被他们很容易就收拾的服服贴贴不能动的周蜜康,这次,却迅速把他们都收拾的服服贴贴不能动了……

周蜜康冷着脸上前揪起还在嚎叫的肖兵起:“舒服吧?”

“你……你……”肖兵起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在得到儿子检查结果的刹那,他觉得,天都暗了。

肖家到他这一代,只有肖玉文一个儿子,儿子若是生不出儿子,肖家就真的绝后了!

其实,检查出这事儿,还真的是凑巧,他就觉得,儿子被荆哲带人伤了命根子,貌似恢复了,却不知会不会影响到生育,就多了一项检查。

哪知,检查出的结果是,完全死精。

他不相信,要求再检查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

儿子看到那结果,也呆了,突然就想起来,自己被林初夏打了一针。

然后,他就托老朋友做了更深入的检查。

却是没得出什么明确的结果,但却肯定的说,他儿子这辈子,大概是不可能再有后代了。

但是,儿子之前已经为肖添了一个小孙女,那就代表着,儿子的生育能力是没问题的,无论是被人伤了命根子的原因还是被林初夏打了那一针的原因,周家都脱不了干系。

而这一切,缘自于周蜜康的那个小妻子!

他暂时收拾不到那女人,那就来收拾周蜜康好了。

而且,在他看来,让周蜜康断子绝孙,远比把他那小妻子糟蹋了来的更大快人心。

他去找了梅长清,希望给他探试周蜜康的权利,却被拒绝了。

他只好越过梅长清,给老首长,却一直没人接。。

他辛辛苦苦得来今天的一切,不就是希望肖家能越来越强嘛,现在倒好,根都没了,他还奋斗的个什么劲儿?

他等不下去,甚至,他有一种感觉,他这边的胜利,或者只是暂时的,而他,或者就只是一个棋子,一个冲锋陷阵的棋子。

那么,若真的是这样,胜了,不会追究他做了什么,败了,无论他做不做什么,结局都是一样的,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赌一把呢?

而且,他相信,老首长应该也是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的。

所以,他就召集了几名比较壮实的工作人员,来找周蜜康算帐。没达成愿望,他又把隐在外面的死忠们召集了进来。

开始没让他们进来是想着隐藏自己的实力,不希望梅长清对他心生警惕,结果,最终还是没能隐藏住。

但现在,这叫怎么回事儿?

他当然明白他是上了周蜜康的当了,他现在更是心如死灰,原本,儿子不能生了,他还有一线希望,现在,这希望也没了。

周蜜康笑眯眯的打量着脸阴一阵晴一阵的肖兵起,再拍拍他脑袋:“你自己送上门来,我要是不满足你的心愿,都不好意思。”

“送我去医院。”肖兵起喘着粗气道。

“我不行啊,我现在是被关押人员,至于能送你的人,都被你给抓起来了,呵呵……”周蜜康幸灾乐祸的笑着,“你太有先见这明了,我发现了,我现在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能下决心自宫,真不是一般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