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虽说了不再熬夜,可昨天答应三更,结果白天卡文卡的,实在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问题说话不算话,我就又熬了..

----------------------------------------------------

就在肖兵起知道自己成为了太监,愤怒的无法自拔之时,周蜜康和周景平被带到了上京。

父子俩是坐同一辆车去的,一路上,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此去为何,父子俩并不清楚,随行的几名人员,到底是谁的人,他们也不清楚,但是,没有给他们戴手铐,就是好事儿。

目的地,是上京一幢古色古香的宅子。

车子停下时,父子俩对视一眼,都难掩眸中的诧异,这样的地方,不像是办公的场所。

他们的案子,并没有了结,带他们来这种地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将父子俩安排在一套整洁的二居室,带他们来的人,便都离开了,他们不问,他们也没吱声。

“爸,你没事吧?”周蜜康最先开口道。

“没有。”周景平打量打量儿子,松一口气,“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这些日子并没受什么太大的苦处。”

“不是没大受苦处,是根本就没受过什么苦处。”周蜜康撇了撇嘴,把肖玉文父子找他麻烦没得着好处的事儿,向父亲汇报了一下。

就算这房间里有窃听设备,他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事,相信。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就是想让父亲再心安一些。

听完儿子的讲述。周景平一脸的苦笑不得:“你小子……”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儿子做得不对吗?当然对,可是,他也不能夸他不是?

“爸在可怜他们?”周蜜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悦,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父亲有时候的妇人之仁,有些人,就是要一棍子打死,否则。他们只会越来越变本加厉,哪怕害不死你,也能恶心死你。

“我不是在可怜他们,是……”周景平轻咳一声,“算了,不说这事儿了,你去看看有没有吃的,我饿了。”

周蜜康一头黑线:“咱们是在被看押,不是在自己家。”

“有人看吗?”周景平摊摊手。“既然把咱们扔在这儿,肯定有扔在这儿的道理,再怎么着,也不能饿肚子。快点儿,给我做饭去!”

“我不会。”周蜜康干脆的道。

“你怎么可能不会?”周景平瞪他一眼,“留学那几年。你自己做饭吃,你怎么就不会了?你要是不会。我怎么办?我可是从来没做过饭,难道要这么饿死?”

周蜜康第一次知道。他老爹竟然还有如此赖皮的时候,不过,想想这些年父子俩的关系,他终是没再反驳他,而是转身进了厨房。

周景平嘴角就流露出一丝笑意,不管结果是什么,能和儿子的关系有所恢复,就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儿。

接下来的两天,父子俩就被扔在这儿,无人问津。

父子俩有志一同的根本就不提被扔这儿没人管的事儿,他们知道,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那么,他们要做的,就是坦然的接受一切。

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们还能做别的吗?

虽然不是案板上的鱼肉,但是,像什么逃跑一类的,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大概,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待他们了,这个,父子俩心里还是有底的。

第三天一早,二名精壮的男子过来,面无表情的道:“走吧.”说完转身就走,父子俩便毫不犹豫的跟上。

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幢三进的院子,其中一名男子看向周蜜康:“你跟我来。”把他带到了一间空着的房间,转身离去,仍是什么都没交待。

周蜜康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看他紧紧攥着的拳头就知道,他的心里,有多紧张,他担心父亲,但也清楚,父亲不会有危险。

半小时后,在他忐忑的就要坐不下去的时候,那名带他来的男人再次出现,面无表情的扫他一眼:“跟我走。”

他被带到了相邻的一个套房,到了正厅,男子示意他稍等,走到一扇红色的门前轻叩:“首长,周蜜康来了。”

“进来吧。”

是一名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的声音,威严中透着一丝亲切。

周蜜康赶紧上前,男子已经推开房门,冲他点点头:“请!”

这是一间书房。

书桌后面是一名精神矍铄的老人,大概有六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冲周蜜康点了点头:“坐下说话。”

“是!”周蜜康朗声应答,身姿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腿有些微微的抖。

“不错!”老人冲他笑笑,“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

周蜜康挺直了身子:“报告首长,我不委屈!”声音也带着那么一丝微微的抖。

“嗯。”老人点了点头,“你是不委屈,去找茬的都被你打残了,你的确是没什么委屈的。”

“报告首长,我只是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哈哈哈……”老人朗声笑起来,”小子,有你太爷爷的风范,知道这两天为什么把你们父子扔那儿不管吗?”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首长肯定是为了保护我们!”

老人的神色严肃起来:“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回去后,好好工作,有些事情,原本我是可以替你安排的,可现在,我想让你自己去做。”

“是!”到了这会儿,周蜜康已经大致能猜到老人的身份,虽说脑子里一团迷糊,但,他知道,以老人的身份,他是没资格要解释的。

“这是我的电话。”老人递给他一张纸条,“有急事的时候,就打这个电话给我。”

一直维持面瘫表情的周蜜康,难得的激动起来。

老人呵呵笑起来:“这样才对嘛,你也不过才二十多岁,总是板着一张脸,想吓唬谁?”

“我……我不是故意板着的,是怕您说我不成熟。”周蜜康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难得的流露出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局促,“我的腿,一直在抖。”

“哈哈……”老人笑着冲他摆摆手,“我会让龙翔军送你们回去,这几天为什么这样安排,你很快就明白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