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周家父子回来后,并未大张旗鼓的通知亲戚朋友,包括周吉萍和周祥萍姐妹在内,是以,直到第二天早上,两姐妹才得了消息,先后赶过来。

周祥萍能过来,是因为廖老爷子终于解了她的禁闭。

时隔将近一个月,再次看到娘家人,周祥萍哭的泣不成声,一个劲儿的喊着要和廖辉离婚。

站在母女身旁的廖辉,一脸尴尬,他当然也不赞同爷爷的做法儿,可是,爷爷身体不好,他实在怕把他气出个好歹,只能劝妻子忍着点儿,其实看着一向开朗的妻子每天都没个笑脸儿,他心里也特别难受。

以前小女儿天天来家里,将近一个月没见到,林艳秋也是想得慌,搂着女儿边劝边抹眼泪儿。

对廖家的做法儿不喜,周老爷子和周景平兄弟及周喜康兄弟们,有志一同的选择了沉默,任廖辉手脚无处放的被晾在那儿。

感觉气氛有点儿奇怪,初夏起身溜到厨房打下手去了,保姆都还没回来,在厨房忙活的是梁晓红和于桃。

“新娘子就别插手了。”见她洗手,于桃笑着打趣,“想要三弟看看弟妹的本事,也等过些日子再说。”

梁晓红也笑道:“是啊,当一天闺女做一天官,初夏,你这刚结婚,还是能享受做官尾巴的时候,能清闲一天是一天,干嘛那么抢着找累受?”

“二婶,大嫂。你们用不用这么夸张?”初夏无奈的看着俩人,“保姆很快就回来了。有什么累好受的?”

“呵呵……”

梁晓红和于桃就齐齐笑起来,她们也不过逗初夏玩儿。见她是诚心帮忙,也就不再和她客气,“弟妹,想做什么拿手菜?”于桃笑着问道。

“我就会做西红柿炒蛋,韭菜炒蛋。”初夏一脸不好意思,“白菜也能炒,就是味道一般。”

“呵呵……”梁晓红笑起来,“我们家楠萍也是只会这两个菜。”随之又叹一声,“她要是也和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二婶。待两年,她年龄大一些,就好了,或者等有孩子了,就好了。”初夏安慰的劝道,“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嘛,二婶,您别急。”

于桃好笑的打量着初夏,“弟妹。这话要是从婆婆或者小姑嘴里说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从你嘴里说出来,呵呵……”

“这个倒是和年纪没有关系。初夏比楠萍小了六岁,可是,不管从哪方面比。楠萍都没法和初夏比。”梁晓红笑着摆摆手,“其实我也没什么好烦的。楠萍脾气不好也不是一天了。

不回来就不回来吧,只要咱们过的平平安安的。她自己也过的平平安安的,别的事,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于桃竖了竖拇指:“二婶现在有一种悟透俗事的超脱感。”

“我可没那么大的悟性,只是,经一事,总要长一智。唉……”梁晓红轻叹一声,“这次,大嫂为这个家受了不少的苦,你们以后,可要对她好点儿。”

“肯定的。”妯娌俩赶紧表态。

“初夏,以后处久了你就知道了,婆婆是个特别宽容的人,而且,特别为别人着想,这次,我是打算一起搬过去的,可是,婆婆说什么也不准我过去。

她说,我妈刚动了手术,身体还没养过来,要是知道周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一着急肯定又要伤元气,我在家里待着,不管我妈知道不知道,都不会那么担心。

还有……”顿一顿,于桃叹口气,“总之,你以后就知道了,咱们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婆婆,当然,爷爷奶奶公公还有二叔二婶三叔等等,也都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人。”

“桃儿……”梁晓红怜惜的看向于桃,“你呀,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爷爷奶奶还有你婆婆公公,都没有怪你的意思,再说了,你们两口子这事,也真是赶巧了,偏生你们感情又好,总之,好事多磨,你多往好处想想。”

听梁晓红这样说,初夏才恍然,原来于桃总是说话小心翼翼的照顾到每一个人,生怕漏掉哪个人的根本原因,是她总在心亏自己的不孕。

“大嫂,你在娘家住了这么长时间,你家阿姨就没产生怀疑吗?”初夏转移了话题。

“事儿也赶巧,我大哥二哥都出差了,大嫂和我妈关系不好,二嫂上班离的远也没时间照顾她,我就说婆婆家准了我回去陪她一段时间,她就信了。”说到这儿,于桃又忍不住吸鼻子,“婆婆永远考虑的那么周全,要不是我回家照顾我妈,这次,她还不知要被折腾成什么样儿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世上哪有那么四齐的事儿,好在你俩哥哥都还孝顺,再说了,这不有你吗,对不对?”

“也是。”于桃就笑起来,“咱们今天应该高兴,不说这些个。”

三人在厨房里说说叨叨的,倒是亲近了不少。厅里的气氛和厨房可就完全两样了。

周老太太把廖辉喊到了身边,一脸严肃的盯着他:“你当初娶小祥回家的时候,是怎么向我们保证的?”

“奶奶,对不起。”廖辉耷拉着脑袋,一脸愧色,“都是我不好,说到做不到,奶奶,您揍我吧。”

“呵呵……”周老太太笑了起来,只是,她盯着廖辉的眸中,并没有丁点儿笑意,“你这是拿我老太太寻开心吗?我这么大年纪了,就算是想要打你,受亏的是谁?”

“那我自己打自己……”廖辉说着就真的狠狠的扇了自己两巴掌,站一旁的周喜康就赶紧拉住他,“你这干什么呢?你这样做奶奶心里就好受了?”

周祥萍这会儿已经止了哭声,抬头看到廖辉脸上清晰的指头印子,就有些心疼起来,嘴里说的话却不怎么中听:“你这会来能耐了,打死了你自己,就能弥补掉我这些日子受到的伤害吗?”

“只要不离婚,你怎么对我都行。”廖辉赶紧道。

“是吗?”周祥萍挑了挑眉头,“你确定,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听。”

“嗯。”虽然感觉出来周祥萍的语气不善,可这时候,他有别的选择么?再者,从小认识,又做了这几个月的夫妻,他对妻子的品性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她就算怎么为难他,也不会让他做有损伦常的事情。例如,和爷爷和廖家断绝关系一类的要求,相信她是不会提的。

“以后,不准和江雪说一句话。”周祥萍一字一顿的道,“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和她来往,离婚,是一定的!”

不待廖辉回答,林艳秋先开口了:“你在和江雪来往?到什么程度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有,妈,我真的没有和江雪来往。”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周祥萍冷哼一声,“我周祥萍是那种捕风捉影,随便乱扣帽子的人吗?啊?”

“廖辉,你是不是忘了向我保证过什么了?”林艳秋盯着廖辉的眸中满是怒意,江雪对廖辉的那点小心思,她一直知道,也曾专门找廖辉谈过,对方可是拍着胸脯表过态的。

“妈,我冤枉,我和江雪,真的是什么事都没有,我们一起长大的,见了面打个招呼说句话是有的,别的,是真的没有。”廖辉求救的看向周喜康,“大哥,咱俩经常见面,我要是有什么动向,绝对瞒不了您,对吧?”

“这个……”廖辉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性格当中是有一点儿优柔寡妇断,但是,要说他背着妹妹和江雪有点什么,他还真是不信。

只是,这时候,替对方辩解,好像也太便宜对方了,不管怎么说,廖家这次的做法儿,是真的不占理。但他又不希望妹妹和廖辉之间的事情变的复杂起来,毕竟俩人的感情一直不错,要是因为这事儿,真发生什么变故,就不值了。

来来回回的权衡着,周喜康就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帮廖辉说话。

如果是以前,周蜜康大概会直接把廖辉扔出去,但是,这段时间被限制自由,他对感情的事也详细捋顺过,就知道,感情不是单纯的用黑和白来判断的。

“四妹,把你怀疑的原因说一下。”周蜜康看向周祥萍,一脸的严肃,“如果真的是他做了对不住你的事儿,我替你做主!”

“谢谢三哥!”周祥萍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这个,是我从廖辉上衣口袋里发现的……”她看向廖辉,“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说出来,我还可以原谅你,如果你一定要我揭穿了才承认,那么,我们的夫妻就算是做到头了。”

“我还是那句话,我和江雪,什么事儿都没有。”廖辉神色坚定的盯着周祥萍,“虽然我不知道你手里的信上写的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给我看信的权力,和查证的权力。”

“呵……”周祥萍失望的瞄着他,“你这是心虚了,还是想要倒打一耙?”(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