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到,还有一更,码了快二千了,我继续奋斗去。

-----------------------------------------------------

“敢情你是耍了大家伙儿?”周吉萍好气又好笑的揉揉妹妹脑袋,“看来以后我也要小心点儿了,免得把我卖了还在帮你数钱呢。”

“我也是没办法啊。”周祥萍叹一声,“我婆婆那人太能装了,如果这次我不揭穿她,以后还不知要吃她多少暗亏呢。”

林艳秋有些担心的瞄着女儿:“你想过没有,现在廖辉正在气头上,才会回去找他妈算帐,可是等过后回过味儿来,他肯定是要怪你的。”

“妈……”周祥萍瞪大眼睛看着她老妈,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话,竟然是出自您之口?我……我……我没听错吧?”

“唉,都是我把你惯坏了。”林艳秋摸着女儿的脑袋,一脸的懊恼,“你想想,为什么蔡虹盈喜欢江雪不喜欢你?”

“妈,不是吧?姐,你掐我一下……哎哟!妈,您用那么大的劲儿干什么?”被掐疼了的周祥萍苦着脸瞪林艳秋,“您还是我亲妈吗?”

“看来我还真是掐轻了。”林艳秋作势又要掐她,吓得周祥萍迅速跑到周老太太身后,“奶奶,我妈这是怎么了?才一个月不见,她怎么完全变了个人?”

“胡说八道什?”周景平瞪一眼女儿,满是歉意的看向妻子。“艳秋,你受的苦。我会给你找回公道的。”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周祥萍一个步子窜到周景平身前,扯着他的胳膊。急急的道,“谁欺负我妈了,爸,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众人一头黑线……,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小四周祥萍……

……

厨房。

周蜜康动作娴熟的颠锅炒菜,初夏站一边看着,一脸的讶异。梁晓红和于桃在他进来的时候,就躲出去了,也不知是想去看热闹,还是为了把空间留给小两口。

“你会做饭啊?那你昨天怎么把个饺子皮擀那样?”菜香味溢出来,初夏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就有些不好意思,掩饰的抓起茶缸子喝口水,“渴了。”

“是渴了还是馋的?”周蜜康头也不回的问道。

“你就不能厚道点儿?”初夏嘴巴撇了撇,这人。一会儿不惹她就浑身难受,还比她大那么多呢,鄙视他!

“我们以前拉练,带的全是压缩食品。吃的时间长了,嘴里寡淡寡淡的,后来。就想了个办法,背口小锅。露营的时候,挖点野菜炒着调和调和。”周蜜康道。

愣了一会儿。初夏才明白,周蜜康这是在回答她会炒菜的缘由,这人真是的,解释件事儿也能解释的这么不明不白的。

“你们不带炊事班吗?”初夏好奇的问道。

“以班为单位的分散拉练,没有炊事班。”

“噢,明白了,你刚才是在生气我说你擀皮擀的不好?所以故意笑话我?对不对?”初夏把问题又转了回去。

“是啊,你一说饺子皮,我就想到你和荆哲一起欺负我,能高兴吗?”正好炒完一道菜,周蜜康就把油乎乎的手往初夏红扑扑的小腮上抹一把,“往后点儿站,小心溅身上油星子。”

“讨厌!”初夏白他一眼,扎煞着小手洗脸去了,心里,却没有真的生气,刚才二婶和大嫂都说了,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周蜜康进厨房呢,如果不喜欢她,相信他是不会这样做的,而这些亲密的小动作,是一个喜欢你你又不怎么讨厌的人来做,还是挺有小情趣的。

或者,这是恋爱的节奏?初夏边洗脸边胡琢磨,出了洗手间,恰好看到廖辉拖着一名中年女人急急的进来。

犹豫一下,她赶紧进了厨房向周蜜康汇报:“廖辉把他妈妈拉过来了。”

“嗯。”周蜜康手上的动作并没停。

“你要不要出去?”初夏小手往前伸伸,又往后缩缩,“这菜,我也是可以炒的,不过……不过味道可能不大能保证。”

“林初夏。”

“嗯?”

“我希望有一天你愿意学做菜,是做给我吃的,明白不明白?”

初夏眨巴眨巴大眼睛:“有些明白,又好像有些不明白。”

“等你明白的时候,就说明你爱上我了,知道不?”周蜜康把最后一道菜盛到盘子里,油乎乎的手往前一伸,吓得初夏赶紧抱着脑袋蹲地上,“君子动口不动手,当然,最好什么都不动。”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让你闪开道儿,我要出去。”周蜜康摇摇头,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你……”初夏想了想,也抬脚跟出去,说起来,周祥萍对她挺够意思的,对廖家的做法也很不喜,只是她新嫁娘的身份,着实不好掺乎这种事儿。

蔡虹盈被儿子这么强行拖过来,当然觉得脸上特别没光,关键是,儿子拖她过来的时候,公公婆婆和丈夫都在,没一个人拦着,也没一个人跟过来,摆明了就是让她过来向周家道歉,这就使得她心里更不痛快了。

进了门,她就一直垂着头不说话,任凭廖辉怎么说,都不吱声。

僵持了一会儿,周祥萍就大度的挥挥手:“廖辉,别为难妈了,大概是我这个媳妇做的不好,才惹得妈生气,想要给你换媳妇。

做妈的,都是心疼儿子的,当然就喜欢给儿子找一个,满心满眼只有儿子,只心疼儿子的女人,在这方面,我的确是不如江雪做的好。

不过,从小到大我就是这么个性格,从来没在你面前伪装过,既然你当初选了我,就要全盘接受我的一切,对不对?

这样吧,这段时间我就先在娘家住下了,什么时候妈心里的疙瘩解开了,我什么时候再回廖家去。如果你觉得换个媳妇比较好,就换吧,我没意见。”

“说的什么话?”廖辉瞪她一眼,“我陪你一起住下吧。”说着看向一直垂着脑袋不吱声的蔡虹盈,“妈,您刚才说小四冤枉您,所以,我才拉了您过来和她对质,可您现在的表现,根本已经告诉我真实的答案,算了,我也不问了,您回家吧。”

“你要是住在周家,就不是我儿子。”蔡虹盈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周祥萍推一把廖辉,“你陪妈回去吧,放心,只要你不放弃我,我就不放弃你,我只是需要时间调整一下。”

“不,我在这儿陪你。”

蔡虹盈猛的转过身,眼神灼灼的盯着周祥萍,“小四,我还真是看错你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大大咧咧性格直爽的孩子,可你今天的表现,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

这事,明明可以在家里说开的,你为什么要摊到这么大?周家没平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要说你是个没心计的孩子,谁信?”

”她大咧咧不代表她傻,她要是在咱们家里说,这事儿会立马被捂下,您也会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不再做伤害她的事情。

但是,回头等我和爷爷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您大概又要动些小手脚了,她这是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妈,您不应该反思一下吗?”

“你这儿子我真是白养了。”蔡虹盈这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谢谢。”周祥萍吸吸鼻子,再道一声,“廖辉,谢谢。”

廖辉盯着她,神色严肃:“我帮你,不代表我认为你的做法就是对的,咱们是夫妻,你怎么可以那么信不过我?”

周祥萍唇动了动没吱声,的确,如果相信他,她就不会找这个时机再说了。

“正如你自己所说,我早就清楚你的性格,既然和你结婚,自然是已经全盘接受了你的优点和缺点,如果我喜欢的是一个爱我爱到没有自我没有的女人,当初怎么会选你?

这事首先是你自己不自信,怀疑了,就直接问我,你觉得,我是那种撒谎隐瞒的性格吗?反正,你的表现也挺让我失望的。”

“好了好了,你们小俩口,一会儿自己慢慢聊,现在,先吃饭。”周老太太边说边起身推推廖辉,“给奶奶个面子,先吃饭,好不好?”

俩人就别别扭扭的坐到了桌边,其他人也都围拢过去,周蜜康的脑袋从厨房探出来:“端菜!”他刚才只在后面瞄了几眼,就扯着初夏回厨房了。

这是笔糊涂帐,还是笔没法插手的糊涂帐,他看出来了,他家小四,绝对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儿,就蔡虹盈那样的,委实不是他家小四的对手。

“呵呵……”

“呵呵……”

“……”

几乎每个进厨房端菜端饭的,看到初夏都要呵呵笑几声,略一愣怔,初夏迷茫的往脸上摸一摸,莫非有灰?

“哈哈哈……”这下可倒好,原本的“呵呵”直接演变成了“哈哈”,她拔脚就去了卫生间,往镜子前一站,就见她两腮和额头上分别印了个圆圆的黑指头印子,刚才被她那么一抹,直接画个圈儿,把三个黑印子给连了起来……

“周蜜康!”某夏嚎叫着跑出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