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小蜜,这菜,真是你炒的?”

这是林艳秋第n次不确定的问儿子了。

周蜜康不耐烦的皱皱眉头:“初夏炒的。”

“不不不……”初夏连连摆手,“妈,我不能抢占这个功劳,我顶多帮着摆了摆盘子,别的,我是真的没帮什么。”

“不错。”周老爷子瞄一眼周蜜康,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知道疼媳妇,是个好习惯。”

“呵呵……”周景平也笑,“真没想到,小蜜这手艺还不错,都没糊,呵呵……”

众人:“……”这是夸呢还是贬呢?

林艳秋不满瞪他一眼:“呵什么呵,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也没见你做饭给我吃过,和儿子一比,你不觉得该找根绳儿吊死?”

“你看你,还和儿媳妇吃起醋来了?”周景平夹一筷子韭菜炒鸡蛋放林艳秋碗里,“你不是爱吃这个嘛,多吃点儿。”

“谁吃儿媳妇的醋了?我这是嫌你不长进!”林艳秋看向初夏,“小蜜媳妇,别听你爸胡说八道,我可没他说的意思。”

初夏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周老太太扭头看向周老爷子。周老爷子赶紧夹菜给老太太。几乎同一时间,周岗平、周喜康、廖辉也都赶紧给自己的另一半夹菜。

因为这个小插曲,原本有些不和谐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

早饭后,周祥萍和廖辉被撵回了廖家。

周祥萍当然是一百个不乐意的。她是真的想着回周家长住,什么时候婆婆想开了。她什么时候再回去,可惜。没有一个人支持她的这个决定,包括林艳秋和周吉萍,都不认为她这种做法是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蔡虹盈的做法固然惹人厌,但是,父母是没的选的,廖辉能把他妈拉到周家来,说出那番话,足以说明周祥萍在他心里的位置,所以。周家在看到他的诚意以后,自然不会让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小两口回到家,蔡虹盈正坐沙发上生闷气,看到他们进门,眼神闪闪,脸转到了一边儿。

廖老爷子和廖老太太也在。看到廖辉和周祥萍一起回来,眸子齐齐亮了,随之,廖老爷子起身就往外走。

“爷爷。您干什么去?”廖辉在他身后喊。

“找周老头!向他道歉!”

蔡虹盈的脸就一下子僵住,公公这样说,摆明了是要狠狠的打她的脸,可是。她那样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

周家出事后,公公把儿媳妇关在家里。不让出门,还叮嘱他们轮番陪着她。说是陪,其实就是看。

她觉得。公公这是不希望周家的事情连累到自己家,而她,又从娘家那边得了消息,上面有人要让周家彻底完蛋。

她开始也是半信半疑的,可是后来,周家被撵出老宅,让她不得不信。恰在那时候,江雪找到了她,说只要廖辉愿意,她随时可以嫁给他。

权衡利弊,她便开始给江雪和儿子制造机会,例如让江雪给儿子送点的换洗的衣服啊,或者带点吃的过去啊......

她的想法是,这事儿,她不强行介入,但是,明里暗里的,她要让周祥萍明白,儿子喜欢的,是江雪,而不是她周祥萍。

如果这样情况下,周祥萍仍然不愿意和儿子分开,她也就不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儿。

潜意识里,她对这个儿媳,的确是有一些妒忌的,儿子是她疼着宠着带大的,但是,最终却把她对他的所有疼爱转嫁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这让她心里,总是酸酸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儿子竟然回来质问她一番,强行的就把她拖到了周家,这种做法儿,真的是让她寒透了心,她在儿子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现在,公公也这样对她……

略一犹豫,周祥萍拉着廖辉坐到了廖老太太的身边:“奶奶,对不起,我不懂事儿,您没生我的气吧?”

“唉,你爷爷的做法有错,不怪你。”老太太笑呵呵的揽住她肩膀,“你别怪他就行了,奶奶不是不想帮你,可是这辈子啊,奶奶就没能说听过你爷爷一次,他认准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偏生,他还觉得自己就是对的。

你妈呢,你也别太怪她,当娘的都这样,盼着儿子长大,盼着儿子娶媳妇,可是儿子真娶了媳妇,要是对媳妇太好,她这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了。

以后,你们也会有孩子,不管闺女儿子,总有一天,你们也会体验到的,闺女刚嫁出去,看着闺女和女婿一家好破头,做娘的也是既高兴又失落,一样的道理。”

“妈……”周祥萍挪到了蔡虹盈身旁,犹豫一下,拉住她袖子扯扯,“廖辉对我好,其实是生怕我对您不好,不管以前谁对谁错,咱们讲和,以后好好的,不再折腾,好不好?”

蔡虹盈手往外扯了扯,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下来。

廖老太太推了推廖辉。

略一犹豫,廖辉坐到了蔡虹盈的另一旁:“妈,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急了,我是真的只爱小四,您呢,就一直在给我和小四制造误会,您说,我能不生气吗?

小四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她心地善良,从来不做入了不眼的小动作,和她在一起过日子,我心里踏实。

妈,您要是真的爱我,就应该体谅体谅我,不要再以您的意愿来评定谁更适合我。

感情的事儿,冷暖自知,合适不合适的要自己感觉才行,外人看着再合适,都没有用。”

蔡虹盈还是干流眼泪不说话。

这时候,初夏和周吉萍跟在林艳秋身后走了进来,蔡虹盈赶紧背过身去擦干了眼泪,转回身来时,露出个牵强的笑:“我给你们泡茶。”

“妈,我去。”周祥萍一把按住她,去了厨房。

林艳秋开门见山的道:“如果是以前,我真能揍你一顿,我好好的一个闺女嫁到你们家,你说你凭什么这样对她?

我家小祥的脾气是倔了点儿,你不喜欢她也有你的道理,但是我希望你能和我一样,不要干涉孩子们的婚姻。

我过来呢,就是想和你说,这事儿,周家就不计较了。也知道你肯定是受了这段时间的乱七八糟的消息的影响,才会动了和周家解除婚约的心思。

现在呢,经了这些事儿,我也想明白了,有些时候,我不能要求别人像我一样,只希望孩子过的好,别的就什么都不计较。

但是,周家的坎已经过去了,你所担心的问题也就不再存在,让孩子们过自己的生活,行吧?”

蔡虹盈垂着脑袋不说话。

“走,我和你进屋谈谈。”林艳秋扯着蔡虹盈的袖子就往楼上走,两家是多年的邻居,她对廖家和对自家一样熟悉。

这边周祥萍端着茶出来,就看厅里只剩了廖奶奶和三个小辈儿,廖奶奶正拉着她的亲亲弟妹夸长的俊呢。

廖辉指了指楼上,小声道:“进去谈了。”

周祥萍点点头,坐到了周吉萍身边:“妈怎么会想起来带你们过来,看那会儿的意思,好像一点都不想插手,非得让我们自己处理。”

“她也就是嘴上说说,你以为她真能放心啊?你们前脚走了,她后脚就在厅里转来转去抓心挠肝的不知要干什么。

是你三嫂看不过眼,就和她商量,要不要出来散散步,她借着这由头就和我们出来了。

出来以后我们故意带她往前溜达,哪知道,人家一声不吭的自己拐过来了。”说到这儿周吉萍忍不住掩嘴笑,“我还以为咱妈性子真改了呢,骨子里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改?”

廖辉就不好意思起来:“都是我不好,要不然妈也不会难为成这样,小四,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和江雪来往,不管公事私事,都不会再来往。”

周祥萍眼珠子转了转:“敢不敢这会一起去找她?”

廖辉眸中就闪过一丝为难。

“我就知道,你也就是动动嘴皮子。”周祥萍鄙视的翻个白眼儿,“做不到的事儿,就别乱承诺。”

“好,现在过去,我去拿那封信。”廖辉起身去了卧室。

“你呀,就是这么不饶人。”周吉萍无奈的戳一把妹妹,“有时候学着稍稍柔和一点儿,你看你三嫂,多温柔。”

周祥萍视线转向初夏:“三嫂,你是天生温柔呢还是因为和我哥在一起才温柔?”

犹豫一下,初夏就道:“这事,你还是问你三哥比较好,我怕我说的有失公允,过后你们会失望。”

周家姐妹:“……”

一行人找到江家,家里只有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江雪不在,周祥萍就把那封信交给江老太太:“奶奶,麻烦您把这封信交给江雪,就说是我给她的。”

“好,好。”江老太太答应着,眼睛直直的盯在初夏脸上,“小蜜媳妇,真俊,以后常来玩,记得常来玩啊。”

“好的,奶奶,我会的。”初夏笑着应答一声,随在周家姐妹及廖辉身后出了江家大院。

几人还没拐弯儿,和江雪撞一起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