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食物中毒大家知道么?腹疼头疼恶心呕吐....,暖就是在这些症状下坚持码字的,好凄凉........

-----------------------------------------------------------

看到廖辉的刹那,江雪眸子明显亮了亮,随之,视线滑移到其他几人身上,淡笑着点了点头。

“江雪,你写那么封信塞到廖辉口袋里,是什么意思?”周祥萍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发现了?”江雪脸上的笑容不变,“发现的时间比我想像的要早一些,我还以为,你有可能发现不了呢。”

周祥萍冷冷的瞄着她:“这么说,你承认信是你写的了?”

“我不承认有用吗?”江雪摊摊手,“你都这样问我了,我还有不承认的机会吗?”

周祥萍看向廖辉:“有什么要说的?”

点点头,廖辉看向江雪:“本来,我不想说这些的,可是,你总是做些让我们闹误会的事儿,我就不得不说了。

以后,不管公事私事,我都不想再和你产生交集,你也别再去窜掇我妈,我喜欢的是小四,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

你总做些小动作,不但不会让我对你有好印象,还会让我觉得,你特别讨厌。如果再让我发现这类的事情,别怪我不顾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如果你们的感情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你干嘛要害怕?”江雪盯着廖辉。“我喜欢你,有错吗?

小时候玩过家家。每次都是我扮你的媳妇儿,而你每次。都是那么亲热的拉着我的手,是你亲口说,长大了,也要娶我过门。

我是个死心眼的,就把你的话当真了,可是,等我们渐渐大一点的时候,你却和原本你最讨厌的周祥萍越走越近,直到近成一家人。

你放下了。我没放下,所以,我不甘心,我要为自己努力争取,有错吗?如果你真的坚定的喜欢周祥萍,就不会明知道我的心思,还一次次的见我。

廖辉,你敢不敢承认,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我的位置,甚至,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所以。你害怕了,才会这么急着和我划清界限?”

“不可理喻。”廖辉脸涨的通红,“每次都是你主动去找我。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开始。我是觉得毕竟是一个大院一起长大的,我已经结了婚。你应该不会再有那种心思,那么,就当见一个儿时的玩伴,一个朋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这个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构成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结了婚,就不再和任何一个异性来往,对吧?”

“我是一般的异性吗?”江雪反问道。

“所以,在发现你的心思后,哪怕你找到我,我也是不再搭理你,这是事实吧?”说到这儿,廖辉看向妻子,“最近一次见她,是她和张主任在一起,表现的很亲热,我以为她想开了,就再次当她是朋友。

饭后分别的时候,张主任抱住我用力拍了拍,当时我喝的有点多,感觉有点儿不灵敏,现在回想一下,信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进了我的口袋的。”

“这件事过去了,不用解释了,我要你做的,就是当着我们的面和她说清楚,以后不再和她来往,就行了。”

“呵……”江雪轻笑一声,挑眉看着周祥萍,“害怕了?害怕他再接触我就不要你了?”

“江雪,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周祥萍无语的瞪着她,“你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丢人吗?竟然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我不让廖辉和你来往,并不是我怕你会把他抢走,说实话,要是他心里真的有了你,我这样做,丁点儿用都没有。

我只是不喜欢看着我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说说笑笑,尤其,那个女人还对我的男人心存觊觎。

不管你能不能成功,我都不能给你这种机会,说我醋坛子也罢,说我小心眼也罢,我都不介意。反正,你以后不准和他来往,明白吗?”

江雪抿着嘴看向廖辉,对方赶紧点头:“小四说的正是我的想法儿,而且我前面说过,无论公事私事,我都不想再和你发生任何的交集。”

“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儿?”

“当然。”廖辉肯定的点头,“只要小四开心,让我怎么做都行。”

“好吧,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我对一个不顾忌我面子,不爱我的男人,是没兴趣的。周祥萍……”江雪淡笑着看向周祥萍,“你要真这么醋坛子,以后的日子绝对不好过了。

我呢,都是明刀明枪的来,包括那封信,其实,也算是明刀明枪,哪天你要是遇到一个心眼多,跟你玩阴的,我看你怎么办。”

“不劳你烦心,你只需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就行。“周祥萍拉起周吉萍和初夏,转身就走。廖辉一声不吭的追了上去。

这段纠纷,初夏自始至终都看的清清楚楚,也再次刷新了她对这个年代的认识。

按照她曾经的认知,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应该觉得破坏别人感情是最让人瞧不起的事儿,所以,她最初的日子,就是以此来劝解自己的,这个年代什么都不如后世,唯有这方面是后世怎么比也比不了的。

然而,先是叶美如,后是江雪,将她的这个想法活生生的给否决了。

关于叶美如,她一直觉得,大概是她出国留学,接受到新鲜的西方思想,硬性碰撞下,才会有了那种举动,那么,江雪呢?

唉,这就说明,如果有一天她真心的爱上周蜜康,也有可能要像周祥萍这样,防小三如防狼。

不爱,便不计较,爱了,哪能不计较?

不行,这事她要给周蜜康打个预防针,先看看他的态度,她再决定要不要对他投入真感情,嗯,就这么定了。

冤枉的团长筒子,就这样被池鱼了。

几人走到周家门口,才反应到,林艳秋还在廖家呢。

“放心吧,奶奶会告诉妈的。”廖辉道。

周祥萍暂时不想看到蔡虹盈,便抬脚进了周家大门,她不去,初夏和周吉萍自然也不会去。

廖辉犹豫一下,还是回转身回了廖家,岳母对他肯定是一肚子意见呢,妻子可以扔着岳母不管,他可不敢。

趁这机会好好讨好讨好岳母才是真格的。

结果,他一进廖家,就发现岳母大人正和母亲大人坐在厅里,相谈甚欢,而他的亲亲奶奶,则坐在一旁笑眯眯的嗑着瓜子,一看就知道心情非常好。

不管是嘛情况,高兴就是好情况!

“妈,妈……”廖辉坐到廖老太太身旁,和两位妈打招呼。

“去江家回来了?”林艳秋问道。

“是的。”廖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让妈跟着操心了。”

“没事儿……”林艳秋大度的摆摆手,“只要你心里只有小四,我就没什么好操心的。”

蔡虹盈也赶紧表态:“小辉,以后我不会再掺合你和小四的事儿,你岳母说的对,儿孙自有儿孙妇,夫妻俩过的好不好,冷暖自知,我在这儿自以为是的瞎折腾,纯属吃饱了撑的。”

廖辉心里震惊的要命,脸上却是堆满笑连连的点着头。他岳母和他妈是什么性格他真是太清楚了,这俩人在一起谈话,能不翻脸就不错了,现在竟然还谈笑风生,还意见一致……,确切的说,他妈竟然被他岳母给劝服了,这可真是太太太让他难以置信了……

周家这一天,是在忙碌的迎来送往中渡过的。

得知周景平父子回归的消息,关系相近的亲戚们便一一上门看望,当然,这当中也包括一些,在周家出事后,恨不得躲得越远越好的极品亲戚。

如果是以前,林艳秋大概能当场把这些人骂出去,这次,她却能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不冷不热的和对方寒喧了几句,这使得那部分人心下窃喜,他们可是知道林艳秋的性格的,现在她能这样,就说明她打算不计前嫌,那么就代表着,以后还是可以来往的。

周祥萍私下问她妈,是真的原谅他们了?

林艳秋撇撇嘴没说话。

周祥萍就知道,她老妈这是故意给人家希望,以后真有事的时候,那些人大概就要抓瞎了。

知道周家这几天忙,荆家和万老爷子及夏爹夏娘都没过来凑热闹,下午初夏就跑到万家去了。

林宝河和赵玉兰还在糊火柴盒,看到女儿进来,脸上就齐齐涌上喜色,嘴上问的却是:“夏,你怎么来了?”

“想爹娘了呗。”初夏凑过来,帮着收拾,“反正我也帮不上多少忙,就回来陪爹娘好了,万爷爷呢?”

“在书房呢,来客人了。”赵玉兰压低了声音,“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看万老的样子,挺高兴的,不过那女孩子进门看到我们,脸色好像不是太好,倒也没说什么。”

琢磨一会儿,初夏就看向尹嫂:“尹嫂,你认识万爷爷的外孙女吗?”

“不认识。”尹嫂摇摇头,“我跟在万老身边也有三年多了,从来没见他女儿和他外孙女来过。来的,都是一些朋友,几乎没什么亲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