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们,我终于在晚上复活了,建议,大家千万不要吃放超过一天的东西,现在吃坏肚子,是好容易的一件事儿..

--------------------------------------------------------------

“夏,我们回去了,你也要经常过来陪陪万爷爷,你要把他当成亲爷爷孝敬。”赵玉兰神色认真的叮嘱女儿道。

“娘,我会的……”初夏巴巴的看着赵玉兰,一脸的期盼,“我想你和爹能住到过年。”

“这孩子……”赵玉兰伸手摸摸女儿脑袋,“夏,你好好闯,什么时候,你能挺起腰杆来说,‘爹,娘,我能养活你们了’,我和你爹就留下来不走了。”

林宝河也笑呵呵的抬起头:“夏,我和你娘可是等着你养我们的老呢,敢答应不?”

“一看你们的模样就知道是信不过我……”初夏撇撇嘴,“以为我不敢和你们赌啊,你们敢不敢答应我,要是我五年内有这个能力,以后,你们就要长期和我生活在一起,只能节假日回老家看看,行不行?”

“太行了,娘就盼着这一天呢。”赵玉兰一脸的欣喜,“要是有那么一天,我和你爹立马死了也愿意。”

初夏一头黑线,还是不相信她呗!得,她还是别动嘴巴说了,行动表示吧。

周家的事情也算是基本了结了,大家这几天也就陆续上班了。明天她也回医院吧。

但爹娘要离开的时候,她是一定要和老师请假陪同的。工作很重要,前程很重要。但是,这一切的根本不还是为了爹娘吗?只有看到他们回到老家,一切安顿的妥妥当当的,她才能安下心来,努力往前奔!

尹嫂听着一家三口闲话,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您笑什么呢?”初夏好奇的问道。

和尹嫂相处了这么久,初夏也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世,对她就有一些本能的尊敬和怜惜。

尹嫂原本是a市的一名中学老师,被打倒后受了不少苦。同是老师的丈夫受不了折磨,自杀了,没孩子,所以,平反后,她就成了孤伶伶的一个人。

婆家自然不会再收留她,娘家有一个大哥一个小弟,都已经结了婚,家里住房比较紧张。她只能和父母挤在一间房里。

短时间还行,时日长了,各种磕磕绊绊,冷言冷语。她实在住不下去,就要求组织给她安排一个有住宿的工作,正好万老要来a市长住。就给安排到了万老的身边。

她初到万老身边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冷言冷语。万老是鳏夫,她是寡妇。或者说,安排她来万老身边工作的人,未尝没存了那种心思。

当时万老和她谈过,表示可以给她换一份体面的工作,可是,她选择了留在万老身边。

她说,要是真走了,反倒是心里有鬼了。

对于这样一个敢于坚持自己的人,初夏很尊重。

尹嫂也很喜欢初夏。

万老的意思,不管初夏打不打算考大学,多学习总是没错的,身为老师,尹嫂主动接过了辅导初夏的任务。

爱学而又学得快的学生,哪个老师不喜欢?

尹嫂不让初夏喊她老师,初夏也不好意思再喊她“尹嫂”,便总是以“您”来称呼。

“看着你们一家三口的相处,我就打心眼里开心。”尹嫂笑盈盈的看向赵玉兰和林宝河,“万老其实很渴盼亲情,如果可以,真的很希望您二位能常住,这大概是万老最巴望的事情。”

赵玉兰和林宝河只是憨憨的笑,并不接话。

知道劝不动他们,尹嫂就一脸无奈的叹一声:“你们呀,就和以前的我一样,其实,这种坚持有时候真的没意义,我知道我有些多嘴,可是我知道我要是不说,肯定会后悔。

昨晚上,万老大半夜的跑到厅里一个人糊火柴盒,我睡觉警醒,也跟着起来了,他就撵我回去睡,说他只是睡不着,想要自己待一会儿。

以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不过,都是和女儿通过电话,就自己待到书房一待半晚上。

所以,我要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应该知道了吧,具体怎么做我无权干涉,可是,我真的希望你们能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房间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初夏知道父母需要思考的时间,并不催促。

同时,她心里也酸酸的,这世上或者有不喜欢家庭温暖的人,但是万老,绝对不是。

以前,是因为怕连累,没人愿意亲近他,现在,是因为身份的敏感,他不能随意亲近别人,至于她们一家,算是机缘巧合。

人活着,总是有那么多无奈,尤其这个年代,当然,或者是因为以前的她,不曾接触这个层面的原因。

“我们会再回来的。”良久,赵玉兰轻声道,“我们也会把万老当成亲爹孝敬,但是这会儿,不是时候。”

“尹姐,您就是我们的亲姐。”

林宝河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相处久了的尹嫂却是能听明白,鼻子就有些微微的发酸,这对夫妻,虽然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可是,他们有着最高尚的人格!

难怪万老对他们的事儿那么上心,甚至丢弃了始终坚持的为人原则,以前她有疑惑,现在她明白了,在看人上,万老的确是有眼光!

有些遗憾,亦是有些自豪,初夏无奈的叹气:“您算是看明白我爹娘了吧,脾气倔着呢,他们决定的事儿,别说八头牛,十头都拉不回来。”

“这孩子,有这么说自家爹娘的吗?”赵玉兰好气又好笑的戳女儿一指头,“我们还不是怕丢你的脸。”

初夏鼓着嘴抗议:“我不觉得你们留下就是丢我的脸,我可以闲着的时候来帮你们糊火柴盒。”

“你来帮忙,你婆婆他们能干看着?”林宝河也摸摸女儿脑袋,“结了婚的人了,还是和小孩子一样,真是个傻孩子。”

“我这么傻,你们怎么放心把我自己留在这边?”

夏爹夏娘:“……”

恰在这时,书房门打开,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率先出来,身材高挑,五官清秀,她神色严肃的在众人脸上瞟一眼,定格在初夏脸上有五秒钟,便目不斜视的往门口走过去。

眼看着女孩子到了门口,初夏跳起来:“等一等。”

“你没资格和我说话。”女孩子淡淡扫一眼初夏,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初夏,不用搭理她。”万老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听得出来,他心情并不怎么好。

几人便冲初夏使眼色。

“爷爷……”初夏走进书房,关上门,坐到老爷子对面,“那是您的亲外孙女,是吧?”

“嗯。”老爷子点了点头,“人家说儿女是父母的债,爷爷大概上辈子欠他们的债太多了,这辈子,就还不清了,呵呵……”

犹豫一下,初夏问道:“嫌我们住在这儿?”

“不是。”万老爷子摇摇头,“你这孩子,别瞎想。”

“爷爷,您也知道,我的亲爷爷亲奶奶并不喜欢我,自小,我是没有体味到爷爷奶奶的疼爱的。

现在,我可是当您是我亲爷爷,所以,我希望您有什么事儿,可以和我说说,不我能不能帮着解决,您也多个说心理话的人,对不对?

至于周家那边您放心,什么该对他们说,什么不该对他们说,我有数,我不是嘴碎的人,您要相信我。”

“你呀……”万老爷子虚点着初夏,一脸的好气又好笑,“我什么时候还防着你和周家说什么了?

到了这一步,爷爷已经和周家绑到一起了,你以为还能逃得开吗?你这孩子,说这话可真让我伤心。”

初夏就狗腿的绕到万老爷子身后,讨好的替老爷子揉肩膀:“是我不会说话,爷爷别往心里去,我的意思,爷爷是明白的,我知道。”

“妍妍这次过来,是负责打前站的,她妈妈想让我回京城去,自己不好来说,就让她来。”万老爷子轻叹一声,“初夏,你说,什么是真正的亲情?”

“像我和我爹娘这样的,就是。”

“你会利用你爹娘吗?”

“不会!”

“是啊,可他们是为了利用我,在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和我划清界限,在我帮助我的朋友的时候,他们笑话我是白痴傻蛋。

当我的朋友翻了身,他们终于看到他了,也终于想到了我这个做爹的做姥爷的,什么时候,他们想过我的感觉呢?

我是渴望亲情,可是,我渴望的不是被利用的亲情,算了,有些东西,我说了你可能也不太明白,反正啊,她们现在做的事,就是让我放弃朋友,选择他们,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爷爷,我听的有些糊涂。”初夏挠挠脑袋,“我觉得我不是个笨的,可是你说的我真有些糊涂了,我知道,您和龙老是朋友,他们是让您不和龙老做朋友了吗?那又是图什么呢?或者说……,他们是想让您出卖龙老的利益,为他们带来利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