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今天早吧,嘿嘿,熬夜码的。

----------------------------------------------

“初夏,坐下说话。”

待初夏坐到老爷子对面,对方却是久久的注视着她,半晌没吱声,初夏就有些不自在起来,屁股在椅子上挪一挪,“爷爷,我说错什么了吗?”

万老摇了摇头:“你没说错什么,丫头,你的聪明超出了我的预期,老周家,倒真的是好运气。”

初夏便知道,自己猜对了,想劝解几句,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儿女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万老的女儿,就是最次的那等吧,摊上了,他能怎么办?

“比起你的爹娘来,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她恨我讨厌我也是应该的……”顿一顿,万老苦笑,“初夏,会不会觉得我认你做孙女,是在利用你?”

“如果说利用,也只能说是我利用了爷爷,要不是您,我大概是没法全须全尾的渡过这次难关的。”

她说的是真心话,如果只是荆家,大概,肖兵起父子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如果他们真的要来狠的,荆家也是难以护她周全的,或者,荆哲会拼了命的保护她,但是,结果,肯定是有人受到伤害,那,实在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我的利用并非政|治上的利用,而是,我这个孤老头子。伸手的目的,是为了享受我可能永远享受不到的亲情……”万老爷子苦笑。“丫头,以后要是你也不理爷爷。大概,爷爷就没亲人了。”

“那么严重吗?”初夏脸色也凝重起来。

“怎么,你不愿意做爷爷的孙女?”万老避重就轻的笑道。

“我当然愿意,可是我知道,爷爷更盼着的,是姑姑和姐姐能回到身边……”

万老打断她:“我早就绝了那念头了,原本我只是希望,哪怕偶尔来个电话,我也就满足了。现在看来,我的这个愿望都是一种奢想。”

初夏不知劝什么好,只能沉默,老爷子愿意告诉她的自然会说,不愿意说的话,她强逼也没意思。

但是大致的情由,她也能猜个**不离十,只是,她不能说。就她现在的表现,已经让老爷子震惊了,要是说的太清楚,老爷子真要怀疑她是不是周家派过来的卧底了。

那可就冤枉死周家了。

“算了。告诉你吧,看你那一脸好奇的样子……”万老连连叹几声,才道。“就像你们上学的时候,班长和学习委员大多是互不服气的。

现在呢。爷爷就是属于班长这一派的,你姑姑家里呢。当然也是属于班长这一派的,但是,属于那种班长绝对不认识的小兵。

你姑姑就想着,让我把你姑父一家,都从普通同学,提拔到小组长,如果他们具备那个能力,爷爷插插手也是可以的。

问题是,他们的品行,爷爷很清楚,如果真那么做了,就是对班长不负责任,所以,爷爷就拒绝了她们。

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她会和我彻底翻脸,甚至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当然,现在还没到那一步。

如果我估计的不错,大概这几天,你姑姑和姑父就会登门,然后,就到了彻底决裂的时候。

初夏,如果你是爷爷,你会怎么做?爷爷想要听听你的意见,就照实说,不要考虑爷爷的想法儿。”

沉默一会儿,初夏抬起头,一脸的认真:“爷爷,您说父母生育儿女,是为了什么呢?”她并不需要万老回答,当即自问自答,“在我看来,要是父母在当时的情况下,明知道养育不了孩子,也给不了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还一定要生下他,那就是不负责任。

但是,如果当时的情况允许,可是后来发生了变故,父母无法再待在孩子的身边,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那属于非人力可为因素,怨不得父母。

做儿女的,应该体谅父母的难处,感谢父母给自己带来生命,让自己来到这个精彩的世界。

可不管哪一种情况,父母生育儿女,往大里说,是为了人类的繁衍,往小里说,是为了生命的延续,给予儿女的照顾,也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老了的时候,儿女能给予相应的回馈。

说起来可能有些无情,但事实上就是这样,要不然,为什么要无私的生一堆孩子,让自己过苦难的日子呢?

当然,我的这个观点,可能80%的人不赞同,但,我真的就是这样认为的,我也会觉得,姑姑的性格有些偏激。

大概,爷爷给她讲什么道理,她都是听不进去的,那么,爷爷现在怎么做,都不可能入了她的心,除非完全满足她的心愿。

如果我是爷爷,我就首先想明白,我最重视的是什么,一辈子的心不安,和儿女的怨恨,哪个是我最介意的,然后,选择我相对不介意的那个。”

初夏话音落下后,万老爷子老半天没说话,显然,他在思考初夏的说辞。

“丫头,能告诉爷爷,你什么时候想通这些,或者说,你是什么时候,想法发生了转变的。”

“我差点淹死的那次。”为了时间对应,初夏只能这样说,她总不能说,这是她后世的观念吧?

这个年代,大多数人对生儿育女,是一种本能。或者说,很多人还是觉得生的越多越好,不管能不能养得起,反正越多越好,尤其是男孩儿,你让他生下一个加强连他都是乐意的,至于生完了能不能活,看运气吧,活下来的是好汉,死了的算孬种。

“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万老脸上终于见了笑容,“为了奖励你的醍醐灌顶,今天教你弹首新曲子。”

初夏一头黑线:“我还以为您要请我吃什么好吃的呢。”

“哈哈哈……”老爷子就欢畅的笑起来。

晚上回到家,初夏就把下午在万家遇到的事告诉了周蜜康,她是想从周蜜康那儿知道,万老爷子的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如果能帮到万老,那是再好不过的。

虽然,她的“责任说”,让万老的心理负担放下了一些,可是,做为父亲,又怎么能真的放下?

万一万老的女儿走错路,可能是连累不到万老,但是,万老这一辈子,也不会真的开心了。

琢磨了一会儿,周蜜康才道:“万玉琼嫁的那个男人,和肖兵起有一拼,万老不帮他们,也是为他们好,这种人要是真爬上去了,是灾难,不只是别人的灾难,还是自己的灾难。”

初夏就一脸嫌弃的道:“怎么会嫁那么个男人?”

周蜜康神色郑重的看着她:“这事我没替你调查,回头,调查完了再告诉你。”

“讨厌!”初夏就捣他一拳,“我是说真的,不是和你开玩笑。”

“我也没和你开玩笑。”周蜜康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初夏身子就是微微一僵,“别害怕,你没爱上我之前,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要的,不只是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明白不?”

“还要心啊?”初夏脑子迷迷糊糊的,就顺着他的话音道。

“当然要。”周蜜康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眼睛危险的眯着,“听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先要你的身,后要你的心?”

“啊?”强烈的雄性气性,醺的初夏有些迷迷晕晕的,大眼睛呆愣愣的盯着对方,小嘴微张,看得周蜜康全身的血液就要沸腾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