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到,本来说今天就一更的,发现可以码出两更,就再更一章,晚一会上传。

--------------------------------------------------------------

听老太太这么说,叶美如也反应过来,要是老爷子不打算原谅她,哪能容她在家里住这两天?上次和她绝交的时候,那可真的是一分钟都不许她多待。

“爷爷,你吓死我了。”叶美如看向夜老爷子的目光就多了丝娇嗔,“我真的以为爷爷不打算要我了呢。”

“你呀……”强玉娴心疼的抚抚女儿脑袋,“以后可要长记性,不能再这么自作主张了,知道吧?”

“我……”叶美如眸中就盈了泪,“我知道因为我的原因,爷爷一直觉得愧对周家人,和周爷爷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矮他一截的样子,那种感觉,让我特别难受。

祸事是我惹的,当然应该由我来弥补,原本我是想着如果周蜜康还接受我,我就嫁到周家去,当牛作马,也要把欠周家的情还上。

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周蜜康已经结了婚,这条道儿就堵死了,我去过周家,见过他的新婚妻子,说实话,我很心痛。

如果不是我,他大概不会选那么个没礼貌的农村姑娘做妻子,我知道,他就是要用这种办法来报复我,他就是要让大家觉得,我连一个农村姑娘都比不上。

他这样做。我并不恨他,因为我的确是欠他的。正在我纠结要怎么回报他的时候,周家出事了。别人都躲开的时候我没有。

我去看了周蜜康,我当时是做了两手打算的,要么,我嫁给他,不管他沦落到什么境地,我都陪着他,要么,我嫁给黄心龙,条件就是。黄家要帮周家免去牢狱之灾。

无论是哪种,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大概都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自己偷偷去做,周蜜康还的怨恨我,不接受我,所以,我只能选择黄心龙。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无私的要帮周家。经过这些年我已经清楚,除了欠周家的,我还真心的爱周蜜康,既然不能嫁给他。就让他一辈子欠我的情,记着我。

爷爷,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儿。我说出来就是想让您知道,您的孙女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您不欠任何人!”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的自以为是!”叶老爷子皱眉盯着孙女。“爷爷活到这把年纪,眼睛还是好使的,小蜜结婚的第二天,我去过周家,凭我的观察,他是真心喜欢林初夏。

而林初夏,也不是你说的那种一无是处的小村姑。相反,她的言行举止,虽说不算有大家风范,但绝对的落落大方,让人挑不出错处。

美如,现在放不下的不是周蜜康,是你。你根本就是在戴着有色眼镜看林初夏,所以你看到的,只有她的出身,你对她的评价,只有想像。

醒醒吧,周蜜康和你之间的感情早就成为过去式了,他曾经拒绝婚姻,不是多么放不下你,而是你让他对人性失望。

现在,他已经找到了让他重拾信心的女人,那么你呢?是不是也应该放下过去,敞开心扉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至于说你嫁给黄心龙才能帮周家,那根本就是你自己在异想天开,别说是他,就连他爹,都不可能想帮就能帮了!”

叶美如一脸不服气:“要不是黄心龙,周叔叔和周蜜康能那么早回家吗?王家那边虽然有帮忙,可是,王爷爷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周景平和周蜜康能早早的出来,和黄家半点关系都没有,那是龙家在插手,傻姑娘,你还真是够天真的!”

“龙家?”叶美如愣住,“关龙家什么事儿?”

“林初夏是万老的干孙女,万老是龙老爷子过命的兄弟,他求了龙老爷子帮忙,要不是龙老插手护住周家父子,你以为他们能全须全尾的出来?

自古以来,县官不如现管,单肖家父子,就能要他们半条命,说起来,要不是周蜜康娶了林初夏,周家这次能不能顺利的渡过劫难,还真没法儿说。”

“要不是周家,万老怎么可能认林初夏做干孙女?要这么说起来,还是周家先为自己准备好了退路,才全身而退的。”

“万老肯认林初夏做干孙女,是因为,他下放的那些年,和林初夏在一个村子,是林初夏不背讳他的身份常常去看他。

对手一个在感情方面特别欠缺的人,他在意的是什么?你以为凭周家,真的能让万老收了林初夏做干孙女?”

原来是这样?那个农村妞还这样的功劳?叶美如呆愣愣的坐着,神情恍惚。

她现在基本相信了爷爷的说法,也就是说黄心龙骗了她,黄家,根本就没有帮周家,而她,只是自己巴巴的送上门去嫁给了那个和鬼一样难看的男人!

孙女的难过,让叶老太太有些心疼,便劝解道:“这事儿只能说林初夏的运气好,要不是小蜜心疼她,担心她遇到危险,也不会让她认荆老爷子做干爷爷,那样,自然就遇不到万老爷子,归根究底,还是周家的关系起了决定性作用。”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叶美如就更觉得自己的牺牲没意义了,搞了半天,周蜜康竟然那么重视她的小妻子,那她的牺牲算什么?

“美如,小蜜是多负责任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管娶的是谁,他都会为对方做好一切打算的。”知女莫若母,强玉娴的劝解,倒是使得叶美如的脸色好了很多。

“慈母多败儿!”叶忠良冷哼一声,瞪着妻子,“就是你总这样护着她护着她,才让她越长越不懂事儿,她这辈子过的不幸福,就是你的错!”

“她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你就不能安慰安慰她?”强玉娴委屈的看着丈夫,“这个时候她心里有多难受你不知道吗?非得给她伤口上撒把盐,才叫不护着她?”说着看向叶老太太,“妈,您看他,自小就冲美如横眉竖眼,现在大了还是这样,要是我和他一样的脾气,哪个孩子能受得了?”

“行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心疼闺女,你们俩也不应该再为这种事儿打嘴仗。”叶老太太看向儿子,“你以后也改改你这脾气,要不不张嘴,张嘴就是训孩子,你让孩子怎么和你亲近?”

“我不指着她和我亲近,除了给我丢脸,她还能干什么?”对于女儿曾经的所作所为,叶忠良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叶家人,正如他的名字,一门忠良,偏生的,就出了叶美如这么个异数,圈子里哪家不是以她做反面教材?

好女不侍二夫,他家女儿真不知道随谁,怎么就做出那等丢人现眼的事儿?女儿没回来的时候,他惦着,心疼,真坐在面前了,他又闹心的要命,气不打一处来,唉,这可真就是前世的冤家!

父亲的态度,伤了叶美如的心,她又嘤嘤的哭起来。

叶忠良烦燥的起身:“我回部队看看,今晚上就不回来了。”

“去吧。”叶老爷子冲他点点头,也起身去了书房,该说的他都说了,对于这个孙女,他现在只是尽一个爷爷应尽的责任而已,要说对她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不说别的,就她曾经做过的事儿,这辈子,在他心里都是个结,只不过,他是她的爷爷,没有办法,只能原谅罢了。

“错了一次,就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吗?”叶美如瞪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我已经落得这样的地步,爷爷和爸爸还是不能介怀,难道,他们真的要看着我死了,才能开心吗?”

“傻孩子,瞎说什么呢?”叶老太太伸手揽住孙女肩膀,“给他们时间,慢慢就好了,他们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比奶奶和你妈心里好受,只是,他们需要时间,你要面耐心点儿。”

叶美如可怜巴巴的看着叶老太太:“奶奶,你也觉得我是咎由自取,是不是?”

扪心自问,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一定会这样觉得,可是自己家的,当然就多了一些宽容,老太太一下下拍着孙女的后背:“不是,都是我们太忙了顾不上你,才让你走错了路,不怪你。”

“我可怜的女儿……”强玉娴抹了抹眼角的泪,怔怔的凝视着女儿,“以后就打算留在黄家了?”

“暂时先这样吧……”叶美如重重叹一口是气,“黄心龙待我还不错,如果现在和他离婚,我这辈子,大概就翻不了身了。”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妈都支持你。”强玉娴帮女儿倒杯水,“喝点儿水,回房间休息休息,以后常回娘家住住,有事了,就给奶奶和妈打电话,别总是自己憋着,你这孩子,就是太喜欢自己拿主意了,才总是出乱子。”

“哟,这是谁回来了?”房门打开,一名二十**岁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是叶美如的姐姐叶美云。(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