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大哥结过婚啊?”初夏一脸的意外,“我还以为他中意叶美如,也一直单身呢。”

自上次梅一桐帮她一起给肖玉文下套,把肖玉文给揍的各种伤以后,她对梅大公子的称呼就由一桶煤换成了梅大哥。

“叶美如被叶爷爷撵出国后没多久,梅一桐就娶了云家的云朵为妻,云朵和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一直喜欢梅一桐。

周蜜康和叶美如出国留学的那几年,梅一桐很不开心,云朵那么文静内向的女孩子,就常常召集大家聚会,傻子都能看出她的心思。

只是她是那种太被动的性格,又特别要面子,虽然为梅一桐做了那么多,嘴上却从来不肯承认喜欢梅一桐。

后来周蜜康和叶美如分手,梅一桐就和叶美如在一起了,受到打击的云朵一声没吭的收拾行李去了大西北。

过了没多久,叶美如的老外男朋友找过来,梅一桐再次被叶美如出局,得了消息的云朵立即跑了回来,这次,她没掩饰自己的心思,天天陪在梅一桐的身边。

梅家和云家原本就交好,除了云朵的妈妈替女儿有些不值,其他长辈对于俩小辈走到一起都是持乐观其成的态度。

没多久,他们就结了婚,原以为,经历了那么多波折才能在一起的俩人,一定会特别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

然而中果却是俩人在一起过了一年就走不下去了,两边家长坚决不同意他们离婚,俩人只好先选择分居。分居后俩人的关系不但没有丝毫改善,还经常的一个月都不说一句话。

看到这样的情形。双方家长也不好再逼,只能同意俩人和平分手。其实,单个分开来说,梅一桐是个有责任感的好男人,云朵也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女人,怎么看怎么合适的俩人,偏生就做不成夫妻。现在做朋友的俩人,倒是关系好的不得了。

所以啊,从梅一桐的婚姻当中,我真的是看明白了好些事情。两个真正的好人,未必能做得了真正的夫妻。

我姐和云朵的关系不错,我和梅一桐的关系也还行,综合俩人所说就是,他们对外人都很宽容善良。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总容易钻牛角尖,发生了矛盾不愿意解释,冷战从最初的几天渐渐发展到十几天,越来越久以后。感情越磨越淡,也就真的不能再在一起了。

初夏,我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周蜜康的性格比梅一桐还要直接粗暴。而你,上来那倔劲儿也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要想好好的在一起,你最好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

让周蜜康那倔头变是不可能的。要变,只能是你变。他这个人对家里人没那么多弯弯心眼儿,想什么你就和他说什么。千万别拐弯抹角,否则,最终是你失望他愤怒,不欢而散。”

开始,初夏只是把荆哲讲的当成故事来听,后面,终于搞明白,荆哲这是以梅一桐的婚姻做例子,给她上课呢!

话说,这是一回事儿吗?虽然荆哲只是大致描述了一番,但她前后一连贯,也就明白了这桩婚姻失败的根本原因。

性格的互补,的确是很重要,婚姻当中最忌讳的,也的确是冷战,可,梅一桐和云朵间最大的症结是,梅一桐不爱云朵,而云朵却深爱梅一桐。

就这点上来说,她和周蜜康之间就完全不同,周蜜康强娶她的根本原因不是深爱她,而是因为她的性格和长相,虽然周蜜康不肯承认长相的问题,但她坚决不会把这一点抛开,如果她和赵启艳一样,又矮又胖还长相普通,真的会给他留下那么深的印象吗?

大家常常会说,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心灵美,长相嘛,并非那么重要。交往久了,这条定律的确是这样的,可若是初次见面,或者只是几面之缘,那绝对是外貌占主体。

首先,外貌长相是自己喜欢的,才会产生了解的欲|望,再然后通过深入的了解,才会得知对方的性格品行。

周蜜康只不过见了她两三次就要求娶她做妻子,说什么和相貌无关,骗鬼去吧!

好吧,她把问题扯远了,言归正传,因为感情的基础不一样,决定着她对周蜜康就没那么多疑神疑鬼,自然也就不会动不动的和周蜜康冷战,而且,她这性格是能憋得住的吗?她能不管死活的窜上去揍周蜜康,也不可能憋着委屈自己垂泪,那种伤害自己的傻事,她才不做呢。

晚上周蜜康一回来,她就把荆哲白天和她说的梅一桐的事情告诉了他,并撇着嘴讥笑他:“还担心我也和你冷战,你说说,就你这强抢豪夺的,我犯得着和你冷战吗?”

周蜜康上下打量她一会儿,嘴角泛起笑意:“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听荆哲说了我以前的事情,心里有些酸,才会想着贬我一顿,让自己心里舒服些?”

“对!”初夏从被子里爬出来,跪着往前蹭几步,扯住他领子:“反正,这辈子你都欠我的,在你之前,我没有任何感情经历,你呢,不但有感情经历,还同居过,哼,我亏大发了我!”

周蜜康:“……”不是他不想搭理她,入眼的一大片白嫩,彻底击晕他了……

初夏也不知道周蜜康几点回来,洗完澡后也没换睡衣,个裹着肥大的浴袍就钻进了被子,刚才那么一活动,浴袍的带子就松了许多,再揪住周蜜康领子那么一使力,可不就春光全泄了?

某人正在为自己的女王范儿得意,丁点儿也没觉得冷,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浴袍已经完全敞开,丁点儿遮拦都没有……

“啊!”她惊呼一声,迅速窜到被子里,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嘴里边哼哼边嘟囔,“流氓!”

“哎!”回过神来,周蜜康闭上眼睛深呼几口去,一声不吭的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一直留意着外面动静的初夏,赶紧把被子掀开,怒瞪着周蜜康,“你这是想不负责任吗?”

“初夏……”周蜜康的声音有些哑,“我当然不想离开,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

“你什么意思?”初夏慢条斯理的系好袍带,下床趿拉上棉拖鞋,径直走到桌边坐下,“你过来,咱们谈谈。”

看着她一本正经满脸淡定的样子,周蜜康忍俊不禁:“在我面前不用装,我不会笑话你的。”

“谁和你嘻皮笑脸了?”初夏大眼睛中透出些恼意,“赶紧过来坐,我要和你谈谈。”

犹豫一下,周蜜康就走到桌边,坐在她对面:“你想谈什么?”

“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担心自己万一回不来,所以,想给我留一条后路?”初夏恨恨的哼一声,“不准顾左右而言他,我要实话,我希望,今天晚上咱们俩能开诚布公的谈,如果,你不希望我们是梅一桐和云朵,就不要躲!”

“说的倒还插押韵……”周蜜康说着正了神色,“我之前和你说过,我会尽全力让自己活着,既然娶了你,我就想一辈子护着你,我接受不了你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算为了这种可能性,我也会拼尽全力让自己活着!

但是,有些事情并非人力可为,上了战场后,枪炮无眼,万一拼尽全力也不能活着,可不就害了你?这个问题咱们之前说过,我就不再累述。

初夏,我的心思你是明白的,我都是为了你好,我不知道你今晚上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说给我听听,相信我,无论多难的事情,我都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我是一个从小长在农村的女孩子,可是,我的言行举止和我懂得的一些东西,却和我的身份根本就符不起来,你,有没有过什么疑惑?”初夏认真的看着他,“我再强调一遍,我要听实话。”

周蜜康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逝去,也变的认真起来:“你的确是让我有很多疑惑,但是,那又怎么样?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的,也正是这个样子的你吸引了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你这样的转变,那都是好事儿。

再说,一个人长大后性格和以前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儿,初夏,是不是有人就这方面造谣给你造成困扰了?放心,这事我会在离开之前给你解决,有些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初夏一头黑线:“不是,你误会了,没人就这事儿造谣,但是,我在担心以后这方面的谣言会流传开来,要是你不在,我怎么办?”

“初夏……”周蜜康有些纠结的挠了挠脑袋,“如果我现在拒绝出任务,是不可能的,养兵一世,用兵一时,我是军人,真的不能逃避。”

“谁让你拒绝出任务了?”初夏白他一眼,“周蜜康,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一切,可能会超出你的认知,也有可能你会不信,但是,我想告诉你,你,要不要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