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后面接着有二更三更,我关小黑屋一次性码出来的,亲们,这是暖关了一天的结果,希望表跳定,否则暖会伤心的。

-----------------------------------------------

“一个人守着秘密过日子,是很辛苦的,我想真真实实的活着……”初夏认真的盯着周蜜康,“你愿不愿意帮我实现这个心愿?”

“当然愿意。”周蜜康圈着她坐下,像抱孩子般将她抱在怀里,眸中现出难得的温柔,“初夏,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我知道,如果不是担心我死在外面,你是不会把这一切说出来的,我也能想像到在说出这些这前你的内心有多么的挣扎。

为了你以后能开开心心真真实实的做自己,我必须让自己活着回来,这辈子,你只能是我周蜜康的妻子,你还要为我生儿育女,你还要陪我一起抱孙子,这事就这么定了,咱们谁都不准反悔。”

初夏无奈的哼一声:“你这个人,什么时候都忘不了霸道,前面说的还让人挺感动的,后面……”她摇摇头,瘪着嘴不再说下去。

“我是军人,军人就是要干脆利落。”周蜜康说着,眸中涌满笑意,“现在,这个世上和你最亲近的人就是我,这种感觉不错。”

“才不是!”初夏立即反驳,“和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爹娘,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只有和他们并列的可能性。不存在取代的可能性。至于什么时候能并列,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放心。我会让那一天早点儿来到的。”

“你以后要好好的待我爹娘,不能因为我告诉你实情就不重视他们。这个世上,他们是最无条件爱我的人,要是没有他们,我大概很难坚持下来。”

“傻瓜……”周蜜康点点初夏脑门儿,“小脑袋瓜子里瞎想什么呢,我哪会因为你告诉我的事,就不重视他们?相反,我只会更尊重他们,能做他们的女儿。是你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

“是的,如果我遇到的是这个年代的典型爹娘,我大概是没法承受的……”初夏便将后世父母与孩子的相处,详细的向周蜜康讲述了一遍。

待她话音落下,周蜜康一脸的后怕,随之更紧的拥住她,不自觉的将脸颊贴到她脸上:“你太勇敢了,初夏。你真的太勇敢了!”

“你也好奇怪……”初夏忍不住笑起来,“你是出生在这个年代的,怎么会喜欢我这样性格的?温柔听话的多好,你呀。还真是有福不会享。”

“我要的,是一个可以听我说话也可以和我对话的人生伴侣。不是一个洗衣做饭的贤妻良母,也不是一个只会答是的应声虫。”

“你毛病还挺多。”初夏白他一眼。“纯属欠揍型。”随之,神色一正。“周蜜康,虽然我来自于未来。但是,我对发展轨迹什么的,只能知道点表面现象,太多的,我还真帮不上你。

至于这次的战争,我知道是在明年年年初爆发,详细的战事,我并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几次著名的战役,可以讲给你听听。”

周蜜康神色也严肃起来:“好,你说吧,而且,就算你告诉我,我也不能做为完全的依据,毕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在你来到这个年代之后,有些事情是不是发生变化了,现在还是未知。

你告诉我的,我会做为依据,详细的战事分析,还是要靠实际情况做推演,所以,对此你不要有压力,我答应了你一定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初夏便理了理思绪,把自己知道的几次著名战役及能记住的大事记都告诉了周蜜康,末了,嘻嘻笑道:“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当时选择龙老是特别正确的?”

“……”初夏对未来社会的描述让周蜜康有些震惊,一时没回过神儿来。

哪怕心再大,猛然间听到这种事儿也需要时间消化,这也是初夏犹豫了好久才决定告诉他的原因。

她以前也看过重生穿越的小说,里面的主角,无一例外的都对此事选择了保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也会选择保密。

毕竟这种事说出来,不可控力因素太多了,要不是看中周蜜康的人品,感念他为她做的一切,她也不敢说出来。

当然,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如果真是那样,她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总比他在战场上出事儿,她一辈子活在愧疚中要强的多。

不过,她对自己的识人之术,还是有一定信心的——虽然不知道这信心是从哪儿来的……

“初夏,你的描述,让我充满了希望。”周蜜康终于收回了思绪,他认真的看着初夏,“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你的到来,有一点是肯定的,因为你,国家可以减少不可估量的损失,很多家庭可以不必支离破碎,你是功臣。”

“能别这样和我说话吗?”初夏打个冷颤,“我有一种开大会受表彰的感觉。”

周蜜康纳闷的看着她:“不喜欢受表彰吗?”

“喜欢受表扬,但是,不喜欢带着虚假感觉的表彰,你明知道我告诉你这一切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不管在未来还是现在,我都是一普通人,就想让自己的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如果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别人一把就够了。

至于国家大义一类的,别往我头上扣,这帽子太重了,我会有心理压力的,如果你再这样说话,我会后悔自己把一切告诉你。”

“好好好,不这样说了。”周蜜康好笑的摇摇头,“我也不过是一下子有感而发,你放心,我不会像我爸那样,为了国家放弃亲人的。”

“万一发生那种情况呢?”初夏认真的盯着他,“我是说万一,要在我和国家利益当中选一个的时候,你怎么办?”

周蜜康神色严肃起来:“林初夏,你要相信我,你的秘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出来的,这个你大可放心。”

“嘿嘿……”初夏就讪笑,“我没有不相信你,就是问问嘛,这个问题和我和你妈一起掉河里你先救谁,基本是雷同的,嘿嘿……”

周蜜康眼睛眯起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已经有一点爱上我了,所以,才会问我这种问题?”

“别自恋了。”初夏白他一眼,“才不是呢。”

“别害羞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是,你真的已经爱上我了,要不然,你不会担心我的生死,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周蜜康得意的笑,“也只有我这么优秀的人,才值得你爱,知道吧?”

“你能再自恋点儿吗?”初夏盯着他的眸子,“我说出一切,你心里没有不适的感觉吗?”

“没有。”

“真的没有?”

“当然。”

“你说,万一我要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你心里会不会很难过?”

“这种假设不存在,我不想去推演。”

“万一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出生在一九**年,而是出生在一九零九年呢?”

“你当自己是老妖精啊,一九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是多少岁?不过,要真是那样,我更赚大发了,有着近一百年的人生阅历,那得帮我多少忙?!”

初夏:“……”半晌,她清了清喉咙,“如果我真的是一百多岁的老妖精,你不难受,我自己也会难受的受不了,我实在是不能想像,找一个可以做自己重孙子的男人做老公,会是什么感觉,啧啧……”

“哈哈……”周蜜康笑着在她唇上啄一下,“初夏,我很开心你告诉我你的事情,相对于你比我小九岁,我更喜欢你比我小七岁。当然,这个秘密也是只能我们俩知道。”说着又在她唇上轻啄一下,见初夏没有反抗,便有些乐此不彼起来……

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对周蜜康这个人也不排斥,更没有任何的抵触和不舒服,初夏便伸手攀上他的脖子,主动将自己柔软的唇送了上去,温热绵软的小舌头在他唇瓣上轻轻一舔,又迅速缩回去……,他哪顶她这样的挑逗,呼吸立即就沉重起来……

她坐在他怀里,小手在他后背上来回的游走着,时不时的屈指挠一下,他就觉得周身都要燃烧起来,最后的一丝理智在告诉他,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后果将是……

感觉到他身体突然间的僵硬,初夏唇瓣轻轻移至他耳畔,来回的摩挲着他的耳垂,轻声呢喃:“哥,我是你的妻子。”

“哥,我是你的妻子……哥,我是你的妻子……”如着了魔般,这句话在他的心里回旋,从来没觉得被人喊“哥”,感觉是那么的好……

哪怕这样,他也没有放任的任由**燃烧,“初夏,你不会后悔吗?”他的声音隐忍喑哑,透着浓浓的性感,使得原本就被撩拨的有些情动的初夏心里一下子火热起来,身子在他怀里扭动着蹭蹭,“真讨厌!”

这声娇嗔,如一湾荡漾的春水,使得他卸下了全部的负担,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他已经答应了她,要回来,一定会回来,还有什么可禁忌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