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心虚了吧?”初夏撇撇嘴坐正了身子,不再盯着周蜜康看,“晓琼为什么调到401的?”

周蜜康面色没有丝毫改变:“看不出来,那孩子倒是挺有担当的嘛。”

“什么意思?”初夏莫名的看着他,“这事儿和担当有什么关系?”

“要是你,原以为是自己努力才得到的位置,结果,却发现根本是被人利用了,你会怎么做?”

略一思索,初夏就明白了周蜜康的意思,不屑的冲他翻个白眼儿:“都已经被你们利用了,为什么要不干了?为什么要心虚?这是应该得的!要虚也是你虚!”

“好吧,是我小瞧人了。”周蜜康就笑,“罗晓琼没有调岗的打算吧?”

“为什么要调岗?”初夏瞪着他,“是你目的达到了,就想把她踢回原位去?我说,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哈,会遭报应的!”

周蜜康一头黑线:“咱能不能别这么急着下结论?这事儿我妈是先斩后奏,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和徐阿姨捣腾着给调过去了。

找徐阿姨帮忙的时候,我妈就和徐阿姨打好了招呼,不管罗晓琼合格不合格,都不能把她降格使用,如果真的是能力不够,就让徐阿姨一直带在身边,等徐阿姨退休的时候,给她安排一个清闲又体面的岗位。

我妈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罗晓琼知道真相后,自尊心受不了要求调岗。前几天还和我念叨这事儿呢。不信你可以回去问她。”

“我才不问呢。”初夏“哼”一声,“你们家做事儿真的是好霸道。我就在想,要是我一直咬着牙不答应。你们家是不是能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嫁给你?”

“不会……”周蜜康摇摇头,“顶多能把你感动的不得不嫁给我,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媳妇。”

初夏:“……”

“让罗晓琼不要有心理负担,就算最初她去401和能力无关,现在能留在徐阿姨身边。绝对是她个人努力的结果。

徐阿姨对她十分的满意,前几天还给咱妈打电话了,说咱妈给她找了个能干又聪明的助手,比早去的小苗都强。”

“我们又不傻…….”初夏再送给他个白眼儿,“放心吧,晓琼才不会要求调岗呢,假清高的傻事儿,我们才不做呢。”

周蜜康恍然的点头:“我倒是忘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和你在一起,她哪能做出那样的傻事儿来。”

“你什么意思?”初夏拧着他胳膊用力揪,“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势利么?是不是?赶紧给我说实话!”

周蜜康就笑:“你不是势利,你是知道如何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且,坚决不白吃亏,二个饺子。就是二十斤粮票,一只鸡。就是四十两粮票,还有比你更会宰人的吗?”

“心疼了?”初夏大眼睛在他脸上瞄瞄。撇嘴,“现在心疼也晚了,而且你是自愿的,我又没逼你,是吧?”

“我没说后悔啊,我这不在说这事儿嘛,能做出这样事的人,哪能自命清高?罗晓琼和你那么好,怎么可能不受你影响,是吧?”

“清高顶饭吃吗?”初夏斜睨着他,“而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我那会就看出你对我不怀好意了,要不我会张口要那么多吗?”

周蜜康转头瞄她一眼:“现在变成一家人了,有没有一点儿后悔当初那样对我?”

初夏用力点点头:“挺后悔的……”还没等周蜜康嘴角勾上去,又道,“当时怎么就只要了六十两?我看跟你要一百二十两你也能给!”

“我看上去像那么傻?”周蜜康一脸无语的瞄着她,“你以为你要一百二十两我就真给你一百二十两?适可而止懂吧?”

“切!”初夏冲他竖竖中指,“你能说你那时候对我没想法儿?骗鬼去吧!”

“初见的时候,感觉你的性格太像小娆了,就忍不住的想要帮你,事实上,相处一会儿就发现,你们是完全不同的。

可我仍然满足了你的要求,那是因为你触动了我心底里最柔软的部位,从小娆离开,我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有怜惜的感觉。”

“那你……”初夏有些忐忑的看着他,“和我在一起,到底是因为恋妹情结,还是真的喜欢上我了?那啥,我不是故意探听你的**哈,你说,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你总要让我明白你对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吧?”

“我都说了,只要相处起来,就发现你和小娆完全不同……”周蜜康瞪她一眼,“说话的时候动动脑子,什么叫恋妹?如果你真像我妹妹,我还对你下得去手吗?”

“也对!”初夏认真的点头,“我还真是忽略了这点儿,对不起哈,那也就是说,你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我,对不对?”

周蜜康:“……”

“不好意思回答啊?”初夏戳他一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夫妻间,沟通和交流是十分重要的,沟通和交流的时候说实话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儿。”

“林初夏,咱们能不谈这个问题吗?”

“不能!”

周蜜康一脸无奈的瞄着小妻子:“我以前不是说过嘛,别总纠结这种事儿,说再多都不如实际做有意义,你说呢?”

“你好好看路!”初夏一把将他的脑袋扳正了,“就算路上人少车少你也不能这样,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怎么办?”

“大惊小怪。”周蜜康就从鼻子里哼一声,“我就是一直把脑袋往你这边扭着,也绝对会把车开的安安全全的,你以为我是普通人啊?看来我真应该找个地方让你看看我的驾驶技术才行。”话音落下,车子“嗖”的窜了出去。

初夏吓得赶紧把住车门,“喂,你疯了!赶紧回家,我早上没回去,爹娘肯定担心,要是晚上再回去晚了,他们能担心的吃不下饭去。”

“傻瓜!~”周蜜康伸手揉揉她脑袋,将油门稍稍松了松。

初夏留意一下行走的方向,放心的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偷瞄他两眼,故意酸溜溜的:“让你说说心里话就不敢说了,哼,心里还不知道藏着什么鬼呢。”

“心里话天天说就不叫心里话了,我是男人,又不是长舌妇。”周蜜康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唉,你呀,就别不知足了,以前,我哪有解释的习惯?自从认识你,就事事都要向你解释清楚,可真是遇上克星了。”

“我把这话当成变相的表白了。”初夏笑着拍拍他胳膊,“别不好意思,有话就要说出来嘛。你不说,谁知道,对吧?”

周蜜康笑着摇了摇头没吱声。其实,他很想问,你对我是不是也有爱的感觉了?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就要离开了,如果他问,她肯定会多多少少顺一些他的心意。

就如她会把那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他,如果不是他现在离开有诸多凶险,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或者,一辈子都不说也说不定。

他要的,不是她为了让他安心,让他挂心,而违心的承诺。

爱不爱他的话,还是等他回来以后再问吧。她的心,他一定要得到!但是,他不会逼她,他要让她一点点的爱上他,以他为傲,以嫁他为傲!

初夏也在纠结,他能看出周蜜康的欲言又止,她喜欢他在她面前的毫无伪装,但是,这个时候她表白什么,太假了,所以,还是沉默是金吧。

好在,没一会儿车子就驶进了大院,俩人就齐齐松了口气。

“和我一起害怕啊?”

“和我一起紧张啊?”

俩人几乎同时出声,随之,齐齐笑了起来。

“现在看来,咱俩还是挺有默契的,嗯,或者,会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初夏郑重其事的道。

对于初夏偶尔的犯抽抽,周蜜康已经十分适应,就顺着她的话意表示:“肯定的,会像咱爹咱娘一样恩爱。”

“这话我爱听,我爹和我娘还真的是模范夫妻,我爹什么事儿都让着我娘,反正,就没见他和我娘大声说过一句话!”

“你这是警告我要事事让着你?”

“太聪明了。”初夏冲他挤巴挤巴眼睛,“孺子可教也。”

周蜜康无奈的摇头,“我比你大九岁呢,别没大没小的。”

“是六岁。”初夏身子往他面前凑凑,“其实,是六岁。”

“六岁和九岁有什么区别?”嘴上这么说,周蜜康脸上的笑意明显加深了些,显然,他更喜欢六岁的差距。

“呀,我爹我娘跑外面来等了……”突然瞄到正伸长了脑袋往这边看的赵玉兰和林宝河,初夏急的拍着周蜜康的胳膊,“快点快点,我爹娘都等急了。”

初夏一下车,林宝河和赵玉兰便跑上来一左一右拉住女儿打量,周蜜康无奈的笑,就这样,还非得坚持回老家,自家这岳父岳母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