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亲们,你们都睡了么,好梦~,明天别忘了正版定阅顺便给咱票票~

------------------------------------------------------------

被爹娘拉着手打量,初夏就觉得心都揪揪起来了,她生怕被自家老娘看出点什么来。

虽然她觉得成为夫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可是,她就是觉得被老娘看出来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儿。

“爹,娘,早上走的急,就没来得及过来和你们打招呼,万爷爷今天好吧?”初夏边说边扯着老爹才娘往里面走,“进去说,外面冷呢。”

周蜜康想了想,道:“爹,娘,你们和初夏先进去,我回家和家里人说一声,今晚我们在这边吃饭,让他们别等了。”

“那合适吗?”林宝河有些犹豫,对女儿不利的事儿,他是一件都不想做,不管再想女儿,再心疼女儿,可是,只要关乎女儿以后在婆家地位的事儿,他就可以立马冷静下来。

“合适,过几天我要出差,可能出去待的时间还比较长,应该来陪爹娘一起吃顿饭。”周蜜康说着抬脚上车,将车子驶了出去。

“小蜜要出差?”赵玉兰看向初夏,“这事你知道吗?”

初夏赶紧点头:“知道,娘,他和我说了,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就是出去的时间长点,本来不是想着陪你们一起回老家嘛。这样,暂时就去不成了。他挺不好意思的,待会吃饭的时候,你们安慰安慰他,别让他牵肠挂肚的走就行。”

“正事儿重要,回家什么时候都能去,不急在这一时……”林宝河就严肃的看着女儿,“夏,这就是你不对了,爹娘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应该当时就明确告诉他,这事儿爹娘一点都不会怪他,出差的时候心里挂着事怎么能行?”

“我这不想着让你们联络一下感情吗。”初夏边说边扯着俩往里走,“别站外面了,冷。”

“初夏回来了?”万老看到初夏进来,脸上立时挂满了笑容,“早上没过来,你爹娘可是惦了你一天了。”

“他们就是死鸭子嘴硬,整天喊着要回去。我就一天没过来,就给惦成这样,爹,娘。要是你们真回去了,还能有心思过日子?”

赵玉兰忍不住叹口气:“真回去了也就那么着了,这会主要是担心你和你婆家有什么矛盾。这不刚结婚,怕你处理不好关系吗?”

初夏一直在留意自家老娘的表情。感觉到老娘应该没发现她和周蜜康关系进一步的事儿,就有些窃喜……

“偷笑什么呢?”赵玉兰突然上下打量女儿。“我看你表情怎么不对劲儿?打进来就不时的偷看我脸色,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初夏脸上的笑就僵住,她这是太得意忘形了么?灵机一动,赶紧道:“今天有喜事儿,我当然高兴,爹娘,罗红旗有了中意的女孩子了,估计能成,高兴吧?”

“那孩子不是和钟红英在一块儿了?”

被老娘一提醒,初夏才意识到,她把最重要的事儿给忘了,“爹娘,除了喜事,还有一件事你们要做个准备……”她便把钟红英被开除送回老家的事儿,和爹娘说了一遍。

“那孩子,骨子里还是随她娘,她爹老实。”赵玉兰忍不住叹气,“好不容易出来了,又弄成这样,可真是的。”

“你就是瞎操心,她想害咱闺女,你还在那替她可惜,让我说,她这是活该!”林宝河说着看向女儿,“夏,放心吧,钟大娘要是敢上咱家胡说八道,我把她打出去。”

初夏就冲林宝河竖竖拇指,又笑嘻嘻的看向赵玉兰:“娘,你要向我爹学习,善良,是要看对象的。”

“好了,都是你们爷俩对,我错,行吧?”赵玉兰就笑,“我也不是同情她,就是觉得农村孩子有这种机会不容易,她呀,像她娘,贪心太大了,结果,就啥也没捞着。

她娘年轻的时候长的挺好,人家给她介绍对象,她就挑三拣四的,后来,有一个男的,她看中了,那男的长的好,家里条件也挺好,可她呢,事事要个尖儿,人家的彩礼都要二十六块钱,她非得要一百六。

那男的大概是真看上她了,就答应了,可她得寸进尺,又要一辆自行车,一台缝纫机,一块手表,说是少一样都不行。

这三样啊,一般人家也就要一样,有的,甚至一样都要不到,她倒是敢狮子大开口。

结果,这一下子把男的家里人要火了,直接就和她退亲了,她后悔了,就倒过头去求,说是可以三样里要一样,礼金不能少。

人家没答应,她隔了几天又让媒人去说,一样也不要了,只要礼金,人家又没答应。

她在家闷了几天,自己找过去了,说是礼金也可以减半,可惜,人家又相中了一个比她长的好性格好的姑娘,她这亲事就彻底黄了。

说来也怪,自那以后,和她相亲的男人,是一个不如一个,相到你钟大伯的时候,她是真害怕了。就一口应了下来。

你钟大伯是用十八块钱把她娶回家的,至于自行车什么的,一样都没有,不过,你钟大伯能干,钟红英也懂事儿,她倒是没遭太多罪。”

“钟大娘好看?”初夏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实在无法想像,就她那一脸黑压压的雀斑,能怎么个好看法儿……

“你钟大娘脸上以前没有那些黑苍蝇屎,都是生孩子以后才长的,年轻的时候,她脸白,眼睛也大,可招人喜欢了。”赵玉兰说着瞄了林宝河一眼,“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喜欢她那样的?”

“不稀罕。”林宝河想也不想的摇头,“你别冤枉人。”

初夏啧啧两声:“娘,我现在真的觉得我爹聪明,你说他的时候,他从来不和你争究,只一句话,就能压的你心里舒舒服服的,对吧?”

“我这怎么叫聪明?初夏,你爹这叫心里没鬼,坦荡荡。”林宝河瞪大眼睛抗议道。

“呵呵呵……”万老爷子就笑起来,“宝河,你是真聪明,当然,你这个聪明和俗世说的聪明不是一回事儿,你这是真聪明。”

“哎哟万叔,您就别臊我了。”

初夏打量打量林宝河,坐到万老爷子身边,压低了声音,却又是林宝河恰恰能听到的声音:“爷爷,我爹脸真红了……”

“这孩子……”林宝河无奈的看着越来越爱欺负自己的女儿,却突然发现妻子盯着女儿直发愣,就轻戳她一下,“怎么了?”

正美滋滋笑着的初夏,脸不受控制的,“腾”的就红了,她迅速起身往厨房走:“今晚吃什么,看看我能帮上什么……咦,尹嫂呢?”

“尹嫂的朋友来了,今晚她就不回来了,咱们自己做饭……”赵玉兰说着进了厨房,“咱们今晚包白菜馅的饺子吃,肉我已经剁好了,面也和好了,现在剁白菜,你出去陪你爷爷下盘棋,要不就弹会琴给他听,我刚才琢磨啊,要是我们走了,他自己在这儿孤零零的,唉!”

初夏暗暗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唾弃自己的瞎纠结,看来她这种人还真是不适合撒谎,遇点事就自己先虚了……

“对了夏……”初夏走到门口,赵玉兰又喊住她,“我和你爹打算再过一周就回老家,房子已经收拾出来了,对了,你姥爷来信说,你二舅妈自己跑回去了,把启艳给丢了。

本来,你二舅是不想要她了,可是,她娘家不收留她,她就一个人住在村头的剁堆里,你二舅心软,又把她领回家了。

你二舅前些日子想来找启艳,你姥爷和你姥姥拦着没让他来,说他来了,指定又要让你婆家跟着瞎忙活。”

“娘的意思是让我帮着找启艳吗?”初夏就有些不大乐意,赵玉兰疼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的心软和心善,也真让她头疼。

就赵启艳那样的,落得什么下场,都是她活该倒霉,别嫌她无情,对方能明知道会害她成什么样,却故意要去做,她还有什么好心软的?

圣母小白花啊?那是她最讨厌的好不好!

“不,娘不让你帮忙找她,你也别和你婆家说,就是给你提个醒,她应该还在a市,万一遇上了,你小心点,那孩子,心不善。”

想自己刚才的态度,初夏就有些愧疚,上前抱住赵玉兰胳膊蹭蹭:“娘,对不起,别生我的气。”

赵玉兰笑着拍拍她:“娘哪会生你的气?你能那么想娘,说明娘以前给你的印象就是是非不分,你爹说的对,娘这毛病不好,以后得改。”

初夏就里就立时涌上酸酸涨涨的感觉,上天待她太好了,有这样的一对爹娘,别说给发到这个年代,就是古代,她也认了!

晚饭一大家子吃的其乐融融,万老爷子是既欢喜又惆怅,闲聊的时候忍不住感慨,“你们都走了,我自己可怎么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