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谢谢正版定阅打赏暖粉红给暖的亲们~

----------------------------------------------------

“你们都走了,我自己可怎么熬?”

万老爷子一句感慨的话,使得林宝河和赵玉兰的神色一下子伤感起来,相处这么久,他们已经把万老爷子当成真正的亲人。想到以后,就剩老爷子孤零零的守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夫妻俩心里特别不好受。

虽说还有尹嫂,可尹嫂不是个话多的,老爷子又特别注意分寸,两个人住和一个人住也没有太大区别。

“你们要是心疼爷爷,就多住一段时间呗。”虽说劝了很多次都没用,可初夏还是忍不住又开口劝了。

“多住一段早晚还是要离开,到时候,心里更难受。”林宝河叹一声,“夏,你要是真心疼万叔,就努力点儿,争取让爹娘早些回来。”

初夏实在忍不住了,就反驳道:“我就不明白了,我努力不努力的,和你们回不回来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反正你们在这边也不是闲着,自己也能赚钱。

万爷爷是我正儿八经认的干爷爷,他一个人住在这边,原本也需要人照顾,由你们陪着不是比别人强么?爹娘,你们能不能不钻牛角尖?”

“你这傻孩子,事是这么回事儿,道理咱们自己明白,可是外人会这样想吗?”

“干嘛非得管外人怎么想?”初夏头痛的抚额。“你们走了以后,我也要住在医院里。顶多一周回来一次,我就是想要照顾爷爷。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爹,娘,为了让我踏踏实实的学习,你们留下来不行吗?

每周回来和你们一起吃个饭,和公公婆婆那边一起吃个饭,或者大家干脆一起热闹热闹,多好?”

“傻孩子……”林宝河摸摸女儿脑袋,“行了,你的想法爹娘知道了。要是想过这样的日子,你就努力。”

得,又转回去了。

初夏头痛的用力拍脑门:“让我一头撞死吧,怎么就讲不明白呢,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就讲不明白呢?”

“行了,别逼你爹娘了。”万老爷子叹一声,“为了这事儿,逼了他们也不是一次了。再这么逼,只会让他们更为难。

宝河,玉兰,你们想回老家。就安安心心的回去,我这边没事儿的,我老头子以前也是这样过的。多少年都过来了,没什么不适应的。

你们呢。回去好好的生活,也别太挂心初夏。她嫁了个好人家,再说这边还有我,放心吧,没人能欺负她。”

本来好好的气氛,怎么就搞成了这样?周蜜康一直在观察几人的神色,此时就认真的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爹,娘,我问你们个问题,麻烦你们,说出实想法儿好不好?”

夫妻俩对视一眼,林宝河叹一声:“小蜜,你奶奶和我们谈过,你妈也和我们谈过,她们明确的表示,周家不计较我和玉兰住在这边,也希望我们能住在这边儿。

她们是诚心诚意的留我们,也是发自内心的没有瞧不起我们的意思,我都明白,你不用劝了,这事儿,是我和你娘过不了心里的坎。

我们不希望初夏一辈子就靠着周家靠着万叔,我们希望她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不是我们信不过你,是我们想让自己的闺女有出息。”

这个观点,夫妻俩这是第三次表达了,而且,看得出来,他们是认真的,周蜜康就叹一声,无奈的看向初夏。

他刚才的确是想要打消夫妻俩内心的担心,告诉他们,周家不会介意他们留在这边,无论是住在周家还是万家,都不会介意。

显然,老丈人猜到了他的想法,直接连谈都不和他谈,就一口拒绝了他。

他们的人品和做人准则很让他尊敬。但是,也很让他头疼,他们住在这儿,并不影响初夏努力,相反,还会让她努力的更加踏实,不用担心他们在老家被人闲话什么呢。

可偏生的,他们就是固有着自己的坚持。

的确,放在一般家庭来说,他们这样的坚持,会为女儿赢得更得的尊重和地位,可是放在周家,真的是没必要。

唉,说什么他们也听不进去,自家这老丈杆子和丈母娘还真不是一般的固执,或者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细想想,自家老丈杆子还真是有种军人的气质……

回家的路上,初夏还是有些蔫蔫的,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的,这接二连三就要面临的离别,让她心里特别不舒服。

周蜜康伸手将她揽到身边:“不要用你的思维方式去判断他们的行为,开心点儿,要不然,他们会比你还难受。”

“哎!”初夏就重重叹一声,“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们的所谓坚持,明明可以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干嘛非要分开互相担心挂牵?

我知道他们想要我努力,想要我有出息,不希望我做寄生虫,但是,这和他们留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冲突。

我也没说让他们在家里待着什么都不干,对不对?你也看到了,我爹娘每天糊的火柴盒,足够他们和万爷爷尹嫂四个人的生活费了,他们住在万爷爷家,并不是白吃不喝,对不对?

又能经常看到我,又能让万爷爷不孤单,还能让我踏踏实实的把心思全用在学习上,明明是一举三得的事儿,他们怎么就想不通呢?”

“那是因为你还小,而且,最主要的是你对大林村没有归属感……”顿一顿,周蜜康继续道,“对他们而言,很担心你,很想陪着你,但是,他们更想给你保住大后方。

所谓的大后方就是大林村,那儿才是他们的根,在那儿,他们才觉得一切是真真实实属于自己的,才会让他们活的有安全感。

才让他们觉得,喜怒哀乐都有人能一起分享,那种感觉,是你给不了的,这类似于一个人当了几十年的兵,对部队的感情一样。我这样说,能明白吗?”

初夏的思绪就飘到自己的爸妈和爷爷奶奶身上。

林家的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曾经被没收,后来,又返还了回来,爷爷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花尽所有的钱,把祖屋修缮一新,带着全家搬了进去。

她是在那间房子里出生并长大的,大学的时候,她盼着住校,盼着挣脱父母和爷爷奶奶的束缚,可是,当她真的躺在宿舍的时候,她是那么怀念自己的床,那么怀念古老的房子里散发出来的淡淡木香味儿。

大三的那年,有人曾出八千万,要买下林家的祖屋,用那些钱,他们完全可以在市中心买五套大复式,可是,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他们说,那是他们的家。

家,怎么可以卖呢?

想来,爹娘对大林村的感觉,应该就是那种感觉。

她对祖屋的感情虽然没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来的深,但是,多多少少也能体味一些。

这样说来,她对林宝河和赵玉兰的坚持就有了一些理解。如果不早些回去把房子落实下来,他们心里就总是不踏实,总是觉得将来无法保护到女儿……

这也是国人拼尽全力,一辈子为房子打工,也一定要拥有一套房子的原因——有了房子就有了家,同时也就有了安稳踏实的安全感。

想通了个中因由,初夏也就不再纠结这事儿,更不再做劝父母留下来的打算,或者,让他们早早的回去把家落实下来,他们自己就会主动来陪她了。

周蜜康一直在留意初夏的神色,见她锁着的眉头终于松开,就道:“想通了?”

“嗯。”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回去后会受气,钟红英不是被开回去了吗,就她那个娘,肯定会忍不住去找爹娘算帐,到时候,不用解释,大家也就知道你嫁的不错了。”

“你是故意的?”初夏瞪大了眼睛,“故意把钟红英开了的?”

“也不能这样说,要是她不犯错,我怎么会开她回去?谁让她正好撞枪口上?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怎么样才能在我不去大林村的情况下,减轻爹娘和你的压力,结果,她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可就怨不得我了,如果是平时,或者我还会考虑一下这事儿对她的影响,现在嘛,活该!”

“咝……”初夏就吸一口凉气,“太幸福了。”

“幸福你抽的什么凉气?”周蜜康无语的瞄着她,“撒谎都不会撒,是在觉得庆幸吧?”

“太聪明了,我在庆幸你看上的是我不是她,要不然,我还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初夏边说边拍拍胸口,“佛祖真的待我不薄,阿门。”

“佛祖听到你这句话,会下来抽死你的!”

“阿弥陀佛,佛祖大佛大量,才不会计较我给他念错了口号呢。”

周蜜康:“……”这么奇葩的论调,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了,这丫头幸亏是被他接手了,要一般人家娶回家去……,他实在是无法想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