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还没进门,就听到有欢声笑话传出来,初夏就有些讶异的“咦”一声:“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周中康带着梅小凤回来了。”

“真的?”初夏就讨好的冲他笑笑,“谢谢哈。”

周蜜康瞪她一眼:“别跟我虚头巴脑的。”

“你没提这事儿,自然是不希望我爹娘有心理负担,我是真心感谢你,不用不好意思。”初夏豪气的冲他挥挥手,推门走了进去。

“谁不好意思了,谁要你感谢了。”周蜜康无语的嘀咕一句,跟在小妻子身后走了进去。

“三哥,三……,你们回来了?”看到初夏和周蜜康进来,周中康赶紧打招呼,只是,“三哥”喊的挺清楚,“三嫂”却只喊出了一个“三”字,“嫂”字含在嗓子眼里转了好几转,愣是给含糊过去了。

“三哥好,三嫂好。”梅小凤比周中康就大方多了,她原本就认识周蜜康,结婚以后却是第一次见,身份不太一样了,就有些略略的拘束。

“坐吧。”周蜜康冲俩人点了点头,拉着初夏坐到周老太太身边,“奶奶,以后我不在家,你可要带头给我保护好初夏,别让有些人对她没大没小的。”

初夏刚好和一圈人打过招呼,听他这样说,就有些不自在,这家伙显然是在找周中康的茬呢。

梅小凤扯着周中康的袖子晃了晃,眼睛则不停的冲他眨巴着使眼色。示意他赶紧修正刚才的错误。

周中康哪是那么容易妥协的,脑袋往旁边一扭。装作没看到她的眼色,扒拉了扒拉周华康:“明天一起去学校吧?”

“好。”周华康应一声。起身闪了,他可不想做周中康的耙子,对于五哥,他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五哥刚才含在嗓子眼的那个“三嫂”他有听到,就三哥的脾气,要是肯这么放过他才怪了呢。

周老太太知道周蜜康是在让她为初夏主持公道,就笑着拍他一把:“你放心吧,不管你在不在,初夏都不会受委屈的。”说着看向周中康和梅小凤。“中康,小凤,到你们正式摆酒的时候,你三哥肯定不在家,现在以茶代酒,先敬你三哥三嫂吧。

这段时间你三哥为这个家受了不少的委屈,你三嫂为护住这个家也出了不少的力,你们,也趁着这机会。好好谢谢他们。”

“不用谢我。”初夏赶紧往一边坐了坐,周蜜康就一把拉住她,“为什么不用谢你?要不是万老,周家现在还能是现在的周家吗?这个家里最大的功臣就是你。知道吧?”说着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盯一圈儿,“我丑话说前头。要是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有人敢欺负初夏。等我回来了,别嫌我翻脸无情。

爷爷奶奶。爸,妈,要是初夏受了什么委屈,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带她离开周家,你们看着办吧!”

初夏一直用力扯他,可这家伙的倔性子,哪能扯得住,最后反倒一把把她拉起来,让她站在他的身边,逼众人表态。

“呵呵……”周老爷子就笑起来,“小子,还威胁起来了?你说就你这脾气,我们敢对你媳妇不好吗?放心吧。

你呀,不就是生气小中刚才态度不好嘛,周中康,你给我站起来,正儿八经的和你三哥表个态。

还有,说明白,你刚才为什么含含糊糊的不喊三嫂,你要是说不明白,以后就别进周家的大门了。

至于梅家那边同意不同意你是他们家女婿的事儿,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自己看着办吧。”

“嗯,是这么个理儿。”周老太太笑着附和,“我刚才说的含蓄了点儿,但是和你爷爷的意思是一样的。”

林艳秋和周景平对视一眼,代表夫妻俩表态:“初夏是我们的儿媳妇,我们疼她还来不及呢,哪能欺岁她。至于她大哥大嫂这边,也肯定不能欺负她,要是别人敢欺负她,我保证,我们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大哥大嫂都表了态了,自己儿子惹的祸,哪能不静态?周岗平赶紧代表自己和妻子也表了态,完了,恶狠狠的瞪着儿子:“周中康,你赶紧的给我道歉!要不然,我们没你这个儿子!”

“凭什么?”周中康忽的就站起来,气呼呼的盯着周蜜康,“三哥,我一点都没有不尊重三嫂的意思,我就是想到她年纪那么小,没好意思喊三嫂。

你说你用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逼着一家人表态吗?那是不是我也可以让一家人表态,以后都不准欺负小凤?

这要是每一个小辈都这样做,长辈们的脸面往哪里放?这个家里说了算的到底是谁?

以前大家都让着你,是因为你被叶美如那女人伤了,大家可怜你,现在你已经找到了真爱的女人,干嘛还要大家让着你?”

被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看着,周中康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却坚持挺着腰杆把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你……”梅小凤就一脸无奈的轻扯他袖子,“三哥为这个家受了那么些苦,你就不能让一让他?”

这话听着是在劝周中康,实则,是在意指周蜜康霸道。初夏淡淡瞄她一眼,开了腔:“五弟妹,什么叫让一让?能解释一下吗?”

“三嫂,是我说急了,我的意思是,让周中康别这么倔,顺着长辈们的意思,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初夏淡淡看着她:“我不配周中康喊我一声三嫂?”

梅小凤在家也是娇生惯养的,同样是媳妇,不一样的对待,她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这会儿见初夏如此的咄咄逼人,脸上的神色就更加染上恼意:“这是三嫂自己说的,我没说。”

初夏就看向周老爷子等人:“既然这样,以后你们见了我不用喊三嫂,愿意喊初夏就喊初夏,不愿意喊初夏就喊小林,实在不行,就喊声喂也可以。

但是,周蜜康为这个家做的一切不能被抹杀,他为自己的妻子争取应得的尊重,不能被诬蔑。向他道歉吧,诚心诚意的。”说完她转身看着一众长辈,一一鞠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二叔二婶,三叔,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可我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别人对我好,我一定要加倍的还,我不能让周蜜康因为帮我,被人抹黑。

你们也不用护着我,能不能在这个家里取得尊重,不是靠求来的,是靠自己争来的,我会努力的,我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心甘情愿的喊我三嫂。

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你们对我好的时候,有些人不会吃醋拈酸的,看我不顺眼。”

这可真是个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小刺头!不过,他喜欢!周蜜康嘴角弯弯的看着自家小妻子,一脸的自豪。“初夏,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挺胸抬头,谁都不求!”他郑重的道。

“你们……”周老爷子给气笑了,“我还没死呢,就当我不存在了?周中康,道歉,要不你现在立即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要是以前,周中康肯定会头也不回的就“滚”出去,可现在,他不可以,他和梅小凤结婚后才知道,一文钱难死英雄汉是什么意思。

梅家一直不承认他,也就断了梅小凤的经济来源,周家没被平反的那些日子,他们的到了吃完上顿没下顿的地步。

好在,没多久周家就被平反,他们虽然还是住在外面,但是有梁晓红的资助,倒也过的还不错。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的不只是个温饱,他马上就毕业了,他希望自己在事业上有所建树。

那么,他就需要梅家和周家的扶持,如果梅家不接受他,又怎么会扶持他?

现如今,梅家和周家的关系已经解冻,只要周家的长辈肯去梅家提亲,相信,梅家会光明正大的把梅小凤嫁给他的。

他需要梅家的承认。

忍下一肚子的酸气怨气,周中康咬着后槽牙向周蜜康和初夏道歉。

周蜜康坐那儿连看都没看他。

初夏倒是看他了,不过,同时也咬着后槽牙问道:“这样说话,诚意太重了,我不敢接受。周蜜康大概也不敢,是吧?”边说边戳了周蜜康一下。

“爷爷奶奶,爸妈,二叔二婶,三叔,我们忙活一天累了,上去休息了。”周蜜康边说边强行拉起初夏,上楼了。

周中康一看,急了,就大声道:“三哥三嫂,对不起,我错了,我保证,以后我会清楚的喊三嫂!”

梅小凤急于得到家人的肯定,也赶紧表态:“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因为长辈们待我不如待三嫂亲近,就妒忌吃醋,也不会为了维护周中康,就说三哥霸道!”

周蜜康的脚步滞了滞,却没有回头。

“你要不要给他们个准信儿?要不然你走了我不好和他们相处。”初夏就小声提醒他。

“你刚才都那样吼了,当然就不能示弱。”周蜜康瞪他一眼,胳膊一伸,直接把她提的脚离地,拖进了卧室。

当然,看在别人的眼睛中,就是周大团长,揽着小妻子的小蛮腰,一起回了卧室,不过就这样,也够摔碎一地眼球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