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就这样上来,好吗?”进屋关上门后,初夏一脸不自在的看向周蜜康,“不好意思,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给你丢脸了。”

周蜜康似笑非笑的打量打量她:“真这样觉得?”

“没有,也就是和你客气客气。”初夏撇着嘴“哼”一声,“她说你不懂事儿,我怎么能忍,你那么护着我,我当然也要护着你,对不对?”

周蜜康冲她摆摆手:“行了,这事儿你做的对,我没怪你,别瞎磨叽了,洗漱去吧,我下去趟,一会儿上来。”

“下去干嘛?”初夏“嗖”的窜过来搂住他胳膊,“是要继续找他们的茬儿呢还是要说软和话缓和一下?”

“按你的意思,我应该怎么做才好?”周蜜康好笑的看着她,“指指明路吧,我听你的。”

“真的?”初夏眨巴着大眼睛,嘴角漾出俩梨涡儿,“我要你先向我保证,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儿。”

周蜜康像模像养的举起手:“我保证,林初夏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如果做不到,让我……”

“行了行了……”因为自己来的莫名其妙,对这种事儿,初夏一惯是秉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便赶紧打断他:“发誓就不用了,我也不是那么霸道的人,再说了,这个要靠自觉的,勉强就没意思了。”

周蜜康刚才不急着说出誓言就是担心初夏有这方面的禁忌,见她果真介意,就放下手:“说吧。不用再铺垫了。”

“坐下说。”初夏扯着他坐到桌边,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相信,这个家里的人。都是真心待我的,我也相信,你不在家的时候,长辈们会对我非常好。

可是,他们对我太好了,就有可能让其他的小辈儿心里不舒服,今天晚上,就是个例子,对不对?

现在只是梅小凤心里不舒服。如果再这么下去,其他小辈或者也会渐渐的觉得不舒服不平衡。

这种不平衡,是人的一种本能,如果说长辈们对梅小凤好,对我不重视,相信我心里也会不平衡的。

我不想为这种事儿劳心费力,也不想让家里的长辈为难。我爹娘离开以后,万爷爷就剩了自己,不如。我就住到万爷爷那边去,他是我的干爷爷,我照顾他,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我可以保证。休息的两天,有一天肯定会来周家陪爷爷奶奶,你去和长辈们商量一下。好不好?”

沉默一会儿,周蜜康认真的看着初夏:“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要是住到万家去,短时间还行。如果是长时间的,有些人肯定就会说是周家人容不下你。

进而,可能说成你不受周家人的待见,或者干脆说,因为你家境的问题,入不了周家人的眼。

我知道你是心疼万老一个人住,但是,也不能不考虑你自己的处理,对不对?要不这样,我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商量一下,你一周住周家,一周住万家,好不好?”

“好!”

见初夏想也不想的就应答下来,周蜜康一愣,随之恍然:“和我玩心眼儿,其实,你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对不对?”

被说中心事的初夏讪讪笑着:“人家才没有和你玩心眼儿,根本就是体谅你的难处,才答应下来的。”

“你呀……”周蜜康无奈的指指她,拉开门走了出去,周中康和梅小凤看到他再次下来,眸中都流露出惊喜。

“三哥,对不起,那会儿是我们不对。”

“三哥,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其实就是护中康护习惯了,才那样说您的,说完我就后悔了。”

“三哥,她说的是真的,刚才一直在和爷爷奶奶还有爸妈道歉呢。”

“三哥,您不能参加我们的婚礼了,所以,我们想明天先提前请您和三嫂一起喝我们的喜酒,好不好?”

“行了。”周蜜康挥挥手打断俩人,走到林艳秋身边坐下,对面正好是周老爷子和周老太太,他就一脸认真的把初夏的想法,说了出来。

老爷子和老太太对视一眼,就很痛快的答应了周蜜康的要求,他们当然明白,这条件肯定是初夏提的,也知道,这样做略略有些欠妥当,但是,好在是一家一周,倒也不会让别人说太多闲话。

再者,万老一个人住的确是挺让人不放心的,虽说有保姆,可是人老了,渴望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而不是单纯的物质满足和身体照顾。

如果不是万老的身份太特殊,他们倒是希望能让他住到周家来,这样,还真是一举两得了,但是,就目前来说,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初夏倒是个重情义的孩子,如果是一般女孩子,虽说在婆家会有些不自在,但也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可以被独宠的机会。

相处的越久,他们对周蜜康选的这个媳妇就越满意,年纪不大,有时候做事也挺冲动的,可是,一点儿都不小家子气。

他们有时候就纳闷了,明明是小村落走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可是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什么场面都见过一股。

和她比起来,梅小凤还真就落了下乘了。

周家出事儿她随周中康来的那次,表现的倒是很大气,可能是这段时间是被梅家晾起来,跟着周中康吃了不少苦的原因,明显小算计了些。

人都有一个真实的自己和掩饰起来的自己,不遇事的时候,大家看到的那个所谓“真”有可能是假,当面临一些从未经受过的困难,那个真的“真”就不自觉的现身了。

梅小凤现在的心态和之前的确是有所不同,她爱周中康,也做好了和他一起受苦的准备。

可是,打算是一回事儿,真正面对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俩人住在一起,什么家务都要她做,周中康根本就是个酱油瓶子倒了不待扶的主儿,要不是婆婆会时不时的去帮忙,她大概早就崩溃了。

想她也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别说洗衣做饭刷碗这类粗活儿,平时就连端菜上桌这类事儿她都很少做,如果梅家人看到现在的她,大概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她有悄悄向妈妈求助,可惜,还在生她气的妈妈,连见都没见她。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感缺失,让她对周家人的认可和疼爱就特别的渴望,同样做为新媳妇,她自然忍不住会和初夏做对比。

结果,越对比,她就越不平衡了。

今天晚上,是她和周中康第一次正式回周家吃饭,第一次以周家孙媳妇的身份上门,总要重视她吧?

结果,周三哥回来嘀咕了两句,就走了。

她以为,晚一会他会和三嫂回来的。

然而,直到饭菜摆上桌,也没见着俩人回来,出于礼貌,她便问周老太太,要不要等等三哥三嫂。

周老太太的回答是,不用了,开饭吧。

当时,她还觉得周家也并不像传言的那样重视周三哥,结果后来席间从众人的谈话中她才知道,周三哥两口子是陪岳父岳母吃饭去了。

刹那间,她便掉到醋海里了。

林初夏是万老爷子的干孙女,林家两口子住在万家的事儿她都知道,如果是平时,她也就不计较了,可今天是她第一次以周家新媳妇的身份上门,就算那两口子不重视,周老爷子和周老太太不是应该重视吗?不是应该让他们回家吃饭吗?

再想想自己,为了嫁给周中康,被一家人晾着不搭理,就连最疼自己的妈妈,都不搭理她了。

同样是周家的媳妇,凭什么林初夏什么都有,而她,什么都没有?

所以说,人就怕比较,越比心里越不平衡,后来在周中康说出不中听的话以后,她就不自觉的维护自家丈夫了。

然后,就把林初夏惹恼了。

再然后,害怕代替了吃醋。

如果周蜜康不答应,周家大概真的不会去梅家提亲,那她就要一直过现在这种苦巴巴的日子。

原本她以为这是简单的事儿,可现在她是一天都不愿意过了。

偏生周中康又是个倔的,让他向长辈们要求,住到家里来,他却说什么也不答应,说回来和一大家子人住一起被约束着,没意思。

他有意思了,她都快要累死了!

现在听到周蜜康提出这样的要求,周家长辈都答应了下来,她心里翻腾的更厉害了,不过,她可不敢再吃干醋了。

就压下心里所有的不适,讨好的冲周蜜康笑着:“三哥,我和中康的事儿,您是什么意见?”

“你们的事我没意见。”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小凤,咱俩以前虽然不熟,但是也认识,你的成长环境和初夏不一样,不要事事都去和她比。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是真敢对初夏做什么小动作,别嫌我翻脸不认人,周中康,你也给我听着,管好你媳妇,也管好你自己,我不在,有别人替我看着呢。”

说完,周蜜康径直起身上楼了。

“答……答应了没?”梅小凤盯着周中康,有些愣愣的问道,随之,视线又飘飘的飘到了周老太太身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