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太太的语气,应该是想到了三婶和周爱萍,初夏就不知道怎么接话好,毕竟这俩人的事儿,和她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关系。

看出她的不自在,周老太太就主动开了腔:“你三叔第一次带刘玲美回来的时候,我就不怎么满意,觉得那姑娘看着端庄,可是那眼珠子滴溜溜转的人不舒服。

你三叔性子老实,知道自己看人的眼光不怎么样,倒也听劝,就想着和她断了……,最终,却还是娶了她。

周家遇事的那几年,她虽然和你三叔吵吵闹闹的,却也没做的太离谱,不过后来周家平反后,她就处处都想着要好处了。

为什么你二叔一家住在这边,她们家住到外面,就是因为她在这儿大家都没法过,就她那个小心眼闹腾,一般人受不了。

当然,为了面子上好看,就说是为了他们上班方便,给他们一家在外面争取了套房子。

初夏,这次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从周爱萍嫁到肖家,你三婶就尾巴卷天上去了。

肖家对付周家是迟早的事儿,只要肖家一动手,刘玲美肯定会转投肖家,这是我和你爷爷你爸妈早就看明白的事儿。

只不过俗语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的不让她知道周家的事情,等有一天她反水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少她一个人,而不是挖走周家的一条腿。”

老太太这么坦诚,初夏也就不再忌讳。径直问道:“奶奶,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三婶和周爱萍现在怎么样了?”

“刘玲美在肖兵起出事后。曾经去求过你三叔,希望他原谅她,让她回家,你三叔拒绝了她。

原本她还想闹腾,是你三叔把肖兵起的证词拿给她看,她才偃旗息鼓回了娘家,现在好像是住在娘家。

至于周爱萍,从肖玉文出事后,就找不到她了。你爷爷和你爸爸派了人也没发现她的踪迹。

原本是怀疑她回了肖家老家,但是,在那边也没发现她的踪迹,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你爷爷还在派人追查这事儿,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吧,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周家的孩子,错了。只要能改,周家就能接纳她。”

难怪老太太刚才那么伤感,原来是对周爱萍的安危担心。

其实说起来,周爱萍虽然性格不好。却是个没心眼的直肠子驴,有什么说什么,不像刘玲美那般说一套做一套。如果真的出了事儿,估计大家心里都不会好受了。

当然她……谈不上好受不好受。对这个人,她压根就没什么概念。

祖孙俩往回走到半道儿。遇上了出来迎他们的周蜜康,“奶奶,不累吧?”周蜜康迅速瞄一眼初夏,便转到了周老太太的另一边,扶住她。

“呵呵……”周老太太笑着拍掉他的手,“我还没老到走不动,你们一边一个架着我,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这是要去找马克思了呢。”

“奶奶,有您这样咒自己的吗?”周蜜康不满的瞪着老太太,“我这不是怕你活动大了累着嘛,这都出来快半个小时了。”

“我们只是闲溜达,半个小时就累着了?”老太太说着深呼一口气,“不过,早上这空气可真新鲜,还有,这院里的人现在都变懒了,我们走了这半个小时,就只遇到一个晨练的,还是个小年纪,我不认识,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的都缩在家里,我看照这个样子下去,不出几年就得有不少去见马克思的了。”

初夏嘴角就抽了抽,老太太和马克思的感情可真深啊,动不动的就让大家去见马克思……

嘿,这说法要是放在她那个年代,会被笑话成老掉牙的俗套吧?

“奶奶和你说什么了?”送初夏去医院的路上,周蜜康便问道。

“就是闲聊,让我在这个家里放心什么的。”初夏转过头细细打量着他,“周蜜康,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可不能丢掉。”

“放心吧,我会给你留着的。”

“虽然我比你小,但是,你绝对不能比我早走,我希望等我九十岁的时候,你还能照顾我,等我离开以后,你才可以去追我,不管到了什么年纪,都要你追我才行。”

“好。”

“记住你答应我的话,如果你做不到,就算是追到地狱我也要找你算帐!”

“好。”

“喂,除了好就不能说别的?”初夏抗议的瞄着他,“太没意思了,枉人家还那么关心你呢。”

“我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当爸了?”

“啊?”初夏愣愣的看着他,一时没明白过来。

“我的意思是……”周蜜康瞄一眼初夏的肚子,“宝宝的种子是不是已经发芽了,等我回来,大概就结果了吧?”

“切!”初夏鄙视的瞄着他,“你真当自己是神枪手啊?”

“媳妇,咱能不能含蓄点儿?”周蜜康一脸的无语,“这种时候,你好歹也应该表现一下娇羞是什么样的吧?”

初夏就翻个白眼儿:“娇羞个毛线!”

“你……”某人这态度,周大团长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世界上,还有比他小妻子更奇葩的吗?

“行了,别那么个表情……”初夏就叹口气,又挠乱了自己的头发,“我现在是真顾不上娇羞,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就是很懊恼曾经有机会了解这一切却没有了解,现在一知半解的帮不上你就格外担心,相比之下,我宁可什么都不知道,那样,也就用不着这样心慌慌的了。”

“你也说了,最后是咱们胜了,有什么可慌的?”

“胜了是胜了,可是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就算你完全了解,也不可能不死人,只要是战争,就避不了会有伤亡。”

“哎!”

“别叹气了。”周蜜康宠溺的揉揉已经乱成鸡窝的脑袋,“放心吧,就算为了你,上天也会厚爱我的。”顿一顿,就道,“我看,你是爱上我了,要不然是不会这样担心的,哈哈……”

初夏:“……”太自恋了,有木有?!(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