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了天了,你可真是反了天了!”被女儿戳中心事的兰爱莲大怒,“从今天起,你不准踏出这个门半步!否则,我就当没生你!”

“那你就当没生我吧。”筠豆豆看也不看气得五官都已经变形的兰爱莲,径直进了院子。

一向性格柔顺的女儿突然和变了个人似的,兰爱莲气得牙根疼,不过,她把这一切归罪到了丈夫身上,阴着脸进屋拨通筠凤山电话:“你马上给我滚回来,要不然,咱们离婚!”

“发什么疯?”电话那端的筠凤山语气有些不耐烦,“我在工作呢,没时间和你胡闹,有什么事等我晚上回家再说。”

“行,你要是敢等晚上再回来,就别嫌我去司令部给你丢脸!”

知道她绝对能说到做到找到老司令那儿,筠凤山只好放柔了音调:“爱莲,我这儿是真忙,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和我说说。”

“装,再装!”兰爱莲恨恨的道,“你把我骗出去,不就是为了给周汉亮创造机会嘛,筠凤山,豆豆不是你的女儿?你脑子是不是被骗踢了?”

“兰爱莲同志,请注意你说话的措词!”筠凤山也不高兴了,他脾气再好,也不能允许妻子以此类侮辱的言词形容他。

兰爱莲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脑子都糊涂成这样了,还要我注意什么措词?死了还好说,万一缺胳膊少腿的,就豆豆那死心眼儿还不得一辈子绑他身上?你这根本就是要害女儿一辈子,还有脸让我注意措词?”

“兰爱莲。你有胆就把这话对着你爸说,一个字都不落的说!”筠凤山吼完“啪”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扣在了桌子上。想想,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兰爱莲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盲音。头都要气炸了,就在她打算再给筠凤山拨过去的时候,筠豆豆从房间里出来了,手里提了个黑色的大提包,“你干什么?要去哪儿?”兰爱莲迅速挡在女儿的面前。

“您就当没生我吧。”筠豆豆叹一声,主动拉开提包,“这里面是我的几件换洗衣服,是我娘给我买的,要是不信。您可以检查一遍。”

“筠豆豆!你到底想干什么?”太过愤怒的原因,兰爱莲的声音尖利至极,筠豆豆不自觉的揉了揉耳朵,就更把兰爱莲惹恼了,“啪!”的一巴掌打在她手上:“你这是嫌我的声音难听吗?你这是想气死我?!”

说着“呜呜”的哭起来,“我知道,你怪我曾经把你送出去,所以,在外人面前你所说的父母从来都只是养父母。为这个,我和你爸没少伤心,如果可以,哪个父母愿意和孩子分开?

那个时候如果真的把你带在身边。你就是第二个果果,每次看到她,我这心里就像针扎一样难受。

豆豆。要不是在你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我哪会对你要求这么多?你现在可能会恨我。嫌我势利,等以后你就明白了。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

“如果为了我好,你就不应该这样拦着我。”提到姐姐筠果果,筠豆豆的心就软了下来,语气自然也没刚才那么冷淡。

兰爱莲抹抹眼角的泪水,拉着女儿的手,一脸巴巴的乞求:“你坐下,好好和妈谈谈,行吗?”

如果是暴怒霸道的兰爱莲,筠豆豆可以甩手就走,可是这样的兰爱莲,是她没有见到过的,从她回到这个家以来,这是第一次见到兰爱莲流露出如此无助的模样儿,原本急着离开的她,就不自觉的顺着兰爱莲的意,坐到了沙发上。

“妈知道,妈的脾气不好,容易犯急,可是,妈是真心实意的为这个家好,为你们姐妹好。

当年就是因为妈性子太软弱,才把果果害成那样的,所以,从那个时候起,妈就发誓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要给自己的孩子遮风挡雨,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男人的身上。

渐渐的,妈都忘了自己原本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可在在你和你姐姐的心里,妈妈就是个暴燥不讲理的女人。

妈妈为什么那么坚决的不同意你和周汉亮在一起,因为,在妈的眼里,他就是第二个筠凤山。

是个好男人,也是个忠于国家的好男人,可是,到了遇事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庭。

要不是有你姥爷,你爸现在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个位置,所以,妈不能再让你找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男人。不能让你再走妈的老路……”

筠豆豆打断她:“妈,我爸哪里不好了?他什么事儿都让着您,对您也体贴入微的,要是这样的男人您都不满意,那我想像不出来,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合乎您的标准。反正我觉得,要是我嫁的男人能像我爸那样,我就知足了。”

“他现在什么都让着我顺着我,是因为他内疚,要不是他,你姐姐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

兰爱莲这样说,筠豆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姐姐筠果果今年二十三岁,但她的智力只相当于一个**岁的孩子,她是被红卫兵从楼上推下去摔坏了脑袋。

兰爱莲说这事怨筠凤山,是因为筠果果出事的那天,兰爱莲和筠凤山大吵了一架,然后,筠凤山就摔门离开了。

结果他走了没多会儿,红卫兵就来了。其中的一个红卫兵打了兰爱莲一巴掌,筠果果、,就冲上去咬那个红卫兵的手,结果就被推下了楼梯。

如果那天筠凤山在家,或者,结果不是这样的。这也是这么些年,兰爱莲看筠凤山不顺眼的根本原因。

这些往事,筠豆豆听兰爱莲说过不是一次,但每次,兰爱莲都是带着情绪对筠凤山连骂带嘲,所以,她从来不觉得父亲错。

而且在她看来,要是母亲的脾气好一些,吵起架来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父亲也不会摔门离去,后果,也不会是这样。

从根本上来说,母亲才是需要负主要责任的那一个。

只是,这话她不敢说也不能说,否则,兰爱莲绝对能气疯了。

“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我真的喜欢周汉亮,之前我都依了您,现在,请您也依我一次。

他明天就要出任务了,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任务是什么,但是从他的话音里我能听出来,挺危险的。否则,他也不可能特意过来见我。

妈,我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的决心,让他有所牵挂的离开,如果妈不让我去,或者,这一辈子我对妈的恨意,就像妈对爸的恨意一样,成为解不开的扣儿。”

兰爱莲的眉头皱起来,没错,只要筠果果不恢复正常,她就无法从心底里原谅筠凤山,但,周汉亮怎么可以和筠果果比?

“你一定要和我拗着来?我和你说了那么多,你就听不进去?”兰爱莲的声音又强硬了起来。

“妈,您知道我为什么这半年不见周汉亮吗?”筠豆豆叹一声,“因为我不想惹您生气。

我知道,因为姐姐的事儿,您不得已才把我送给爹和娘抚养,您最忌讳的,就是我和爹娘的感情好,和您和爸的感情不好。

爹娘清楚您的忌讳,每当我去看他们,就都劝我,让我少去,让我好好孝敬您,说您挺不容易的。

妈,你不觉得你活的自私了些吗?姐姐出事,爸比您还要愧疚,可是您每次除了拿这事戳他就是拿这事戳他。

您用这个作为要挟,让我们每个人顺着您听您的,只要稍稍的不顺您的心意,您就摔东西打人,闹个天翻地覆。

因为我的顺从,您就以为,我是真的把周汉亮忘了,才不和他在一起?刚才您给爸打电话我听到了,您的意思是,因为爸,我才又想起了周汉亮。而且,您说什么缺胳膊少腿的,我以后都要绑在他的身上,妈,您是军人的后代,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我一直等着,您能真的了解我的心意,知道我爱的是谁,不再去梅家做守候者,可惜……”筠豆豆重重叹一声,“等到今天,我是彻底失望了,我要搬到爹娘那边,如您所愿,您就当没生我吧。”

“你这是要气死我!!!”

筠豆豆面色平静的看着再度暴怒的兰爱莲,起身提起提包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刘妈,李妈,你们都死哪去了,给我拦住她!”

“……”

筠凤山回来的时候,兰爱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犹豫一下,筠凤山坐在了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豆豆……”兰爱莲抬起泪眼朦胧的脸,看清坐在身边的人是谁时,立时疯了,拳头雨点般砸到筠凤山的身上,“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好了。”筠凤山紧紧的搂住她,“爱莲,我们互相伤害了这么些年,够了,果果的伤害已经造成,我们再这样互相折磨下去,图什么?”

“你竟然把保姆和果果都给骗了出去,你就是为了让豆豆和那个男人见面,有你这样做爸的吗?有你这样把闺女往火坑里推的吗……”(未完待续。。)

ps: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完本小说《重生之赵小涵向前冲》,甜文爽文,点作者信息就有链接,或者可以直接搜书名。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