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兰爱莲说他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筠凤山眉头皱了起来,他松开妻子,神色认真的看着她:“如果我现在也要和周汉亮一起出任务,你是不是要马上和我离婚?”

“什么?”兰爱莲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你骗我的,是不是?你肯定是骗我的,是不是?”

“你是不是忘了,a师是属于我们军的?”筠凤山重重叹一声,“我真的想不到,身为军人的后代,你的思想会这样的狭隘,身为军人不保家卫家,那还要来做什么?”

“你保了别人的家,自己的家要怎么办?”兰爱莲幽幽的叹一声,“我以前也不是这样想的,你知道的,可是,我爸爸一生只保别人的家,结果呢?每次回家看到他那条伤腿,我就觉得从心底里发凉,他可以原谅,我做不到。

筠凤山,你可以说我自私,说我狭隘,但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去,这个家,你还要不要,好好想一想吧。”

“不可理喻。”筠凤山起身往外走,“要是想离婚,你就打报告吧,我不会拖着你的。”

“筠凤山,你混蛋!”兰爱莲随手把沙发上的一个笤帚扔向筠凤山,重重的砸在他的背上,恰在这时,两个保姆带着筠果果回来了,看到立在厅中央面色严肃的男主人,俩保姆神色一变,想要再拉着筠果果出去,筠果果却欢笑着扑到筠凤山身上,“爸爸!”

筠凤山宠溺的试了试女儿的手,还好。是温热的,便赞许的冲俩保姆点点头。“你们去休息会儿吧。”

“是。”俩保姆迅速退回了保姆房,把房间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她们现在可懊恼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了,早知道,她们就带着大小姐再在外面转一会儿了,哎!

“爸爸,是的,果果刚才出去玩了,是刘妈妈和李妈妈带果果出去玩的,爸爸,外面可好玩了。明天你带果果和妈妈去玩,好不好?”筠果果如孩子般,赖在筠凤山的身上扭来扭去,筠凤山的心就立时软了下来,轻轻拍着女儿后背,“好,爸爸带你去玩儿,不过,可能明天不行。后天,好不好?”

“好!”筠果果开心的点点脑袋,从筠凤山怀里爬起来,扑向兰爱莲。“妈,爸爸要带咱们去玩,不带豆豆去。她不听话。”

“嗯,爸爸带果果去玩。不带豆豆。”兰爱莲柔声哄着大女儿,“果果。回房里换上在家穿的衣服再出来,好不好?”

筠果果就迟疑的看向筠凤山。

筠凤山冲她笑着摆摆手:“去吧,爸爸不走,爸爸等着果果下来。”

“嗯。”欢快的应一声,筠果果连蹦带跳的上了楼。

兰爱莲抹抹眼角的泪水,垂着脑袋不说话。

重重叹一声,筠凤山坐到她身边:“好了,我错了,我知道你过不了心里的坎儿,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能这样来怨怪。

每次看到果果,我心里也像针扎一样的疼,我们的错,和那个年代的错,却要由她来承受。

可是细想一下,如果我们当年不是那么不懂事儿,或者,这一切就不是今天这样,所以,我们不能再犯雷同的错误。

如果我退缩了,孩子们就要受到指指点点,你我出门,也直不起腰来,同时,我们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对不对?”

“是你不懂事儿,不是我们!”兰爱莲恨恨的看着筠凤山,“到今天,你还没搞明白错的到底是谁吗?”

“好,全是我的错,但是,你希望孩子们以后抬不起头吗?要是我退缩了,孩子们以后就永远都抬不起头,你我,大概也是抬不起头的,对吧?”

兰爱莲眉头皱起来:“不要用这种话吓唬我,这次明文有规定,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的,可以不参加,你们家,不是只有你自己吗?”

“我是副军长。”

“副军长不是人?”

“无理取闹!”筠凤山心底的柔软立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实在是无法和妻子交流下去了,可他在孩子面前,一向是说到做到,自然就不能扔着筠果果离开,待在厅里又觉得不自在,索性就上楼站在女儿门外等着。

“爸爸抱我。”筠果果出来看到父亲,自然是高兴的要命,搂着爸爸的脖子像树袋熊般挂在爸爸脖子上撒娇。

“果果这么大了,爸爸抱不动。”筠凤山牵着女儿的手下楼,“爸爸带你去姥爷家看姥爷姥姥,好不好?”

“好。”筠果果重重点头,一脸的开心,“姥姥姥爷最疼果果了,妈妈,走了,去看姥姥姥爷,不看舅妈,她坏!”

……

筠豆豆带着包包离开家后,并没有去养父母家,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去了,只会让她们担心的睡不着觉。

养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对做军官的父亲和出身于军人家庭的母亲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当时兰爱莲接她回家的时候,就和养父母谈过,不让他们过多的和筠豆豆亲近。

所以,哪怕她们特别想她的时候,也不敢把她找回家,要不是哥哥李兴军告诉她,爹娘想她想的睡不着觉,她会真的以为,爹娘养她只是尽义务,她走了,他们自然也就不再把她当一家人了。

因为生长环境的原因,她并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提着包包站在路上,她有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

……

初夏此时正无聊的坐在周蜜康的办公室里数指头玩,明天周大团长就要离开了,她的亲亲老师便逼着她来a团陪着他。

想想这一别要很久才能再见,她就顺从了老师的意思。结果来了以后才发现,团长筒子不在,汉亮筒子也不在,上班时间,她也不好意思去找别人,只好去找许正鸿要了周蜜康办公室的钥匙,坐这儿守门待团长。

在她坐的脑子都要困糊涂了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激凌,她赶紧站了起来。

“初夏?”站在门口的筠豆豆,一脸的惊喜。

“豆豆,你怎么来了?想死我了,死东西,你可真够狠心的,走了就不再露面了,我们都想你呢,晓琼前几天还骂你忘恩负义呢。”初夏迎上去,嘀嘀咕咕的就是一阵数落。

“对不起啊,你结婚的时候我都没能参加……”筠豆豆叹声气,“我也特别想你们,不是我狠心,是我怕见到你们后,会忍不住做出让我妈不高兴的事儿,那么,我的一切努力可能就白费了。

现在想想,我可真是够傻的,我妈哪是个靠等就能想明白的人,所以,我现在离家出走了,求收留。”

初夏坏笑着戳她一指头,“你是来找周指导员收留的吧?”

“不是,我是打算去找你,但是,我又不清楚你具体分在了哪边,所以,就想着过来找团长问一下,没想到,就正好遇到你了。团长呢?”

“不知道,我来就没见到他,问许师长,他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说a师的工作任务都布置下去了,他可能出去办事了。”

“啊?”筠豆豆猛的一拍脑门,“他不会是去找你了吧?那个,他陪着周汉亮一起去我家来着,然后,他就提前走了,我估计,他应该是去找你了,你们找两岔道儿了。”

“有可能。”初夏点点头,“那我就安心在这儿等着吧,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不,咱们现在去找曾队吧,看看她那边能不能帮你安排一下。”

“还是先等团长回来再说吧,别让你们又走岔道儿了,那样他可就恨死我了。”筠豆豆扯住初夏胳膊,一脸的怀念,“这半年多来,我经常想起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说真的,长这么大,你们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我四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养父母家,那边的小孩儿都当我是外人,不喜欢和我玩,所以,我只能跟着养父母家的哥哥玩。

后来,我爸妈回来了,把我接回家,和我爸妈一个圈子的人家的小孩儿,都不太喜欢我,因为他们喜欢的好些东西,我都不认识。

那个时候,我自尊心可强了,就故意不搭理他们,要不是认识了周汉亮,我大概到现在还不知道,真正的朋友是怎么回事儿。”

“以前没听你说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你还有那样的家庭背景,你呀,太不实在了,突然说失踪就失踪了。”

“我并不认为我爸妈的家才是我的家,在我心里,我爹娘的家才是我的家,真的,他们是真心待我的人。我爸也对我不错,我妈,哎……”说到兰爱莲,筠豆豆叹一声,不再说下去。

初夏只好劝道:“天底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有时候他们的做法可能不对,但是,在他们自己看来,肯定是为孩子好的,应该不是故意的。”

----------------------------------------------------------

今日第一更到,好吧,我白天有偷懒,我认罪,我明天加倍努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