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志,刚才那位军人同志是你对象吧?郎才女貌的,可真般配,结婚了吗?”秦梅改变策略,话题转向了周蜜康。

想到自己的目的,初夏便不再晾着她,笑着点点头:“是的,他是我对象,我们结婚了。”

“真好,真好。”秦梅重复两句,话题再转回到自己感兴趣的,“我听你丈夫喊周主任三叔,是亲三叔还是只是个称呼?”

“你问这个做什么?”初夏一脸警觉的看着她,“我们只是买东西,需要查的那么清楚吗?”

“同志,你误会了,我这样问不是要针对周主任,而是……”双颊飞上一坨红晕,秦梅往初夏身边凑凑,小声道,“如果是亲三叔,那咱们以后可就是亲戚了。”

“噢。”初夏点点头,指了指柜台上的单据,“你先算账,我把粮票和钱给你,免得一会儿忘了。”

“不用,这个帐我来结。”秦梅将单子划拉到抽屉里,“先前我态度不好,做为赔罪,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至此,秦梅对周山平的心意,初夏已经看得明明白白,自然就不会和她继续纠葛,而且身为小辈,又是侄媳,她也不方便这事儿,便把九十斤粮票和二十六块钱放到柜台上:“这是正好的,你数一下,回单给我吧。”

这是明确拒绝了自己的好意?秦梅脸色微微有些沉,就算是亲三叔,那也是子侄辈儿。她已经把架子摆这么低,还要怎样?

如果论起家庭背景。她是配不上周山平,可周山平是离了婚的。她可是货真价实的黄花大闺女,要不是上山下乡把她给耽误到三十多岁还单身一人,她才不会选他呢。

她这种出身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愿意嫁到周家去,周家还有什么可挑的?就算这俩小辈儿不替她说什么好话,她又有什么可怕的?

再说了,听先前的话音东西好像是给女孩的娘家买的,这事儿有没有告诉周家的长辈?或者根本就是赖着周山平帮忙的?

她盯一眼桌子上的钱和粮票,皮笑肉不笑的冲初夏笑笑,拿起来细细数数。在单据上签名,将回单递给了初夏。

“麻烦一会儿给送出去。谢谢诸位了。”初夏冲里面的人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时近中午,一个客人都没有,几个售货员伸着脑袋往外瞄瞄,就开始拨火:

“秦姐,这女孩儿应该是周主任的侄媳妇吧,这架子,摆的也太大了。你才是长辈,她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秦姐,你可要和周主任好好谈谈。以后嫁过去了,要长幼有序,能娶到你。是周主任的福气,小丫头片子有什么资格冲你摆架子?”

年纪大的三角眼吧唧着嘴道:“你们小丫头懂什么。人家周家那样的大家庭,规矩可是严着呢。

这会儿。那侄媳妇是不知道咱们秦组长的身份,等秦组长和周主任结了婚了,那侄和侄媳妇肯定乖乖的喊三婶儿,巴结三婶儿,三叔好不如三婶好,三婶好才能有好东西吃,是不是?”

“杨姐你就知道个吃。”

“吃是大事儿,以前饿死了多少人?”

“……”

满心阴霾的秦梅听着几人的嘀咕,心情反而更加压抑了起来,她知道,这些人虽然说的好听,但是心里都巴不得她和周山平的事儿赶紧黄了。

她刚才也就是气头上,觉得自己配周山平绰绰有余,可真的稍稍平复一下,听着这些人明着像劝实则火上浇油的话,她就明白过来,以她的年龄和家境,能嫁给周山平,真的是攀高枝儿了。

她和周山平的事儿,是她自己主动之下,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眉目,可不能因为这点儿枝桠,影响到俩人的进展。

如此想着,她便迅速去分柜台把已经称好的东西装到袋子里提着往外走,几人在后面大呼小叫的阻拦声,她完全装听不见。

周蜜康和周山平的个子很高,只一眼,她就发现了俩人站的地方,脸上迅速堆上笑容小跑着过去。

“你过来干什么?”周山平眉头皱起来,“你不在那儿万一去了顾客怎么办?赶紧回去,让她们几个把剩下的送过来。”

“是。”秦梅只好把满肚子的话咽回去,冲周蜜康笑笑,再冲坐车上看着她笑的初夏点点头,小跑着回了供销大楼。

“三叔,她是不是喜欢你?”周蜜康皱着眉头问道。

“咳!……咳!咳!……”周山平还没什么反应,初夏先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你以为我那么笨,没看出来?”周蜜康瞪一眼初夏,从驾驶座旁边取过盛水的杯子递给她,视线复又转回周山平脸上,“三叔,你和三婶才离婚一个多月,怎么这么上赶着找抽?”

“咳!咳!咳!……”刚平复下来的某夏,一口水没咽好又把自己呛了,而且比刚才呛的还要厉害,咳的一张小脸儿通红,眼泪鼻涕直往下流,周蜜康赶紧拿手绢给她,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就不能慢点儿,我又不抢你的。”

“三叔,对不起。”好不容易停下来,初夏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周山平,“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周山平指指杯子,“再喝点水再喝点水。”

“喝什么喝……”周蜜康夺下初夏手中的杯子,“还是等三叔说完了再让她喝,再这么喝下去,真能呛死。”

当着周山平的面儿,初夏也不好逆周蜜康的面子,只能自己翻个白眼儿,表示抗议。周蜜康就好笑的揉揉她脑袋,“你刚才留在里面,是不是就想确定一下那女人是不是对三叔有意思?”

初夏不好意思的迅速瞄一眼周山平,坦白道:“没错,我看到她对三叔的态度不大对,就想确定一下。

不过三叔,我没有掺合的意思,我独自留下,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问我关于三叔的事儿。

事实证明,她真的很关心我们和三叔的关系,不过,我没告诉她,我结了帐就出来了。”

周山平一脸尴尬之色,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叔,你和她好了多久了?”周蜜康问道。

犹豫一下,周山平道:“也就是才十几天的事儿,她和我说,她愿意嫁给我,问我的意思,我没拒绝她,也没答应她,就说想想再给她答案。”

“如果她真是个贤惠善良的好女人,我肯定不多嘴,可是三叔,你难道还没受够三婶的气?

就这女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要是真娶回家,她绝对不比三婶差,至于哪方面不比三婶差,你应该明白。”

“待会儿回去我就回了她”周山平面色不自然的挠挠脑袋,“其实我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答应。

你也知道,我和你三婶从最初结婚,就没多少感情,经过了这么些年,更是磨的一点感情都没了。

但是为了孩子,我从来没想过离婚,这次要不是她做的太绝,我也不会走这一步,本来,我是打算这辈子就这样一个人过。

秦梅在我手下工作了有三年了,工作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也是个不容易的姑娘,她今年三十五岁,在单位里,很多人都背后议论她,她的精神压力也挺大的。

这次她提出来后我就想着,大家都熟悉,年纪我是比她大的多了些,但是,处处看看,或者能缓解一下她的压力,所以,就没直接拒绝她。

今天她态度不好这事儿,我代她向你们道歉,其实,她这人心地还是不错的,就是心里压力太重了,脾气有些燥。

尤其是看到年轻的小夫妻,这火气就更大了些,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也能明白,是不是?”

周蜜康打断他:“三叔,你和我们说这些什么意思?是想着继续和秦梅想处,还是想要把她娶回家?”

“不是,我不是要把她娶回家,我就是想让你们了解一下,她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也是个可怜人。”周山平重重叹一声,“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姑娘所要承受的压力,是你们想像不到的,真的,她能在这种状况下,还把工作做的井井有条,算是不容易了。”

包子!初夏暗自诽腹一句,这周山平就是个典型的包子性格,难怪一直被刘玲美压的死死的呢。

太善良,也是罪啊!不管男人女人,太善良,未必是好事儿。

她留下特意观察,就是想看看秦梅的人品,她是不会掺合,但做为周家的一员,为周家出点力总是应该的,好吧,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其实是睚眦必报的性格,她其实是生气对方先前对周蜜康的态度和对她的态度不一样。

对噢,这秦梅对未婚的男人和对已婚的男人,态度是明显不同的,要不要告诉周山平呢?

“我们刚进去的时候,秦梅对初夏和对我是完全不一样的,在知道我结婚的状况下,态度就又不一样了……”结果,还没等她拿定主意,团长筒子替她说了。

初夏有些愣愣的盯着周蜜康,难道俩人在一起久了,脑电波的频段就相近了么?为什么她想什么的时候,他就说什么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