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山平的印象中,秦梅虽然脾气不怎么样,却是一个端庄传统的女人,可是他更相信,侄子绝对不是那种不喜欢一个人,就故意去中伤对方的性格。

自己了解的秦梅和侄子口中的秦梅一下子成了两个极端,周山平神色怔怔的站那儿,一脸的纠结的不知如何决断。

恰好这时三名售货员每人提着两个大袋子走过来,周蜜康就轻推周山平一下:“三叔,我下午还要去团里,先走了。”说着打开后备箱,示意几人把袋子放进去。

“路上慢点儿,注意安全。”周山平叮嘱道。

“我知道,三叔放心吧。”周蜜康冲他摆摆手,转身上车打火,初夏的脑袋从车窗伸出来,“三叔再见。”

周山平笑着挥挥手:“再见。”眼看着车子缓缓的倒出去,拐上路口,加速,消失,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叹声气,转身往回走。经至秦梅身边时微微一顿,随之加快了步子,迅速上楼。

秦梅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平时周山平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都会对她笑笑,问候她一声的,这样的态度就表示,他生气了。

也就是说,那俩年轻人说她的坏话了!

分柜台的几名售货员自然也瞄到了两人间的异样,几人互相递个眼神,眸中都有隐隐的兴奋。

秦梅不用看也知道大家现在是什么表情,她猛的将视线转向离她最近的三角眼,对方恰好在悄悄打量她。被她冷不丁的一盯,吓一跳。赶紧挤出个笑容:“秦组长,马上下班了。您是回家吃午饭还是去食堂?”

秦梅冷冷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事儿?”

三角眼灵机一动:“今天中午我值班,从家里带了我婆婆包的猪肉水饺,要是您在食堂吃饭,我想和您搭个伙。”

“不用了。”秦梅看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下班,就收拾好东西,转身上了楼。

“装什么装!”待她身影消失,三角眼撇撇嘴,迅速靠向离自己近的胖姑娘。“看样子,她和周主任这事儿要黄了。”

胖姑娘用力点点头,嘻嘻笑着道:“本来嘛,组长就应该是您的,论年龄,论资历,她哪点儿能和您比?”

其他几个柜的人也都凑过来,七嘴八舌的讨好三角眼。三角眼是老油条,哪能看不出大家的意思。就笑着摆手:“可不能这样胡猜,人家秦组长为了工作,把婚姻大事都耽误了,我可不能和她比。”

“黄姐。您可真会开玩笑……”胖姑娘哧笑一声,抬头往四处瞄瞄,复又继续道。“那么大一把年纪了,看到长的好看的年轻男人就恨不得扑人家怀里去。我们要是和人家说句话,她就冲我们耷拉脸耷拉半天。我看她根本是心理变态,把男人都给吓跑了!”

其中一个长相娇好的女孩儿就一脸委屈的道:“还说呢,我对象每次来接我,她都盯着他不错眼珠的看,结果,我对象说什么也不来了,说是让她盯着,心里瘆的慌。”

“谁让你对象长的那么好看来着?”胖姑娘挠着长相娇好的女孩儿开玩笑,“我每次看到你对象都有一种想要抢过来的感觉,更别提她了。”

“你抢吧,正好我不想要他了。”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行了,别闹了。”三角眼赶紧制止俩人,“万一她下来听到,你们可就吃不了dou着走了,不管她和周主任怎么样,暂时来说,她还是组长,咱们还要在她手底下干活,小心隔墙有耳。”

几人立时噤了声,四处看看,然后,做鸟兽散觅食去了。

三角眼拿出饭盒,用开水把饺子泡一泡,坐在柜台后面吃起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挑拨她们很有成就感,孤立我很开心,对吧?”秦梅面色阴沉的走过来,一把掀翻了饭盒,饺子和汤水溅了三角眼一身。

“你……”三角眼赶紧起身,扑拉扑拉身上的狼籍,恼怒的盯着秦梅,“你疯了?!”

“我这是在警告你,不要在我背后乱说话,否则,下次我会把开水直接泼你头上。”秦梅说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三角眼气得脸都紫了,她就算是职位不如秦梅高,可是好歹年龄和资历在这儿摆着,再说了,同事间背后嚼嚼舌头的事儿多正常,秦梅凭什么这样对自己?

眼珠子转转,她也不收拾地下的污物,转身就上了楼。

“黄姐,你这是怎么了?”二楼值班的姑娘,看到她一身狼狈的出现在楼梯口,便赶紧拿了个毛巾过来,“快擦擦,这大冬天的,别感冒了。”

“小姐,还是你对姐好……”三角眼拉住小姚姑娘的手,眸中挤出几滴泪花花,“秦梅太欺负人了,我必须去找周主任说叨说叨,你帮我看一下。”

“黄姐,秦梅和周主任……”

三角眼神秘兮兮的一笑:“姐是傻的嘛?妹子,你去帮我看着就行。”

“好,那我下去。”小姚姑娘便顺从的去了一楼。

……

初夏和周蜜康进门时,赵玉兰和尹嫂正把饭菜端上桌,看到女儿女婿的刹那,赵玉半眸中涌满笑意:“回来得早不如回来的巧,你们俩是属馋猫的,顺着香味儿就爬回来了。”

“娘做的什么?”瞄到炸的焦黄的小鱼,初夏忍不住伸手就去抓,被赵玉兰一巴掌拍爪子上,“洗手去,都成人家媳妇了,还这么没规没矩的。”

要是真把丈母娘这话当成是训斥可就错了,周蜜康赶紧表态:“娘,我就喜欢初夏这样,不做作。挺好的。”

赵玉兰眸中满是开心的笑,嘴里却道:“她是属皮猴子的。你要真惯着她,她可就真顺着杆爬上去了。到时候,你可别嫌她烦啊。”

林宝河和万老正在收拾糊好的火柴盒,周蜜康赶紧走过去打招呼,帮忙收拾。

“夏,小蜜真是个打着灯笼难找的好丈夫,能遇上这样真心疼你的男人不容易,爹和娘回老家以后,你可不能再冲人家使小性子,知道不?”就要回老家了。赵玉兰见缝插针的给女儿灌输好媳妇经。

初夏一脸无奈的回答:“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耍小性子的,对了,他明天就要出差了,爹娘回老家的时候,他应该还回不来,今天和我一起去买了些礼品,在院门口院上荆哲。就直接倒到他车上了,到时候他会帮忙把爹娘送回去。”

“哪用那么麻烦,我和你爹坐火车回去就行了,别麻烦人家小哲。咱也不能回报人家什么,光麻烦人,多不好意思。”赵玉兰叹口气。“你这傻孩子,小哲对你什么心意你不知道啊?不管是为了曾队长。还是为了小蜜,你都要注意点儿。当然,我不是说人家小哲不注意,是说你也给不了人家什么,就要自觉点儿,知道吧?”

“这事儿是周蜜康安排的,和我没关系,娘这教育课给他上吧。”初夏边说边看向正忙活着炒最后一道菜的尹嫂,“婶,您看到了吧,我娘这人真爱训我,总当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尹嫂不好掺合,就笑笑,继续颠她的锅。

“你本来就是。”赵玉兰瞪一眼女儿,“总之,你自己长个心眼儿,别让你公公婆婆家的人心里不舒服,你婆婆和荆哲妈妈的关系你也看到了,谁近谁远你心里要有个数儿。”

初夏凑赵玉兰耳边小声道:“娘,您这样说话对得起荆哲一家对您的真心么?”

“哎!”赵玉兰无奈的叹气,“我当然知道我对不住人家,可是你是我闺女,我只能从对你好的角度去想问题,你当我这心里好受啊?”

“我的错,我的错。”初夏往外瞄一眼,讨好的笑着,“娘,大家都在饭桌边坐好了,咱们是不是也别缩在厨房里了?”

正好尹嫂把菜盛出来,赵玉兰就把盘子端过来递给女儿:“你先把菜端出去,我把锅里的包子捡出来。”

初夏应一声,端着盘子出去,她发现了,老娘是真把周蜜康当成自家人了——训她麻烦荆哲,却没训她让周蜜康买那么多东西。

随之却又意识到,老娘没看到买了多少东西,是没感觉的,等看到了,大概是少不了唠叨她的,没准还会要求去退了,不行,这事儿她要在团长筒子离开前解决,免得再横生枝节。

因为以前和爸妈去超市,每次都要采购好多,列单子的时候,她一点也没觉得夸张,这会儿,她突然就琢磨过味儿来了,这是一个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买这么些东西让爹娘带回去,他们怎么可能答应?

一出门口,发现万老爷子正笑眯眯的盯着周蜜康,一脸满意欣赏状,初夏眼珠子转转,心中立时有了主意。

万老爷子知道周蜜康出任务的事儿,也知道此次任务的性质,是以,对于在出发前,周蜜康能和初夏一起回来陪着赵玉兰和林宝河吃中饭,他是极满意的,看向对方的眼神,不自觉的就慈爱了许多。

初夏把盘子摆在桌上,笑眯眯的坐到了万老身边儿,“爷爷,以后我可以隔周住在您这边儿,是周蜜康和长辈们商量的。”

“谢谢小蜜了。”万老诚心的道。

赵玉兰和尹嫂端着包子出来,正好听到了初夏的话,也都是一脸开心,隔周住在这边,也是好的,人年纪大了,就是喜欢小辈儿的陪伴。

“小蜜,谢谢你。”赵玉兰也道。

“这是应该的。”周蜜康冲俩人笑笑,“娘和万爷爷这样说,就是和我见外了。”

“爹、娘,这是周蜜康今天去给你们买的带回家的东西,看看有什么缺的,下午抽空我们再去补上。”初夏从口袋里掏出单子递给林宝河,“送给谁,爹娘自己看着办吧。”

不出所料,看清单子上的东西,林宝河和赵玉兰异口同声的表示反对,就算是村子里的富裕房,两年也买不了单子上的这些东西,周家再富裕,他们也不能不自觉。

“爹,娘,这是我的心意,原本,我应该陪你们一起回老家的,可是我明天就要出任务,到你们回家的时候肯定回不来,就只能麻烦荆哲了。

这些东西要是你们再不收,我这心里可就真不是滋味了,身为女婿,什么都不能为岳父岳母做,那还要我干什么?”周蜜康这一番话说的言辞恳切,赵玉兰和林宝河仍然想拒绝,但是又顾忌会伤了女婿的心,只好把求救的视线投向万老爷子。

万老爷子就笑呵呵的道:“收下吧,小蜜是真心的,你们要是不收,他心里也不踏实。”

“我们……”

赵玉兰和林宝河对视一眼,还是有些犹豫。

趁这个时机,初夏看向周蜜康:“我爹娘是担心他们收了,会让你家的长辈心里不舒服,觉得我嫁给你,就是为了贪图你家的东西,当然,他们知道周家人不可能这样想,但是,还是忍不住这样担心。”

“对!对!!对!”赵玉兰连连点头,顺带着,掐了林宝河一把。林宝河便也跟着不住的点头,表示夫妻俩的意见是一致的。

“我以我的生命向你们担保,周家人绝对不会在这种事上多想的,如果爹娘不放心,可以现在去周家,我让我的家人当面表态。”

“不不不……”林宝河急的连连摆手,笑话,这种事儿要是真让人家表态,不是没事找事儿把女儿往坑里推吗?

“那就这么说好了,东西都带回去。”周蜜康正色看着夫妻俩,“爹,娘,我和初夏孝敬你们是应该的,希望以后,您二老不要总是这样多想,伤感情。”

初夏悄悄冲周蜜康竖了竖拇指,他肿么就那么明白赵玉兰和林宝河的短处呢?

当然,她比他还明白,但是这事儿,她劝没用,必须要他劝才行。

女婿心疼女儿,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儿吗?

“好,我们收下了,回去后我们会告诉姥姥姥爷他们,是小蜜送的。”赵玉兰和林宝河对视一眼,也就不再坚持。

初夏小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啊哈,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周蜜康瞄一眼小妻子,垂下脑袋,眸中亦是涌满了笑意,小东西,和他耍心眼儿,当他没发现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