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的相处,分开半年的生疏便消失殆尽,中饭时,周汉亮和筠豆豆没去食堂,而是从橱子里拿出一小袋地瓜,坐在炉子前边烤边聊。

这会儿,俩人终于不再如初见时的废话连篇,开始切入正题的互诉衷肠,思念的话说完,便进入了仔细了解详情阶段。

“分开的这半年,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好过?有那个心思的也算,我要听实话,要是敢撒谎,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筠豆豆瞪着周汉亮,一脸认真的审问。

“净瞎想些有的没的……”周汉亮好气又好笑的道:“也就你能不嫌我长的老相,旁的女人才不稀罕呢。”

“筠豆豆一听,不让了:“你的意思是,旁的女人看不上的,我拿着当香饽饽,你什么意思?是说我眼界低还是说我条件差?”

“你呀……”周汉亮无语的摸着脑袋,“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筠豆豆脖子梗起来:“谁没事找事了,我就是问问你,又不是说你真的和别人怎么样了,好好回答我不就行了吗?”

一看某人真急了,周汉亮赶紧伏低:“好好好,是我的错,我现在认真的回答你,没有,绝对没有!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俩说好了还要在一起的,别说是半年,就算十年,我也肯定等。”

筠豆豆“哼”一声:“你妹妹的那个朋友,叫什么李玉香的,一看到你。眼珠子都要粘在你身上了,那眼睛里。里里外外的都是崇拜,谁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会不会顺水推舟了。”

“她和我妹从小就玩在一起,要真能顺水推舟,我用得着捱到现在吗?”周汉亮无奈的叹一声,“豆豆,你要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最基本基础就是信任。”

“你没有担心过我会改变心意?”筠豆豆神色认真的盯着他,“你知道的,我妈一直想要掇和我和梅大哥,你真的就没担心过?”

“没有。”周汉亮想也不想的摇头。“我相信,你要是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了,肯定会告诉我的,在你没告诉我之前,你肯定是心里只有我。”

“还挺自信的……”筠豆豆娇媚的飞他一个白眼儿,指着炉子上烤的焦黄的一个地瓜,“这个好了,我要吃。”

知道自己这算是过关了,周汉亮松口气。笑呵呵的用炉钩子把地瓜勾到边儿上,轻轻敲掉上面的灰尘,才拿到旁边的小托盘上递给对方。

“看你刚才长出一口气的样子,我又不确定了。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儿瞒着我?”筠豆豆边小心的拨皮,边盯着周汉亮继续审问。

周汉亮一张脸苦巴巴的皱起来:“豆豆,咱不好这样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松口气?”

周汉亮神色认真的看着对方:“豆豆。你相信我吗?”

“用这种办法逼我住嘴?”筠豆豆白他一眼,“这样耍赖不好玩哈。咱们这么久没见了,我只是想要了解详情。并不是怀疑你。

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找别人,但是,我同样不喜欢别人对你有什么心思,你的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老好人,不好意思拒绝。

如果真有那样的人,我来做恶人,我来把她挡出去,周汉亮,你是我的男人,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男人,知道吧?”

“知道。”

“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工作的事儿我不干涉你,但是,你要记住,我在等你,如果你不回来,我就一辈子等。”

“知道。”周汉亮的神色中多了感动。

“行了,别做出这样的表情,我不喜欢,我对你做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同样,你完成我的要求,也是应该的,一家人,就不能客气来客气去。”

“好。”

“就不能多说几个字?”筠豆豆无语的盯着他,“你不是挺能说的吗?”

周汉亮憨憨的笑:“你把我想说的全说了,我就没的说了。”

“那就说说,刚才松口气是为什么。”

周汉亮:“……”怎么又转回来了?

看着他傻眼的模样儿,筠豆豆呵呵笑起来:“傻样儿,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我逗你玩儿呢。”

“不是不想说……”周汉亮纠结的皱起眉头,“是我不喜欢你对我怀疑的态度,所以,当我意识到你已经相信我,不再怀疑我的时候,心情立时就轻松了,我要是骗你,让我去了战场回不来。”

“你!”筠豆豆气得一拳头擂他胸膛上,“怎么能说这种话,谁让你发誓了,我就是和你聊天呢,你怎么能当真……”

周汉亮:“……”大小姐,您刚才那是闲聊吗?

俩人正闹腾着,办公室的门推开,初夏和周蜜康走了进来。

“周团,初夏,过来吃烤地瓜,沙壤的,可甜了。”筠豆豆边招呼边熟练的从炉子上勾下两个烤的焦黄的地瓜,拨到盘子里。

“呀,这小日子,过的真舒服。”初夏双眼放光的坐在筠豆豆身边,伸手就去拨拉地瓜,被周蜜康一巴掌把爪子揪开,“想烫死?”

初夏一脸无语,有话就不会好好说?

周汉亮刚想说句话打打圆场,就见周蜜康取过盘子里最大最焦的烤地瓜,放到嘴边吹吹,开始一点点的往下剥皮。

筠豆豆嘴角抽了抽,把手里刚剥好的地瓜递向初夏:“吃这个。”

初夏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吃吧,这个自己剥才有乐趣。”

周蜜康就把手里剥了一半的递到初夏面前:“那就自己剥一半吧。”

“不要……”初夏瞪他一眼,“我怕烫死!”

“好,我说错话了。刚才那不是着急嘛,你说你。也没点数儿,刚从炉子上拨拉下来的。你也敢动,你以为你那手和我这手一样啊?”

“好吧,念在你态度还不错的份儿上,我就接受了。”初夏接过周蜜康手里的大地瓜,一脸勉为其难状儿。

周汉亮嘴巴半张着,一脸愣怔状。

知道团长对初夏极其的不同,可是,这样的不同,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这是那个钢铁般硬朗的团长大人吗?

筠豆豆捅他一下:“傻愣着干什么,给我剥一个。”

“啊?噢噢噢。”

“好吃,真好吃。”初夏边吃边吹气,“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咝……咝……吼……吼……”嗯的太急,烫着了,囧~

“慢点儿,没人抢你的。”周蜜康赶紧端过水杯递给她,头痛的看着她。“中午不是吃了饭了嘛,至于急成这样子?”

“你不懂了吧?”咕咚咕咚喝两口水,初夏终于缓过气来,“烤地瓜就是要趁热吃才有感觉。凉了就没这个味儿了。”

刚要从炉子上往下拨拉地瓜的团长筒子,立时就住了手。

周汉亮耷拉着脑袋偷笑,团长总算是遇到克星了。他跟在团长身边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人这么有耐心呢。

一个地瓜吃完。周蜜康再递过来一个时,初夏满脸纠结的摇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早知道,我中午就不吃饭了。”

“团长,你们吃饭了?”周汉亮巴巴的看向周蜜康,“我们俩没吃饭呢。”说完意识到这样可能会使得初夏不好意思,讪笑着补救,“开玩笑的,嘿嘿……”

“行了,别装了。”周蜜康把地瓜递给他,“就初夏那厚脸皮,不会不好意思的。”

“刚才我吃的时候,你肉都在疼吧?”初夏眯眼笑着一脸遗憾的道,“可惜我再吃不下一个了,要不,我绝对不会客气的。”

周汉亮冲她竖竖拇指:“难怪团长就只喜欢你,我明白了。”

初夏指着自己撇撇嘴:“你的意思就是我脸皮够厚呗。”

“我的意思是你与众不同,洒脱。团长就喜欢这样的,团长最讨厌扭扭捏捏小家子气的……”周汉亮猛的一拍脑门,“对噢,我这不是说傻话嘛,在你把团长手里的粮票全搞到手的时候,我就应该想明白的,果然,我脑子越来越退化了。”

“听起来,初夏和团长之间故事还挺多的,能不能说给我听听?”筠豆豆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周汉亮瞄一眼周蜜康,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开始讲初夏和周蜜康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听到后来,筠豆豆看向初夏的眼神直接从佩服变成崇拜了。

话说,她第一次见到团长筒子的时候,可是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眼前这小妞儿竟然敢用俩饺子讹二十两粮票……

好吧,用讹好像不妥当,这事儿根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犹豫一下,筠豆豆就壮着胆子看向周蜜康问道:“团长,您是不是第一眼看到初夏,就喜欢上她了?也就是说,您对初夏是一见钟情,是吧?”

“不是。”团长筒子痛快的否认了。

“那您怎么会……”看到周汉亮不停的对她使眼色,筠豆豆就顿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周汉亮,眼睛抽筋了?”周蜜康瞪一眼周汉亮,脸色缓和下来,“你们要是觉得一见钟情比较好接受,那就一见钟情吧。”

“切!”初夏翻个美好的大白眼儿,“我才不做那种白日梦呢,就你这样的人,哪会存在一见钟情的事儿,只能说,我的不同引起了你的注意,然后,你就掉进了我温柔的陷阱。”

筠豆豆咂巴咂巴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林初夏脸皮这么厚呢,这说法儿可是比一见钟情还要那啥呢。

“你还温柔的陷阱?”周蜜康笑着摇头,“尖牙利爪的,还温柔呢。”

“对你尖牙利爪是因为你从来不好好和我说话,不好好待我。”初夏拉着筠豆豆求证,“豆豆。我在你们面前是不是很温柔的?”

“好像……”筠豆豆努力回想一会儿,点头。“是!”

“看吧,豆豆说我温柔。”初夏得意的笑着。“自豪吧,你娶了个又聪明又漂亮又温柔的妻子,真是太幸福了。”

周蜜康:“……”

周汉亮:“……”

筠豆豆:“……”

看着眼前三张表情略显空白的脸,初夏无奈的抚额:“完了,把你们都迷倒了,我的魅力,要不要这么大啊?”

周蜜康伸手抚抚她额头,站起身来:“汉亮,走了。”

待俩人身影消失。筠豆豆满脸崇拜的看着初夏:“团长都能让你折腾的没话说,我算是服了你了。”

“小意思。”初夏无所谓的挥挥手,“我也不能总让他欺负我,本来娶我回家就是他玩的小伎俩,当然,现在证明,他对我是真心的,所以,我就原谅他的小伎俩了。不过,也不能让他太得意了,是不?”

“我觉得……”顿一顿,筠豆豆道。“我觉得你就像个谜,我以为和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已经了解你了。可是,现在发现。我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你,你性格中的很多因素。真的是太让人惊讶了。”

“虽然你说的有些云山雾罩的,但是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你觉得我长在小村子里,应该是胆小怕事,特别老实的。但事实上,我表现出来的,和我所生长的环境不同,对吧?”

“是。”筠豆豆坦白的点头,“我自己就是个例子,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寄养到了养父养母家,他们只是普通的工人,所以,哪怕后来回到我自己的家里,我的表现,还是像一个工人家庭的孩子。

我妈妈为此嫌我丢人,特意对我进行过训练,可惜,无论她怎么训练我,我还是难以融入到她所谓的圈子。

你不一样,你的表现,比我妈妈所谓的世家圈子里的一些孩子,表现的都要大方得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反正,我就是觉得的。

你看我这么说吧,你和罗晓琼来自同一个地方,平时咱们一起玩的时候,是她最活跃,但是一遇事的时候,拿主意的肯定是你,表现淡定的肯定也是你。

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瞧不起农村,也不是瞧不起普通家人的孩子,但是就事论事,在处事上,真的是有差别的,你是我现在认识的人中,唯一的另类。”

我来自另一个时空,可不是另类嘛……,暗自诽腹一句,初夏痛(怀念曾经的生活)并快乐(感谢上天让她在这边遇到了真爱——亲情友情爱情都包括)着的回答:“那是因为我爹娘对我好,从小就不拘着我,所以我的性格就长歪了。

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可不懂事儿了,我爹娘可让我头疼死了,后来我差点儿给病死,看到我爹娘痛不欲生的样子,就一下子想通了,知道孝顺他们了。”

“看来人遇事会成长真的是对的。”筠豆豆就认可的点头,“我觉得我经过这次的事儿,也比以前成熟了。”

“你接下来的打算想好了吗?有和周指导商量吗?”

“他同意我去401,说有你一起作伴他放心,至于住的地方,有宿舍,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他说他不能这样糊里糊涂的和我在一起,晚上他要找我爸谈一谈,等他回来,我们就定婚。”

“这样好。”初夏赞同的点头,“豆豆,也要好好珍惜,周指导是个好男人。”

“嗯,我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和家里闹翻了来找他,其实上次离开的时候,我也不是妥协,我就是想着,如果能让家里接受我们在一起是最好的,万一办不到,那我就舍弃一方,至于舍弃哪方,我也是早有决定的。

不管我姐是什么原因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妈都没有资格因为一次的事故,就让我们失去为自己生活做决断的权力。

她认为,婚姻是需要物质和权利才稳定,可我认为,感情是前提和必备,没有感谢,物质和权力顶什么用?

我没法想像,和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还要生孩子,是什么样的灾难,我们是人,又不是动物。”

“这些都和周指导说了?”

“嗯,说了,也是为了让他放心。”筠豆豆叹口气,“你应该知道他们这次的任务有多危险,对吧?”

初夏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

“或者要不是这样,我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我很感谢周团长,要不是他,或者我只能在周汉亮离开后才知道。

万一……其是说万一,周汉亮有点什么事儿,我真的会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中,因为在他离开的时候,我没能陪着他,给他鼓励和牵挂。

我相信,我会是他的那个牵挂,虽然我在质问他,有没有别的女人对他有意思,有没有想过找别的女人,但是我心里明白,他是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我那样说,只不过为了让他感觉到,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绪的小女人,他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哪怕他没什么事儿,我也会胡思乱想。

那么,我相信,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会真正的立体的想起我,想起我对他的叮嘱,若非万不得已,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原来,大家想要留住对方的方式,是那么的相近!刹那间,初夏觉得自己和筠豆豆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除了她们,还有晓琼,这个时候,是不是也和赵启亮在一起?

正想到这儿,窗玻璃上贴了一张脸,看到她时,咧出个大大的笑容,上前一步推开门:“初夏,我就知道你肯定在这儿。”

“豆豆?”看到筠豆豆的刹那,罗晓琼眼睛瞪的大大的,“你怎么也在这儿?你被放出来了?噢,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妈同意你和周指导员在一起了?”

“这个以后咱们细说。”筠豆豆笑着招呼她坐下,“以后咱们就天天在一起了,我的事儿,你想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好。”罗晓琼就点点头,自顾自的解释,“明天出任务的去集合了,我就过来看看,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哥和二妞的事定下来了,已经写信给我爹娘了。”

“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这速度是够快的,还有更快的呢。”罗晓琼就撇嘴,“你猜我哥又收到谁的信了?”

“别告诉我钟红英给他写信了。”

“你猜对了!”罗晓琼一脸无语状,“我都不知道那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难不成,她真当我哥是个傻的?她竟然在信里说,她想通了,愿意嫁给我哥,如果我哥也愿意,等他复员以后,他们俩就结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