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哈哈哈……”

“至于吗?”看着笑的捧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初夏,不了解情况的豆豆童鞋被惊呆了。

“至于。”罗晓琼一脸无奈的道,“你觉得不至于是因为你不了解钟红英跟我哥的事儿,也不了解钟红英和刘连长的事儿,要不然,你比她笑的还玄乎……”

听罗晓琼把钟红英和罗红旗以及刘连宝的瓜葛讲述完后,筠豆豆一脸的无语,初夏就戳戳她:“被吓着了?现在不觉得我笑的夸张了吧?”

筠豆豆一脸的迷惑:“不是,我是纳闷,刘连长不是说了,等任务回来以后就娶她嘛,这怎么转眼她就变卦了?”

罗晓琼就翻个白眼儿:“你以为她真的是想嫁给我哥?她现在是担心,万一刘连长伤了或者更严重怎么办,所以,她要提前给自己备下一条后路,明白了?”

“世上还有这样的女人?”筠豆豆抚着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一直觉得她妈就够让她接受不了的了,却原来,还有人比她妈更势利。

“肯定是回老家别人总说说叨叨的,她挺有压力的,才想出这么个辙来,你看着吧,要是刘连长回来的时候好好的,她肯定会马上嫁给刘连长,要是刘连长有个伤啊啥的,她肯定拍拍屁股有多远躲多远。

这可真是有其终必有其女,以前,我还觉得她和她娘不一样,现在看来,我这眼力不行啊。她不但和她娘一样,甚至。比她娘还不要脸。

她娘也就是张嘴没把门的,喜欢胡说八道。喜欢迎高踩低,她呢,直接就是道德败坏!”

筠豆豆仍是一脸的迷糊:“我还是不明白,她就不怕你哥和刘连长互相通了气知道,都不要她?”

“对这种人,你不能以正常的思维来想,她给我哥写的信里,特别注明了,就是不想嫁给刘连长。感觉和刘连长不般配,才主动要求复员的。或者可以直白的解释为,就是为了我哥,她才复员的。”

“果然够不要脸。”筠豆豆摇头,“这样的理由都能想出来,我真是服了她了,要是我,肯定会担心漏了馅怎么办,因为这事漏馅的可能根本就是百分之百嘛。真不明白她的自信是从哪来的。”

“从我哥身上来的。”罗晓琼无奈的叹气,“你是不知道我哥那个大傻瓜有多傻,原先明知道她是利用他,他还是巴巴的对她好。甚至,为了她可以和我爹娘翻脸。

钟红英肯定觉得我哥现在还惦着她,而且。她以前给我哥的信都是冷冰冰的没感情,这次写的热情洋溢。她肯定觉得,我哥收到她的信会高兴的找不着北了。就一口答应她了。

然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的相处当中,她再慢慢的冷淡我哥,等刘连长回来她最后确定了以后,再决定以后对待我哥的态度。

说真的,这就是我哥想过来了,也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我现在可以在这儿心平气和的分析,要不然,我能被我哥气死。

我哥那人可倔了,要是他没遇到张二妞,他真有可能再次接受钟红英,那是他从小就喜欢的女孩子,哪怕知道她不喜欢他,只要她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就高兴的屁颠屁颠的。

当然这是以前,现在嘛,他所有的心思都转到张二妞身上了,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要张二妞不变心,我哥永远都不会变心,他就是这么个倔的不会拐弯的死脾性,也好也不好吧,选对人的时候就好,选错人的时候,真能毁了一辈子,还好,他选对了。也算是他的福气吧”

“嗯,你哥还是挺出人意外的。”初夏笑着接话,“豆豆,你是没和他打过交道,他那个倔,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过,他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攀比心没那么重,而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长处短处,能认清自己的位置,这点也挺难得的。”

“你是说他有自知之明不考大学那事儿吧?”罗晓琼就翻个白眼儿,“那是因为他看着字就头疼,学不进去。”

筠豆豆好笑的摇头:“幸亏他是你亲哥。”

“他是不是我亲哥的,我都得说实话。”罗晓琼说着呵呵笑起来,“不过,我现在已经很满意了,我哥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想都不敢想的,我写信和我爹娘说了以后,他们可高兴了。

我估计知道我哥和张二妞的事儿以后,我爹娘肯定能过来看看,甚至会急着去张家把这事儿定下来。”

“现在正好农闲,还真有可能。”初夏就道。

筠豆豆一脸羡慕的看着俩人:“你们的爹娘都真好,对孩子真宽容,我妈什么时候能这样就好了。”

整个村子里,就林宝河赵玉兰最疼闺女,罗刚顺和胖婶次之,全让初夏和罗晓琼摊上了,俩人没应答,可是就那笑眯了眼的表情,说明了一切,筠豆豆心里就更酸了,恨恨的瞪着俩人:“再笑我给你们把趴缝上,成心气我呢?”

初夏就戳着她脑门笑话她:“知足吧,你还有个疼你的养父养母呢,人家对你比对亲儿子还好,你有什么好酸的?”

“也是,等我安顿下来要去看看他们,我哥和我嫂子也可好了,到时候,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行,只要咱们能轮到一个班上,就一起去。”初夏说着看一眼时间,“估计他们快忙完了,你们想好接下来的时间怎么过了吗?”

罗晓琼眨巴眨巴眼睛,一脸迷茫状摇头:“没有,就是想着忙完了再待在一起待会儿,多待一会儿是一会儿。”

“你呢?”初夏看向筠豆豆。

“我也没想好,不行就继续烤地瓜吃呗,我觉得坐这儿又暖和又能好好说话,挺好的。”

“一点建设性的意见都没有……”初夏翻个白眼珠子,盯着顶棚发呆。

“你有什么主意?”俩异口同声的问道。

“没有。”某人想也不想的摇头。

罗晓琼和筠豆豆就齐齐无语了,看某人刚才那理直气壮的模样儿,她们还以为她有什么好主意呢。

初夏表示很纠结,她就是对这个年代好玩的东西不熟悉才征询俩人意见的,这大冷天的,总不能出去吹风吧?

罗晓琼猛的一拍脑门:“地瓜太撑人了,二妞家给她寄了些栗子和花生,要不,我去跟她要点儿,咱们烤栗子花生?”

三人商量了一会儿,一致同意了她的决定,离别前,安安稳稳的坐着聊会儿天,也是很不错的,又温馨又增进感情,只是……初夏打量打量罗晓琼和筠豆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个年代,恋人间最亲密的动作也就是背着人的时候牵牵小手,要是她问俩会不会觉得不能独处有些遗憾,估计俩人能被她的开放给吓坏了。

或者,会影响到三人以后的感情也说不定。

不过,想到这儿她倒是没了刚才的顾虑,大家在一起或者才是她们真正想要的感觉,那她也就没必要去画蛇添足了。

张二妞看到初夏和罗晓琼一起过来,特别的高兴,听罗晓琼说出来意,二话不说就回宿舍把枕头大的多半袋花生栗子抱了过来,不好意思的笑着往罗晓琼手里塞:“分给舍友吃了一些,就剩这些了。”

“不用这么多。”罗晓琼赶紧把手缩到背后,“我们就要两捧就行,你爹娘大老远的给你寄来,要是知道都进了我们的肚子,还不得心疼死?”

张二妞红着脸连连摆手:“我爹娘不是小气的人。他们要是知道你喜欢,还不定多高兴呢。”

初夏就笑着打趣:“那是,小姑子喜欢,代表了你在婆家没敌人。”

“初夏……”张二妞小脸刹时红到了耳朵根儿,亦嗔亦怪的看着初夏,竟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娇媚。

“你哥还真是好眼光。”初夏笑着在张二妞脸蛋上掐掐,“我第一次觉得,用红苹果形容女孩子的脸,是再形象不过了。”

“别逗她了。”罗晓琼扯着初夏往外走,她趁俩人闹腾的功夫,已经把花生栗子装了两口袋,剩下的就塞到了张二妞的抽屉里,张二妞刚才心思都不知飘哪儿去了,根本没注意到,就任由俩嘻嘻哈哈的笑着离开了护士室。

待她反应过来刚才俩人好像空着手走的,赶紧四处打量着找自己的小袋子,恰好几名小护士进来,见她东张西望的,就问:“张二妞,找什么呢?”

“没……没啥。”张二妞一下子紧张起来,这要是被几名小护士发现她的小袋子,那可就一个也别想保住了,她自己还没舍得吃呢……

走着走着,罗晓琼突然顿住。

“怎么了?”初夏疑惑的看着她。

“我还是应该和二妞说说给她把袋子放哪儿了,别万一引起误会来。”说着,她把口袋里的栗子花生掏到初夏口袋,“你先回去,万一团长回来看不到你,会着急的,你们这可是新婚夫妻如胶似漆的时候,和我们不一样,呵呵……”

初夏:“……”她肿么能把这丫头也想的那么纯洁呢?她错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