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大家一个科室待着,有好东西就自己藏着吃,像什么话?平时我们有什么好吃的,都还让让你呢,你是不是也太小家子气了?”

“江月月,人家是要送礼的,你们能不能别这么不识趣?”

“我没有……”

“没有什么呀,你不就是想留在咱们骨伤科嘛,这很正常,人往高处走嘛,只可惜王主任竟然那么信任你,结果你却做了她的叛徒。”

“你们俩别闹了,二妞不是那样的人。”

“她就是那样的人!”

“我不是……”

“咣!”的一声房门推开,争吵声嘎然而止,几人扭头看向门口,“晓琼……”看着怒气冲冲站门口的罗晓琼,张二妞的脸刷的就红了。

“这儿是护士休息室,出去!”一名体格健壮的护士过来推她,结果,却被罗晓琼反手推了个踉跄,后退两步站稳,健壮护士怒了,“擅闯护士室还打人,我要不让保卫科的把你抓起来,我就不姓江!”

张二妞赶紧上前扯住小护士袖子:“江姐,晓琼是我的朋友,她是来找我的,她是不小心的,不是有意的,你别生气……”

“不小心的?不是有意的?”江护士一把甩开张二妞扯着她的手,看向站在桌旁的另两名护士,“李梅,路小荷,你们刚才可是看着呢。你们说张二妞的这个朋友是有意还是无意?”

“要是这样算无意,那……”个子小小的护士在张二妞腰上用力一推。毫无防备下,张二妞猛的撞在桌子角上。“那我这也是无意的。”

“李梅你干什么?”个子高一些的,应该是叫路小荷的护士扶住张二妞,瞪一眼个子小的护士,“二妞老实,你别老是欺负她。”

“没事没事,我没事儿。”张二妞连连摆着手站直了身子,见罗晓琼双手已经攥起拳头,慌的赶紧推着她往外走,“晓琼。她们和我闹着玩的,没事儿,就是闹着玩的。”

“妞儿,什么是闹着玩,什么是欺负人我能分得出来。”罗晓琼怒气冲冲的瞪着江月月和李梅,“因为你们来的早,就可以这样欺负人?”

江月月冷哼一声:“这没你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有本事你在这儿等着。”

“江姐。”张二妞慌乱下,只好跑到门口插住插销,紧紧的靠着门,“我帮你打扫一周的卫生。你别找保卫科,好不好?”

“二妞,别求她。你让她去找保卫科……”罗晓琼边说边把摊在桌上的小布袋提起来,“东西放你这放这么一小会儿。就差一点被抢了,我倒巴不得保卫科给评评理。她们这算是什么行为!”说着扯起张二妞,“找于老师去,她从王老师那儿把你要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你受人欺负的。

卫生你打扫,脏活你干,东西要分她们吃,不给就抢就骂人,我就不相信,于老师知道了会任由她们继续这样做!”

做了这些日子的院长助理,医术上或者没学到多点儿本事,处事儿的气势却绝对学了个十成十,张二妞犹豫一下,就让开了门口。

江月月此时却是犹豫了,李梅比她反应更快,已经一把拉住罗晓琼的手笑的跟朵花似的:“晓琼,我们闹着玩呢,你还当真了?”

“是啊,我们平时总这样闹着玩,要是一闹就翻脸,那还怎么相处?”江月月也皮笑肉不笑的道,心里不情愿,笑出来自然不好看。

想想初夏等人还在等着,张二妞也还要在这边实习下去,罗晓琼也不愿意和她们闹的更僵,就看向张二妞,“妞儿,我听你的意见,要是你们平时真的这样闹,我就不和她们计较了,要是她们是在针对你,那咱们现在就去找于老师。”

“平时就这样闹呢,不用找了。”张二妞是息是宁人的性子,当即就顺坡下驴了。

江月月和李梅明显松了一口气。

罗晓琼把她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就有了数,张二妞是她未来的嫂子,她当然不能让她受别人欺负,但这事儿不能急在这一时,她回头慢慢陪她们玩儿。

“二妞,她们摆明了欺负你……”出了门口,罗晓琼虎着脸训张二妞,“对这些人你不能太软和了,这些人根本就是软的欺硬的怕,要不是我下午有事儿,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们。”

“没事儿,她们也就是说话不好听点儿,并没真的怎么着我,再说,她们来的时间长,对新来的,肯定要挑剔一些。

不光她们这样,其他老师手下的人也是这样,刚来的都要给老护士洗内衣刷鞋子呢,住同一间宿舍,倒尿盆的也肯定是实习生。

我还好了,住一屋的都是实习生,下了班回去以后,大家处的还不错,她们也不笑话我家里穷,不笑话我识字少,还教我呢。”

“这事回头再说。”罗晓琼将手里提着的小袋子晃晃,“你这栗子花生我先提走了,要不你不好交待,回头放我哥那儿,让他给你保存着,还能进了你的嘴。”

“不用了,你们吃掉行了,这都是我们家分的,我爹娘怕我馋就寄过来了,其实我每年都吃,哪会馋,本来我就是想要送给你和初夏美君吃的,你们几个对我帮助最大了,我可是一直记着呢。”

“好吧,我不和你客气了,反正你以后是我嫂子,行了,你回去上班吧,暂时她们应该不敢欺负你,等下周我休息,过来看你,要是她们还不识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你说的,好像我受多少气似的,当新人都这样,我早就适应了。”张二妞说着嘿嘿笑两声,“不过,看你这样我就放心了,说明你们在那边不受欺负。”

“没事儿吧?”初夏和筠豆豆走了过来,俩人在办公室等不到罗晓琼,便猜到肯定是遇上麻烦了,锁上门就找了过来。

“你好……”张二妞对筠豆豆不熟,一时间捂着脑袋想不起来她叫什么了。

“我叫筠豆豆。”筠豆豆冲她伸出手,“二妞,以后我们也是好朋友。”

“pu!”初夏一下子就喷了,她怎么有一种看到幼儿园小朋友见面的感觉?

“笑什么笑?”筠豆豆瞪她一眼,“我们之前就是不熟嘛。我现在就是很欣赏她嘛。”

“好好好,我的错。”初夏指着罗晓琼手里的袋子,“我说,你回来就是为了把二妞的存货全带走啊?咱不好这样的,有点鬼子进村的感觉。”

“不是,初夏,不是这么回事儿……”张二妞是老实孩子,脸红脖子粗的就要帮着罗晓琼解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就卡壳在那儿,一张脸憋的更红了。

“这事儿我回头和她们细说,要不是你上班,就让你和我们一起聚聚了,妞儿,改天见。”远远的看到周蜜康和周汉亮正往这边走,罗晓琼摆摆手,赶紧扯着初夏和筠豆豆离开了。

她知道初夏不愿意别人因为周蜜康的事儿,对她另眼相看,所以在这事儿上,她特别注意——事实上,初夏现在已经没那么在意了。

“就知道你们来这边了。”双方相遇后,周蜜康责怪的瞪一眼初夏,“以后有的是时间过来,干嘛非得急在这一时?”

“我们来找吃的了。”知道他是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初夏难得的没和他抬杠,而是和颜悦色的向他解释了过来的缘由。

团长筒子就一头黑线:“食堂里要多少没有?你们等我回来去取就是了,还得去把人家爹娘从嘴里省的给捣腾过来。”

“是哈……”初夏猛的拍脑门,“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当时晓琼一说的时候,我们还欢乐的和过年一样。

不过,我们倒是没想折沾二妞的光,是寻思着回头把省下来的粮票和布票给她,让她寄回家给她爹娘的。”

听团长筒子这么一说,再想想自己去捣腾这些个还害得张二妞受了一顿气,罗晓琼立马就蔫了,亏她刚才还觉得自己很能耐呢,结果,就是个棒槌!

“那回头你给装一袋子,我再还给二妞,她要是不要,我们几个一起解决也行。”初夏边说边把罗晓琼手里的袋子抢下来塞给周蜜康,“你们先去烤着,我和晓琼去找我哥过来。”

周蜜康一把扯住她“我们已经和他说了,他回去把东西收拾利索了就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在屋里烤东西吃?”初夏就一脸纳闷的道。

“用脚趾头想想,他也知道去哪儿找罗晓琼,和烤东西吃有什么关系?”

初夏:“……”

果不其然,几人回到办公室没几分钟,赵启亮便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不过,在周蜜康和周汉亮面前,他明显的有些小紧张。

这个下午,三对年轻人,围炉而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话题从农家生活到军队建设,宽泛至极……不管未来怎样,这一刻,是温暖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