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章合一起了,感觉这样比较好一些,暖祝所有的暖粉们幸福快乐~

-------------------------------------------------------------

不毒舌,不犟嘴,反倒是轮着初夏不适应了,她呆呆的盯着周蜜康,半晌没回他一个字。

“哎……”轻轻叹一声,周蜜康返回她身边,再次将她搂住:“怎么了?是不是不舍和我分开?”

“又开始自恋了……”初夏撇撇嘴,随之声音一软,“也不算自恋,和你相处这么久,我还真是习惯了你在我身边,周蜜康,你走了我会想你的,真的。”

“嗯,想我是应该的。”周蜜康一脸的理所当然,“这个世界上,和你最亲的人其实是我,你不想我想谁?”

初夏:“……”还能再自恋点儿吗?

“别用这样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周蜜康好笑的拍拍她脑袋,“从感情上,或者你和爹娘要更近一些,但是,从秘密分享上,应该是我和你更近一些。”

是啊,如果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本的林初夏,爹娘还会这样待她吗?他们会伤心会失望,甚至会恨她吧?

哪怕她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在她的那个时空,和她的爸妈一起,处的非常融洽,过的非常幸福,他们也是难以短时间内接纳她原谅她吧?

她紧紧的抱住他,没吱声。

感觉到她心里突然涌上的伤感,他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她的心思,轻拍着她后背:“你的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了那个初夏不是原本的你。也会很难接受的。”

“我知道。”

“知道就别再纠结这种事儿,虽说诚实是美德。但在这件事儿上,你永远不能对爹娘诚实,否则,将会是他们一生的痛苦。”

“我知道。”

“对了,有件事情还是告诉你吧,昨晚上咱俩从万老家回来的时候,小四和廖辉还有江奇马朝,听到了咱们的谈话。”

初夏点头:“嗯,我知道。”

“你知道?”这次轮到周蜜康讶异了。“你怎么知道的,他们是在你回家后才出来的,你怎么会知道?”

“我往回跑的时候,四妹往墙角躲了躲,正好就被我看到了,至于马朝和江奇,我没发现。”

“你……”周蜜康上下打量着她,“没什么……想法吧?”

“我应该有什么想法?没脸见人?”初夏撇撇嘴,“犯得着吗?咱们是合法夫妻。说点亲密体已话也是正常的,再说了,那说明咱们关系好恩爱,就为这个。他们以后也不好意思对我不好。”

“对对对……”周蜜康暗自松口气,担心小妻子面皮嫩,原本他是不打算把这事儿告诉她的。可刚才一想,那样做似乎对小妻子不公平。索性告诉她,不好意思也就是一阵的。最起码不用像个小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却没想到,自家小妻子这么想的开,这样他就放心了。

“是不是觉得我脸皮特别厚?”打量他几眼,初夏问道。

“没有。”

“你就是那样想的,算了,脸皮厚就脸皮厚吧,我才不在乎呢,你先去吃饭吧,我洗漱一下,马上下去。”初夏边说边下巴冲门口点点,“快点儿,我要换衣服了。”

“是吗?”周蜜康笑着摇摇头,“刚才还说自己脸皮厚呢,咱俩都是夫妻了,用得着这么讲究?”

初夏瞪他:“那当然,夫妻了也要讲究,别罗嗦,快出去!”

“你睡吧,不用送我了。”周蜜康松开搂着她的胳膊,拍小狗头般拍拍她脑袋,“不是不喜欢离别嘛,亲我一下,就当我只是去上班行了。”

“都已经起来了,就送送你吧。”初夏搂住他脖子,毫不客气的在他唇上“吧唧”一口,得意的笑着翻身下床,“我没刷牙!”

周蜜康皱着眉头把棉睡袍给她披上:“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冻感冒了怎么办?”

“你好罗嗦,屋里有暖气,至于吗?”初夏嫌恶的把棉睡袍丢在床上,小跑着进了卫生间,“穿那么厚我怎么洗漱?”不待团长向子回答,卫生间的门“咣”的一声关上。

可惜,她忽略了团长向子的倔强,也忽略了团长筒子昨晚是怎么进浴室的,刚蹲马桶上,就听卫生间的门“卡嚓”一声,不待她反应过来,团长筒子已经抓着棉睡袍黑着脸站在门口了……

“出去!”初夏脸涨的通红,哪怕是来自于未来,她也不可能坦然的接受了男人这样的行径,夫妻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私密的,例如她现在做的事儿……,更何况,她们的这桩婚姻,并不是先恋爱后结婚……

周蜜康就是一着急才有了如此冲动的做法,一进门,他就后悔了,耷拉着脑袋把睡袍放在衣架上,一声不吭的就出去了。

原本一肚子怒气的初夏,看到他这个样子,反倒是气不起来了,想想他马上就要离开,吉凶未卜,就叹口气,对外面喊道:“原谅你一次,再有下次,我和你离婚!”

“好!好好!”正懊恼的要命的周蜜康立时松一口气,连声应着,又回转到卫生间门口,这次倒是比较聪明,未到之前先问,“我可以进去吗?”

“我发牙呢!”初夏有些含混不清的道。

“那你洗漱吧,我先下楼了。”

一直到出了门口,周蜜康才真正松一口气,随之却又更加的懊恼,他比她大那么多呢,怎么能在她面前总是表现的那么菜鸟?

“小蜜……”他下到楼底,就见二姐周吉萍正双眼红肿的站在那儿巴巴的看着他,“昨天我们要过来的时候。老公公去世了。”

难怪……,周蜜康赶紧问道:“姐夫还好吧?”

“他还好。我过来送送你,就马上回去。”周吉萍吸吸鼻子。突然上前抱住弟弟,“小蜜,在廖家,老太爷是对我最好的,呜呜呜……”

“姐……”周蜜康拍拍她后背,“你也学小妹,搬过去和姐夫一起吧,总是分居,太影响感情了。”

“嗯。”周吉萍应一声。松开手抹抹脸上的泪痕,一脸的不好意思。

周蜜康递手绢给她:“以后和姐夫相处的时候,性格别太强了,男人,不喜欢性格太强的女人。”

“我不强怎么办?我要是软和了,他父母还不得欺负死我?”周吉萍摇摇头,转换了话题,“小蜜,姐过来就想和你说。你已经结婚了,父母离了你还有别的子女,初夏却只有你一个,为了她。你也要让自己平平安安的。”

“姐,我知道。”

正好下楼的初夏,听到周吉萍的话。眼眶子就有些热,紧走几步下来:“二姐。这么早来了?”

周吉萍牵强的笑笑:“嗯,你也这么早起来了?”

“嗯。”看到她肿的像桃子的眼睛。初夏就探询的看向周蜜康,“姐的太公公去世了,老太爷对姐特别亲。”周蜜康赶紧向小妻子解释,有了刚才的事儿,他可是巴不得能多为妻子做点事儿,就多为妻子做点事儿。

“姐,节哀。”初夏就上前抱抱周吉萍,“也多劝劝姐夫。”

几人正说话间,周老太太和周老太爷以及周景平林艳秋周汉亮也都起来了,初夏看一眼时间:“我去喊豆豆。”

周汉亮赶紧道:“别叫她了,让她睡吧,我们昨天说好了,她就不起来送我了。”

初夏就苦笑,原来,大家都害怕面对这样的分别,或者可以说,原来她们的内心,都不够强大……

一家人在压抑的气氛中吃过早饭,又叮嘱几句,周蜜康和周汉亮便出门了,在门口,遇到了找过来的林宝河赵玉兰和赵启亮罗晓琼。

直到车子开远,一群人还站那儿不愿意进屋,这让原本就有些怀疑的林宝河和赵玉兰,脸上的疑惑就更深了几分。

生气他们追问,初夏冲罗晓琼使个眼色,便跑到筠豆豆房间喊她起床了。

俩人推开门,就见筠豆豆正呆呆的坐在床上,无声流眼泪。

“你这闹的哪一出?”初夏无奈的看着她,“起床吧,要不我们不等你了。”

“没事儿,我就是自己发泄一下。”筠豆豆挤出个难看的笑容,“想不想再去送送他们?”

罗晓琼眉头皱起来:“喂,你这是什么理论,现在躲着不见,过后再去送,我真是服了你了。”

“在这儿不见我是怕自己丢人,可是我现在想想,就这么分开,我又有些不甘心,不行,我一定要去送他。”筠豆豆边说边跳下床,冲进了卫生间。

“这人……”罗晓琼无语的摇头,“我真是服了,还以为她拿得起放得下呢,却原来是,根本就没想明白。”

“喂……”初夏就用肩膀捅捅她,“我哥昨晚上和你说什么了?你们有没有……”她做出个亲吻的姿势,“有没有?”

“你果然是结婚了。”罗晓琼无语的瞄着她,“你觉得我们可能吗?让长辈们看到算怎么回事儿?

就算是为了你的脸面,我们也不能做出这等事儿来啊,初夏,你脑子里怎么想的,噢,我明白了,你昨晚上和团长两个……哈哈……”

“我们是夫妻,怎么样都是正常的。”初夏翻个白眼儿,“以为这样我就无地自容了?切!”

没得了便宜的罗晓琼就苦巴起小脸儿:“初夏,你这样不行啊,团长啊,你还我纯洁可爱的像一张白纸的初夏啊……”

初夏赶紧扣住她嘴巴:“别嚎了,让外面的人听到算怎么回事儿?”

罗晓琼吓得连连点头,示意初夏把手松开,“我和你哥约好了,等他回来,我们就结婚。”

初夏笑眯眯的点头:“好。到时候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那当然,你嫁的这么好。当然要给我包个大红包,而且。我以后的靠山就是你了,你想把我甩了,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儿的?”初夏故意瞪大了眼睛,“我还真的是想着,把你这个小累死甩了呢。”

“看吧看吧?”罗晓琼假装后怕的拍拍胸脯,“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把丑话说在前面,你就不好意思那样做了,要不然,到时候我后悔都没处悔去。”

“我爹娘昨晚有没有问你们什么?”初夏压低了声音问道。

“问了。问你哥,到底是什么任务,有没有危险,咱们不是早都对好口供了吗,你哥就说,只是长途拉练,像当年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样,区别是没有敌人追杀,所以。让他们放心,除了累点儿,没别的。”

“然后他们没再问别的?”初夏继续追问道。

“当然有。”罗晓琼就一脸的好笑,“他们问你哥。那是不是还要爬雪山过草地,会不会就掉沼泽里出不来了,等等。你哥就说,路线的事现在他也不知道。不过,肯定不会去那种过于危险的地方。这是拉练,又不是战争,允许有那么一两个战损,但是,却绝对不会允许有太多的损失,然后,宝河叔和玉兰婶就明显松了口气,不过,我看他们的样子,应该还是有些不完全相信。”

初夏叹口气:“这是肯定的,毕竟,大家表现的太郑重了,而且,今天早上大家的表情,肯定会让他们担心的,算了,瞒多久算多久吧,反正这事儿,大家早晚是会知道的。”

“趁我不在,说什么呢?”筠豆豆擦着头发出来,打量俩人,“不准说我的坏话,要不我扎你们小人。”

“就是在说你坏话呢。”罗晓琼瞪她一眼,“快点儿吧,你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吧?”

“不是……”筠豆豆愣愣的看着俩,“你们真的不打算再去送送他们?这一别,也许会是一年二年。”

“既然知道这一别也许是一年两年,先前为什么在这儿装死?”初夏瞪她一眼,“你快点儿,我们先下楼了。”

楼下,赵玉兰和林宝河正和周老太太闲聊,说一些农村的趣事儿,看得出来,大家都是在强打精神的调节气氛,包括周老太太在内,看着在笑,透出来的却是一股子恹恹的感觉。

这种感觉,大概会延续一段时间吧,初夏暗自叹口气,来到长辈们面前告别:“爷爷奶奶,爸妈,爹娘,我们要去上班了。”

“今晚上回来吧?”赵玉兰急急的问道。

初夏点点头:“回来,我和宋老师打过招呼,一个月以后我再去医院住宿舍,暂时,我回来陪你们。”

赵玉兰放心的点头:“好好,那快走吧,别耽误了。”

……

周蜜康三人一路上都沉默着,都不是单身,都有着一腔的牵挂,可是男人不像女人般爱说,便都把心事憋在心里,酝酿消化。

到达基地后,已经是早上七点。

集齐队伍。

看着面前一张张严肃的脸,带着激动与忐忑的脸,周蜜康心里的沉郁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热血。

好男儿当战死沙场,他当然不想战死沙场,但他要在沙场上建功立业,让家人以他为傲,让小妻子以他为傲!

许正鸿也早早的过来了,再高一级的领导在前几天已经前来讲过话,为大家壮过胆,现在,他们的出发会是静悄悄的。

“都做好准备了吗?”

“是!”

“开拔!”

“是!”

队伍蜿蜒着离开,那些留下的士兵,自发的站在道边,面色严肃的目送大家离开。

许正鸿在周蜜康肩膀上拍拍:“周团长,我们等着你!”

“是,师长!”周蜜康敬个礼,转身大踏步的随队伍离开。

行至门口,他却脚步微滞……,他的小妻子,正站在送行的队伍前面……

走在他身后的周汉亮,面色同样复杂……,走出好远好远,他的脑海中浮现的。还是那双依依不舍的眸子……

“你是指导员。”趁着大家不注意的功夫,周蜜康附在他耳边念叨一句。加快步子,往前走去。

精神一振。周汉亮也追上去。

其实,能参加这次任务是非常光荣的,战士们的热情也是极为的饱涨,而他们,当然要做出表率。

这次又不只他们这一个团,还有其他几个师的尖锐团,也都会一起汇聚,一只队伍,先有灵魂。才有精气神。

而周蜜康和他,就是这个团的灵魂,所有战士的精气神,可是要靠他们呢。

没能参加这次任务的罗红旗在队伍离开后,一脸落寞的回到了宿舍——他还在休养中。

他是个直心眼实心眼,也知道自己要在部队有所出息,只能靠力气拼,考军校这种事儿,他连想都不敢想。可现在,路摆在面前的时候,他却没法抓住,这种发自内心的孤独感。谁又能理解?

宿舍门轻叩两声,张二妞的声音传来:“我可以进去吗?”

别的战友在队伍开拔后,都已经去集合训练。宿舍就他自己,做为他的护理护士。张二妞这个时候找过来也是正常的。

“进来吧。”罗红旗应一声,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开心?”张二妞边给他往脚腕上擦药。边问道。

“嗯。”

“养好伤,以后还有机会的。”

“你不懂。”

“好,我不懂。”张二妞抬头冲他笑,“我虽然不懂,但是我知道,你只要有信心,就总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理想。”

“理想?”罗红旗愣一愣,看向张二妞,“你的理想是什么?”

张二妞不好意思的笑,“我上学少,比别人学的,所以,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跟得上大家的进度,做一名合格的护士,不被撵回家。”

“我没有理想。”罗红旗摇摇头,“我当兵,是我爹给我张罗的,我愿意来,是为了钟红英。

后来她和我分了后,我就觉得天塌了,然后,我就靠卖力气发泄,结果,就把自己伤了。

伤着以后,我遇上你,才真正想明白,什么样的女人是能和我好好过日子的,所以,我就想好好表现,把你娶回家,不让你被人笑话。

可是,我没有理想,二妞,我是不是很可悲?等你成了合格的护士,是不是也就不要我了?”

一米九大个子的男人,眸中流露出的竟然是那样无助的目光,张二妞的心立时软成一团,连连摇头:“不会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要我,我就跟着你。”

“我当不了军官,你不嫌弃我?”

“我看上你的时候,你也不是军官。”张二妞冲他呵呵笑,“就算你复员了,我也不会嫌弃你,大不了我也不当护士了,跟着你复员,去村里当一名赤脚医生。”

“二妞!”罗红旗直直的盯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别说了,我是来给你换药的,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来和你说些这个,现在就可以把我撵回家了。”张二妞边说边提起装药的小药盒往外走。

“二妞,谢谢~!”

张二妞离开好久,罗红旗才喃喃的说一句,他再傻此时也明白过来,张二妞来换药不过是个幌子,应该就是担心他胡思乱想,才故意过来安慰他的。

他的心里刹时觉得好暖和,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真正的关心他的心情,爹娘是为他好,妹妹也关心他,可他们,从来不会这样细致的关心到他的心情,至于钟红英,就更不可能了,原来,被人重视的感觉,是这样好!

可是,他不能因为她愿意和他一起复员,就真的不努力,咬咬牙,他拿起战友复习的课本,认真看起来……

晚上初夏回到家,自然又被赵玉兰和林宝河一番审,思虑再三,初夏决定实话实说。

结果却不是她担心的那样,得知真相的赵玉兰和林宝河既没哎声叹气,也没怨怪她,只是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什么也没说。

这反倒让她担心了,就忐忑的打量俩人:“爹,娘,你们要是想骂,就骂我两句,好不好?”

“夏,你长大了。”赵玉兰道。

“是的,夏长大了,知道为爹娘考虑了。”林宝河也满是欣赏的看着女儿,附和妻子的话。

“爹,娘……”刹那间,初夏泪崩,原来,她一直就不了解他们,却自以为了解他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