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初夏做的对。”赵玉兰把女儿搂在怀里,“爹和娘有你这样懂事儿的女儿,这辈子也算值了。

你是不知道啊,我和你爹以前最担心的事儿,就是你心里只有自己,现在看来,我们瞎担心了。”

不是你们瞎担心了,是换芯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初夏做出一脸诚挚状:“爹,娘,我以前不懂事儿,让你们操心了。”

赵玉兰道:“小时候费心,大了省心,总好过小时候省心大了费心。”

“娘又想起钟红英的事儿了?”初夏就笑,“以前爹和娘是不是特别羡慕钟大娘有那么能干的闺女?”

“没有!”夫妻俩异口同声的道。

“嘿嘿……”初夏就美滋滋的笑起来。

“夏,快回去吧……”看看已经八点多,赵玉兰就撵着初夏回去,“你老婆婆年纪大了,要早些休息,咱不能太不自觉了。”

“爹,娘,你们真没事儿?”初夏不放心的看着夫妻俩,“可不能当着我的面儿装没事儿,等我离开了抱头痛哭。”

从书房出来的万老爷子笑着接话:“你呀,也太小看你爹娘了,他们的觉悟可是高着呢。”

“还是万叔了解我们。”林宝河冲女儿挥挥手,“我和你娘还要待几天再走,有的是时间,今天小蜜刚走,你婆婆他们心里肯定挺难受。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把那儿当成你的家。嫁出去了,就要多顾忌一下婆家的想法儿。我和你娘,怎么着都行。”

一直默不作声等在一边做背景板的荆哲就笑:“周家能和林叔赵婶做亲家,实在是大福气,初夏,走吧,我送你回去。”

爹娘的态度那么坚决,初夏只好随荆哲身后乖乖的离开。俩人出了门口,赵玉兰眉头紧紧拧起来,“怎么了?”林宝河就问道。

“虽说小哲和咱家夏算是干兄妹。可每天这样接送,外人肯定会说闲话的,就算周家人大度不介意,也不合适啊。”赵玉兰叹一声,“刚才我就想说这事儿来着,话到嘴边了又没好意思。

你说小哲也帮了咱们那么多的忙,要是我再说出那样的话来也太伤人了,你说是不是?”

“我也琢磨这事儿来着,我是觉得。咱们离开以后,夏也就不能天天回来了,那也就不用小哲天天接送。

一周回来两次搭小哲的顺风车,别人也不能乱说什么。当时两家认干亲的时候,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住这儿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应该没那么长舌头吧?”

听出林宝河安慰赵玉兰时的不确定,万老就笑:“小哲光明正大的去周家。周家和荆家也是一个阵营的,你们放心吧。就算是有那么一两颗老鼠屎,也坏不了这锅粥。”

“万叔说的是。”赵玉兰脸色明显松快下来,“是我们想太多了,孩子结了婚也不可能谁都不来往,再说了,总不能让夏自己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吧,那样咱怎么能放心呢?要是让周家单派一个司机接送她上下班,闲话估计更多,所以,眼下这办法儿倒还是最好的。”

“倒也不是说没有小哲的车就得骑自行车,咱们这儿有去401的班车,不过,就像你们说的,初夏的安全问题是第一位的。

上早班的时候还好,要是上夜班,你让她自己去坐班车,咱们也不放心,那孩子长的实在是太招眼了……”万老边说边笑,“有时候我就纳闷,你说你们俩怎么就生出个那么俊的小闺女,这要不是出来了,遇上了这样的人家,你说这孩子得让你们操多少心啊?”

“万叔,您可算是说我心坎儿里去了。”被说中心事的林宝河立时觉得和万老的距离又近了一步,索性往他身边挪挪,拉着他的手,道,“我和玉兰以前最担心的就是这事儿,所以,才张罗着提前给她定亲。

结果呢,折腾的沸沸扬扬的也没成了,不过,也幸亏没成,真要是成了,这孩子的一辈子也就毁了,您那会儿说的真对,夏是个有福气的,你说,要不咱小周团长怎么可能一眼就瞅中她呢,是吧?”

“是是是……”万老连连点头,“你可真是个闺女迷。”本来一脸喜色的林宝河笑容刹时定住,老爷子就哈哈笑着拍拍他肩膀,“逗你呢,这样挺好,要不是你们教育的好,这孩子哪能性格这么好?行了,你们也早些睡吧,我老了,真是不顶熬,我先去睡了。”

“万叔,我们一会儿就睡,晚安。”两口子赶紧道别,住在城市这些日子,俩人已经习惯了这种早晚安的问候。

“当!”

墙上的挂钟,发出沉暮的一声,赵玉兰扭头一看,刚好八点半,就疑惑的看向丈夫:“万叔平时要九点才睡觉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困了,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

“我看万叔刚才脸色不太好……”犹豫一下,林宝河起身,“我们过去看看吧,别是老爷子哪儿不舒服自己捱着。”

尹嫂请假了,今晚就只有两口子和万老爷子。

来到门口,林宝河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万老爷子的说话声,他条件反射的把手缩了回来,想要听听老爷子说什么,又觉得不合适,不听吧,又怕老爷子有什么事儿,一时愣那儿,纠结的不知怎么办好。

“怎么了?”赵玉兰见他面色不对,也跟着凑了过来,听到里面传来的说话声,她也是一愣,不过,她没有林宝河那么多顾忌,就把耳朵贴门上听:

“……老伴啊,你看宝河和玉兰把初夏教的多好?看着他们,我就想,咱俩可真失败,怎么就把闺女给教成那样了呢?

有他们在这儿,屋子里还有点儿人气,我还能有点儿奔头,老伴啊,你说你怎么那么早就走了,要是有你和我一块儿,我也不能这么孤伶伶的……”

泪水,顺着赵玉兰脸颊hua下来,她一声不吭的扯起林宝河就走,关上卧室门后,俩人静静的坐那儿发呆。

“宝河,咱们比万叔有福。”赵玉兰就道。

“嗯。”林宝河点头,“要不,咱们后天就回去吧,早处理完了早回来,大家心里都踏实。”

“行。”

夫妻俩几句话,就把回家的日子定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和初夏一说,初夏当即愣了:“爹,娘,你们不是说再过五天才回去吗,这怎么说走就走?用得着那么急吗?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还是你们住在万爷爷家不自在?”

“你这孩子往哪想呢?”赵玉兰瞪一眼女儿,道,“我们这样就是为了早些回来,根不能丢了,所以,老家的房子必须稳妥下来,要不然,我和你爹在这儿住的也不安心。”

“那也不用这么急吧?”

“早解决完了早回来,要不然你这心里和万叔心里也总惦着我们回去的事儿,还有啊,你们给买的那些东西,放的时间长了也不好。

我和你爹想通了,以后你们孝敬的东西,我们也不推来推去的客套了,反正,以后我们会用自己的力量偿还周家。

再说了,你老婆婆说的也对,成了亲家了,就是一家人了,不能让你总是担心我们,我们过好了,你才能安心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早就该这样了。”初夏开心的笑起来,“那我一会儿和荆大哥说一声,东西都在他家小仓库里堆着呢,今晚上回来我帮着他提前装好,后天一早,送你们回家。

要不,我看看我能不能请下假来吧,要是可以,我就陪你们一起回去,反正荆大哥开着车,多个人不多,少个人不少,回来有我和他作伴还不孤单,对吧?”

“你这孩子……”赵玉兰一巴掌拍女儿脑门上,“真够笨的,你跟着回去算怎么回事儿?要是别人说你和小哲是一对,我们怎么解释?

说那不是我女婿,是我女婿的朋友,然后,咱们那儿的人嘴有多碎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头就能把你传成个不守妇道的。”

“好复杂……”初夏捂着脑袋,一脸的纠结,“大家的思想好复杂,怎么就要想那么多呢?”

“别人不想,钟红英她娘也得想,就她那性子,不给你宣扬的十里八乡都知道,她吃不下饭去,她闺女被撵回去了,你又不帮忙,你说也能盼你个好吗?

夏,以后是大人了,做事的时候多想想,要总这个样子,是要吃大亏的,我和你爹也不能总跟了你身边,是不是?

你说你这孩子别的方面挺聪明的,怎么一到了这方面就那么笨呢?唉,我真是让你给愁死了,这让我可怎么放心嘛……”

被老娘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念叨,初夏头都大了,就求救的看向林宝河。

“行了玉兰,万叔一会儿回来了,你这早饭……”

“早饭已经好了!”赵玉兰瞪一眼丈夫,“你就跟着她瞎折腾吧,等她吃了亏,我看你上哪儿去后悔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