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初夏家新房内,林宝河两口子和初夏、荆哲正在打扫空着的房间,放他们进来后,张家老两口以年纪大了需要早休息为由,回了东屋,说是有什么话第二天再说。

没办法,几人只好自己动手收拾空着的西屋西间,这两间屋干净是干净,就是乱七八糟的摆了好些东西,好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物件,几人便给一点点的挪到了墙角。

好在他们有先见之明,回来的时候特意带了几床背子在车上,倒是解决了拿不出铺盖的问题。

在农村盖房子,都是东为上首,所以,东间东屋和堂屋(也就是厅)是连一起的,张家老两口住的是东屋,所以,他们一关门,那边三间就都进不去了。

这房子早就收了回来,周蜜康已经安排人把东西都搬了回来,西边两间没铺盖。那就肯定是在东边三间,老两口早早关门,根本就是故意的。

也就是林宝河和赵玉兰两口子心眼好,真说起来,他们现在把张家老两口给赶出去都是合法的,因为这房子林家早就买回来了,房契已经交到他们手上,张家老两口现在根本就是白住。

相信那老两口也明白这个问题,但他们还这样做的缘由,就是巴不得林宝河和赵玉兰这样做,那他们不孝浑不吝的罪名就更深了。

这些道道,林宝河两口子都明白,初夏和荆哲也能猜得着。所以。他们这会儿只能被老两口牵着鼻子走。

“要是有电话就好了。”初夏忍不住感叹道。

“有电话也没用.....”荆哲一脸的无奈,“虽说之前定的是过几天搬回来。但是,我相信张副县长两口子肯定回来过了。为什么老两口还是这态度?说明他根本劝不通他们。

这么大年纪了,他也不能和他们来硬的,再说了,当时让他们住过来,真的是帮忙的事儿,这会儿,总不能把他们当初的帮忙完全抹煞。

而且,这事儿最主要的还是他们误会了林叔林婶,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伸张正义,是在为民作主,哎!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好。”

“这老两口不是坏人,是我爹我娘的事儿。”林宝河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们就生怕我过好了,只要我一过好了,他们肯定不舒服。”

初夏笑着接话:“爹,你不能这样说,你要是愿意给他们好处。他们就愿意你过好了,要是你不让他们沾光,他们就巴不得你去要饭。”

“你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再怎么着,他们也是你爹的爹娘。”赵玉兰怕丈夫脸上挂不住,就训斥女儿道。

罗晓琼一步迈了进来。小脸上红通通的,“从你家跑过来也用不了多会儿。你这身子太虚了,要好好锻炼了。”初夏笑着打趣她道。

“我是从村前头跑回来的。我娘让我去找我爹,不巧他正好和小栓爹去送一个醉鬼了,我让小栓和我爹说忙完了过来,就往这边来。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在路上就正好遇到初春初秋了,当然,他们没看到我,我躲墙根了,然后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罗晓琼把自己听到的完完全全的复述了一遍给几人听。

“春妮?”初夏就努力回想着,“就是那个倭瓜脸?”

“噗!”原本还一脸愤怒的晓琼筒子就被初夏的形容给整喷了,“你太损了,好歹那也是林初春的心上人,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倭瓜脸?”

“我只是实话实说......爹,爹......”眼见着林宝河气呼呼的往外走,初夏赶紧急跑几句拉住他,“你现在去找爷爷奶奶没用的,他们是不可能承认的,没准还能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闹腾一番,到时候你是事没办成惹一肚子气,爹,消消气,咱商量商量。”

“小哲,你们几个先去胖婶家,我把这边的炕烧一烧就过去找你们。”赵玉兰也很生气,但是,那不是她的亲爹娘,她只能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安排下面的事情。

林宝河被初夏强行拖着,一起去了胖婶家,进了屋以后,初夏发现自家老爹脸上一点儿怒气都没了,就好奇的道:“爹,不生气了?”

“本来挺生气,可是看你去部队待了这段时间,力气涨不少,就不气了。”林宝河冲担心的看着他的胖婶笑笑,“茶香,我没事儿,我就是让老头老太太的做法给气着了。”

罗晓琼赶紧把自己听到的又和胖婶汇报了一遍。

“这老两口,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胖婶忍不住叹,“宝河,咱不气,这儿女和父母也是讲求缘分的,你和他们,就是没缘份的那种,再说了,你原先就和他们已经断了关系,该给的东西也都给了,你不欠他们的,以后啊,少搭理他们。

按说我是外人不该说这种话,可是,他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了,你越忍,他们就越觉得你好欺负,你说他们这次为什么敢这样?他们就没想过要是成不了,会有什么后果?”

林宝河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被胖婶这么一提醒,还真就明白了老两口的打算,就心疼的看着女儿:“夏,你放心,爹不会让他们利用你,就算十里八乡的人都说我不孝顺,我也认了。”

“爹,没那么严重。”初夏拉住他胳膊蹭蹭,“爹把我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我一直知道的。”

“你们爷俩啊......”胖婶笑着摇摇头,转身继续去忙活饭去了。

“不行,我现在要去趟县里。”荆哲突然站起来,“我琢磨了一会儿,这事还是要张副县长在场比较好,谁知道他老爹老娘有没有什么毛病,万一他不在出了什么事儿,就麻烦了。”

眼看已经快七点,林宝河就劝阻道:“真要找张副县长过来,也明天再说吧,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回都回来了,不急在这一时。”

“从这儿到县上也就是四十分钟的路程,我晚上就直接住那边了,明天一早和张东方一起过来,林叔,这事儿是我安排的不好,早知道他爹娘这样,我就找别人买这房子了,你们要是不让我把这事办利索了,我这心里老过不去这坎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