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荆哲铁了心的要立即出发,林宝河只好道:“小哲,要是一定要这会儿去,那就带着我,你等我一小会儿,我去和你婶儿说一声,我有几句话得叮嘱叮嘱她。”说完,他巴巴的看着对方,一副生怕对方拒绝的样子。

荆哲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无奈的笑:“林叔,您要真当我是您干儿子,就别和我客气,就我这体格,您有什么不放心的?”

荆哲身高一米八多,虽说没有周蜜康壮实,但往那儿一站,也没几个人会觉得这是个好惹的,事实也是这样,普通三五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在a市住了那么长时间,也被荆哲拉着一起晨练过,林宝河当然清楚这些:“我不是担心你的安全,我是担心你走岔了道儿,我跟着,是给你指道儿的。”

荆哲笑了起来:“林叔,您想一想,来的时候我有向您问路吗?”

细想一下,林宝河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进了熟悉的地界,他就只顾着激动了,根本没给荆哲指过路,印象中,旁人好像也没指过路……

“对啊……”初夏也反应过来这问题,就纳闷的看着荆哲,“哥,你这是第一次来我们家,怎么会这么熟悉?”

“卖这个房子的时候,我来过。”荆哲坦白道,。

“难怪……”初夏努力一回想,就明白过来,“我明白了,周家出事的那段时间,你有两天不在。就是来办这事儿吧?”

“是。”

“那我们怎么没见着你?”林宝河还是一脸的纳闷。

“我等在村子外面。”

“小哲……”林宝河一脸的感动,他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再有一个闺女,他一定要让荆哲做自家的女婿。甚至,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从性格上来说,荆哲绝对比周蜜康更适合女儿……

“林叔,帮你们,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您总是和我客气,我反倒觉得不自在,有种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才合适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点点伤心,觉得您是把我当外人……”

“没有没有……”林宝河打断荆哲,急的分辨,“我从来没当你是外人,我就觉得你一个人赶夜路不方便,要是初夏是个男孩儿,还能陪你一块儿,可她是个女娃。也不方便,我就寻思着,我陪着也是一样的。”

“好,那是您原先的想法儿。那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可是看看荆哲的表情,林宝河只好点头:“嗯。可以放心了。”

“林叔,找张东方过来。只是为了让他看着他父母,避免发生咱们无法控制的意外。至于老两口态度的扭转,关键还是要看你们。

所以,您呢是一定不能离开的,待会儿等赵婶过来了,您要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对策,咱不能总让人牵着鼻子走,是不是?”

想想是这么回事儿,林宝河就不再坚持:“不用我一块也行,可是你总要吃口热乎饭再走吧?”

“张东方是个工作狂,一般会在办公室待到九点左右才回家,我呢就直接从饭店卖点热乎菜上去,再带瓶酒,和他好好聊一聊。

当时找到他的时候,他一口应了下来,并且保证这事儿办的利利索索,可今晚他父母这样做,他肯定特别愧疚。

这本来就是帮忙的事儿,要是真的让他和他父母关系出现裂痕,咱们心里也不会好受了。

所以我总得提前帮他心里的坎儿给迈过去,这样,明天他才能心平气和的和他父母谈,林叔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那就快走吧。”听明白荆哲的意思,林宝河就推着荆哲往外走,“尽早不尽晚,免得误了。”

众人:“……”刚才是谁一个劲儿的拦着?

俩人在里面的谈话,胖婶都有听到,看到荆哲出来,就把装着两个饭盒网兜递给他:“就刚炒出一个蒜薹,一个韭菜,万一饭店关了门,你光买两瓶酒就行。”说着又把一个热乎乎的包袱递给他,“这是馒头。”

“谢谢胖婶。”荆哲不客气的收下,又道,“光明饭店晚上十点才关门,我到那儿是肯定来得及的,不过,胖婶做的这饭太香了,肯定比饭店的好吃。”

胖婶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手来回的搓着:“我就是瞎炒,哪有饭店做的好吃。”

罗晓琼故意打趣她:“娘,听您这意思是不是不想让荆老师把饭带走?其实您就是和他客套客套,这会儿心疼的都想从他手里把饭盒夺回来了吧?”

“胡说八道,娘是那样的人吗……”胖婶焦急的看向荆哲,“小荆,别听这死妮子乱说,我绝对没那意思。”

“我知道。”荆哲笑着应一声,冲大家摆摆手,转身往外走,“我必须赶紧走了,大家明天见。”

“路上小心点儿。”

“慢点儿开。”

林宝河和胖婶赶紧叮嘱。

一行人到了门口,正好遇到烧完炕赶过来的赵玉兰,得知荆哲这会儿要去县里,她的反应和林宝河一样,伸手就想拦,初夏赶紧扯住她:“娘,别耽误哥的时间了,这事儿回头我和您细说。”

虽然觉得不妥当,可是对女儿的信任,让她没再继续阻拦,荆哲上车冲大家挥挥手,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这大晚上的,也太不安全了。”赵玉兰叹一声,“咱们麻烦这孩子的事儿太多了,这情份,这辈子是还不上了。”

“娘,这辈子还早着呢,您不用现在就感慨。”初夏拉着她往屋里走,林宝河跟在娘俩后面,连连叹气。

初夏就回头瞄一眼愁眉苦脸的老爹:“您老这是怎么了?”

“你爷爷奶奶太不省心了。”

“你这话是说对了……”胖婶迅速接话。“全村里,就没第二对这样的老人。怎么就让你们给摊上了,唉!”

突然间。初夏就替这两口了庆幸,要不是她成了他们的女儿,这老好人两口子,可真就是老的不省心,少的不省心,日子可怎么过啊!

“看你一脸的得意,有什么好事儿,说出来听听?”

养气功夫不到家,想什么脸上完全流露了出来。心动了晓琼筒子,众人就齐齐看向初夏,这会儿,大家最想听的,就是好事儿。

“我在想,我爹娘幸亏有我这么听话的闺女,要不然,日子怎么过?”某人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干脆就实话实说了。

“你……”罗晓琼一脸无语的瞄着她。“初夏,我发现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你应该庆幸的是,幸亏你做了宝河叔和玉兰婶的闺女。要不然,你日子能过这么舒坦?村子里谁不羡慕你,还在这儿自我感觉良好呢。真是服了你了。”

初夏冲她翻个大白眼儿:“我早就庆幸我是我爹娘的闺女了,这不才刚刚想到我爹娘有我也挺幸福嘛。至于惹来你那么一大串?讨厌!”

罗晓琼撇撇嘴:“你忘了你不省心的时候了?”

“孩子小的时候哪个省心?你还不是一样?”

“比你省心。”

“嗯,这个我承认。”

听闻俩人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林宝河和赵玉兰脸上的忐忑总算是一点点的淡下去。

一直在观察他们神色的初夏就暗暗叹气,看来以前正主在爹娘心里留下的阴影,不是一般的大,要想把这阴影完全消弥掉,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饭菜全部上桌的时候,罗刚顺也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后面跟着大刚爷爷的大儿子陈建峰。

“凤强和他媳妇吵嘴心情不好,就喝大了,送他回去他媳妇不给开门,我们好不容易劝得两口子不再闹腾……”一进屋,罗刚顺就急着解释他为什么回来晚了的事儿。

“才几天没见,就各套上了?”林宝河笑呵呵的看着他,“我要是再住些日子,你是不是就把我当客人了?”

“哈哈哈……”罗刚顺大巴掌在林宝河肩膀上重重一拍,“宝河,你还是那个宝河。”

胖婶冷哼一声:“就你愿意胡思乱想,还在这儿‘宝河,你还是那个宝河’,我看宝河应该这么说,‘刚顺,你已经不是那个刚顺了’。”

“这婆娘……”罗刚顺无奈的摇头,脱鞋上了炕,“正好,我也没吃饱,建新,你也上来,咱们兄弟几个,喝两盅。”

“我回去拿酒去,家里有两瓶好酒,女婿送的,我一直没舍得喝,今天宝河回来了,高兴,就把它喝了。”

“行了吧。”罗刚顺一把拉住他,“你女婿送的酒再好,能有初夏女婿送的酒好?夏,刚顺叔要喝你的喜酒,不会忘了给刚顺叔带吧?”

罗晓琼就冲他老爹翻个白眼儿:“爹,您去参加婚礼的时候喝的不是喜酒?”

“两码事儿,原本,我应该喝了喜酒再喝回三的酒,结果,回三酒没喝成,所以,这会儿要补上。”罗刚顺振振有词的道。

“早给您备好了。”初夏从炕沿下面的小厨子里取出一个浅蓝色瓷瓶,“这是我公公让我带回来给您的,他说您喜欢这个。”说着又掏一个红色瓷瓶递向陈建新,“建新叔,我爹给您挑的这个,尝尝我爹挑对了没?”

“沾我大侄女的光,也喝上这样的好酒了。”陈建新不自觉的吸溜口唾沫,“不用闻酒,看这瓶子就知道,我女婿买那酒,被甩百十里不止。”

“初夏公公那是……”罗刚顺就往上指指,“那样的大首长,你说,咱这儿谁家敢比?别说些有的没的了,总之啊,咱大侄女有福,咱们都跟着沾光。”

林宝河在一边听着,脸上的笑意就收也收不住,以前除了他和妻子自己夸女儿,旁人都瞧不上女儿,所以。只要是夸女儿的话,他都爱听。

倒是初夏在一边听的脸上火辣辣的。不过瞄一眼爹娘的表情,心里又觉得美滋滋的。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提林家老两口和张家老两口的事儿,只是在向林宝河两口子讲述村子里发生的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儿。

谁家娶儿媳妇了,谁家嫁闺女了,谁家生娃了,谁家吵架了……

不只林宝河和赵玉兰,就连初夏和罗晓琼,也听的津津有味儿——主要是胖婶讲话太有感染力了,初夏甚至想,胖婶不去做主持人。太可惜了。

酒足饭饱,桌子撤下去后,胖婶主动切入了正题,“宝河,玉兰,要是早知道你们还回那屋住,我就和张家老两口多来往来往了。

那老两口其实人还挺好的,原本,我和他们也是有来有往。可后来林叔林婶总是去,我不愿意遇见他们,就不怎么去了。没想到,就让他们把事儿给搅和成这样子了。”

“我大哥那边怎么样?”林宝河问道。“这事儿他们也掺和了?”

“没有,老两口一直住在那边,可是除了吃饭。旁的时候不是在张家,就是在宝海家。所以,关系搞的也挺僵的。”

陈建新忍不住插嘴道:“我爹那天还说。林叔林婶也不知道是怎么寻思的,四个孩子,好像只有小的是亲生的,这叫怎么回事儿嘛。”

“我也不知道,反正打小最不得他们心的就是我,要不是村里人都说我是他们亲生的,我还真就怀疑我是别人扔了不要的。”

罗刚顺一脸无语的道:“宝河,就那老两口的性格,你要真是别人扔了不要的,他们可能连看都不看你一眼,还会把你养那么大?”

“这倒也是。”林宝河不好意思的笑,“那不就是胡思乱想才那么想嘛,我当然知道不可能,不过,我也是真搞不明白他们。

你说要是因为我没儿子,我大哥可是有儿子的,他们对他能稍好点儿,但也不像对小海,小海这会儿是有双胞胎,可小的时候,都没结婚的时候,我爹娘也是最亲他。

我就亲眼看到我娘把东西藏出来给小海吃,我娘那人有多护食你们是知道的,所以,我活到这把年纪了,还是没搞明白这事儿。”

一行人在家商量这事儿的时候,荆哲已经到了县委办公室,果然,张东方还在那儿。

“你怎么来了?”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荆哲,张东方一脸的讶异,随之,他就想明白了是为什么,脸上闪过一丝愧色,“房子这会儿还没腾出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前天回去了,我爹娘听了点儿传言,就不愿意配合我。

他们毕竟是我爹娘,我也不好强行把他们带走,就寻思着先回来给他们在邻近的农村找好房子,到时候他们看我把钱都花了,也就不会再难为我了。

你放心,后天肯定把房子腾出来,我这边已经物色好了一套房子,价钱都谈好了,明天去交钱,后天就可以往里搬。”

“我还没说话呢,你就来了这么一大通,看来,你还真就知道我为什么来了。”荆哲把饭菜放在他桌上,“现在的问题是,房主今天就回来了。”

“什么?”张东方猛的站起来,“不是应该还有四天才回来吗?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那他们现在在哪儿?我爹娘没对他们说什么吧?”

“行了,先吃饭,咱们边吃边聊。”荆哲边说边把饭盒摆在桌子上,“我闻了一路子的饭香味儿了,可馋死我了。”

“你也没吃饭?”张东方赶紧提起开水瓶往外走,“我去打热水去。”

“好,你快点儿。”

张东方提着暖瓶回来,荆哲已经把饭菜摆好,酒倒好,笑着冲他招招手:“快来,这酒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你肯定喜欢。”

“荆老身体还好吧?”

“挺好,老爷子身体好,心情好,天天都乐呵呵的。”荆哲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也算是好消息吧。”

“他们……”犹豫一下,张东方就道,“智力还是在退化?”

“没有,最近刚做的检查,情况还不错,不过……”荆哲叹一声。“我爷爷以前有多聪明你是知道的,所以。虽然知道现在的他更快乐,可是。我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张东方也端起杯酒一饮而尽:“好人有好报,这是上天觉得老爷子太累了,故意的,你说就以前老爷子那工作法儿,身体怎么能扛得住?”

“也是,以前我爷爷总嫌我奶奶笨,现在倒好,老两口天天在一起,可欢乐了。”荆哲就笑起来。“是我矫情了。”

张东方再饮一杯,转换了话题:“我爹娘的脾气也挺倔的,要是这会儿过去,他们只会更生气,明天早上我和你一起过去吧,就算拖,我也要把他们拖回来。”

“我这会儿过来,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办法,并不是这么晚要你和我一起去把老爷子老太太给扯回来。我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吗?

而且,这事儿是你在帮忙,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家在这边最信任的就是你了。只是没想到,房主的父母会做出这种事儿来。

要是料到这种情况,咱们提前给老爷子老太太打打预防针就好了。我和他们虽然不认识,可是。听我爸爸的说辞,就知道他们是心地善良的好人。

只不过暂时被人利用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要是你真当事儿了,我可就更惭愧了,说真的,要不是怕你多想,我就明早过来了。”

“荆哲,谢谢你。”

“张叔,咱不待这样的。”荆哲冲他举举酒杯,“我和您打交道是不多,可是,您和我爸熟,我们家人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至于林叔和林婶,你和他们来往一下就知道,那绝对是特别老实的两口子,但凡有一点儿像林家老两口说的那样,我也不会帮忙。”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事儿我了解过,我爹娘是钻了牛角尖了,或者可以说,林家老两口洗脑的功夫太厉害了,反正,我爹娘这会儿是一点都听不进我的话。

那天,我们一家三口去接他们,怎么说,老两口都听不进去,最后甚至要以死相胁,没办法,我们只能先回来想办法。

要不然,早搬出去了,说真的,我也没想到后果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哎,以前我们过去看他们,听老两口总说林叔怎么样,林婶怎么样,也没深想。

但凡我们多想点儿,也不会闹到今天这地步,说起来,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合格,老两口早就给我鸣了警钟了,我就是没当回事儿。”

“这事也不能怪你,你没深想,是不相信会有那么不希望儿女好的父母,说真的,要不是亲身经历了,我也不会相信这世上有这样的父母。

不过,既然遇上了,就得想办法解决,我呢,今天过来主要就是想让你明天和我一起过去。

至于详细的解决办法,咱们到了听听林叔和林婶的意见,他们今晚上会商量一下解对策,到时候,咱们就听他们的,毕竟,他们对林老头林老太太的性格比咱们要了解。

至于您这边,可千万别为了这事儿,和张叔张婶生出嫌隙,那样,我可真就觉得我这事儿办的太不地道了。”

“那怎么好?”张东方连连摆手,“这事我有责任,我一定要负责劝我父母,我是他们的儿子,好歹,他们还是会给我点面子的。”

听他这么说,荆哲眼珠子转了转,身子不自觉的往前探,和他小声嘀咕了几句。

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俩人就痛快的边聊边喝,直到晚上十一点,被荆哲撵着,张东方才回了家。

荆哲自然是去招待所待了一晚上,来的时候,他就定好了房间,要不然,张东方也不可能放心的回家。

回家和妻子一说,张妻对此也是很懊恼,主动要求第二天和他一起去接老两口,这样,最起码给老人儿孙很重视他们的感觉。

想想是这么个理儿,张东方干脆让儿子第二天也别去上学了,一家三口去恭请老爷子老太太。(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