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道理林家老两口比谁都清楚——因为他们自己就经常做这样的事儿。

是以,任凭郑三巧一张脸笑的满是大褶子,语气谄媚讨好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老两口脸色恁是没有丁点儿的变化。

“爹,娘,我做了林家这么些年的媳妇儿,您二老哪能不了解我的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可不就是说的我?

昨天回娘家,正好我娘在那包包子,我一看是爹娘爱吃的白菜肉馅儿,包子一出锅,不管我娘乐意不乐意,拣了一包袱就包起来。

我娘怕我嫂子不乐意,就骂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护食儿,我当然知道自己理亏,可是为了让爹娘吃上包子,我装聋做哑的就是不把包子放回去,估计这会儿我娘和我嫂子还在生我的气呢。

我这人就是这么个毛病,明明心里疼你们,可总是忍不住和你们闹腾,标准的是出力不讨好。我明知道爹娘稀罕会说话嘴巴甜的,可是我又觉得,我这人就不爱整些虚头巴脑的,说的再好,不如孝顺爹娘来的重要,我相信,总有一天爹娘会知道谁才是真心疼爹娘的。

人再大,在爹娘面前都是孩子,有时候我就觉得,一样是儿子,凭什么小三打小就比宝江得好儿,结了婚有了孩子,还是比宝江得好儿。

要真论起来,不就是小三比宝江会说,小三媳妇比我会说嘛。想想这么些年,他们为爹娘做过什么?可爹娘为了给他们占房子。就一定要过来和我们挤,我想不通。才会和爹娘闹腾。

为这个,宝江没少说我,可我这人就这样,自己琢磨不明白的时候,想让我认错,还不如杀了我呢……”话峰一转,郑三巧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不过现在,我是真想通了。爹娘住在我们家,那是和我们亲近!

爹,娘,你们也别气了,我保证,以后我会和宝江好好孝顺你们,好好伺候你们,我这会儿这么说,爹娘可能不怎么信。可是,日久见人心,早晚有一天,爹娘会明白我们两口子和宝海两口子谁更孝顺的。”林老爷子一直耷拉着的眼皮往上掀了掀。一双混浊的眼睛,没有丝毫表情的盯着郑三巧:“有什么事儿,直说吧。”

“爹……”郑三巧讪讪的笑着。“您看,您老这么说。好像要是没什么事儿,我们就不对您和娘好似的。”

林老爷子不咸不淡的道:“没事儿正好。你做了饭了就端上来吧……”伸手往被子底下试试,又吩咐道,“炕这么凉哪能坐住人,吃完饭再烧点水把炕热热。”

郑三巧眸中迅速闪过一丝不耐烦,嘴上却欢乐的应着:“爹,我把饭拾掇上来就烧,今早上的饭就是在这炕上做的,趁着这会儿锅底热,我再加几把火,炕头就能烙人了。”

“嗯。”林老爷子闷闷的应一声,不耐烦的道,“别伫这了,碍眼。”

“爹,娘,我把饭桌拿您这边来,都一块吃,人多热闹吃的香。”郑三巧说完颠颠的去堂屋拾掇饭,一直站外面挣着耳朵的刘美清,就凑到她身边,“娘,您和爹可别忘了初东的事儿。”

“这还用你叨叨?”郑三巧白她一眼,“那是我们的亲儿子,我们能不疼他?就算不为你爹求,也得为初东求。”

“嘿嘿……”刘美清不好意思的笑,“娘,我这不是心里没底儿嘛,也不知道那边能不能听爷爷奶奶的,别再咱们白忙活了。”

“他们只要还想要脸,就指定得听你爷你奶的,要是没你爷你奶,张家那老两口的事儿他们能解决?”郑三巧得意的眨巴眨巴小眼睛,“这事儿,板上钉钉的,要不我娘家能给我这一大锅包子?”

“娘,您和姥姥没翻脸啊?”

“为了这老两口,我值当的和我娘家翻脸?”郑三巧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和儿媳妇说话呢,要是以后儿媳妇也这样对她怎么办?就迅速拉下脸来盯着儿媳,“你以后可不能唬弄我。”

“那是肯定的,爹娘就初东这么一个儿子……”

“胡说!”郑三巧打断她,“还有你姐呢,她就是嫁出去了,也还是我闺女。”

“娘,我的意思是,儿子您只有一个,姐当然永远是娘的闺女,可是,姐以后也不可能回来伺候爹娘,是不是?”

“那可不一定。”郑三巧哼一声,指挥儿媳,“去把你爹和初东喊过来吃饭,我背这一笼包子回来可不是光给你爷奶过瘾的。”

一大家子人把一锅包子吃了个干干净净,看着空空的笸箩,郑三巧是真肉疼,林老太林老太虽说七十多的人了,可是这饭量一点儿都不少,一人喝了一碗稀饭,吃了三个包子,就她,也不过才吃了三个而已!

要是她想的事儿办不成,她会为这锅包子肉疼好久好久的……

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早饭吃上这么多,林老头和林老太就明显感觉不舒服起来,坐那儿肚子蜷的难受,就想下来溜达溜达去小儿子家。

一看他们的动作,郑三巧就明白他们要做什么,眼神往丈夫那儿一瞟,见对方冲她点了点头,就一步跨进东屋,冲林老头林老太咧嘴笑着:“爹娘这是要上哪儿?”

“爹娘……上哪儿……”栓儿已经会说话,早上的包子吃的他很开心,就学着郑三巧的调儿模仿起来,林初东好笑的揉揉他脑袋,赶紧抱着他往外走,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他不想掺合,反正,他说什么他们也听不进去,索性就装透明人吧。

“小栓儿长这么大了?”初夏和罗晓琼相携着进来,看到初东怀里跳啊跳的栓儿,初夏对他的喜爱之情一点儿都不掩饰,不管大伯娘和大伯大嫂怎么样,大哥待他们家还是不错的,小栓儿还是个奶娃,她也没有恨屋及乌的必要。

“夏回来了?晓琼也回来了?”林初东招呼着,却不往里让俩人,小堂妹嫁的好,他是真心的开心,可是,屋里的几口子因为小堂妹嫁的好,就总在算计着怎么得好处,让他很烦,潜意识里,他特别不喜欢小堂妹和屋里那些人交集,免得被利用了。

有心要提醒两句,结果还没等他开口,郑三巧和刘美清已经谄笑着出来了。

上下打量打量初夏,郑三巧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夏、原来就俊,这会儿,就和那神仙画上的人一样,更俊了。”

“娘,我觉得那神仙画上的人,可没咱家夏好看,唉,原来我还担心,咱家夏这么俊,什么样的人才能配上?

娘记得我们村那个于香香吧,长的那叫一个俊,结果呢,找婆家左一个配不上,右一个配不上,这会四十多了,还是一个人。

我呀,不是没替咱们家夏这么担心过,你说咱家夏比她可是俊多了,是吧?没想到,咱家夏悄没声儿的,就成大官太太了,这下子,我可算是放心了。”

“就你话多……”郑三巧瞪一眼儿媳妇,视线转向面无表情的罗晓琼,“美英,全村人就你最有眼光了,打小就和夏好,这会儿可算是好了,夏嫁了大官,你成了夏的表嫂,你说夏不帮你帮谁?这辈子,你是不用愁了,你这孩子,可真不是一般人。”

罗晓琼冷哼一声:“不挑拨离间你会死吗?”

没想到罗晓琼会来这么一句,郑三巧被噎的直翻白眼儿:“美英,大婶什么时候挑拨你们了,大婶说的不是实话吗?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认沾了我们家夏的光,才反咬一口吧?”

“我不但反咬,我还要反揍呢!”罗晓琼迅速上前,抓住郑三巧的头发,膝盖就往她肚子上顶去,毫无防备下,郑三巧被撞个正着,疼的她立时瘫软了身子……

“喂,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上门就打人?……”刘美清咋呼着上前拉罗晓琼,结果手刚碰到罗晓琼的胳膊,就被对方一把给揪了过去,如法炮制的给揍倒在地。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林初东直接给惊呆了,抱着孩子愣愣的站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栓儿看到他娘和他奶奶躺地上起不来,嗷嗷大哭,才把他的魂给惊回来。

“美英……”他看向罗晓琼,“这是咋了,怎么能一句话来不着就开打呢,她们俩再不对,你也不好这样。”

初夏闲闲的站一边儿:“这是她们自找的,我大伯呢。”

林宝江铁青着脸出来:“带着外人来打你大伯娘和你大嫂,攀了高枝了,就这样对自家人?”

“自家人?”初夏冲他zi牙一笑,“你有当我是自家人吗?她们有当我是自家人吗?以前我和我爹娘在这边的时候,你们怎么对我们一家的,当我这么快就忘了?”

“你现在有出息了,第一件事儿,就是来找我们算帐?你爹娘呢?”后面几个字,林宝江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