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我和他们相处也就是礼节上的来往,还真是没法儿说,不过林之栋性格倒是还不错,当然,比荆哲的父亲要有心计一些,呵呵……”江心舟边说边看着荆哲笑,“你父亲让你们来找我,肯定把他和我妹妹的事儿说了吧?”

“说了。”荆哲冲江心舟撇嘴,“江伯伯您也是,当时为什么就不帮帮我爸爸?您也说了,我爸没那么多心计。”

“我要是帮了,还有你吗?”

“也是。”荆哲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不过,我挺纳闷的是,心婉姑姑看上去挺直爽的性格,怎么会不解释?

她要是说了,我爸肯定会向她道歉,向林家道歉,那么,她也就不用勉强自己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了。”

“她过的还不错,她自己现在觉得嫁对了。”江心舟叹一声,“谁和谁到底有走到底的缘份,强求不得的。

当年,我们全家都中意你爸做江家的女婿,但是,偏生的就出了那么档子事儿,过后我们都有问心婉,她呢,闭着嘴什么都不解释,就认准了一条,要嫁给林之栋。

我们想她可能是真的喜欢林之栋,就也没再追问,但最初的几年,她过的很不开心,好在林之栋一直对她很好,渐渐的,她也就开朗了起来。

只是,她一直拒绝见你的父亲,可她对你又很好。说真的,身为她的哥哥。我都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好纠结的性格。”初夏犹豫了一下,认真的看向江心舟。“江伯伯,咱们是第一次见,按说我不应该向您提什么要求,可这会儿,好像找您是最靠谱的,所以,我能不能请求您,万一我们和林家的见面不太顺利,您就帮忙打个圆场。让我们离开,好不好?”

江心舟好笑的看着她:“其实你是想说,让他们别抢你的东西,对吧?”

“您太聪明了。”初夏讪讪的笑,“和您一比,我真是弱爆了!”

“弱爆了?”江心舟重复一遍,笑着点头,“这个启有意思,你的确是弱爆了。小丫头,我刚才说林之栋比荆莫年有心眼儿,而我呢,绝对比林之栋还要有心眼。所以,和我打交道你可要小心点儿,呵呵……”

好迷人的大叔!

看着笑得如芝兰玉树的江心舟。初夏都要流哈喇子了,这样风格的大叔。真的好有魅力。

就从他的长相判断,江心婉绝对是丑不了。也难怪荆伯伯到现在还会记挂着她,不过,美人的人生好像总是多波折——这会儿,她倒忘了她自己也是个美人了。

到达林家时,已是下午二点钟。

林家住在一幢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里,比一般的四合院要大上个六七倍,“去年才还回来的,之前,一直四分五裂着。”进了门,荆莫年向几人介绍道。

他这是变相的告诉几人,林家,也曾受到不小的冲击,直到这会儿初夏才意识到,她一直都没问这林家是干什么的。

不过,问不问的也没意义了,她从来也没想着认了是为了沾便宜的,就是想让父亲有个根而已。

他们先见到了江心婉。在看到初夏的一刹那,江心婉明显有些失神,不过她掩饰的很好,迅速恢复了平静。

初夏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美人,她的眉眼和江心舟有五六分相似,却又比江心舟更精致更好看,一举手一投足所散发出来的优雅婉约,别说男人,就她这个女人,都愿意看。

看到哥哥带着荆哲过来,江心婉的眸中明显流露出一丝惊喜,招呼着几人坐下,笑吟吟的道:“今天刮的什么风?”

“姑姑,这位是我妹妹林初夏,这位是我妹妹的朋友罗晓琼。”荆哲赶紧向江心婉介绍道。

“妹妹?”江心婉诧异的看向江心舟。

“不是亲妹妹,是干妹妹,荆老爷子认的干孙女。”江心舟赶紧解释道,并笑着看向荆哲,“你姑姑还以为你爸什么时候在外面生了个私生女呢,以后介绍的时候记得多说两句,万一让人误会了,你爸多冤枉?”

“是有事儿吧?”江心婉显然是不喜欢哥哥所说的话题,便迅速接了话。

“之栋呢?”江心舟问道。

“哥你装的什么糊涂,他当然是在上班。”江心婉冲哥哥翻个白眼儿,“有事赶紧说,别拖三拖四的,我不喜欢。”

“不是故意拖,是有事要向之栋求证,这样吧,我先问问你,嫁到林家这么些年了,你知不知道林家有失踪的亲戚?”

江心婉眼神微微一闪:“哥问这个做什么?”

“看来你是知道,那就和我们说说吧。”江心舟的神色严肃起来,“不要找借口岔过去,如果信得过哥,你就说出来,我问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先找你,当然也是因为你是我妹妹,我信得过你。”

江心婉就冷哼一声:“哥永远把荆莫年看得比我重要。”说着又赶紧向荆哲解释,“我不是吃你爸的错,是你江伯伯太过份了,你看他说的这话是相信我吗?根本是在激将我,说白了,他现在就是不相信我会实话实说,才故意这样的。”

初夏今天第四次把证物亮出来:“这个,您认识吧?”

“这……这……这……是从哪里来的?”江心婉一下子嗑巴起来,眼睛在盯着那个血红的镯子时,神色一下子激动起来。

“我父亲的。”初夏道。

“你父亲?”江心婉小心的拿过镯子检查一遍,忽的站起身来,“你们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等等……”江心舟一把扯住妹妹,“先和我们简单一说,你别自作主张的就去通报了。”

“具体的,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公公一直在暗地寻找一个失踪了多年的弟弟,看得出来,他很想念对方,可是,这个话题在这个家里又是一个禁忌,从来没人光明正大的去找那位失踪的林二叔,所以,现在只有他,才能给你们最真实的答案。”

“当年林之栋给你镯子的时候,把他有一个失踪的二叔的事儿告诉你了吧?”江心舟问道。

犹豫一下,江心婉点头:“是。”

“为什么当时不和莫年解释?”

“因为这是林家的秘密,在他告诉我的时候就说了,是谁都不能告诉的秘密,我答应了他,那当然不能说出来。”

“为了抵债,你就嫁他了?”

“不嫁他怎么办?”江心婉叹气,“当时的情况,要是我不嫁她,我会一辈子活在后悔当中。

蓝沁的眉眼和他家老太太有四五分相似,他怀疑蓝沁的爸爸妈妈可能是林二叔和林二婶。就把镯子放我这儿,让我找时机拿给蓝沁看一下。

镯子实在是太漂亮,我忍不住的向荆莫年显摆,我没想到他竟然就夺过去给我摔在了地上。

如果我当时不显摆,就不会毁了那么贵重的传家之宝,除了嫁给他,我还有什么选择?

不过,我现在真的觉得我嫁对了,这么多年,他对我始终如一,做为一个女人,这就够了。”

“这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江心舟皱着眉头道,“如果消息传出去,才能更早的找到林二叔,为什么,一定要偷偷摸摸的?”

“大概是怕引起有心人的关注,给林二叔带来危险吧,当然这是我猜的。”江心婉指了指血红色的镯子,“这个说价值连城也不过份,这种血玉,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更别提这么大这么纯的,要是真宣扬出去了,难免出现鸟为食亡的事儿。”

“血玉?”初夏刹时被惊呆了,她一直看着这血红的镯子挺好看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血玉!

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出产地是西藏的雪域高原,在史料记载中,只有吐蕃时代,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时候,礼单中有这种血玉的纪录与介绍。

她以前看过这方面的资料,一直把这当成了神话传说中的东西,想不到,现在……现在她竟然亲眼见到了!

而且,还可以说根本就是她的,她爹的可不就是她的?

突然间,她对林老头林老太太的恨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要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一直放在箱子底下压着,说不准早被毁了也说不定。

“你知道血玉?”初夏的神色引起了江心婉的注意,便诧异的问道。

“从书上看到过,以为只是个传说呢。”初夏讪讪的笑,“太突然了,失态了,让您见笑了。”

“我基本可以确定,你父亲就是林二叔的儿子,因为……”顿一顿,江心婉道,“你长的,太像我太婆婆了。”

初夏一头黑线……,什么叫她太像她太婆婆了……

江心婉也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经不起推敲,赶紧补充解释:“我的意思是,你的相貌,和我太婆婆的相貌,有八成相似,你等一下,我找相片给你看。”她边说边往另一间屋子跑去。(未完待续。。)

ps: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连载小说,《军妆》,下个月就完结了,很肥很肥的,点击作者信息,就有链接,或者,直接搜军妆也行。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