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暖总算码出来了。

-----------------------------

别说乔英,就连初夏,已经在这儿待了多半天了,还对一大家子的辈子有些迷迷瞪瞪的。

太姑奶奶其实比林大爷爷就大了4岁,可辈份却是结结实实的高了一辈儿,所以,对于初夏这个从小生活在城市家庭又没有什么亲戚的孩子来说,要想理清楚了各人之间的称呼,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还好,她记忆力还是不错的,让她喊哪一个什么,她就牢牢的记住,至于关系,回头她慢慢捋顺好了。

乔英的样子引起了她的共鸣,是以,原本她对乔英的印象就不错,这会儿就更觉得亲近了,连带着,对苗苗也就喜欢了起来,遂不自觉的把苗苗搂在了怀里。

看着她和苗苗那么亲近,太姑奶奶更欢喜了,忍不住再次冲林宝河夸赞道:“之梁,你这孩子教育的好啊,长的好看,亲近人,嘴巴也甜,这样的孩子,到了哪里,都招人喜欢。”

林大爷爷笑着接话:“这孩子要不是这么招人喜欢,周家也不能看中了,小姑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是是是……”老太太抹了抹眼角,“今天我是真高兴啊,升红,小姑这些年,总是梦着升军站那儿看着我不说话,我醒了,就半宿半宿的睡不着。

这会儿看到之梁一家子都这么懂事儿,我这心,可算是能放回去了。等我到了地底下,我要和升江两口了说说。他们的孙女啊,长的和他们的娘几乎一模一样儿。”

瀑布汗……。什么叫“他们的孙女长的和他们的娘几乎一模一样”……

初夏今天听这句话听了无数遍了,可是每次听到,她都有一种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

“看你好像不怎么高兴?”坐在角落的林文斌打量着面无表情的荆哲,“是不是有一种,妹妹被好多人抢走了的感觉?”

“你想太多了。”荆哲淡淡的看着他,“我只是有一种我是外人,需要避让的自觉,你用不着也和我一起避让。”

“谁避让了?”林文斌翻个白眼儿,“我这是发扬雷锋精神。主动来陪你好不好?看你一个人坐这儿太孤单,念在你对我妹那么好的份儿上,我不好意思让你自己待着,你还真能多想。”

荆哲一脸了解的看着他:“你对这个家里的人也不怎么熟,不愿意过去凑热闹就直说,用不着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

“你开什么玩笑?”林文斌一脸无语的瞄着他,“我和这个家里的人熟着呢,就算有一段时间大家天南地北的见不到,但也一直有互相通信。

倒是我太姨奶那边。几乎断了联系了,当年我爷爷奶奶不是投奔的太姨奶嘛,你猜怎么着,她们留我爷爷奶奶吃了顿饭。就强行送客了。

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个住的地方都不可能,最后我爷爷奶奶没办法。就带着我爸去找了个废弃的砖窑栖身。

一直到我们家的麻烦事儿过去,太姨奶才去找着我爷爷奶奶。说是让他们去家里住,那时候都要回京城了。犯得着跑她家去住,看她家人的脸色吗?

心伤了,回来以后,我爷爷奶奶收到信以后也不回,到太爷爷去世以后,和那边基本就算是彻底断了。

现在,那边的人一年还会写信回来两次,爷爷奶奶也会像征性的回复一下,那用词,一看就是客气的和陌生人差不多。”

荆哲拍了拍他,没吱声,这种事儿,外人是没法劝的,他当然知道林文斌主动说这些,并非性格八卦,而是不希望他有一种他自己是个外人,被外出去的感觉。

并非老太太这边慢待他,而是,家里的人丁太少,根本就没人招待他。

林老太太两口子在松水县住习惯了,不愿意挪窝,可他们的儿子女儿都不在松水县,儿子乔万华现任鲁东省的副省长,和妻子常驻省城,女儿乔万莉随女婿孙习强去了a市,在松水县陪老两口的,便只有孙子孙宁江一家。

所以,在孙宁江和乔英回来之前,家里就只有林老太太和乔老爷子以及一名保姆小洁在家。

老两口见到了亲戚,兴奋激动的哪还能顾得上他这个小豆丁?好吧,不是他们故意遗忘他,而是,那么大年纪了,一下子来这么些人,脑子是真记不过来。

没准这会儿已经把他当成司机了呢。

反正随林家一起来的,有一名司机三名保镖,被误会也是正常的,他倒是没什么介意的。

显然林文斌是生怕他介意,就一直在这儿陪着他。

初夏牵着小苗苗凑了过来,小姑娘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荆哲脸上瞄一会儿,咧开嘴笑了:“哥哥长的也挺好看,你是不是喜欢我小夏姐姐?”

“呵呵……”初夏好笑的揪她的耳朵,“小小年纪不学好,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当然知道。”苗苗一脸认真的眨巴着大眼睛,“我小姨喜欢我们学校的杨平老师,他们要结婚了。”

初夏一头黑线,孩子的思维真奇葩,她愣是没从对方的描述中搞明白,这和误会她和荆哲的关系有什么根本的联系。

荆哲笑眯眯的看着苗苗:“你还是没有解释清楚什么是喜欢。”

“我小姨永远是先看杨平老师再看我,刚才我和小夏姐姐过来的时候,你也是先看小夏姐姐再看我。”

这解释听上去有点儿不靠谱,但是,细琢磨,还真是挺有道理——你喜欢谁,肯定是视线先落到谁的身上。

“好吧,算你答对了,给你糖吃。”荆哲递她一把糖,又补充道,“不过,你也没完全答对,我是你小夏姐姐的哥哥,当然要喜欢她,可是哥哥和妹妹是不能结婚的,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明是迷茫的眼神儿,嘴里却答着明白了,只因那甜甜的糖,是孩子的最爱。

洛叶就好笑的摸摸她脑袋:“你明白什么明白?我看你是明白糖是甜的了,是吧?”

“嘻嘻……”小姑娘嘴巴里含着块糖,撑的一右腮鼓鼓的,往她妈妈那边瞄一眼,凑初夏耳边小声道,“我妈妈总是不让我吃糖,小夏姐姐,你和哥哥真好,我喜欢你们。”

“就因为我们给你糖吃?”

“嗯。”小姑娘点点头,又赶紧补充,“还有还有,你们愿意和我一起玩,愿意和我说话,我也特别喜欢,咦,我小姨来了,我小姨父也来了……”小姑娘说着,起身往门口跑去。

初夏几人瞄过去,脸色同时精彩了,就见车雅丽的女儿江美香和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子,跟在保姆身后走了进来。

那男人,看来就是小姑娘刚才说的孙平老师了,脸上挂着羞涩的笑,让人看上去倒是不讨厌。

“小姨!”

“苗苗!”江美香略显夸张的喊一声,并面手抱起小外甥女,脸上堆着笑往前走,随之,脸上的笑僵住……

乔英嫁到乔家来以后,江美香常来找她,也算是乔家的熟客,见她愣那儿,江老太太只当她是见了这么多人给惊着了,就看向乔英:“你去招呼小香吧。”

原本正和赵玉兰聊的投机的乔英,在看到江美香的刹那头都大了,听老太太这么吩咐,她也不矫情,礼貌的和几人说声不好意思,便招呼江美香和杨平去自己房间。

“姐,你……”房门关上后,江美香放下苗苗,嘴唇直哆嗦,“你……”

“小姨你怎么了?”苗苗好奇的打量着和往常不一样的江美香,“你这是冷的说不出话了吗?”

乔英知道江美香肯定是误会她了,就柔声对女儿道:“苗苗,你出去找小夏姐姐玩,妈妈和小姨小姨父有事要谈,你听话,好不好?”

“好。”妈妈这以温柔的和自己说话,苗苗表示不好意思拒绝,当即欢快的去找初夏了,而且在她的小心眼里,和长的好看的小夏姐姐玩,自己也会长的好看的。

这会儿功夫,江美香的情绪已经平稳了好多,待乔英走过来,她长舒一口气,质问道:“姐,不管你对我妈有没有感情,她好歹不是你的小姨,你怎么能答应了她要帮她出去,背后却把她最讨厌的人带到家里来?”

“你以为他们是我带回来的?”乔英淡淡看着她,“我只是乔家的孙媳妇,你觉得我有资格把那么一大群人带回家来吗?”

“那……”江美香的瞳孔猛的收缩,“姐的意思……姐的意思不会是说他们和乔家有关系吧?”

“没错,他们是我们家老太太的娘家人,确切的说,是我们家老太太的亲哥哥的后代……”乔英摊摊手,“我也是回家后才刚刚知道的,你来了倒是正好省了我传话了,告诉小姨,她的事儿我帮不了,我不可能对我们家太奶奶的亲人做什么手脚,除非,小姨不想让我在乔家待下去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