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肯定是搞错了,绝对是搞错子……”听了女儿的讲述,车雅丽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不断的喃喃着。

“妈……”江美香坐到她身旁,压底了声音,“小点儿声,万一让爸知道那女人是这么个来头,还不定怎么着急呢。”

“对,对对对……”车雅丽连连的点着头,“你提醒的对,是不能让你爸知道,万一他去找那老狐狸精,咱们怎么办?”

“妈……”江美香一脸的无奈,“那女人有丈夫,我爸是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的,您能不能把关注的点儿放在正常的地方?

万一,那女人怀恨在心,让乔家人来报复咱们,怎么办?爸能有今天容易吗?要是因为这事儿影响到爸的前途,他肯定会怪罪妈的。”

“那……那要怎么办?”车雅丽一脸的无措,“总不能我去找那女人赔道歉吧?明明就是她打了我,我凭什么给她道歉?!”

“求大姨呀,妈,你忘了大姨了?”

“求你大姨?”车雅丽一脸的迟疑,“你大姨和我再亲,也不比和她闺女亲,现在那女人是她闺女婆家的亲戚,她怎么可能还向着我?”

“妈,你不会是这会儿还想着让那女人难看吧?”

“啊?”车雅丽愣愣的看着女儿,“那还要找你大姨干什么?”

“妈,你说你平时也挺聪明的,怎么遇上事儿怎么就糊涂成这样了?”江美香四处看看。见附近没人,才继续道。“咱这会儿最要紧的事儿,是先保我爸。

妈就和大姨说。要是早知道那女人是我姐婆家的亲戚,咱们说什么也不去招惹她,反正那女人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咱们也不欠她什么,就让大姨帮着传个话儿,以后如若再见面,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认识谁。”

“这样能行?”车雅丽说着又皱起眉头来。“就这么放过那女人,我不甘心!”

“谁甘心啊?”江美香翻个白眼儿,“我当然也不甘心,可是,如果因为‘不甘心’连累了爸,以后让咱们不甘心的事儿还不知有多少呢。”

略一琢磨,觉得女儿说的挺有理,车雅丽就点头:“行,你照你爸。我去找你大姨商量商量去,唉!这叫什么事儿!”

“妈记得给大姨买点儿东西,别这么空着手就去了。”

车雅丽狐疑的打量打量女儿:“美香,我怎么觉得你和变了个人似的?”

“好吧。实话跟您说了,这些并不是我的主意,是杨平教我这么做的。他说我要是跑大姨那儿告乔英的状,只会让大姨觉得她帮错了人。

这事儿。只有妈亲自去找大姨,大姨才有可能帮忙。至于说将来能不能让那女人难看,走着瞧吧,谁知道谁家怎么样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事儿多着呢,妈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车雅丽一脸纳闷的问道:“你带杨平去找乔英干什么?”

“我爸不是把杨平他妹妹杨姗调到县医院了嘛,我就寻思着,正好走到大姐门口了,进去和她打个招呼,让她帮着照顾一下杨姗。

妈也知道,杨平最疼他这个妹妹了,我要是对他妹妹好,他肯定就对我更好。哪知道我想说的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那女人一家子给吓着了。”

“平时跟个闷葫芦一样,关键时候还挺有心眼儿……”车雅丽眉头皱起来,“美香,别怪妈没提醒你,这杨平大概不是你能拿捏住的,要我说,还是张谦更合适,这孩子从小就什么都听你的,嫁给他,你一辈子都是被伺候着的命。”

“妈,我要想要被伺候着,找个保姆不就行了?反正爸再升一级就能配保姆了,我急什么?”略一顿,江美香反问车雅丽,“当年妈明明可以嫁给张叔叔,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选条件不如张叔叔的爸爸?”

车雅丽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好了,随你的意,妈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个臭老九的儿子,能和你爸比吗?你爸可是伟大的工人的儿子。”

“行了行了,在妈眼里,爸根本就没人能比得了,我姥爷和我姥姥总说,在妈眼里,我爸拉的屎都是香的。”

“去!”车雅丽笑着推她一把,“有这么说自己的爸妈的吗?行了,你好好照顾你爸,我去找你大姨了,唉!”

待车雅丽的身影消失,杨平从拐角走出来,面色有些沉郁的盯着车雅丽:“你们家的人是不是一直瞧不上我?瞧不上我爸,我看,我们还是算了。”

江美香撒娇的晃晃身子:“杨平,我妈那人就那样,以后,她会看到你的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对不对?”

“我给你出的主意,是希望你爸你们家顺顺利利的,可是到了你妈的嘴里,就成了我这人心眼儿多,让你防着我,算了……”杨平摇摇头,“没有家长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总被误会的婚姻也是不会幸福的,我们之间到此为止吧,我祝你早日找到你和你的家人都满意的丈夫,我也会找到合适我的妻子的,再见!”

“杨平……”江美香急了,她看得出来,杨平并不是说着玩儿的,也顾不上是在公共场所,她一把扯住杨平的袖子,“我们都要结婚了,你怎么可以说分手就分手?”

“我这是对你负责任,如果明知道不合适,还和你结婚,那不是爱你,而是害你,小香,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很开心,别拉拉扯扯的,有人看呢。”杨平边说边掰开她的手指,“别闹了。”

“不,我不管!”江美香变本加厉的一把抱住他,“我不让你走,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杨平,我就要嫁给你。

为了你,我说服我妈不和那个女人计较,为了你,我明明恨那个女人和她女儿,可是我选择了大度的原谅她们,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你怎么可以因为我妈妈的一句话,就放弃我?

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打了主意要和我分手?我太天真了,我以为你是怕我说错话,想在关键的时候帮我圆场,却没想到,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你对得起我吗……”

“吱!”

病房的门拉开,江月生虎着脸站在门口,瞪一眼女儿和杨平:“都给我进来,我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爸……”关上病房的门后,江美香已经把先前和她妈说的话忘的干干净净,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知道的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过程中,她一直紧紧扯着杨平的袖子,生怕对方跑了的模样儿。

“说说吧,你为什么会出那样的主意?”江月平坐回床上,直直的盯着杨平,“我妻子和我女儿相信你的话,不代表我也相信,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我绝对会让你们一家子都后悔,不信,你可以和我拗着来。”

“爸!”江美香急的大吼一声,“你也和妈妈一样想把他赶走骊?爸,我会恨你们一辈子的!”

“你靠边儿!”江月生皱眉盯着女儿,“你要是再敢说一句,不管他是不是要和你分手,我都不会同意你嫁给他。”

江美香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敢再吱声,想了想,索性退到门口,把门插销给插上了。

杨平坦然的看着江月生:“江书记,我就是觉得得不到家长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才决定分开的,没有别的原因。”

“真的?”

“真的!”

江月生直直的盯着他:“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同意我女儿嫁给你,我妻子那儿,我负责劝说,你是不是可以马上和我女儿结婚?”

“可以。”杨平点点头,“只要您和阿姨同意,我可以马上结婚。”

江美香立时欢喜起来,刚想蹦到杨平身边儿,被江月生冷冷的丢了一个眼刀子,又定在那儿了,却是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江月生的视线转回到杨平身上:“娶我女儿是你的福气,用得着说的那么牵强?”

杨平垂着脑袋没吱声。

江月生眼神猛的变冷:“你突然对这桩婚事失去了热情,是因为林宝河和赵玉兰的靠山是乔家,你害怕了,对吧?”

“是。”杨平抬起头,坦然的看着他,“我只是普通老百姓,我父母受了太多的惊吓,我不想他们再跟着我担惊受怕,我也不想再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那你先前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女儿在一起?”

“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杨平叹口气,“好,我承认,先前是我虚荣了,能娶书记的女儿,的确是很让人羡慕的事儿。”

“那你现在不娶了,不怕别人笑话你?”

“前怕狼后怕虎的结果,就是死的更快。”

细细的打量了杨平好大一会儿,江月生冷笑:“好,记住你今天的话,我希望,你这辈子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谢谢书记的大度。”杨平微微躬躬身子,转过身,冲堵在门口泪流满面看着他的江美香再躬躬身子,“对不起。”

“你是来报复我的吗?”江美香嘴唇哆嗦着,“你和那个女人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他们报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