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劲儿用大了,累着了,明天暖再多用劲儿,亲们保底粉红砸来吧,给暖动力,后面多更,这月是二更还是一更,就看大家对暖的激励了,我爱你们。

------------------------------------------------

“哎……哎!哎!……”车子猛的窜出去,弯腰伸手想要拉车门的林文斌被重重的跌回去,恨得他咬牙切齿,“荆哲,你想摔死我?”

“活该!”荆哲似笑非笑的从反光镜瞄着他,“不是嫌我技术不好嘛,不施展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技术好不好?”

“初夏,你伤着没?”林文斌懒得理他,转头上下打量着坐他身边儿的初夏,“没磕着吧?”

初夏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林文斌明显松了一口气。

荆哲踩油门前是冲初夏使过眼色的,林文斌这样的表现,使得她好愧疚的说,遂讪讪的摸摸对方后脑勺,“疼吗?”刚才猛的坐回去的时候,林文斌的后脑勺撞在了后座椅背上。

“没事儿,椅背是软的。”林文斌说着瞪向荆哲,“以后别这么冒冒失失的,我是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摔着不要紧,万一伤着初夏呢?我这么好看的妹妹,你怎么下得去手?”

荆哲也在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懊恼,这会儿态度就好的出奇:“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这么冒失了。对不起,初夏。我这当哥的不合格,以后。我要向林文斌学习。”

“这还差不多。”林文斌得意的挑挑眉头,“初夏,以后我是你第一亲的哥哥,荆哲排老二。”

“我比你大一岁呢,凭什么我排老二?”荆哲抗议道。

“就凭你刚才的冒失。”

想想自己已经赚了周蜜康的便宜,成了大舅哥,荆哲也就不再和他争究:“行,老二就老二,反正。只要是我妹妹就行。”

小林村离坡儿村也就十几里地,开车过来也就七八分钟的事儿,哥俩还没理论清楚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目的地已经到了。

初夏探脑袋往外看着,实在搞不明白应该从哪儿拐,就道:“哥,我记不清是在哪个胡同了,你停下车,我下去问问。”

“我去吧。”林文斌迅速推开车门下车。结果就见一个黑影从停车位旁的院子里冲出来,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对方已经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车门上……

“哎哟!”

“唔!”

前面的喊疼声是黑影发出来的——脑袋撞门框上了。

后面的喊疼声当然是林文斌发出来的——车门结结实实的挤在了他的胸膛上。

“哥,你没事儿吧?”初夏赶紧挪到外面。担心的打量着林文斌,“现在是什么感觉?”

林文斌忍痛吸着气道:“让我缓口气儿就行了,这冷不丁的撞岔了气儿。还真是不好受。”

荆哲已经下车把黑影扶起来,是个女孩儿。手捂在额头上,满脸泪痕。“哪里疼?”他急急的问道,对方却仍是满脸泪痕的盯着他不吱声儿。

初夏赶紧从另一边儿下车,转到女孩儿身边:“你哪里疼和我哥说一下,他是医生,会帮你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这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院子里出来,眉头紧皱的看向女孩儿:“被车撞了?”

“不关你的事儿。”女孩儿回一句,咬咬唇看向初夏,“我认识你。”

“啊?”初夏赶紧努力回想,她是随赵启慧来过坡儿村几次,看着这女孩子的确是有些面熟,但是,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是哪家的。

“你叫林初夏,对吧?”

“对。”初夏不好意思的笑,“对不起,我一时没想起来。”

女孩子嘴角扯扯:“我去过你家。”

“去过我家?”初夏猛的一拍脑门,“你也是林初夏?”

“对,是我。”女孩儿点头,“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

“你把头发剪了。”初夏讪讪的笑,“我看着面熟,就没认出来,对了,你不是小夏庄村的吗,是来串亲戚?”

女孩儿点点头:“算是吧,想不到我们在这儿遇到,你现在挺好的吧?对了,你不是去当兵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有点事儿,后天就要回去,你这是疼的还是?”初夏不确定的指着她脸上的泪痕,感觉上,不至于疼成这样吧?

“不是疼的,不关你们的事儿……”女孩儿看向林文斌,“您没事儿吧?我太急了,想刹脚刹不住,真是对不起。”

已经缓过气来的林文斌摆摆手“既然和我妹妹一个名字,也算是缘份,撞了就撞了吧,没事儿。”

“那我就不扰你们的正事儿了,我回家了。”女孩子冲几人摆摆手,就要走,初夏一把拉住她,“你家离这儿有十几里地呢,你就这样走回去?”

“嗯,走回去也就一个多钟头……”林初夏不好意思的笑,“我们家穷,没有自行车,上次那是跟人借的。”

初夏想了想就道:“那你上车吧,我是来接我大舅大舅妈和我姐回我姥家的,然后我还要去我小姑家,你们村和我小姑的村子正好挨着,我把你捎过去就是了。”

“不……不用了吧。”林初夏明显有些犹豫。

“又不是特意去送你,顺道的事儿。”初夏拉着她上车,“咱俩能同名同姓,也是缘份。”

林初夏的眼圈儿有些红:“我差点儿顶替了你,你不但不生我的气,还这样对我。”

初夏笑着摇头:“那又不是你的错,要是你故意的,我肯定生你的气,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呢,凭白无故的空欢喜了一场。”

“唉!”林初夏重重叹一声,泪水复又哗哗的流下来,初夏当然知道她肯定是遇了事儿了,可毕竟大家也不熟,也不好问什么,就拍拍她,“上车吧,什么困难都能过去的。”

“嗯。”女孩儿应一声,顺从的上了车。

这功夫,荆哲已经去问明白了如何去李爱媛的娘家,几人便上车,七拐八拐的前往李家。

坡儿村可不是大林村小林村,孩子们见惯了汽车出入,已经没有太大感觉,这会儿的功夫,车后已经跟了不少奔跑的孩子,叽叽喳喳的欢笑声使得整个村子都热闹起来。

……

今天是李爱媛的父亲李进山老先生的七十大寿,家里聚拢了一大堆的亲戚,老爷子心情好,就多喝了一些,正对着一堆儿孙训话训的上瘾呢,就听到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闹腾声,立时不高兴了,吩咐孙子李路平:“小平,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李路平赶紧起身:“是,爷爷,我这就去。”结果他还没迈开步,就见初夏小溜小跑着进来,“你怎么来了?”看到初夏,李路平还是很开心的,只是,问完了才反应到,屋子里一堆人呢,好像轮不到他说话,脸“腾”的就红了。

“初夏,怎么了?”李爱媛急忙站起来,这时候初夏找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赵玉山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巴巴的看向初夏。

“都给我坐下!”李老爷子挥挥大手,“今天我是寿星,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说话了?啊?”

“爹,初夏这会儿来找我们,肯定是有急事,您.……”

“什么急事儿?”李老爷子瞪一眼女儿,再将视线转向初夏,“小丫头,来姥爷家不少次了吧?今天姥爷过生日,你应该怎么着?”

初夏赶紧道:“姥爷生日快乐,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心里暗自埋怨姥姥,怎么不告诉她大舅妈一家子是来给老爷子过生日呢,早知道,她就提礼物进来了,这空着手闯了人家的寿宴,叫怎么一回事儿?

“不能光动嘴说,过来喝一盅。”老爷子指指桌子上的小酒盅,“小平,给初夏满上酒,听说咱们小初夏结婚了,也不给姥爷喜糖吃,今天连罚带赏一起了,喝酒!喝了这杯酒,姥爷就什么都不怪你了,要是敢不喝,姥爷以后不认识你!”

“姥爷,我不会喝酒。”初夏边说边转身往外跑,李爱媛瞪一眼喝大了的老父,“爹,她是个孩子,你怎么能逼她喝酒?”说完迅速追子出去。

“真不好玩儿。”李老爷子不满的撅撅嘴,看向赵玉山,“你也要走?”又指指往外挪的赵启慧,“你,给我站住,今天姥爷过生日,你们怎么能这么不把姥爷放在心里?”

“姥爷,我们把您放心里了,而且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赵启慧边哄边冲最得宠的李路平使眼色,李路平便迅速上前,谄媚的冲老爷子笑着,“姥爷,您永远是咱们家的核心,您永远领导着咱们家前进的方向,您就是指路灯,您就是冲锋枪.……”

“噗!”提着一大网兜点心罐头进来的初夏没忍住,一下子笑喷了,什么叫冲锋枪……

李路平也憋了个大红脸,卡在那儿说不下去。

“姥爷,我们的一点儿心意,给您和姥姥补补身子。”初夏边说边歉意的冲老爷子笑笑,“我姥那边真的是来了好多客人,姥爷,您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