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放心,暖不会弃坑的,只不过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才更的拖拉了点儿,今天身子好多了,明天会恢复正常更新的。

------------------------------------

王婧对初夏的回归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一得了空就拉着初夏问长问短,绕来绕去,总是会绕到荆哲的身上。

再这么拖着不说,她和宋晓玉都会招王婧恨的,荆哲和曾梅丽大年初九定婚,事后医院一定会传开。

与其那时候被王婧恨,不如找机会“无意”的把消息透露给她。

这天午休时间,宋晓玉去了院长办公室,办公室就剩了初夏和王婧,吴静波和罗晓琼也过来串门,几人坐那儿闲聊自然说到了报考a医大的事儿,通知已经发下来,合乎年龄条件的大多很心动。

“初夏,你和公公婆婆商量了吗?”罗晓琼问道。

“没呢,这几天一直没得了时间,我今天回去就和他们商量,你呢,徐院长给你建议了吗?”

罗晓琼对自己的文化课不怎么自信,说是要找徐院长商量一下,初夏一直没住在宿舍,只能靠每天中午的见面了解事情的进展。

“徐院长也觉得我文化底子差了点儿,建议我可以等一年,先复习一下,明年再考,不过,她觉得我做技术很难有太大的成就,建议我报考管理类的。”

王婧艳羡的看着她:“晓琼,你真是好运气。徐院长这么说等于给你打了包票,以后你安排工作的时候。她肯定会关照的。”

“嘿嘿……”罗晓琼不好意思的笑,“我也觉得我运气挺好的。初夏,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吴静波就笑:“她自己的都没定下来,能给你什么意见?”

“那你怎么定的?”

“我?”吴静波笑着摇摇头,“今年不想考,我还是打算跟着老师锻炼锻炼再说,反正,就算再过五年我的年龄也没问题,我不急。”

“喂……”罗晓琼用肩膀顶顶她。“你说实话,不会是对荆老师动了什么心思吧?啊?”

王婧的眼神就闪了闪,并迅速垂下了脑袋。

初夏就故意瞪她:“晓琼,你竟然敢开这种玩笑,好啊,我一定要告诉曾队,看她不揍你一顿!”

罗晓琼就挑眉:“又还没定婚,她凭什么揍我?”

“正月初九定婚,现在我告诉你了。以后还乱说不?”

“这么快就定婚了?”罗晓琼装模作样的叹口气,“到时候消息传开,不知有多少姑娘要心碎喽!”

在听到俩人说到荆哲定婚的时候,吴静波和王婧的脸色都变了。不过,吴静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王婧却却是一把扯住初夏胳膊。焦急的问道:“你……你们说的是咱们医院的荆哲主任要定婚?”

“是啊,我哥要定婚了。”初夏点点头。“师姐,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我…….”王婧慌乱的起身往外走。“我肚子疼,去趟厕所。”

待王婧出去,吴静波盯着俩人,一字一顿的道:“你们俩,绝对是故意的。”

“是。”初夏坦然的承认,“我不希望她陷的太深,也不希望她因为这事儿恨宋老师和我,用这种方式挑破,总比过年后消息传开再让她知道要好的多。”

“我也喜欢荆老师。”

“我知道。”初夏坦然的看着她,“所以,才会只有咱们四个,要不然,美君和豆豆是肯定要过来的。”

“你们俩混蛋,有把我当朋友吗?”吴静波嘴唇直哆嗦,显然,她在努力压着自己的情绪。

少女情窦初开喜欢的第一个男人,连句“我喜欢你”都没来得及说,就结束了,她能这样,已经算自控力超强了。

“有!”罗晓琼肯定的看着她,“你不觉得有王婧给你垫底儿,会缓冲掉好多负面情绪?”

“借口!”

初夏看着她:“其实,你应该早就知道荆老师和曾队的事儿了,可你选择了视而不见。

不过,你今天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你不会承认,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护住你的面子。

显然,你喜欢荆老师比我想像中要多一些,同时,你的勇敢也比我想像中要多一些,你可以和老师做工作上的伙伴,别的,就别想了。”

“快到时间了,我回去了。”吴静波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往外走,“等等。”初夏一把扯住她,“生我气了?”

“你以为呢?”

“对不起!”初夏真诚的道歉,“我低看你了,真的对不起。”

“是的,你太低看我了,我的确是喜欢荆哲,而且,我来女子医疗队为的就是他,所以,能做他的学生,我多开心你根本没法儿想像。

他和曾队的事儿,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曾队应该是知道了我的心意,她故意在我当班的时候去找老师。

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很明显,其实,我心里已经很明白,只是,我还想让自己的梦长一点儿。

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和老师走到一起,我只是想要把这个美好的梦做的圆满一些,醒来是迟早的事儿。

所以,不管你今天说或者不说,到他们定婚的时候,都是我梦醒的时候,你本不必拉我一起听的,明白吧?”

“对不起,我想当然了。”初夏再次真诚的道歉。

“你也是好意,我知道。”吴静波拍拍她肩膀,“我需要时间,抱歉。”说完转身拉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咱俩这是做了拙事儿了?”罗晓琼靠在初夏肩膀上,“画蛇添足了?”

“大概是吧。”初夏摊摊手,“行了,快上班了,你也回去吧,今晚我回家就商量a医大的事儿,不管我今年考不考,都应该和家人商量一下,这是最起码的礼节。”

“嗯。”罗晓琼应一声,退了出去,整个办公室里就剩了初夏自己,没一会儿,王婧回来了,眼睛有些红,进来后径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也没看初夏一眼。

一直到上班,她都没和初夏说一句话。

初夏的性子也是比较拗的,她不觉得这事儿对方有什么好怨怪自己的,既然你不说话,那我也懒得搭理你,便自顾自的复习功课。

宋晓玉回来后,当然发现了俩人间的变化,瞅了个空,把王婧支出去,问初夏发生了什么事儿。

初夏如实相告,宋晓玉就抱歉的道:“初夏,这事儿是老师连累了你,她跟了我好几年,看她满心欢喜的样子,我不忍说破,没想到,事情就越来越复杂了,这事儿应该我来说的,你放心,回头我会向她解释的。”

初夏突然发现,自己这个老师,医术不错,可是在为人处事儿上,还真是有欠火候,要她真去找了王婧,可不是让对方更恨她们了?

“老师,你就装什么都不知道,对于我哥和曾队的事儿你也要装不知道,你要说了,那不是咱俩合伙一直在看她笑话嘛?您觉得,她会不会计较?”

“啊?”琢磨了好大一会儿,宋晓玉才明白过来,用力拍着自己的脑门,“唉,我…….都怪我,初夏,真对不起,这黑锅就这么让你背了。”

初夏一脸的无奈:“谁让您是我老师呢?”

晚上回到家,初夏便把这事儿告诉了婆婆,林艳秋笑着道:“你那个老师啊,医术是没的说,但是在为人处事儿上,和孩子差不多,就是一条直线儿,一点都不带拐弯的,以后,你要好好提点着她点儿。”

初夏一头黑线,她提点老师?

林艳秋看苦巴着脸的模样儿,就笑:“没事儿,你就提点她行了,她自己什么毛病自己知道,当时选她给你做老师,一是因为她医术好,二是她没有坏心眼儿,不会想着从你这儿得些什么,不过,坏处是,你和她一起,要帮她长点眼色,免得受了她的连累。”

周老太太也点头:“夏,听你婆婆的,小宋是那么个人,她的心思全放在医术上了,心眼那边就缺了点儿。”

什么叫心眼那边就缺了点儿?初夏嘴角抽了抽,努力把笑憋下去,才道:“奶奶,妈,有件事儿我要和你们商量一下,a医大要招考了,我想听听您们的意见。”

周老太太神色一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初夏坦然的直视着她:“奶奶,我是想着先陪在您和妈的身边,等周蜜康回来以后再说。”

看出她神色的真诚,周老太太点点头,看向林艳秋:“你怎么想?”

“初夏年纪还小,我不想她因为嫁给老三就给圈在家里,如果她喜欢,我倒是觉得尽早不尽晚,年纪轻也是宝,妈您说呢?”

“嗯,我和你想的一样。”周老太太看向初夏,“回头我再和你爸还有你爷爷商量商量,如果他们也同意,就帮你提前把学籍办了。

你学东西快,到时候,可以一边实践一边学习,考试的时间去参加,平时留在这边,算是一举两得,不过,那样你就要辛苦一些。

你呢,也好好想一想,明天晚上给我答案,到时候我好决定到底怎么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