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蜜康从医院离开后便去了叶家。

黄家与叶家的事情结束后,叶老爷子一直在家休养,以周家和叶家的关系,周蜜康回来了,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叶老太太和强玉娴坐在厅里,看清来人是谁后,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周蜜康和俩人打声招呼,径直往叶老爷子书房走。

原本以为他会低声下气,没想到竟这样的理直气壮,强玉娴疯了般冲他扑过去:“把我女儿害成那样,还有脸来我家,还敢耍横,你给我滚蛋!”

“我来看的是叶爷爷。”周蜜康淡淡看着她,看似随意的晃动下身子,强玉娴便扑个空往书房门撞去,就在她的脑袋要撞到门上时,周蜜康一把扯住她,顺势轻轻一推,闪身进了书房。

老爷子坐在书桌后,面朝窗外,背影萧萦,一个多月的时间,叶老爷子的头发全白了,看得周蜜康心里酸酸的。

“叶爷爷。”

老爷子缓缓转回身,眼神温暖的看着周蜜康,唇角绽出个慈祥的笑容:“小蜜蜜,你怎么回来了?是想媳妇了?”

“不是。”周蜜康摇摇头,“我不是那么没出息的人。”

“呵呵……”叶老爷子轻笑两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我可不和站客说话。”

周蜜康坐下后,细细打量打量他,问道:“看您气色还不错。”

“蜜蜜,你也会说好听的了?”叶老爷子哈哈笑,“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还是我老头子看上去真的要去见马克思了?”

周蜜康一脸认真的道:“我说的实话,您虽然看上去老了几岁。但气色还不错,相信以您的心态。调整几天就没事儿了。”

“她们为难你了?”

“没有。”

“没有个屁,我都听到了!”

“……”周蜜康一头黑线的不知道说啥好了,不过,老爷子的脾气还是那么火爆,也算是好事儿,莫名的,他的心情就好了很多。

定定的看他一会儿,叶老爷子问道:“你有觉得自己做错吗?”

周蜜康想也不想的摇头:“没有。”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就敢说没有?”

“不管您问的是什么。我都没有做错。”

俩人间又陷入久久的沉默,最终,叶老爷子先绷不住笑了起来:“你呀,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死倔,我都这样了,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安慰安慰我?”

“您需要安慰吗?”

“需要。”

周蜜康就道:“叶爷爷,别伤心了,事情总会过去的……”

“去去去……”叶老爷子气得打断他。“你这是安慰我吗?我要的不是这样的安慰,是实心实意的安慰!”

“您想要的安慰,暂时我给不了您,一时半会儿。子弹还不回去。”周蜜康无奈的摊手,“其实,您这会儿能看到我就应该明白。我是安慰不了您的,否则。我怎么可能回来,对吧?”

“呵呵……”叶老爷子视线飘忽的盯着墙上的相框。“军人的血性啊,我们军人的血性啊,要是主席老人家还在,是一定要还回去的!”

周蜜康就沉默着不吭声。

这段时间几位老爷子齐聚京城他是知道的,虽然具体的会议内容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叶老爷子是主战派的。

老爷子戎马一生,信奉拳头硬过道理。

听爷爷的语气,龙老爷子也是支持枪杆子反对嘴皮子。

但一号赞同了黄老爷子的主张,谈判为主,恐吓为辅。

这也是周蜜康等人率精锐部队大张旗鼓的长途跋涉过骈,最终却雷声大雨点小的沦为守疆部队的根本原因。

现在,箭在弦上,至于最后箭由谁发出,未知。

叶老爷子重重叹一声,看向周蜜康,“蜜蜜,爷爷代美如那死丫头向你道歉,都是我们没教好她,才让她整出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儿来。”

“爷爷,别这么说,我也有责任……”周蜜康也叹气,“那时候我年轻,不懂如何相处,才让美如走了弯路。”

叶老爷子神色一正,认真的看着周蜜康:“你的意思是,美如变成今天的样子,你也有责任,对不对?”

周蜜康坦然的承认:“是,我也有责任。”

叶老爷子挑眉看着他:“那你要怎么负这个责任?”

周蜜康苦笑:“我已经负不了这个责任。”

“空口动嘴皮子的事儿谁不会说?”叶老爷子撇撇嘴,“既然不能负责任,就不要摆出高姿态做自我检讨。”

琢磨一下措词,周蜜康道:“我只是说,那段感情中,我们俩都有错,走到最终那一步,都有责任,而那个责任,并不是今天还可以负责,还可以弥补的。”

“如果你现在和初夏间也出现矛盾呢,你会怎么做?”

“我会让着她。”

“为什么不能让着美如?”

“……”周蜜康用沉默代替了抗议,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现在再这样说还有什么意义?虽然不清楚叶老爷子这样折腾的目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违心的说自己不想说的话的,尤其在感情上,他绝对不会撒半点儿谎。

再叹口气,叶老爷子换种问法儿:“如果你是现在才遇到美如,你和她,会走到一起吗?你会让着她吗?”

周蜜康想也不想的道:“我和她,不合适,如果是现在遇到她,我不会选她。”

“你的意思是,你选林初夏,是因为她真的适合你?”

“是的。”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遇到,你都会选林初夏?”

“是。”

“为什么不想一想再回答?”

“不用想,这个问题我非常肯定,这段时间,闲暇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所以,这是我早就想好的,已经不需要再想了。”

“如果你遇不到林初夏呢,会选美如吗?”

“不会。”

“你……”叶老爷子有些气结的看着他,“当年你可是非美如不娶的,现在怎么就说的这么肯定?”

“我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现在可以这么肯定的回答。”

“难道不是因为初夏长的比美如好看,你才偏到初夏那边去的?”

“不是!”周蜜康认真的看着叶老爷子,“爷爷,不管您信不信,我都必须实话和您说,我选择初夏,是因为我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她性格中与众不同的那一面,那,正是我想要的,在没遇到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可是,遇到她的时候,我就一下子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了。”

“对于一个比你小着近十岁的女孩子,你真的觉得,她合适做你的妻子?”

“事实证明,她真的是合适做我的妻子,自从她嫁到我们家,一切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周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哎!”叶老爷了重重叹一声,拿棍戳了戳一般的影壁墙,“都听到了吧?死心了吧?”

叶美如的声音传过来:“我……我还是想和他谈谈。”

周蜜康这会儿就恍然,难怪叶老爷子问了那么多与他性格不符的问题,难道,老爷子前后的态度判若两人。

“蜜蜜,对不起,如果提醒了你,得不到真正的答案,美如是不会死心的,爷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年出事儿后,要是我不把她扔出去不闻不问,或者今天她也不会变的这么极端。

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反思自己,当年她是做的不对,但是,我这个做爷爷的就真的做对了吗?真正说起来,把她撵出去才是最不负责任的。

好在,我明白的还不晚,这一次,我不会再把她推出去,不管她做的再错,都是叶家的子孙,我这个做长辈的,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她。

蜜蜜,给爷爷一个面子,和她好好谈谈,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别让她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梦了。”

周蜜康很想拒绝,可是看到老爷子眸中的悲伤,再看看老爷子那一头的白发,他叹一声:“好,爷爷,我可以答应您和她谈谈,但我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您是知道的。”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真的是娶对了人,可她不知道,我说她又不听,还是你亲口和她说吧。”

俩人说话间,叶美如已经推门进来。

叶老爷子起身连连叹着气走了出去。

书房里便只剩了周蜜康和叶美如。

叶美如盯着周蜜康半晌,道:“你瘦了,也黑了。”

“说正题。”

“正题?”叶美如神色恍惚的笑笑,“你和爷爷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所以,我不想问你现在能不能选我的话,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当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儿,你,会不会娶我?”

“这种假设是最没意义的,我们已经回不到当年,而你,该做的也都已经做了。”周蜜康淡淡的看着她,“如果真的当自己是叶家的一员,就应该好好想想,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而不是去纠结这些没意义的问题。”(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