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暖疼的根本睡不着,后半夜疼的哭了一场,捱到早上,去刮痧加按摩了二个多小时,回来睡了半天,总算从半分钟间隔的跳疼变成了十分钟二十分钟跳疼一次,医生说了,暖要是再这么熬,就发展成神经性偏头痛了,好吓人的感脚,提醒大家,少熬夜,表和暖一样.(以上字不收费)

-------------------------

王婧狠狠的瞪一眼矫美琴,任由初夏拖着她离开小会客室,矫美琴比王婧矮了小半个头,被强行推进来本就心虚,此时自是不会上赶着找抽的去拦人。

“林初夏……”走出一段儿后,王婧呐呐的开口唤了初夏一声。

“嗯?”初夏松开手,回头询问的看着她。

犹豫一下,王婧问道:“在你们心里,我真的像矫美琴说的那样?”

初夏打量打量她,见不似作伪,就道:“要听实话吗?”

“嗯。”

“没错,你在大家心里就是那样的。”

王婧咬住下唇,半晌没吭声,初夏回身继续往前走,没一会儿,脚步声渐近,王婧追了上来:“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配跟在老师身边儿?”

初夏叹一声,停住脚认真的看着她:“师姐,跟在老师身边这么久,你应该知道,要是你没能力没天赋,老师也不可能一直留你在身边儿,对不对?”

王婧目中满是犹疑:“可是你们……”

初夏打断她:“师姐,为什么要先管别人怎么想?你到底是为自己活着还是为别人活着?”

“正因为是为自己活着。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儿,难道你不是这样吗?要不然。你怎么会对病人那么有耐心?”

这可真是神一般的逻辑!初夏无奈的叹口气:“我对病人有耐心,是因为职业道德。身有病痛本就心情不好,难道我们还要让人家看张冷脸,雪上加霜吗?”

“你真的不是为了让大家说你好才对他们好的?”王婧狐疑的看着她,“可是在我面前的你和在病人面前的你,绝对不是一个人。”

“要是想让我在你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不一样,很简单,你变成病人我也会对你耐心礼貌的。”

“呸呸呸.……”王婧连啐三口,不满的瞪着初夏,“你这是咒我呢?我很健康。才不会生病呢。”

初夏无语的翻个白眼儿:“是你自己要求的,怪谁?”

“你刚才也看到矫美琴和李庆的态度了,我的意思是,做为晚辈,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些吗?毕竟我比你来的时间要长,毕竟我是你的师姐,对不对?”

“我哪里不尊重你了?”

“你……”具体说到初夏哪里没尊重自己,王婧还真说不出来,可她就是心里不舒服。

“尊敬是自己争来的。不是强要来的。”初夏淡淡的看着她,“想要我真正的尊敬你,就不要有事没事的总想收拾我。

你也说了,矫美琴和李庆对你的态度不好。可他们为什么对你态度不好?要是你以前不是想着法子把学弟学妹折腾走,而是真心的带他们,他们敢那么个态度对你吗?”

“你.……”王婧皱着眉头。“你是说,以前的学弟学妹都是被我折腾走的?”

“怎么。我冤枉你了?”

“是的,你冤枉我了。新来的学员,哪个不是从打扫卫生开始的?为什么别人可以做,他们就不可以做?你到底是在为他们鸣不平,还是在为自己争辩?”

“不可理喻。”初夏懒得再和她叨叨,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外排了五六个人,初夏加快步子进去帮宋晓玉做记录。

王婧跟在她身后进门,看她已经坐到宋晓玉的旁边,脸色就变的特别不好看。

下班前,宋晓玉带着初夏和王婧去各个病房做最后一次查房,418房一床的老太太便笑呵呵的道:“宋医生,您带的这位小林医生长的好性格也好,要是她每天来病房多转上两圈儿,我这病肯定好的特别快。”

宋晓玉就笑:“王奶奶,想不到我们小林医生还有这个作用,看来以后要让她来病房多转转,病人少受点儿罪,多省点儿钱,也算是她做好事儿了。”

病房里的人就边笑边七嘴八舌的起哄,意见很一致,那就是欢迎小林医生常来给大家养养眼。

显然,这时候城市的审美眼光和农村的审美眼光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别,放在农村,小林医生是绝对养不了眼的。

从病房出来,初夏和王婧直接回办公室,宋晓玉则拿了记录本去外一大办公室和上晚班的普通医生李巧竹做交接。

王婧一直沉着脸,初夏也就懒得搭理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把宋晓玉的东西收拾好,便坐在椅子上等宋晓玉回来。

“林初夏,我们认真的谈谈。”王婧道。

“有什么好谈的?”初夏一头黑线,明明是自己性格有问题,还非要扯着别人谈这个说那个,她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吧,王婧怎么还扯着她不依不饶的?

王婧阴脸盯着她:“你是不是觉得,不让你打扫卫生,不让你干零碎活,就是真的对你好?行,那以后这些我就不让你做,我来做,行吧?”

初夏瞄她一眼,点头:“随便。”

王婧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累不累?”初夏皱眉盯着她,“你是不是不折腾别人就浑身不舒服?好好的正常的相处不行吗?”

宋晓玉进来,看到剑拔弩张的俩人,叹气:“你们俩又怎么了?”

王婧先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又把插销插死,才回过身对着宋晓玉道:“老师。再这么下去我要疯了,今天咱们把事情说明白。好不好?”

初夏看一眼时间:“老师,我今晚还有事儿,能不能先走?”

“你不能走!”王婧声音猛的拔高,皱眉盯着初夏,“就是因为你来了,我和老师之间才出现了裂痕,今天的谈话就是因为你,要是你走了,我和老师还怎么谈?”

初夏看着宋晓玉不吱声。

“回去吧。”宋晓玉冲初夏摆摆手。转而看向王婧,“初夏家里有重要的事儿,你有什么话过了这几天再说吧。”

“知道了。”吸吸鼻子,王婧努力压下哭音,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笔和本,她的手一直在发抖,好几次都把笔掉到了地上。

初夏就叹一声:“师姐,你是何必呢?烦恼根本就是你自己寻的,我跟着老师。只是想好好学习医术,有一天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治病救人。

至于师姐你,我相信也是这个想法儿,我和你并不是竞争对手。我不是说过吗,我们俩团结起来,外人才会高看我们。要总这么争来斗去的,你我脸上没光。老师脸上也没光。

我今天不是故意不和你谈,是家里真的有重要的事儿。我丈夫出任务一个多月刚回来,很快又要离开,今天是全家人团圆的日子,我回去晚了,不像话,希望你能理解。”

“咚咚……”

敲门声后,林文斌的声音传过来:“初夏,你下班了吗?”

“老师,我走了。”初夏和宋晓玉打个招呼,背起包,匆匆的往外走,拉开门,林文斌和荆哲都站在外面。

荆哲探头往里看看,冲宋晓玉笑:“搞什么学术理论呢?怕别人学了去还把门关的这么严实。”

“那是,万一让你学了去怎么办?”宋晓玉边笑边冲他摆手,“快走吧,别在这儿瞎磨叽了。”

待初夏一行人离开,宋晓玉头痛的看向王婧:“你这反反复复的是干什么?是真的在我身边待不下去了还是怎么着?”

“不是。”王婧抬起头,眼眶子红红的看向宋晓玉,“我过不了心里的坎儿,我就觉得她总在笑话我。”

“她怎么笑话你了?”

“我喜欢荆哲,可是荆哲有了未婚妻,我还讨好着她希望她帮忙牵线,这事儿,她背地后里肯定笑话死我了。”

宋晓玉就叹一声:“你呀,太敏感了,算了,原本这话初夏不让我告诉你,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还是别让她背黑锅了。

关于荆哲这件事儿,错的是我,当时你说喜欢他,我就一口应下来帮你牵线,我当时是绝对真心的,毕竟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些年,也知道王蕾带大你不容易,我是真的希望你嫁的好,能让王蕾也放心。

可是转眼我就知道荆哲已经有了未婚妻,我想告诉你,可是看着你那一脸的憧憬,到了嘴边的话我就是说不出来,就想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再和你说。

结果越拖就越说不出来,初夏回来以后觉得我那样做不对,她说拖的越长,你受到的伤害就会越深,应该及早告诉你才是正理,怕你会记恨我,毁了咱们这么多年的师生情,她主动把这事儿揽了过去。

没想到,就让你钻了牛角尖走不出来了,王婧,说真的,经了这次的事儿我很后悔,以前我总觉得,你是从小生活环境的原因,没有安全感,才会占有欲强了点儿,等你年纪大一点儿,有些事儿自然就想开了。

可现在看来,我好像是错了,性格,绝对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发生改变的,你这个性格要是不改,是很难成为一名真正的好医生的。

做为一名医生,手里握着的是病人的健康和生命,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了,你又怎么能保证了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