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发现某人在得意的笑,周吉萍和周祥萍对视一眼,一左一右把某人紧紧的夹在中间儿。

“弟妹,什么时候给我们生小侄子?”

“是啊三嫂,我可是着急要送小侄子去育红班呢。”

这话能让初夏缴械么?开什么玩笑!某人唇角笑意不减:“小侄子不能抢了小外甥的风头,你们可要抓紧了,免得耽误了小侄子上学。”

“三嫂……”周祥萍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这是刚结婚吗?”

“我去问问你三哥。”初夏边说边用力掰俩人的手想要起身去找周蜜康。

看她神色不似作伪,周祥萍吓得紧紧抓住她坚决不放手,嘴里不住声的道着歉:“三嫂,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千万别告诉三哥,我不想摸他的屁股……”

“噗!~”周吉萍就喷了,“小四,你竟然一直想摸你三哥的屁股?哈哈……”

这是和她一个战壕的二姐吗?周祥萍恨恨的瞪她一眼,赶紧解释:“三嫂,我不是想摸三哥的屁股,我是说,三哥的屁股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初夏憋着笑,做出严肃状儿:“意思不还是一样吗?”

“不是,不是一样……”周祥萍急的想要哭了,她的亲亲三哥总是往这边瞄,看那架式好像要过来,要是被她亲亲三哥知道她敢那样捉弄三嫂,会不会直接把她拖老虎凳上去?

“我去告诉三舅。”站一边巴巴看热闹的莹儿搞不明白什么意思。但现在她的小心思里,三舅妈和她是最亲的。她要帮三舅妈,小短腿一迈。“哒哒”的就跑到周蜜康身边去了。

周祥萍急了,初夏也大窘,孩子不懂事儿,要是真原话复述出去,她们几个可丢大人了,哪怕是在家人面前,也好别扭的说……

“三嫂,你可害死我了。”周祥萍边说边急急的追过去,她到了近前的时候。就听莹儿在说,“小舅妈想要告诉三舅,四姨不让小舅妈说话,二姨和四姨拉着小舅妈不让走……”

周祥萍迅速上前牵起她小手,对周蜜康和周喜康林文斌笑笑,“我们在闹着玩儿呢,小丫头当真了,和她小舅妈是真亲。”

“初夏要和我说什么?”周蜜康问道。

原本忐忑的周祥萍立时放下了心,笑着道:“没什么。就是开玩笑的话,三哥,我带莹儿过去了。”

莹儿蹬着小腿儿不走:“四姨你骗人!你和二姨拉着小舅妈不让她过来,不是开玩笑!”

“小东西。你可真能闹腾!”周祥萍强行抱起她就走,“嗷……”可捅马蜂窝了,好久没练哭功的莹儿。炸毛了。

初夏赶紧上前,从一脸尴尬的周祥萍手里接过小丫头:“不哭不哭。莹儿不是答应小舅妈不再用哭解决问题了吗,你要是不听话。小舅妈可就不喜欢你了。”

小姑娘赶紧止住哭声,一哽一哽的抽噎着:“四姨不让莹儿和三舅说话,四姨和二姨欺负小舅妈。”

初夏替她抹抹脸上的泪花花,笑道:“知道莹儿心疼小舅妈,不过,四姨和二姨真的是在和小舅妈闹着玩呢,她们都可亲小舅妈和莹儿了。”

小姑娘瞪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真的?”

“真的。”

孩子刚哭过的眼睛,如雨后的天空,清澈透亮,亲近和心疼明显的写在里面,初夏心里就觉得软软的暖暖的。

她每天回来会带莹儿去万老那边玩会儿,给她讲个故事,教她唱个儿歌,以为莹儿只是因为她总带她玩就和她亲近,却没想到真的成了对方心里最重要的人。

这种付出和回报,让她开心,也让她多了些责任感,以后在小姑娘面前,说话还真是要多注意些才好。

见小姑娘情绪平复下来,她就附在她耳边小声道:“莹儿,四姨和二姨现在很不好意思,你可不可以去和她们说你喜欢她们?”

犹豫一下,小姑娘点点头,初夏便放下了她。

“二姨,四姨,莹儿喜欢你们。”小姑娘偎到一脸尴尬之色的周吉萍和周祥萍身边,怯怯的道。

周吉萍和周祥萍心里都有些发酸,也有些愧疚。

她们不喜欢周爱萍,所以最初知道这孩子被送回来,她们都是持反对意见的,认为这是肖家故意玩的手段儿,没准等大家处出感情了,就会再把孩子接回去。

明知道得不到,不如不付出,这是她们曾经的想法儿,可这会儿,她们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孩子是无辜的,父母的错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

哪怕有一天孩子要离开这个家,那么,她们也应该在她留在这儿的时候,好好待她,给她家的温暖,这样才不能真的问心无愧,真的没有遗憾。

周吉萍把莹儿搂在怀里,视线却是投向初夏:“弟妹,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初夏就笑,“是不是还不把我当成一家人,就总是和我客气?”

“不是,我谢你,是因为你让我想通了一些事情……”周吉萍不好意思的笑,“比你大那么多,境上真的是比你差远了。”

初夏笑的眉眼都弯起来:“二姐,夸奖的话我爱听,多说几句,四妹,你也夸几句。”

“三嫂你脸皮是够厚的……”周祥萍就笑着从周吉萍怀里抢过小莹儿,“可别把小莹儿教的也脸皮这么厚。”

莹儿挣扎着从她怀里下来,走到初夏面前,仔仔细细的打量她,片刻,回过头认真的打量周吉萍和周祥萍,最后总结道:“四姨的脸皮厚,小舅妈的不厚。”

三人中,周祥萍脸长的最大,周吉萍就笑抽了,一把搂过莹儿:“小莹儿,你实在是太可爱了,难怪你小舅妈那么喜欢你。”

被夸是件开心的事儿,小姑娘咧嘴笑得眉弯眼弯的。

坐在几人不远处和周老太太和林艳秋闲聊的周月平一直关注着小辈这边的情形,此时就笑着看向周老太太:“妈,原本我一直纳闷,初夏一直生活在那封闭的小山村,怎么会懂得那么多,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想当年林家老太太,绝对是一等一聪明的人物,林之灵在我们这一辈人中,那也是绝对的佼佼者,基因这么好,也难怪初夏出落的这么出挑。”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次和万老闲聊,他说起过以前和初夏相处的事儿,说村子里那么些孩子,就初夏和他亲近。

他那些书啊琴啊的,别的孩子图一时热闹也有去看的,不过顶多一次,就再也不会搭理他,只有初夏,见天的去磨着他看书。

他喜欢好学的孩子,就尽自己所能教导初夏,人啊,真的是有因果的,看现在,初夏对万老多亲近,这孩子是个知恩的。”

“嗯,莹儿多跟初夏相处有好处。”周月平就点头,“你看莹儿刚来的时候,谁喜欢呀,可现在呢,太懂事儿了。”

周老太太就叹:“是啊,不过好在卢玉娥把莹儿送过来了,这个年龄正是孩子性格渐渐成形的时候,要是再过几年,想给她纠过来就难了。”

“大人不懂事儿,最遭罪的是孩子,对了……”周月平压低了声音,“我那天听岳丽说,她去供销社买东西出去,看到有个背影特别像刘玲美,她想追上去,结果拐个弯儿跟丢了。”

周老太太叹一声:“小蜜不是一直让战友帮忙查爱萍的下落吗,结果没查到爱萍的下落,倒是查到了她的下落,算了吧,别再提她了,这个女人,是周家最大的耻辱。”

“妈,您知道?”林艳秋挑起眉,“这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就最近,小蜜有个战友叫秦海的你们还有印象吧?”

周月平点点头:“当然记得,他当年看上了爱萍,让小蜜给牵线,结果爱萍一心的想嫁给肖玉文,就骂他是黑狗想吃天鹅肉,为这事儿,爱萍有三个月没和小蜜说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大嫂也有印象吧?”

对于儿子的出力不讨好,林艳秋一直不爽着呢,就撇撇嘴:“印象大着呢,要是她当年肯嫁给秦海,也不会落得这个样子。”

“就是这个秦海发现了她……”周老太太叹口气,“她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住一块儿,秦海查了,是云妮的公公。”

“什……什么?”周月平一脸的不可置信,“就是和爱萍关系最好的那个云妮的公公江天北?”

“是,就是江天北……”周老太太重重叹一声,“江天北应该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光彩事儿,没往外宣扬,云妮是个厚道的,也没把这事儿说出来,要不然,山平那脸往哪搁?”

周月平无语的摇头:“看不出来,刘玲美还挺有手段的,一大把年纪了,能让江天北娶了她。

不过咱们初夏还真是以德报怨了,就她们娘俩对初夏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可现在,莹儿能变好,全亏了初夏。”说着看向林艳秋,“大嫂,你可不能对初夏耍婆婆的威风,这孩子,是真没的挑。”

林艳秋白她一眼:“我疼她还来不及呢,哪还会耍威风?”

“我就是说说,干嘛不高兴嘛。”周月平讪笑着,也知道自己操心操的有点儿不是地方,其实,她就是话赶话的事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